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百零四章 禁制

陳瑾點了點頭,獲得了肯定的方修露出了笑容,這表示他卡了許久的鍊氣期終於出現了通往下面一個道路。
前段時間方修就如同通過法術符籙融合的方式,將法術融合魂魄成為一道本命禁制,這道禁制具備多種法術力量,擁有多種法術特性,而不是像單一的法術符籙一般性能單調。
「那行吧!你的煉器術,我還是信得過的!」
方修看著陳瑾:「真的成功了?」
陳瑾小腦袋左右看了一下:「那台收音機,我想要把它再改造一下!」
「你踏入了下一個境界?」
黑煞不敢置信,可憐巴巴的看著方修:「你這是魔鬼嗎?」
此刻的黑煞顯得凄慘至極,和山海界之中的幽都之主簡直判若兩人,那時的她高高在上,如同天帝巡視山海,統御一切,而此刻,就是一隻被綁起來的可憐小貓咪。
「磬~」
吃飯的時候再把她轉過來,讓她看著自己吃,然後拿著她的遊戲機,玩她買的遊戲,用她的遊戲帳號連和_圖_書坑十幾把,等到她餓的不行的時候,將一隻雞腿掛在她脖子上。
方修上下打量著她,就看見此刻魂魄之內綻放的光芒和之前也不一樣了,由內到外散發著法術的靈光,好像那些法術符籙融入了她的靈魂之內,和她成為了一體,而不是之前一樣,旋轉在法力旋渦之中。
更重要的是,其還具備和神通一樣瞬發的特性,隨著心意移動瞬間出發,這在戰鬥之時,差那一點點時間,就是生死之別。
看著方修真的再準備將她定住,渾身激烈的掙紮起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無生劍呼嘯而歸,陳瑾伸出小手穩穩的抓住了它,就好像和其本是一體。
方修從修真聯盟幾人身上的神通,還有三羊觀青雲道人的陣法以及之前在山海界創造踏風術得出的想法,終於被陳瑾實現了出來。
良久后陳瑾化為一道劍光落在地上,再次出現在了方修的面前,而無生劍則圍繞著她而轉,輕靈而飄逸,發出一陣和-圖-書陣劍鳴聲。
「那麼再往後!就是陣法了,一個人自身就攜帶有一座大型陣法?不過這種陣法就不像那種幾個符籙湊一起的,簡陋迷陣了!」
和黑煞這個鬧騰的傢伙不一樣,陳瑾是最讓人省心的,任勞任怨,這倒讓方修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陳瑾!你又幫了我個大忙!想要什麼獎勵都可以和我說!」
那天空任由其翱翔,其化為一道劍光縱橫自由,逍遙愜意。
陳瑾輕輕邁步走出了屋內,幾個閃爍,化為一道殘影出現在了大門外。
方修將黑煞用被子纏成一個團,因為其高挑的身材,那張被子還裹不住她,露出了一雙小巧的腳丫子。
陳瑾終於從地下室走了出來,其穿著一身青色的曲裾,看上去安靜、古典而沒有一絲人氣,怎麼說呢,就是更像一個女鬼了。
而這個時候,就聽見下面地下室傳出了一聲好似劍出鞘的聲音,而這個時候,就看見一道劍光從地下室飛出,直接穿過方修和黑煞http://m.hetubook.com的身前,掀起一陣破風聲。
方修和陳瑾都驚呆的看著陳瑾,這一刻陳瑾真的彷彿化身傳說之中的劍仙,御劍而飛,千里之外取人首級。
其本身就是陳瑾的本命法器,內有陳瑾的一道主魂,一劍祭出,只要法力支撐,可御劍千里。
方修手指一動,立刻看到繩子斷裂,黑煞裹著被子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一個長發高挑的美人就從被子里滾了出來,委屈巴巴的表情。
方修接過了陳瑾的無生劍,只看見無生劍之內出現了一個一道複雜的立體符咒,其由六道符籙組合而成,其包含了御器術、斬風術、通心術、震懾術等等多重術法。
等到落日的時候,方修將定身符掀了下來,就看見黑煞原本獃滯的表情立刻變為咬牙切齒大叫道:「啊!啊!啊!」
禁制的出現,不僅僅讓方修想通了卡了許久的道路,而且更想到了遙遠的將來,不過目前靈力值不夠,先突破現在的階段再提以後吧。
陳瑾冷著臉將無http://m.hetubook•com生劍一拋,自身隨著無生劍化為了一道劍光穿入天際。
方修看著散發著威勢的她,絲毫不為所動,擦了擦手指,將她脖子上掛著的雞腿拿下來,塞進嘴裏一扯,然後再一撕,看的飢腸轆轆的黑煞不斷咽口水。
然後方修在她額頭之上貼了一張定身符,之後用繩子把她吊起來,就好像一隻蠶繭被蛛絲掛在了客廳中央。
不得不說,三羊觀的青雲、山海界的生靈、修真聯盟都給方修提供了不少幫助,他們累積下來的大量修行知識和功法,才讓方修和陳瑾能夠推演出下一個境界。
方修拿著定身符準備再給她貼回去,立刻看到黑煞蜷縮成一團。
那些將她奉為上古仙人,視若神靈的幽都之妖,看到這一幕恐怕怎麼也認不出來這就是傳說之中的幽都之主。
她一激動,黑色的長發之中立刻冒出了兩隻耳朵,嘴巴裏面也露出了虎牙:「你這個傢伙!我記住你了!」
陳瑾搖了搖頭,綁在後面的單馬尾也跟著擺了起來。
和圖書此刻只看到一道銀光圍繞著小樓穿梭,那無生劍就好像一條游魚一般穿梭于空氣之中,揮手之間,就看見那無生劍順著她的心意縱橫于天際。
「主人!大人!方修老仙!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既然會記仇!那麼就記深一點,要不過兩天忘了怎麼辦?就多掛兩天吧!」
其直接從窗戶穿梭了出去,飛入天際。
「禁制的出現,是通往下一個道路的大門!」
「不會弄壞吧?」方修立刻問道,畢竟那台收音機可是他們唯一從另外一個世界汲取知識和模仿經驗的東西了,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器物,但是重要性卻不低。
甚至到了這一步,自身的法力也可以支撐自身飛行,不再是使用輕身術,甚至更高一層踏風術飄來飄去的存在了,而是真正的飛行。
「聽說貓呢!是不吃懲罰這套的,它們不僅僅不會記打,反而還會記仇!」
方修走過來的時候將她轉一圈,然後出去的時候又轉一圈,看電視靠在沙發上的時候又把她轉一圈,不讓她看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