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七十七章 修真聯盟在行動

……
山峰涌動,大地回春,各種植物在其中迅速生長發芽,鋪滿了大地山脈。
白骨人魔彷彿嗅著味道,就感覺到了山神藤的氣息和所在位置。
白骨人魔伸出手,白色的骨指和散發著光芒的藤蔓接觸在一起。
他穿過重重山林,展開雙手,闖入了一片樹海當中,站在了一棵巨大的杉木之上,雨衣嘩啦啦作響,隨著他站定后垂直了下來,但是依舊遮擋不住那一雙陰森恐怖的骨爪,腳下的灌木雜草藤蔓,密集得連落腳的空隙都沒有。
「酆都的噬魂神通有些偏門,戰鬥能力也不弱,且剛好可以用來隔離迷陣的感應,負責護送他們倆穿過三羊觀的外圍迷陣,然後在三羊觀外等候,出現任何以外也可以搭把手。」
山下拉起的鐵絲網,上山的要道都有設卡和暗哨,普通人想要上山是不太可能的,山下的東門公園也給拆除了。
骷髏的目光穿過了山體和大地,看到了在地脈之中穿梭的山神藤根系。
只看見面前的大海之上,再次席捲起了旋渦,一片山脈和大地的雛形,緩緩的從海底升起。
叢林深處,一個穿著藍色雨衣的身影,急速穿行在叢林之間。
更重要的是,此刻在山頂三羊觀附近,由三羊觀的觀主青雲親自布置下了迷陣。
迷陣是由青雲從幻和-圖-書術之中開發而來的,結合了符籙之道和古籍傳說之中的想法創意,可以看到,在三陽山的山頂之上,移植了大量的桃樹,每一個桃樹的樹底下,都埋下了青雲的一枚符牌,聯合起來,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神識網路。
「這不是怕大家有什麼疑問和問題,再說一遍讓大家現在可以趕緊提么?」
不過因為處於深山老林之中,發現這裏變化的人並不多。
這時候夜色沉沉,路旁也沒有什麼人經過。
不得不說,青雲在符籙之道之上還是有些天賦的,藉由其推陳出新,這是方修之前所沒有想到的。
不過和南方的大洲相比,這座東方的大洲山脈小了不知道多少,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南一東兩處大洲,都將會化為龐大的大陸,承載無盡生靈。
青陽散人接著說道:「然後任務計劃是這樣的。」
「自己將傳承賜予給別人,然後自己再來偷自己賜下的法術,恐怕也只有我才會做這種事情了吧?」
這是一個藏匿於深山荒野的村落,裏面大多是一些不肯離開的老人和留守孩子,以及偶爾到來的旅客遊人。
而此刻,山海界盤坐在鯤之上的方修,終於睜開了眼睛。
「都知道了!」頻道之中立刻傳來了所有人的聲音。
「大家小心一和-圖-書點!」
手電筒的燈光移來晃去,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他們走出院門看向了外面的土路,依舊什麼都沒有,因為下著小雨,眾人也就沒有多看了。
「仙子和祝融(朱六)的戰鬥能力最為強大,而且仙子最為靈活,祝融戰鬥經驗最為豐富,所以他倆這次負責潛入其中,不驚動任何人的將東西偷出來。」青陽散人說話的時候都沒有說名字,叫的都是每個人的代號。
這裏處於山海界的東方,和之前南方的那座大洲隔著遙遠大海相望。
巨木長出近百米,灌木、雜草、藤蔓將原本進山的道路全部都被阻斷,空氣之中都彷彿流淌著一股生命的氣息,空氣純凈的就好像進入了原始時代,同時,山上沒到固定的時間,就會瀰漫起大霧,猶如真正的仙家洞天之地。
而其他人有的坐于車內,有的則在四處轉悠,不時的朝著山上張望,大家距離都隔得很遠很分散。
月暗星稀,天陰,夜雨綿綿。
一根根散發著微光的藤蔓從大地之下破圖而出,緩緩的湧上。
不過再往前,就看不到一絲一毫的人影了,甚至原本山上村民們開拓出的田地,種植的茶園,此刻都被瘋長的植物灌木所遮蓋,整個大山之上,植物就像瘋了一樣的生長。
林間一根根散發著光芒的藤和圖書蔓就好像觸手一樣揮舞,照亮了整片世界,夜晚的小雨在光芒的折射下,好像菱鏡一般散發著光彩。
「這是什麼東西留下的?我記得白天還沒有!」
院牆以沉重結實的長條巨石壘砌而成,此刻在上面,卻出現了一道長長的抓痕,拖出了半米遠,抓痕深入石體內部,那強大的力量突破石體,就好像抓碎了一塊豆腐一樣,看上去贊新無比,就像是剛剛留下來的。
那穿著藍色雨衣的身影,從樹林間跳躍而起,一躍飛過公路,落在了一家農家宅院的院牆之上,發出砰的一聲響聲,然後立刻眨眼間消失在了原地。
方修站在東門公園外的電線杆下,路上的幾個攝像頭在就已經被搞定了,過來的時候也盡量避免出現在攝像頭下,以免有人發現他們在周圍出現過。
說完,立刻看到所有人都開始行動了起來,方修戴上了面具,輕輕一踩,就躍上了牆頭,橡膠手套再抓住了鐵絲網一甩,就翻進了裏面。
「不對!你們看這!」
普通人只要闖入其中,立刻就會迷失方向,最後繞圈圈又繞了出去,更主要的是青雲只要在道觀之內,就能夠啟動和控制這個幻陣,將他人拉入幻術之中,遇到一些厲害人物,青雲也同樣可以藉助地利困住對方。
賈益的話出現在和_圖_書了頻道裏面:「好了,別廢話了,之前不都已經合計過了嗎?」
不過這次方修扮演的不是三羊觀的祖師沖雲子來賜予他們道法的,而是扮演一個來偷取仙人傳承的竊賊角色。
「那就開始。」
只看見它一躍而起就是十幾米,如同一隻大鳥一般在叢林間飛舞跳躍,在這樣的叢林深處,已經變得人跡罕至,但是依舊可以看到公路和一些古老的村莊,甚至房子都保留著青褐瓦和土磚結構,牛棚、草場、還有山上開拓的田地。
武夷山是三教名山,北接仙霞嶺,南接九連山,呈東北-西南走向,綿延五百多公里,自秦漢以來,就為羽流禪家棲息之地,留下了不少宮觀、道院和庵堂故址,這裏還曾是儒家學者倡道講學之地。
整個山區在白骨人魔的神識視覺當中,下起了靈之雨,那是山間的靈感受到了山神藤的召喚吸引,與此同時,山神藤終於溝通上了大地之下的蓋亞意識,和山海界連接在了一起。
「怎麼回事?」
「我的能力是千里眼,所以我留在山下,觀察全局,有任何風吹草動異相,我立刻提醒大家,同時撤離路線也是由我設計和引導。」
靈光如同水波一樣播散開來,範圍擴散到所有山神藤影響的範圍之內,就好像一圈圈水紋,沿著群山之間傳遞。
「啵和*圖*書!」
「算了,可能是什麼東西掉地上了,別看了回去吧!」一名女孩挽著男朋友的手,有些害怕的看著黑夜之中的影子。
「天師和鍊氣士負責在山下接應,大家明白了嗎?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黃羊山三羊觀——
「根據可靠消息!三羊觀的青雲道人,每日午夜時分,都會準時前往登仙台之上觀想,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是不在三羊觀之內的。」青陽散人張散的話語出現在耳機內。
「三羊觀的結構圖已經都記住了吧,還有山上的暗哨和流動巡邏路線,我也通過千里眼觀測后發給你們了,目標就是青雲道人的靜室和書房,它們連接在一起,衝進去,看見啥好東西,和超凡力量、修行古籍、都給他一鍋端了,我們能夠掌握傳說之中的法術,或者是完整的傳承,更遠一步的進階機會,就看這一次了。」
一名青年手電筒照在了院牆之上,臉色突然變得煞白。
幾名暫住在這裏的遊客,小心翼翼的打著手電筒走了出來。
各種動物、鳥獸蟲豸,都一一出現。
「起!」
所有人都不由得咽了口口水,這絕對不是什麼普通野獸能夠做到的,黑暗之中狂風掛的樹影搖晃,所有人發出了一聲大叫,鑽入了房間之內,再也不敢出來了。
「不會是野獸吧?聽說山上有熊和老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