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百二十二章 平平淡淡,趕盡殺絕

第四百二十二章 平平淡淡,趕盡殺絕

「劉警官,出去一起透透氣。」
「今晚輪值的所有警官,每人應得的那份已經準備好,幫各位開了美林銀行的賬戶,隨時去支取。」宋天耀對劉志臣說道:「辛苦各位警官,不會讓各位太麻煩吧。」
「不是還沒死嗎,林先生?」一名警察不耐煩地說道:「等死了,自然會有警察幫你查案。」
恰好此時,林孝則被人推著輪椅從裏面走了出來,宋天耀看向林孝則:「就好像林先生這種傑出人士,一定也會慷慨解囊。」
「林先生,腿腳不好就不要走這麼遠的路,林家辦喪事,男丁這麼多,可是居然沒有人為死者守靈,太奇怪了吧?」剛剛落座,宋天耀就對旁邊的林孝則說道:「還是林家的氣氛太糟糕,讓你搖著輪椅也要逃出來喘一口氣?」
林孝洽不敢置信的望向開口的那名警察。
房間外面,警隊政治部的劉志臣看了宋天耀一眼,微微點頭。
「我說了,錢現在夠了,也已經花了出來。」宋天耀朝林孝洽吐了口煙霧:「我說話算話,你今晚咽氣,我給三嬸一個交代,換林孝則和你老媽活下來,或者你今晚活下來,等以後死全家。林孝和林孝森我不敢說殺這個字眼,林孝傑我也很難做到,可是你們兩兄弟,死不死已經https://m.hetubook.com.com完全無所謂,大家的關注點已經不在你們兩個身上,他們現在只盯著林孝和,林孝森,林孝傑三人,找機會對林家下刀。」
宋天耀緊了緊風衣,與劉志臣握了一下手:「那就不打擾劉警官,夜深了,我回去休息。」
兩名差佬像是沒有聽到,沒有一絲反應。
沉默半晌,林孝洽對宋天耀開口說道:「我能不能見見阿靜?見完之後再答應你?」
宋天耀說道:「當然,警隊這次全港大掃黑行動,實在是讓社會各界拍手稱道,我只不過是因此而收益的一員,各位警官這麼辛苦,我當然要表表心意,而且不止是我,很多人也都準備踴躍捐款。」
「你與警隊的關係看起來很親密,這種羈押室居然隨意出入,你跟蹤我?」林孝則坐在輪椅上,收拾起複雜的心情,淡淡的對宋天耀說道。
林孝則由助理推著輪椅慢慢走遠,宋天耀與劉志臣吸了兩支煙后,裏面一名警員走過來,壓低聲音對劉志臣說道:「長官,林孝洽趁我們輪值時畏罪上吊自殺了,我們發現並搶救時,人已經斷氣。」
「你說呢?」宋天耀咬著煙嘴,拉長聲音說道:「你直接下去見我三嬸他老媽更好些。」
https://m.hetubook•com•com林孝洽先是沉默,最後嘿的一聲苦笑:「你既然查得出來,就該知道我也是被逼無奈。」
林孝洽用雙拳用力砸了一下桌面,對身後兩個警察忍不住吼道:「你們兩個是死人啊!有人威脅我死全家!」
「送我一程?在這裏?」對面的林孝洽對宋天耀說道:「阿耀,我與你……」
「聽說宋先生準備向香港警隊捐款三百萬港幣成立一個基金會,還要再出資成立一個什麼警官俱樂部?明天警隊還會特意召開發布會?」劉志臣笑容滿面的對宋天耀問道。
「林先生還是算了,畢竟現在情況有些特殊。」劉志臣恰到好處的說了一句。
「哦,回頭我會交一份報告給上面,誰知道林孝則對他這個兄弟說了什麼串通好的話,想讓他犧牲自己保住更大那條魚。」劉志臣把手裡的煙蒂丟掉,朝手下擺擺手:「把屍體先送去冷藏,對上面講,懷疑林孝則對林孝洽說了什麼話,所以才導致嫌犯畏罪自殺,很可能嫌犯自殺的原因是為了幫林孝和掩蓋更大罪行,建議把之前的筆錄與口供重新審查一遍。」
宋天耀眼睛盯著逐漸變了臉色的林孝洽,嘴裏說道:「你不知道我想說什麼,林孝洽卻已經知道。」
hetubook.com.com恨也好,怪也好,事情已經發生,難不成你現在殺了我?」林孝洽看到宋天耀沒有緩和的意思,也就乾脆放開,爽快地說道。
「你與我沒什麼,只不過是有些地方太相像,拋開其他,只說我三嬸老媽這件事,難道不該我出面,替三嬸來送你?」宋天耀把香煙點燃,目光凌厲的對林孝洽說道:「她先被賣去澳門,再被賣去爪哇,最後上了吊,這些都是多虧林二叔你的關照。」
宋天耀拍拍林孝則的肩膀:「林先生,其實你不該來的,你不來,我也不會來,你來這裏,所以我也會在這裏出現。當初林家大夫人活著,你就只是個幌子,現在大夫人死掉,你仍然只準備做個幌子?你的親兄弟,想辦法救救他?還是為了林家,想辦法把林孝和保出來?」
說著話,他用手指了指屋頂上的吊環:「上次我勸林孝和死掉也許會更好,他不相信,現在,我勸你自殺,你信不信?」
宋天耀一副囂張的模樣,從口袋裡甩出煙盒,自己點燃:「英國人現在只講眼前利益,誰知道韓戰結束后,他們還能不能統治香港,所以收錢收的很愉快,鈔票,比起林家往日維繫的關係,在目前看來更有效。至於跟蹤兩個字,對我而言,沒有必要吧?」
林孝則,林孝洽眼和-圖-書睜睜看著鐵門被警察打開,宋天耀施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坐到林孝則的身旁。
「只是個小嘍啰,沒問題,何況我們也是上面有吩咐才敢答應,說到底,還是宋先生你手眼通天。」
「你今晚自殺,我讓林孝則活著,他的能力斗垮林孝森,你母親也能替罪出來,你活過今晚,明天警察會帶你去參加林孝則和你老媽的葬禮,林孝森會是林家新的家主,至於你的下場,仍然是死。」宋天耀咬著香煙,對林孝洽說道:「記不記得我說過,我寧可不買希振置業,把全部身家拿出來買林家所有人的命?當時也許是我吹水,但是現在,我的錢夠了,也花了出來,只不過是買你一條命,還是買你一家命,我讓你選,辛辛苦苦,隱忍蓄勢,到最後卻只能選擇死法,是不是感覺很無奈?」
劉志臣與宋天耀穿過走廊,去了觀塘軍營的院中。
「你被逼與否我不關心,你說大夫人讓你做的也好,其他人讓你做的也好,總之做事的是你,那我就只找你,我三嬸到現在還在誇林家只有你最有良心,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她,你真的很有良心。」宋天耀吐了個煙圈,指著林孝洽恨恨說道:「當初我三叔三嬸成親,你居然還能滿面春風去飲杯酒,乾的漂亮,賣了對方還能讓他幫忙數錢,hetubook.com.com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YesSir!」
林孝洽雙手握成拳頭,壓在桌面上:「宋天耀,我……」
「差佬,聽到了,這傢伙在恐嚇我,抓他?」林孝洽扭頭對身後看守自己的兩名差佬說道。
等宋天耀由姚春孝陪著離開觀塘軍營,劉志臣才仰頭吸了口氣,搖搖頭朝著辦公區走去:「宋天耀這種人應該考警察,再緊的牙關都能撬開。平平淡淡的問對方,要麼死一個,要麼死全家,殺人都不用臟自己的手,這算不算是趕盡殺絕。」
說完,宋天耀起身拉開椅子,走出了房間。
交代完手下,劉志臣看向宋天耀:「宋先生,你看?」
「你想說什麼?」林孝則抬起手,把宋天耀的手從自己的肩膀上挪開說道。
林孝和木著一張臉,一語不發,宋天耀繼續說道:「本來呢,我是想與林二叔以後多多打交道,所以才針對林孝和,現在偏偏讓我查到了當年的舊事,林孝洽這種人太可怕,這樣看來,還是林孝和和你更好些,林孝和雖然出手狠辣,可是大家之前是對手,無所謂手段如何,而林孝洽對親人都能幹出這種事,我怕我晚上以後做噩夢。」
姚春孝在遠處倚著牆壁打瞌睡,這裡是觀塘軍營與警隊政治部雙重基地,他不擔心宋天耀在這裡會有危險,所以只是遠遠的立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