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神祇

「這東西,日後自然會還給你,你的隨身之物,我還是不會貪你的!」
方修沒有開口,也沒有說話,他一看就知道,這隻是投影神術,這位神靈將自己最後落幕的場景保留了下來,彷彿是有什麼話想要向另一個世界的主神傾訴,祂早已知道了自己的命運。
「然而隨著諸神黃昏的到來,空間之神都是第一個隕落的,我作為半位面之神的從神,神祇和神祇之軀也隨之一同遭受到了污染。」
而隨著光芒一沉,金色的光芒隨著山海界的輪迴體系,開始了新的人生。
一位位自己的聖者聖徒發了瘋一般的沖向天際,在無盡的廝殺瘋狂之中,墮落成邪靈,一位位穿著白色聖潔長袍的祈並者之魂,在世界黃昏的污染之中消泯成灰燼。
陰天子站在轉生台前,看著那道金色的真靈投入轉生台之上,金色的本源擴散染遍了讓黑暗陰沉的陰世,都一瞬間彷彿化為了天界佛國一般。
……
高達百米的中央的神座下面還有七張副座,就像是匍匐在神祇腳下的奴僕一般,那是神祇座下的天使的位置,他們是掌控神界的副君。
不過因為這位從神放棄了所有神職、規則神力,所以這m•hetubook.com件神器也自從也從神器的階層,跌落了下來,但是也遠超過普通的超凡道具,再怎麼樣,它也曾經是一件神器。
方修撿了起來,這銀環之上散發著強大的神力,整體完全由神話材料打造而成,只是原本的規則之力完全消散,只餘下一個失去了所有規則之力的胚胎。
兩側的彩窗之上可以看到一位位天使的畫像,光芒透過天使畫像照在方修的身上,就好像神的目光在注視著他。
「誰能想到,號稱永恆的神靈,竟然也會如此的無助和軟弱。」
看著虔誠信仰自己的信徒在信仰之中滅亡,在呼喊著他們信仰的神祇之名中,走向墮落。
他聲嘶力竭的呼號,眼神緊緊的盯著方修:「這世上真的有所謂的永恆嗎?那麼,永恆的秘密又到底是什麼?」
宮殿之內沒有那麼多複雜的建築,沒有其他建築,只有一座長得彷彿看不見盡頭的長廊,還有一座神殿。
金色的血液染遍了薄紗長裙,一雙翅膀其中的一隻已經化為了黑色。
而隨著它的力量開始衰弱,整個聖城的力量徹底崩潰消散,連原本那強大得擴散到整座浮島的神力的波動都和_圖_書開始消失不見了。
他就這樣看著自己的國度崩塌,自己的聖城瓦解。
這些傳送門或是通往其他從神的國度,或是通往真神的神國。
他目光穿透了神殿,看到了整個神界的崩潰外界,所有信徒的隕落泯滅,發出了一聲慘笑:「您也看到這一幕了嗎?可笑吧!」
陰世地府,陰天子城。
一位墮落的天使召喚出了空間裂縫,將聖城都割裂,永不破滅的神域被打破,數十萬跟隨著神靈享受永生的信徒一同隕落。
而在坐席下的高坎前,兩個女性天使相擁,一位穿著長裙,一位穿著鎧甲,她們互相將一把散發著神力的長劍捅入對方的胸膛,兩人的真靈也在其中一同消散。
形象的比喻的話,這就是一個修士散去了體內的所有符籙禁制以及法力,但是神魂的根基還在,自然還能夠輕易的修回來。
他越說越快,音節連成一片,那抱著那天使的屍體也摟得更緊了,然而那冰冷的身軀,卻讓祂感覺到更加的凄涼:「我們所謂的永恆,也不過和凡夫俗子嘴中的,因為我沒有死過,所以我是不死的可笑寓言一般!」
神殿是開放式的,形成一個神秘的正十七邊形,其和*圖*書中可以看到九扇空間傳送門,曾經在這裏,應該可以看到九個巨大的傳送門開啟,形成巨大的旋渦環繞著中央的神座。
祂帶著整座神界在諸神的矚目之下,墜落山海。
自此之後,這位異界神明洗去了原本世界的一切烙印,打上了山海界的印記,成為了徹徹底底的山海之民。
在聲嘶力竭的哀嚎之中,他的神界和神職徹底瓦解,神祇之軀崩解,切斷了和異世界的最後一絲聯繫。
他大聲地喊道,雖然看不到方修,但是卻激動得渾身顫慄,失去了所有神採的雙眼向高高在上的主神提出自己的疑惑:「偉大的主神冕下啊,您們號稱是永不隕落的永恆之主,掌控萬物創造萬物的萬物掌控者,請您告訴我。」
而此刻其中七張雕刻著天使翅膀的副座空了四張,其中兩個座位之上,兩位穿著華麗衣裳的男性天使死在了座位之上,華麗的衣裳有以金色的圓環對扣,黑色侵蝕了他們聖潔的軀體和羽翼,一個胸口開出一個大洞,一個被長槍刺入眼眶,躺在了神祇的天之座腳下。
方修一步步走入高大的宮殿之中,屹立在山巔之中的神殿,在光芒的照耀下散射出神光,那光線就好和*圖*書像分離開來一般,其中遊離的塵埃穿梭不定,從一個線條遊離到另外一個線條,就好像一座被天堂之光籠罩著的聖堂。
「噔!」
那穿著銀袍的神靈,看著這一切,驟然回過頭,彷彿穿越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注意到了方修,眼神之中失去了所有神采,當一位神靈失去一切,失去所有的時候,看上去竟然也如同一位凡人一般軟弱:「吾是范德塞位面的儲物之神蓋伊,這座神界曾經就是掌管著整個位面的儲物空間的儲物神界,在七大世界之中,吾也是神職以及力量最強大的幾名從神。」
方修靜靜的看著一位異世界神祇的落幕,彷彿親身感受到到了祂的痛苦和絕望。
沿著高達數千米的神殿通道一直前行,跨過一扇刻著旋渦的銀色大門,沿著略微推開一絲的門縫,站在了神殿之內。
而光芒消散,一個古樸的銀環落在了地上,劇烈的光芒化作一道光柱衝上天際,浩瀚的神力從其中涌散出來,半晌都未曾消泯。
方修看著那投影徹底消散,良久之後才開口說道:「永恆的秘密?我也……不知道啊!」
只是行走在其中,越走越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方修穿過兩位女性天使的身旁和*圖*書,就看見天空落下了一道金色光芒,降落在了那高大空置的神座之上。
神靈銀色的長袍上染滿了金色的血液,抱著一位貌清麗精緻的天使,眼中充滿了哀傷,他靜靜的坐在神座之上,眼神空洞好像失去了一切。
他激動莫名,好像在恐懼著死亡,語言之中充滿了不甘和害怕:「沒有真正的永生不死!就算是永不熄滅的太陽,也終會在世界黃昏之中落幕!」
從其中也能夠看出神祇的限制,他們的力量來源於世界法則,一旦脫離了世界,神座崩塌信仰泯滅,一切力量連同所謂的永生都不復存在。
「這是一件神器?」方修立刻看出來了,這是這位神靈的神器,作為神靈來說,大多數只有一件神器,就是承載他們規則之力的器具。
方修腳步絲毫沒有停留,登上了高台,站在了神座之下,靜靜的看著祂。
而方修的身影行走在整個通道之中,就猶如一隻矮小的螞蟻穿梭在巨人的殿堂,抬起頭,甚至看不到穹頂的精緻彩繪還有那異世界千萬年流傳的神話史詩。
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神座的腳下,那是一個穿著銀色長袍的神靈,祂散去了自己的神祇之軀,就像是一個凡人一般蹲在自己的神座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