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九章 你也想要殺了我嗎?

方修從周宏深律師那裡拿到了部分關於新河路這棟頗具年歲的宅邸的資料,資料之上顯示,這棟院子建於1904年,距離現在已經一百多年了。
這棟宅子也歷經了二十幾個主人,長的二三十年,短的則是幾個月,有外國人,也有中國人,有買下它的,也有臨時租住它的。
「應該就是她了!時間、地點、還有樣貌都對的上,我看見的那個女孩,就是這個所謂陳五小姐的女兒了?」
「我將那間密室建議改造了一下,把超凡物品放到了那個密室之中。」
「那天我剛從外面回來,王掌柜告訴我,陳五小姐瘋了,在家裡割腕自殺,死去了一個星期才被人發現。」
不過在回去的路上,方修依舊在沉思:「為什麼我會看到一百多年前的人?是鬼魂嗎?但是這不是一個無魔世界嗎?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哪裡來的鬼?怎麼可能有鬼?這一點不無魔?而且看了時空管理日誌和現在調查到的資料,這應該也不是什麼其他時空來的東西。」
當時這裏還屬於租界,在之後又經歷了數次戰爭,經歷了數個時代,這棟房子可以說的上是歷經歲月滄桑,見證了整個圍港市百年風雲變幻。
第一,http://m.hetubook.com可以使用聖者之戒,直接解決事件,但是方修感覺有種浪費的感覺。
「你想要找的是關於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記錄是嗎?或許你可以看一下李成李先生的自傳回憶錄,當時他就住在新河路,應該有你想要的東西。」方修感覺這個圖書館管理員不簡單啊,起碼可以稱得上是知識淵博吧。
方修立刻基本確定了下來:「那間密室還有一些問題我沒有發現,至於靈異事件的發生,應該是我將超凡物品剛好放在那裡,所以導致產生了超凡事件的必備因素條件。」
燈光亮起,方修正準備開始行動,卻感受到了密室之中有寫不正常。
「此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那般氣質的美人,每每經過那棟宅子門口,我總會莫名想起那亭亭玉立的身影,對著我淺笑回眸,眼中結著散不開的愁怨。」
這個女鬼目前對方修來說沒有什麼威脅,但是一個看不到的人和你住在一個屋檐下,還是讓方修感覺到非常的驚悚。
握著欺詐小丑之面的手,緩緩的將它帶在了自己的臉上,就像孩子找到了有趣的玩具一般。
「不論如何,都必須先徹底弄清楚,這個靈異事件到底和*圖*書是怎麼回事。」
他拿上了大鎚、撬棍、電鑽,打開了地下室的地板,朝著下面走去,打開了下面的電燈。
方修翻了幾頁,立刻找到了自己感興趣和想要知道的東西。
方修走的並不快,但是因為圖書館距離他家並不遠,所以很快就步行到了家門口,方修總算是大概整理出了整個靈異事件發生的緣由。
關於陳五小姐的描寫,跨越時間有兩三年,大多數只是附帶著提了一下,方修翻了不少頁,直到最後寫陳五小姐死的那一頁,方修看到左上角有著一張照片。
方修找到了這本自傳回憶錄,坐在圖書館的桌子上翻看起來,這是一本很厚的大磚頭書籍,字也印的密密麻麻,還配有部分李老先生珍藏的老照片,裏面充分了體現了那個年代的生活面貌和點點滴滴。
那是一張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臉,她歪著頭好奇的看著方修,眼中充滿了純真和孤獨的味道。
「如果你想要查到更詳細的資料的話,可以到區圖書館進行查閱,距離你家並不遠。」周宏深給方修提了一個意見。
那是一張看上去有些模糊而褪色的黑白老照片,中央站著一個女人,穿著一身如同青花瓷一般的白色水墨http://www•hetubook.com圖案旗袍,她站在一家老舊的米店鋪子前,目光直視著鏡頭,樣貌和之前方修看到的那個小女孩,非常相似。
「你也……想要殺了我嗎?」
方修立刻尋思起自己最近做了一些什麼不一樣的事情:「我發現並打開了一間詭異的地下密室,那間密室看上去就好像一處地下監牢一樣。」
不過翻了通篇,方修也沒有找到關於這個陳五小姐女兒的信息,也沒有任何記載,甚至連名字都沒有。
「當時陳五小姐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圍港城,被稱之為圍港城第一美女,也是上流社會最知名的交際花,而我當時只是一個報社的小主編,窮酸文人。」
欺詐小丑之面上原本滑稽的笑容,立刻變成了一個似哭似笑的表情,不知道是悲傷還是開心。
方修走進院子之中,可以看到院子里綠草輕輕,貌似還被撒過了一層水,推開門,發現家裡客廳布局發生了一些簡單的改變,沙發位置也挪動了一下,花瓶里插上了花,一切都被整理的僅僅有條。
但是方修還是瞬間整理出了三個解決這場靈異事件的方法。
第二:方修將三件超凡物品轉移走,就可以切斷對方的力量根源。
這一瞬間,方修彷彿看見http://m•hetubook•com了罌粟花在綻放,美麗的讓人戰慄。
「那麼只有可能是因為我的原因,導致了超凡靈異事件的發生。」
第三:解開密室之中的秘密,找到為什麼超凡物品放置在密室之中,會出現靈異事件的原因。
「陳五小姐搬過來的時候,是民國二十四年,當時不少人仰慕她,當地的名人雅士紛紛登門拜訪,我初見她的時候,她穿著一套洋裝牽著一個女孩站在院門口,風姿綽約,姿容秀美,果然是一等一的美人,或許是因為留過學的經歷,擁有著一股我們從來沒見過的氣質。」
「這都過去了一百年了,為什麼早不發生,晚不發生,偏偏我來了就碰見鬼了,之前的記載之中,也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首先看到的是握住面具的纖細消瘦的手掌,白嫩的彷彿能夠透過皮膚看到血管,然後是鏤空蕾絲的上衣,以及紅色的長裙,大紅色的裙子攤直旋轉,猶如血液在四濺一般,下面露出了一雙小腳疊在一起。
方修站在門口,閉上眼睛,腦袋迅速轉動,說麻煩也麻煩,說不麻煩也不麻煩,唯一比較棘手的就是方修在普通狀態下,根本看不到對方那種靈體,而欺詐小丑之面、巨力之手、深潛者之血這三樣超凡和*圖*書物品,也不是針對靈體能夠起作用的超凡物品。
不過方修只能夠看到名字,具體身份信息,還有經歷是沒有的,周宏深當初收集這些,也只是為了對王浩名下的資產進行估值。
「我才知道,她原來已經是一個母親,至於孩子的父親是誰,我做了她不短時間的街坊,但依舊不清楚,只是大約聽別人說過,是一個西洋人。」
面具下傳來了稚嫩的聲音:「喂!你也討厭我嗎?」
隨著它的熒光流轉,可以看到一個虛幻的影子,在熒光的照耀之下顯出了形體。
這座圖書館比方修想象的要大要古老,據說建立的年代比方修的那棟宅子更加久遠,方修按照圖書館管理員的提示,找到了關於當時的舊報紙、資料,書籍,企圖從其中找到當時的點點滴滴線索,不過因為年代太久遠了,資料並沒有那麼容易收集。
方修將一些資料借閱了回去,準備回去之後好好看看。
方修陡然抬起頭就看見,原本放置在柜子之中的欺詐小丑之面飄舞在空中,就好像失去了重力一般,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方修決定先嘗試后兩種,如果依舊沒有辦法解決的話,再動用聖者之戒。
「這些超凡物品還真危險,就算放著不動,也會影響周圍的世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