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之出人頭地

作者:鬧鬧不愛鬧
重生之出人頭地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百八十章 清平戲院外

……
宋天耀說完,轉身朝外離開。
「喂,你不要栽贓我,我可沒有通天的本領,能去讓大天二幫我做事。」
他卻沒有注意到,在他動手推了宋雯雯那一下之後,遠處街邊幾個蹲著吸煙的漢子就已經丟下煙蒂朝這邊快步走來,等到他反手想要抽宋雯雯時,一抹刀光已經亮起,朝著他的手腕剁去!
旁邊已經快悶到打哈欠的黃六頓時跳起來,走到徐家的電話機旁,撥出一個號碼,語氣亢奮:「喂!搞定未有?未搞定我即刻就去搞定你!」
宋雯雯是什麼人?宋家一家四口中年紀最小的人,自幼就被父母和哥哥寵著,哪怕家裡窮困,都未受過委屈,哥哥宋天耀發跡之後,更是一躍枝頭變鳳凰,別說被人推搡,被別人瞪一眼的滋味可能都沒受過。
此時被人推了一下,吳秀兒還沒反應,宋雯雯頓時開口:
「宋天耀,你到底搞什麼鬼。」徐恩伯走過去接起電話,片刻后,臉色和_圖_書變得難看,聽了兩分鐘之後,重重把電話聽筒砸回電話機身上!轉頭看向宋天耀:「你讓大天二劫了香港人的貨船!而且不止綁架,還要炸船?」
褚孝信身旁露出盧文惠半張側臉:「我想見你。」
那名推搡她的泰國佬聽得懂中文,本來正準備拱衛著乃坤朝街邊的汽車上走去,聽到宋雯雯罵的惡毒,反手就朝著宋雯雯的臉上抽去,想要給對方一個教訓!
「幹嘛要吃這種雞髀糖,朱古力不好吃嗎?」宋雯雯對身邊的吳秀兒問道。
黃六握著電話聽筒看向徐恩伯:「徐先生,聽電話?」
「去哪?老闆?是不是和那位盧小姐……嘿嘿」黃六等宋天耀走出徐府之後,開口問道。
還沒等宋天耀說話,遠處,一輛勞斯萊斯的後車窗落下,露出褚孝信的臉:「阿耀!」
宋雯雯還沒說完,清平戲院里,泰國人乃坤在幾個手下的簇擁下,走了出來,一名手下把和-圖-書宋雯雯和吳秀兒朝旁邊推了一下,讓出大片位置供乃坤走齣戲院。
宋雯雯手裡剝開一粒朱古力的包裝紙,送進嘴裏,滿足的閉上眼,兩隻眼睛眯成了兩道彎彎的月牙,臉上寫滿了開心,旁邊的吳秀兒手裡,則是從路邊小攤剛剛買的一份雞髀糖。
「宋小姐和宋先生的契女都敢惹?你活得不耐煩了!」
「你要死呀!全家趕著去投胎呀?」
今天拔萃女小書放假,宋雯雯主動提出要帶馮允之和吳秀兒兩個人去看電影,逛馬路,結果馮允之跑去九龍飯店見祖父宋成蹊,只有八歲,就快九歲的吳秀兒陪宋雯雯一起來了清平戲院。
「是賀賢?」徐恩伯聽到宋天耀否認,下一個名字馬上脫口而出。
「你管我叫雯雯姐,管我哥叫乾爹……」
「我當初想要漁翁得利,是不是拉你一起搞呀?現在呢?大天二背後什麼身份你不清楚咩?大天二背後那些人的目的你不清楚咩?m•hetubook.com我們搞,是為了搵錢,他們搞,是為了要命!話就這麼多,你老豆不讓賀先生入場,賀先生就準備站到上海人那邊,因為於世亭已經答應。」宋天耀對徐恩伯說道:「盛伯賭了這麼多年的賽馬,不會不清楚怎麼跑這一局,而且他也該知道,就算大天二拋出的魚餌沒人咬鉤,對方還會有后招。告辭。」
宋天耀回瞪著徐恩伯:「你白痴呀?賀先生嫌棄自己仇人不夠多,讓大天二多幫他找幾個仇人出來?不止香港人的船,上海人的船也照樣被大天二劫!」
沒了同齡的馮允之,宋雯雯與吳秀兒沒有太多共同話語,宋雯雯本來是想著先去看電影,然後去百貨公司讓馮允之陪自己買買衣服,首飾,現在沒了馮允之,宋雯雯自己的興趣就散了大半。
徐恩伯靜靜看著宋天耀,等宋天耀說完好一會兒之後才淡淡說道:「不用把你自己說的那麼偉大,你當初也想過漁翁得利。」http://m.hetubook.com
「讓你老豆繼續同上海人打呀?現在好啦?大天二主動卷進來,就等著你們兩方中的一方主動開出價碼去拉攏,變成上海人,大天二聯手打香港人,或者香港人,大天二聯手搞上海人,是不是好精彩?現在知道,我看起來好像個白痴,瘋狗一樣上躥下跳的原因啦?我要救你們兩方,免得傻乎乎被人漁翁得利呀!」宋天耀把汽水瓶重重放在桌面上,一掃之前的嬉皮笑臉,氣勢凌人的對徐恩伯吼道!
徐恩伯看看黃六,又看看宋天耀,宋天耀朝著徐恩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等進了清平戲院,播放的電影叫做《兩傻大鬧好萊塢》,是英文黑白電影,不懂英文的宋雯雯看的昏昏欲睡,雖然偶爾有些畫面時會被逗得笑出聲,但是終究因為言語不通和對劇情的不了解而乏味,反觀旁邊的吳秀兒,則笑的合不攏嘴,她在拔萃女書院讀書,英文和拉丁文的讀可能還差些,但是聽和寫已經問題不大,對http://www.hetubook.com這種好萊塢喜劇電影的直白台詞,聽起來完全沒有壓力。
開口說出的話,完全繼承于母親趙美珍。
「當然知道,你以為我傻嘅?」宋天耀坐在沙發上,仰著頭看向立在自己面前的徐恩伯,嘴裏的吸管又發出嘶嘶的聲音:「我在威脅你,不過也是為你徐家好,六哥。」
此時,就是兩個人看完電影走出清平戲院,宋雯雯買了朱古力請吳秀兒,結果吳秀兒自己用零錢買了一支廉價的雞髀糖。
電話里,一個粗豪聲音似乎對黃六的威脅完全不以為意:「當然搞定。」
宋天耀嘆口氣,朝遠處的褚孝信露出個苦笑:「我猜一定不是褚會長想見我。」
「好久沒有吃過這種糖了,我爸爸活著的時候,每個月會記得幫我買一支。」吳秀兒小心的張嘴舔了下糖果,對宋雯雯說道:「後來我爸爸去世,乾爹送我去書院讀書後,吃過好多種糖果,我自己也偷偷買過好多次雞髀糖,可是都找不到當初我爸爸買給我的糖果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