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百六十九章 空間巫術

「咚!」方修一把將其糊在了牆上,轟隆一下。
方修按住那人偶,將他帽子摘了下來,就看見他光化如蠟一般的額頭之上,寫著一個黑色的扭曲符號,那是神文的數字23,神文屬於靈魂語言,超凡者通用的語言,也正是靈文的來歷,並不僅僅在本時空通用。
「空間巫術?」
「改變物質特性?空間巫術?」方修嘴角翹了起來,這樣的技術和知識,僅僅聽名字,就足以讓人震撼得無法想象。
方修一下子扭頭,目光看向了遠方。
「咚!」
抓到了一個尾巴,有了開頭,方修自然就能夠想辦法根據這個尾巴來抓住其幕後的東西,從而找到自己想要的那個時空旅行者傑拉爾德的魔術箱。
「這該不會是活人化成的人偶吧?」方修按住這個人偶,方修還看到了這人偶肩頭上的紋身,隨後更注意到其手背上的傷疤痕迹。
兩人目光驚恐的看著箱子里的方修,還有那在按在牆壁之上,好像死了一般的,四肢無力垂下的人影,簡直就嚇傻了。
狂奔逃竄,連手機掉在地上都不要了。
但是卻發現,在這圍港市之中,竟然混入了大量非人的存在。http://m•hetubook•com
方修也沒有管,將注意力完全注意到了手上他抓到的這個人偶身上,他正在思考,如何通過這個人偶,通過什麼樣的手段或者術法,抓住那個魔術箱和幕後操控者的蹤跡。
但是對方竟然敢作死一般的在圍港市這種地方使用空間巫術,那就好像在方修他家放了個大煙花一樣,方修一眼就注意到了對方的位置,鎖定了對方的大概方位。
方修一度以為,是那個名為傑拉爾德的時空旅行者也一同進入本時空了,雖然時空支配者提示只有一件物品掉入本時空,不過出現什麼意外也不是沒有可能性。
方修已經初步相信了自己的判斷,不過將一個活人,轉化成一個能夠活動的人偶,這不是簡單的術法能夠做到的,其中涉及到靈魂層面,甚至還有物質層面的轉換,在方修看來甚至有些難以理解。
這肯定不僅僅是因為仿照活人製造出來的,而且一個單純的異世界產物,也不會仿造成這樣。
然後立刻注意到了他手上戴的手錶,這應該不是外來產物,更重要的是,方修抓著他手翻開看了一下,看到了一m.hetubook•com個叫做謝萌萌的名字,應該是這支手錶主人的老婆或者女兒的名字。
遭受如此重力一擊,就算是鐵做的恐怕也要散架了,此刻對方竟然好像沒事人一樣爬了起來。
方修一下子愣住了,如果其他人還認不出這種術法的存在和力量,無法想象對方到底是依靠什麼方式消失和逃離這裏的。
他一躍而起,還沒有翻過牆頭去,就被方修一把拽著后領,砸在了地上。
伴隨著那驚悚的人偶笑容,其整個立刻如同旋渦一般扭曲了起來,方修立刻感覺到了危險,瞬間將手放開。
「這是那個傑拉爾德的能力?還是那個魔術箱的能力?」方修更感覺想要找到對方了,人偶的力量並不算強,方修也幾乎可以感覺到其背後的掌控者,也沒有強到超過自己預想的地步。
剛剛那力量一扇而結束,立刻銷聲匿跡,但是方修已經知道了對方在哪了?甚至已經看到了對方。
方修將那人偶按在牆壁上摩擦的時候,此刻巷子外面,兩個剛剛放學回家的小學生剛好經過。
其腰部拱起,雙手雙腳著地,用一種詭異的動作絲毫沒有借力的緩緩站了起來,然www.hetubook.com後迅速爬上牆壁如同一隻蜘蛛一般想要逃離。
方修保持著動作,扭過頭來,那雙眼睛本來就有些淡漠,此刻在兩個學生眼中顯得就如同殺人狂魔一般,兩人發出一聲尖叫。
而當方修陷入沉思的時候,方修手上按著的那個人偶,卻出現了異狀。
方修基本可以肯定,那個時空旅行者傑拉爾德的魔術箱,絕對就是一個和空間巫術有關的鍊金道具,能夠和空間力量扯上關係的道具,不一定是神器,但是卻就連一些普通神話級別存在也不一定擁有。
對方終於老實了下來。
方修卻能夠一下子認出來,他可是見識過真正異世界空間傳送門的存在,那一輛輛天空列車穿過空間傳送門,成千上萬超凡職業者跨越世界而來的場面,無論誰都無法忘記。
就如同面前這個人偶,明明是死物,卻如同活人一般在動。
傍晚,夕陽西下。
方修看著這怪異人偶的腦袋,其腦門之上的數字。
但是方修開著時鐘之眼,在圍港市內地毯式搜索都沒有找到這傢伙,也沒有找到他的魔術箱。
對方在別的地方使用空間巫術,方修是幾乎沒有任何辦法奈何得了對方的和_圖_書,更不要說追蹤對方的蹤跡和未知。
方修立刻想起了最近失蹤了將近十人,然後目光回到了這怪異人偶的身上,突然有了不好的聯想。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開拓出整個超凡體系的原因。
一個和空間力量有關的鍊金道具掉入本時空,這一下子將之前方修的疑惑都解開了。
所以他目前就算擁有了一件神器,加上整個山海界的加持,方修依舊和那些頂級職業者,尤其是神靈一階的存在對上,沒有絲毫底氣。
那種神話力量,恐怖的吞噬侵蝕性,不死不滅的特性,方修只感受過一次,也難以忘懷。
而且自己到處找,也沒有找到對方的痕迹和線索。
「23?那麼說這樣的人偶,可能最少還有22個了?」
然後頓時間,方修就陷入了狂喜。
起碼,和神靈一階的存在,還是差得遠的。
這可是方修夢寐以求的東西。
這一次時空事件的資料少的奇怪,掉入本時空的也不過是一件物品,但是方修目前所知道的,這個物品竟然會動、會跑,難以追蹤。
東門區的一條巷子之中,方修一甩腿鞭,一腳將一個帶著高帽急速奔跑的傢伙踹出了二十多米,直接轟擊到了牆壁之和-圖-書上,發出一聲巨響。
「咚!」
但是他應該是掌握了不少高等階知識的存在,方修需要對方的知識。
那人偶一下子抬頭抬了起來,拼湊起來的詭異嘴巴,如同被人手捏著開合起來,沒有聲音,只能夠看到詭異的微笑。
這關係到鍊金術的終極奧義,每一個鍊金術士的目標。
方修抓著怪異人偶,其還在劇烈的掙扎,怪異機械的動作如同提線木偶一般抖動,恐怖而詭異。
這是一個小路轉角,整個街道幾乎都是單門獨院的住戶,只有一家便利店,也沒有人及時的注意到這裏。
同時,方修也明白,這一次為什麼對方進入本時空,時空支配者日誌收集到的信息這麼稀少,而且根本就沒有降落地點和時空節點的信息。
方修掐著他的脖子,將其死死的按在地上。
起碼將血肉,轉換成這樣看上去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類似塑膠製品,已經超過方修的想象了,方修的力量不弱,但是在超凡知識之上,在力量的理解之上,依舊非常薄弱。
對方哪怕只用一分力,憑藉著對於力量的運用技巧,也能夠輕易的擊潰使出十分力的他。
而那人偶,則就這樣詭異的消失在了旋渦之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