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百九十九章 十二小時

十二個小時,也就是說他林孝和要在油麻地警署呆到上午十一點鐘才能離開。
林孝和背後的陳律師等房間里只剩下他們幾人,輕輕開口:「林先生,我們趕到之前已經聯繫過朗尼醫生,他已經幫你準備好病歷,隨時可以因為身體原因,離開警署去他的醫院辦理入院手續。」
說這番話時,顏雄眼睛不眨的盯著林孝和的表情。
「林家有很多人,宋天耀只有一個人,他在這裏,我在這裏,田忌賽馬,我當他是上駟,當自己也是上駟,如今外面還有大哥,二哥,阿森三人,宋天耀被協助調查這件事如果是真的,他背後的羅保會為了避免燒到自己,應該會斷尾求存,讓大哥,二哥,阿森他們無論花多少錢,四個小時內查到羅保對這件事的反應,如果羅保沒有反應,我會去醫院,如果羅保有反應,想辦法傳話給廖敬軒,咬住宋天耀不鬆口,拆掉宋天耀搭的這套架子。」
「是這樣,因為今早有大批建築工人去勞工處聚眾示威,為了監督和及時控制工人反應,所以油麻地警署在轄區內幾處工地附近安排了大量警力,防止工人們私下集會串聯再度出現今早時的情況,可是偏偏工人沒有出問題,反而是有四名兇手出現意圖殺害今早去勞工處集會的工會工人代表,好在警方反應迅速,當場擊斃三名歹徒,一名歹徒重傷被捕,警方得到的消息,重傷歹徒名叫廖敬軒,在開槍殺人之前,廖敬軒曾威脅那些工人,不該找林家的麻煩。所以,我想請問,林先和圖書生認不認識這名叫廖敬軒的持槍兇手。」
林孝和眼神微微一凝,笑了起來:「是嗎?那你同那位喬定國總督察說了什麼?」
林孝和雙手搭在桌面上,淡淡地說道:「清者自清,宋先生。」
「林先生是說……」顏雄剛想繼續追問。
兩個人,在油麻地警署,第一次正式見面。
林孝和臉上的笑容微微凝住,轉過身望向鬼佬喬定國:「香港法律我比你熟悉,我有權在協助調查時要求我的律師在場。」
「等林先生你到了警署,我們會幫你打電話聯繫你的律師。」喬定國始終陰著臉:「現在,請你和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林先生,我去隔壁房間了解一下。」宋天耀離開之後,顏雄也急忙起身,對林孝和解釋一句,就朝外走去。
林孝和點點頭,沒有任何惱怒:「也好。」
「顏探長,被要求來警署協助調查的宋天耀已經帶來。」外面的阿偉和兩名軍裝,帶著宋天耀從外面走進了問詢室。
「林孝和先生,我是總督察喬定國,香港警察部隊九龍西總區副總指揮官,九龍西總區油麻地警署想請您回去協助調查一樁謀殺案。」為首的香港警隊九龍西總區第三號人物喬定國,面無表情的對林孝和說道。
「不清楚,這件事應該是我的弟弟林孝森處理,如果警官你有疑惑,可以詢問他。」林孝和對顏雄溫和地說道。
在他開口的同時,宋天耀坐在隔壁的問詢室內,對身邊的紀文明說道:「我這把刀能想到的www.hetubook.com,算到的,已經全都做盡了,剩下的,就是坐在這裏看著林家如何被撕碎,或者,自己被撕碎。」
說著話,他低頭看了眼手錶上的時間:「按照香港警隊條例,油麻地警署可以最遲在十二小時內給出關於你提交擔保的答覆。」
「我話未講完,林先生,我說的是,清者自清,林先生卻未必清。」宋天耀在阿偉的催促下,轉身朝門外走去:「反正大家最多留在這裏十二小時,十二小時之後,我們再出去聊清與不清的話題。」
林孝和身後站著兩名律師,神情淡然的坐在椅子上說道:「我不知道這種謀殺案我能協助你們做些什麼。」
他轉身朝書桌走去,喬定國身旁的一名佩著見習督察的華人警察已經搶先上前,把手掌按在了電話機上。
很快,幾名穿著制服的警員被傭人引到了書房,看到為首出現的人,林孝和心中微微一沉,因為來人是個督察銜頭的鬼佬。
「讓你的手下陷害我,半夜三更把我帶來警署?清者自清,林先生。」宋天耀立在門口,冷著臉,對林孝和似乎有些不忿地說道。
「麻煩快一點。」陳律師身後的一名律師拎起公文包,越過陳律師,輕輕用手掌拍了拍它,滿含深意的對喬定國說道:「或者,能不能去您的辦公室單獨聊聊?」
「沒關係,他們喜歡拍就隨他們,香港的法律規定,照片可以隨便拍,但是話不能隨便講,他們很聰明。」林孝和甚至還朝著拍照的人露出微笑,這才在警察和律師的http://www•hetubook.com陪同下,邁步進了警察局。
林孝和語氣輕鬆地說道:「沒問題,格雷警司最近還好嗎?我先打個電話。」
等林孝和被喬定國帶往油麻地警署時,已經有四名律師在司機胡潤生的陪同下,西裝革履的立在油麻地警署大門外,看到林孝和從警車上下來,還沒等他們擁上去,卻突然不知從哪裡湧出六七台掛著相機的照相師,還有人特意扛著照明燈,對著下車的林孝和一頓猛拍!不過卻沒有一個記者對警方或者林孝和發問,全都只是沉默的拍照。
喬定國看看已經被顏雄帶走的林孝和,微微點頭:「當然,身為警務人員,願意為任何人解答警務問題。」
林孝和沒有任何遲疑,微笑著開口:「警官,假設一個人去雇傭兇手謀殺對方,為什麼要讓兇手用太多話去介紹自己是幕後主謀?你覺不覺得這種手段過於拙劣?如果這個兇手真的這樣講過林家主使他這樣做,我覺得我應該會控告他誹謗。」
林孝和背後一名律師已經開口說道:「林先生剛剛那句話的意思,並沒有承認,也並沒有否認。」
「知道了,林先生。」胡潤生沉穩的答應道。
……
坐在椅子上的林孝和聽到腳步聲,扭過頭朝門口望去,身邊跟著紀文明律師,剛好邁步進門的宋天耀也抬頭朝林孝和望來。
「你第一天做事呀!把人請去隔壁房間。」顏雄在兩人對視的瞬間,幾乎心臟都要停跳,整個人好像燙了屁股一樣從座位上跳起來,對阿偉叫嚷道。
林孝和卻頗為疑惑和_圖_書的搖搖頭:「廖敬軒?我認識的人太多,不太肯定自己認不認識他。」
「林先生,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要麻煩你來警署協助調查,傍晚六時左右,九龍油麻地待建的太古皇冠大廈工地發生惡性謀殺案,多名建築工人死於槍殺。」顏雄今天難得也換上了警裝制服,一本正經的坐在問詢桌對面,手裡翻動著記錄本問道。
「我是陳律師,林先生的私人律師,無論你們想要對林先生提問什麼問題,我都有權要求在場,而且我要求儘快幫林先生簽署擔保。」等進了警署正門之後,陳律師就直接對正準備把林孝和交給趕來接手的顏雄等人的喬定國說道。
「剛剛得到消息,叫做廖敬軒的兇手在醫院內承認宋天耀是幕後主謀,如今宋天耀也已經被鬼佬派人帶回警署協助調查。」
其實對面的林孝和也沒有顏雄看到的那麼平靜,廖敬軒槍殺工人,他是無論如何不會信的,沒有自己吩咐,廖敬軒不可能擅自行事,應該是被人陷害,只不過自己如今暫時被困警署,香港法律規定,協助調查如果沒有立即結束,警方懷疑協助調查者有參与案件嫌疑,最低有權暫時羈留自己十二小時,十二小時后才能由律師簽擔保離開,並且隨時聽候警方傳訊。
最先反應過來的陳律師急忙撥開照相的人,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想要幫林孝和遮掩,而胡潤生則已經想要驅散照相的人。
林孝和稍稍錯愕了一下,慢慢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襯衫領口:「讓他們進來。」
顏雄反而有些不自在的咽了口口水http://www.hetubook.com,自己在這種人面前完全不是對手,問了三個問題,沒有一個得到確切性答覆,而且還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語氣措辭,狠話或者帶威脅的話都不敢講一句,因為對方背後就立著兩個律師,此時正虎視眈眈的瞪著自己,隨時準備尋找自己話語間的紕漏。
「一名重傷未死的建築工人接受警方詢問時表示,兇手廖敬軒曾恐嚇他們這些去勞工處示威的工人,並且提及林家,這也是警方請林先生回來協助調查的原因。」顏雄轉動著手裡的鋼筆,問出了第三個問題。
「林先生,有幾位穿著軍裝的長官在門外,說想要見你。」林家的傭人走進書房,對深夜仍然正翻看著書籍的林孝和說道。
「沒關係,那麼林先生知不知道今早建築工人去勞工處聚集示威的消息?」顏雄抿了抿嘴唇,無奈的在記錄本剛才的問題上打了個問號,然後繼續發問。
喬定國轉身看了他一眼:「當然,協助調查而已,如果你堅持簽署擔保,那麼……」
「十萬港幣,他給出答覆,林先生在油麻地警署里坐多久,對方也要在這裏坐多久。」
跟隨喬定國等人出門經過司機房時,林孝和的司機胡潤生已經站在房門口,林孝和不動聲色的開口:「通知陳律師,去油麻地警署等我。」
這種氛圍下,不要說讓他顏雄拖住林孝和十二小時,兩個小時可能都有些吃力。
「文律師……」林孝和剛想說自己感覺身體不舒服,需要去醫院就醫,外面陳律師已經邁步進來,沒有在意顏雄的目光,直接附耳到林孝和身邊,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