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重生支配者

作者:歷史里吹吹風
重生支配者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五百二十五章 真仙觀

鳳陽書院的山主也同樣是一名女子,看上去年三十許,艷麗的容貌卻帶著冷峻和刻板:「不可大呼小叫!褻瀆了聖人威儀!」
若是這個時候就各大道門、魔門打起來,大周皇朝和南方數十夷國和北方戎人王庭開戰,再加上其他各州之人推波助瀾,那可就有樂子可瞧了。
大船一路未停下,航行了三日之後,這天傍晚,在大河河畔忽然出現了四個身影,一個老道帶著三名弟子,分別是中年、青年、少年模樣,遠遠的看著迎面而來的學宮大船。
越看,越覺得一股聖人道蘊流轉于這聖像之上,甚至這鳳陽書院的山主都覺得,這豐聖人像比起尚賢學宮先聖宮掛的那由易聖留下來的豐聖像,更具聖人意蘊。
「這聖像雕刻得好精緻!我在其他書院也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等品質的聖人像。」
若是再讓人得知鈞天仙君在這個時候也進入人間,恐怕這如同沸爐一般的大周皇朝,就再也捂不住蓋子了。
山主和十幾名弟子立刻執弟子禮,又念了一遍《傳道》之後,才停了下來,看向了這尊聖人塑像。
聖人塑像醒轉而來,上面綻放出了道道光芒,隱隱約約之間可以看到一縷仙hetubook.com魂真靈和泥胎聖塑重疊在一起:「可!」
「這泥胎想要化為血肉之軀,看來還得經過一番時日。」看上去做的白皙細膩,猶如白玉一般的神像撿起了地上的碎片,往袖口衣角上一接,立刻便接上了。
「果然只有尚賢學宮,才能擁有這樣的聖人塑像,這要是擺在我們書院裏面,那可就……」
這個時候,學宮的船驟然停下,停靠在了鳳陽湖的渡口之上,遠處可以看到遠處距離鳳陽郡城不遠處,鳳陽書院的屋閣。
鈞天仙君雖然沒認過他們為弟子,但是他們這一脈卻實打實的是繼承了鈞天仙君的傳承。
不過因為泥胎聖像還未完全化為肉身,所以方修行走之間,有的時候還會出現開裂,頭髮和衣角斷開掉落的情況。
突然開口的聖人塑像和這異象,一下子將滿船艙的鳳陽書院弟子,還有山主都給嚇得不知所措。
渡口碼頭之上傳來瑣碎的聲音,可以聽到大大小小的箱子搬運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不少女子的談論、呼喊聲。
如今各大門派勢利都在布局,以待將來,學宮當然也不希望這個時候因為鈞天仙君下界人間的消息流出導www•hetubook.com致什麼波瀾。
東西啊差不多搬完了,大多數人下船,而鳳陽書院的弟子則登上了這艘船,進入了原本空蕩蕩無一人的傳唱之人。
「山長!這船上竟然也有豐聖人的聖像!」一名女弟子看了一下,立刻就認出來了這是誰的神像,作為一名學宮弟子,對於豐聖的模樣可是熟悉至極,哪怕各個學宮和書院之中的畫像神像有著細微的不同,但是大同小異,尤其是細節上。
聲音傳過大河,只有在船艙之內的人才能夠聽到,原本完全閉目養神,進入觀想狀態的聖人塑像突然抬起頭開,目光穿透了船艙和大河,看到了河畔的那四個人。
看見山主發怒了,所有女弟子立刻不敢再看了紛紛開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鶯聲燕語之間,立刻有人發現了這船艙前艙的不同,看上去更像是一座廟宇,尤其是船艙之中還有這一座神台,上面放著一尊神像。
隨著學宮大船靠近,四人一下子突然跪倒,一個頭直接磕到了地上:「真仙觀白鶴,攜門下三弟子,求見鈞天仙君。」
鳳陽書院山主看了一遍這豐聖人神像,只看其通體潔白猶如白玉,看不到一絲瑕疵,雕刻和-圖-書渾然天成,就好像活物一般。
之後神像轉身,便又回到了神台之上,方修便不再觀望,等待著到了尚賢學宮之後,安排下一步計劃。
船上人煙稀少,泥胎被放置在神台之上,方修也不時的會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外面。
站在河畔的四人,正是昔日繼承了方修鬼仙道統的白鶴散仙和其的三名弟子,此刻看來,其竟然已經修到了第九世,還從真仙觀之中,拿到了當初方修留給他這一脈的東西。
幽都市舶司的仙船抵達了東洲,仙聖泥胎又被轉到了另一艘大船,沿著大河一路而上,經過鳳陽湖畔和滕地,之後會從這裏前往自古以來的桓地,那裡是中土的核心,埗郡和陽京以及東陽山都在那一帶。
「這怎麼可能?」山主搖了搖頭,那可是易聖描繪的豐聖像,也只有這等聖人,才能夠親自面見豐聖,把握住其中傳道天下的聖人意蘊。
不過拿到東西的同時,因為氣機勾連,也發現了方修已經下界而來,所以這才千里迢迢趕來此地,拜見這位鈞天仙君。
要知道,此刻雖然擁有星命之人紛紛轉世下界,但是目前這些人還都只是孩童,要等他們成年,星命開啟之時,至少和*圖*書還得等上一二十年。
這是一位大桓時期的學宮女聖賢,鳳陽書院雖說是在大周開過之後才立下,但是繼承的卻是這位女聖賢的傳承。
一個個充滿了書卷氣的少女對著這聖人像評頭論足,立刻惹惱了鳳陽書院山主:「安靜,不可對聖人之像不敬。」
這艘船雖然是學宮特意安排前來接泥胎聖像的,但是開船的人並不清楚自己這趟任務的神聖和重要,鳳陽書院也屬於學宮一脈,尤其是鳳陽書院的山主要搭船,其哪裡有不同意的。
「剛剛船主說了,這是尚賢學宮夫子親自囑咐安排運回學宮的,必定是學宮重要的聖物,可能是古時流傳下來的聖像,你們切忌不可觸碰。」
四人身體已經脫離了肉體凡胎的限制,已經是真正的仙體了,皮膚看不到任何毛孔,連紋路都帶著大道之韻,身體好像自然和天地呼吸,若是不經壓制,恐怕抬手投足之間,就能夠牽動千米之內的氣機變化。
「這艘船是貨船,所以我們只能夠在這裏擠一擠了,你們將被子都拿出來,將周圍收拾一下,我們進來的時候是什麼樣的,離開的時候也要是什麼樣。」
「這質地恐怕是用靈材雕刻而成,就不知道是什麼靈玉!hetubook.com
看著所有弟子都動了起來,一床床被子鋪在了地上,之後鳳陽書院的山主對著聖人像再次作揖:「還請豐聖人莫怪,也要保佑吾等此行順順利利,平平安安。」
「鳳陽書院!好像是青萍那一脈的,算起來是我學生的學生。」
這鳳陽書院的女弟子,穿著類似普通學子長袍,樣式卻更像宮裙的裙裝,推開艙門進入了其中。
船是學宮的大船,由尚賢學宮現任夫子親自安排前來接引仙聖泥胎,不過這艘大船隻是秘密安排前來,就連前來接引泥胎的人,也不知道自己來迎接的,竟然就是傳說之中的豐聖,還以為只是一尊古老的塑像。
畢竟目前星君殺劫已開啟,各大道門的祖師,上界仙人紛紛轉世下界就已經鬧得整個東洲中土人心惶惶,魔門道門劍拔弩張,戎人王庭虎視眈眈,西洲佛門、南洲羽民國、通天國、異人一個個潛入東洲布局,連妖魔的蹤跡顯現也變得更加頻繁。
方修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了這鳳陽書院是學宮唯一招收女弟子的書院,也算是學宮獨樹一幟的傳承,也因為其特殊性在整個大周皇朝都名聲赫赫。
而此刻大船停下,便是因為鳳陽書院有人要乘坐這艘大船,順路一道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