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百三十二章 阿躍

「對了,我來見雄哥你,還有一件事。」藍剛像是剛剛想起來,對顏雄開口說道。
「喂,大家一條船,要不要這樣?」顏雄不滿的開口。
顏雄望向藍剛:「什麼事?」
只不過這一次,宋天耀沒有再關照他顏雄,看著旁邊對自己已經不再刻意示好,氣勢外放的藍剛,顯然是宋天耀準備扶持他出頭。
藍剛晃滅了手裡的火柴,丟盡煙灰缸里,扭身看向顏雄:「阿泰跟了呂樂去西貢四角碼頭幫他做事?」
夜總會的顏雄捏著下巴,撥通了旺角一名江湖大佬的電話:「無頭在旺角豎威呀?」
藍剛立在原地沉默一會兒,邁步走到顏雄的大班台前,坐在桌面上對靠在老闆椅上的顏雄說道:
「便宜你了,警官俱樂部,宋先生該知道,其實我對……」顏雄不甘心的嘆了口氣,話說了一半就再也沒能進行下去。
也就是說,掌握了警官俱樂部,不止是能掌握警隊力量,更重要的是,還能為香港那些黑幫社團制定新規矩,和*圖*書黑白一統。
「這次是馬仔,下次就是他們,顏雄有股份又怎麼樣?做警察,收收規費無所謂,喝喝酒,泡泡女人都可以,甚至與江湖人稱兄道弟也沒問題,可是自己做這種斷子絕孫的生意,尤其在我的地盤,當然不行。」藍剛把燃盡的煙蒂丟出窗外:「聽到啦,參股賭檔,鴉片館這些都無所謂,你情我願我不管,但是販賣人口不得。」
門外,一名手下進來:「雄爺,阿躍老媽改嫁,嫁的男人沒有子女,所以阿躍要去改姓認親,說不定現在正幫繼父敬酒行禮收紅包呢,要不要叫他趕回來。」
一萬多把槍,一萬多個差佬,對上無論是潮州幫,五邑幫甚至和字頭,都完全能讓他們俯首稱臣。
而且藍剛懂英文,之前就與警隊鬼佬們保持一定關係,只要警官俱樂部一旦建成后,他更是如魚得水,不要看自己是油麻地華探長,如果藍剛能力出眾,加上宋天耀背後發力,超過他顏雄無非是幾次www.hetubook.com大龍鳳的時間而已。
「不用了,你去旺角一趟,盯著那幾個做蛇頭生意的傢伙,告訴他們收手或者換地盤,不然旺角以後再出事,我也幫不了他們,對了,阿躍改成了什麼?」
顏雄瞥了一眼外面肉光緻緻的畫面:「你以為我找人安裝的?當然不是,之前的鬼佬老闆做的,我只不過保留下來,想著褚先生如果得暇來夜總會坐坐,剛好在這裏選妃。宋先生當然不知道阿泰的事,他去了日本散心,避避風頭,這種小事難道我要發電報給他?對了,警官俱樂部的事怎麼樣了?」
「前幾晚夜總會開業,呂樂不請自到去捧場,身後跟著汗巾青,沙皮狗,豬油仔,陳泰,呂樂是想要同我示好,說陳泰是他隨手保出來,想讓我或者宋先生記他一個小小的人情,他他老母的卻不知道,如果不是宋先生想讓陳泰在監獄里呆段時間,會有機會讓他去擔保?要麼我去把陳泰搞出來,要麼宋先生吩咐我去把陳泰和*圖*書丟去鯊魚點心坊。」顏雄不屑的哼了一聲:「人生際遇真是不同,一年多以前,我仲很羡慕你同呂樂,你年紀輕輕頭腦醒目,呂樂呢,則霸住潮州勢力,我卻因為姚木退休,徹底混成黎民佑身邊不入流的跟班,勉強在警隊搵飯食,結果現在,呂樂仍舊是探目,我卻一躍成為了油麻地這處油水地的華探長。」
「收到,剛哥。」幾名手下答應一聲。
顏雄表情錯愕的愣在當場,藍剛哈的一笑:「開玩笑的,我哪敢沒聯繫你就擅自動手,不過雄哥,你最好囑咐好他們,只認你一個人,我很難做,仲有,這種生意,對褚先生名聲也不會太好,就這樣,我走先,下次一起飲酒。」
藍剛用夾著香煙的手揉揉鼻子,嘿嘿笑了兩聲,對顏雄眨了下眼睛,卻沒有開口。
「雄哥,幾個小弟被驅逐出境,發配鯊魚點心坊。」
「好像叫……彭躍。」
掛掉電話后,顏雄下意識朝外叫阿躍的名字。
藍剛整理著自己的西裝走出夜總會,hetubook.com外面的兩名手下跟過來,陪藍剛上了汽車,等藍剛坐穩,負責開車的手下已經開口說道:「剛哥,都已經處理好,那幾個不買賬的撲街全都被沉了海。」
「雄哥,大家是兄弟,可是老闆不同,你老闆是褚先生,我老闆是宋先生,警官俱樂部宋先生讓芸姐打理,讓我幫忙跑跑腿,拉拉鬼佬關係,他都肯讓你在警官俱樂部里做生意,不要想太多心思啦?你問太多,我如果不做聲,反而傷了兄弟感情。」
「回頭把我的股份折算清楚,換成錢存進我老婆戶頭。」顏雄猶豫了一下說道:「仲有,以後人口生意少做些,當心造孽太多沒有好下場。」
警官俱樂部,不止是能讓警隊鬼佬更加肆無忌憚的賣官鬻爵,而是能整合華人警隊力量的最好平台,只要運作得當,警隊很可能不會再有地區派系,大家能擰成一股繩,成為最大的華人官方力量,威懾甚至掃平任意一個香港黑幫社團,讓警隊與社團的關係徹底顛倒過來,不再如同之前那樣和_圖_書,官兵怕賊。
藍剛用手做了個打住的動作:「雄哥,以前宋先生是幫褚家做事,現在他是準備自己賺份家業,自己搞出來警官俱樂部,這種事就不好讓褚家插手吧?褚家的紡織,糧油生意,也不見他們分宋先生一份,你也好,褚先生也好,需要警官俱樂部幫忙,不用宋先生吩咐,芸姐也好,我也好,一定義不容辭,可是再多,我無能為力。」
「宋先生與褚先生向來不分彼此。」顏雄不死心的又開口說了一句。
「旺角幾個社團大佬做人蛇生意,我讓手下去收錢,居然不買賬,說只認雄哥你一個人,還說生意有你的股份,我剛剛上任,當然不能讓他們幾個撲街嚇到,所以全部發配去鯊魚點心坊,半路丟下海油水。」藍剛表情嚴肅地說道。
「宋先生知不知道阿泰跟了呂樂?」藍剛立在巨大的單向玻璃鏡前,看著外面的舞女在更衣室里換衣服,笑著對顏雄說道:「喂,你這間辦公室風水不錯,就是陰氣太重,對著這班狐狸精,很容易腎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