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章

空氣里散著酒、汗還有香水味混雜的刺鼻味道,何麗真抬起剩下一隻手,遮住嘴,朝商潔大聲喊:「商潔——!這裏太吵了——!」
「他就是嚇唬你一下,看看你的反應,誰知道你第一關就撐不住。不對,你不是撐不住,你根本就沒撐,我真是服了。」商潔皺起眉頭,眉心處擠出一道深深的皺紋。
商潔笑著說:「哪位啊?」
商潔眉頭還是皺得緊緊的,拿煙的手指指點點,惡狠狠地說:「你就這個樣子,以後得被人欺負死!」
何麗真笑了,說,「你比我大一歲多點,今年也才二十七。」
「不是『才』,是『都』!」商潔強調了一聲,笑道:「再不樂呵就來不及了。」
他一說,旁邊幾個男人都附和幾句。
商潔說:「那就給我消愁。」
何麗真聽了,趕忙幾步跑過去,繞到另一邊,坐上副駕駛的位置。商潔踩下油門,趕在這個綠燈倒數幾秒的時候過了馬路。
關上了門,音響聲小了一點。何麗真還是有一種恍惚感。
「麗真,何麗真?」
商潔說著說著,聲調慢慢就變冷了,往常做生意那種公事公辦的樣子也出來了。
何麗真不明所以,小聲問商潔,「幹什麼?叫什麼人?」
牆上是一個大型液晶屏幕,兩邊擺著音箱,此時屏幕上只有緩緩的波浪,舒緩的音樂從音箱里傳出來。
何麗真看了她一眼,有點急促地小聲說:「你這是幹什麼,趕緊走吧!」
在她們來到門口的時候,裏面剛好出來一個人,剛一推hetubook.com開門何麗真就聞到一股濃濃的酒氣味,她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拉住商潔,說:「這是什麼地方啊,咱們走吧。」
現在是八月,天氣稍稍有點熱。何麗真拎著自己的挎包站在西京路的十字路口等著。
幾個男人穿著打扮都不一樣,有穿休閑裝的,也有穿著正是西服的。頭髮大多處理過,抹著髮蠟,染著顏色。
何麗真轉頭看向窗外,商潔把車拐進了一個小型停車場,停車場里只有一盞燈,看著有點暗,在停車場的最裡面,有幾個燈箱,紅紅綠綠的發著光。
「我。」
何麗真見她要發火,連忙哄她,「好了好了,你別火。你也知道我膽子小,跟你不一樣。」
「麗真!」
「走什麼。」商潔挪了下位置,坐到何麗真身邊,攬著她的肩膀讓她直起身,然後一邊抽煙一邊笑著沖那幾個男人說:「我朋友第一次來,緊張,你們誰溫柔點的,陪她說說話啊。」
「請問小姐……」
商潔放鬆地躺在沙發上,隨手插了一塊哈密瓜遞給何麗真。
聽她問這個,商潔樂了,斜眼看了何麗真一眼,說:「當然是找樂子,給你消愁的。」
商潔把車停好,拿著手提包說:「走了,下車。」
「我什麼背景都沒有,想找好的教師職位很難啊。」何麗真說,「那地方不管怎麼說,也是正規學校。我也急著找工作……」
何麗真側過頭看著她,就算知道沒有用,也忍不住勸了一句:「你少抽點煙吧。」
http://www.hetubook.com何麗真也知道勸不了她,轉過頭看著窗外。
商潔轉過頭,笑得有點神秘,文得細長的眉毛輕輕挑起來,說:「挑喜歡的,別客氣。」
何麗真越說聲音越小,商潔忍不住白她一眼。何麗真不想再說這個,轉移話題說:「對了,你約我出來,這是要去哪啊?」
何麗真被她說得乾瞪眼,商潔說:「沒事沒事,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都說了今天我請你,放開點。」
「跟我來就是了。」商潔把包一拎,換上高跟鞋往裡面走。
等何麗真回過神來,已經坐進了一個包房裡,包房不算太大,但是坐兩個人也有點空。沙發軟軟的,頂棚上市彩色的轉燈,沙發前是一張玻璃長桌,上面放著果盤和酒單。
看過卡片后,服務員把門打開,帶著商潔和何麗真進到裏面。
商潔聽見她的聲音,回頭喊回來:「沒事——!我帶你去裏面就好了——!」
何麗真耐著心底哄了一會,商潔的脾氣這麼多年她也適應了。她們是高中同學,不過商潔高中沒念完就輟學了,出去打工,十年下來自己一個人拼殺,開了一個服裝廠,算是個成功商人。
「好了。」何麗真打斷她,「算了。」
商潔叫了她兩聲,荒唐地看著她,「幹啥呢,怎麼還傻了?」
她說完,門開了,走進來一個服務生,背著手,恭敬地詢問商潔。
晚上八點半。
「可是——」
「這個事要是握在我手裡,三天就讓你那個狗屁領導跪下,至少也要讓他hetubook•com找人給你送進重點學校,現在倒好,給你塞了個什麼破地方,楊城那是個縣級市吧,你——」
他話只說了一半,商潔就不耐煩地擺手打斷了,她一邊嚼著哈密瓜一邊說:「叫人來叫人來。」
商潔一邊看車一邊側過頭,有點誇張地打量著何麗真,何麗真被她看得不舒服,說:「你好好開車啊,看我幹什麼。」
「我看看你情況怎麼樣。」商潔說著,還點了點頭,「還行,好像也沒受多大刺激。」
兩個服務員年紀都不大,打扮得花里胡哨的,頭髮焦黃。
隨著一聲簡單的我,一個人從隊伍里站了出來。
商潔看得有點忘我,低頭彈煙的時候才發現何麗真一直悶著頭,臉上漲得通紅,她碰碰何麗真的腿,何麗真一下子像過電了一樣渾身一顫。
何麗真還是沒說話,看著外面一閃而過的霓虹燈。
今天這件事的起因其實很簡單。
「別去了。」商潔說,「自己找。」
何麗真還沒清醒過來,「能隨便吃么?這個果盤多少錢啊。」
何麗真回過神,轉頭,一輛紅色的轎車停在離她最近的一條道上。車窗半開,裏面露出商潔的笑容。
就在她發獃之際,忽然聽到一聲車笛,然後就是一句叫喚——
何麗真從公交車上下來時看了一眼手錶,自己到的不早不晚。
商潔說:「幹嘛呢,低頭幹什麼。」
何麗真被她拉著一路擠著往裡走,穿過了一堆瘋狂的人群,好不容易鬆快了一點,裏面有兩扇大門,商潔鬆開何麗真的手,從包和-圖-書里拿出一張卡,給門口的服務員看。
「等久了吧,抱歉,我那邊臨時有點事情。」
幾個男的也樂了,中間有個人說:「巧了啊,我們這也有個第一次上班的,正好。」
商潔單手扶著方向盤,在身邊的皮包里摸出一盒煙,咬了一根在嘴裏,又單手掏出打火機點著,抽了一口,吐煙的時候把車窗打開了點。
「你愁什麼?」
商潔不等何麗真回話,拉著她進了店。
服務生一鞠躬,「好的,請稍等。」
她站了一會,人漸漸呆住了。目光無神地定在車水馬龍的街口,紅綠燈不時交替,來往行人神色匆匆。
何麗真前不久偶然碰見學校主任跟一個外校來教研的女老師出軌,她本來想當沒看見,可那主任好死不死地也看到了她,事後他們互相也沒說過話,本來何麗真想這件事可能就這麼過去了,結果昨天就接到通知,她被主任推薦到一個縣級市的三流高中當老師。
「走了!」
商潔吃的好喝的好,體格快趕上兩個何麗真了,輕輕一轉手就給她拉了回來,「我幾個月就回來一次,你陪不陪我?」
說著,煙剛好抽完,商潔把煙屁股戳滅,雙手扶著方向盤打了個轉向。
「吃水果?」
何麗真說:「我也不怎麼愁。」
何麗真嚇得都說不出話了,商潔倒是笑得很開心,她翹著腿,眼睛在這幾個男人里來回瞄。幾個男人也不多說話,臉上掛著職業微笑任她看。
何麗真還是不明白,沒等她再問,門又打開了。
「我就不知道你慫什麼。」商潔看了一和_圖_書眼後視鏡,何麗真的身影有點瘦小。她沒回話,商潔在車窗外面彈了一下煙,說:「自己偷腥被人看到,他心比你虛,這麼好的機會你也不會利用。」
何麗真笑著說:「能有什麼事。」
「快過來!」她說,「這裏不讓停車的。」
「算了?」商潔的聲音有點尖銳,「你要喜歡去那破地方當老師你就去!我給你抱不平你還跟我說算了!」
商潔笑笑,說:「少不了,有癮。」
何麗真跟著她來到停車場裏面,一家店門口,她抬頭看了一眼,店鋪的牌子很暗,不知道是故意設計的還是怎麼,上面勾畫了很多破碎的花紋,還有甩上的油漆印,何麗真勉強辨認了一下,大牌子上的兩個扭曲的字——【銹季】。
何麗真和商潔高中時候就是朋友,也是學生時代唯一的朋友。
「切。」商潔被她逗笑了,「你個土老帽,是不是除了學校食堂你就沒去過別的地方啊。」
商潔長嘆一聲,幽怨地說:「人老珠黃沒人要。」
「到了。」她說。
何麗真跟著她下來,外面的風吹得身上涼涼的。「這是什麼地方啊?」何麗真問。
一進去何麗真就開始暈起來了,裏面震耳欲聾的音響聲,一下一下就像直接敲在心臟上一樣,要不是商潔拉住她一條胳膊,何麗真站都站不穩。
「沒有。」何麗真說,「也沒多久,我也是剛到。」
門口魚貫而入六七個男人,進來后什麼都沒做,在玻璃長桌前背著手站了一排,站好后一同朝著商潔和何麗真行了個禮,齊聲說:「客人晚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