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三章

她又看見從旁邊的屋子裡,出來一個人。
「萬昆——!」
「不舒服?病了?」
「嗯,沒事,怎麼了?」
他從柜子里拎出一個單肩包來,說:「走吧。」
何麗真覺得自己心虛得不行。尤其是聽見張嬸叫她老師兩個字,總覺得她話裡有話。何麗真轉過頭。
何麗真體格嬌小,坐著感覺還可以。萬昆坐著就顯得有點擠了,他不耐煩地區起腿,膝蓋頂在前座上,大腿肌肉發達。何麗真轉過臉,看著窗外。
何麗真沖她點點頭,張嬸也沖她笑笑,「何老師回來了啊。」
何麗真看著他,「你跟我一起走?」
「不用,沒事。」
何麗真心裏也后怕,但是嘴上卻沒有鬆口。
萬昆沒有說話,兩個人就這麼站了一會,萬昆慢慢鬆開了手。何麗真打開門要出去,萬昆拉住他的手腕,給她拽回屋裡。
是萬昆的爸爸,萬林。
何麗真說:「我今天、今天不舒服,能不能請半天假。」
「你……」她語無倫次地說,「怎麼這麼嚴重?你之後沒處理過么?」
「你幹什麼?」何麗真被他的舉動驚呆了,「你上哪去?」
今天陽光很好,順著樹葉的縫隙,照在黃嫩的絲瓜花上,萬昆靜靜地站在那裡,看得都快對眼了。
何麗真看了眼床,說:「昨晚是你帶我回來的?」
「有。」何麗真說,「在家。」
萬昆一頓,終於知道她剛才在看些什麼。他鬆開手,雙手抱在胸前,靠到椅背上,像是覺得她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似地說了句:「沒事。」然後把和*圖*書頭轉到另一邊。
「你不要再讓我想起那天,下次你再敢胡來,我照樣潑你。」
屋裡陽光充沛,何麗真把包放下,說:「你在這裏等一下,我去找葯。」
「如果醫生也說沒事,那我就不問了。」
萬昆單肩挎著包,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休息的不好,他走路有點懶洋洋的。但是他個子高,步伐大,就算這麼走,也比何麗真快很多。
萬昆說:「嗯。」
萬昆沒有說話。
「什麼沒事?那水都是燒開的,你——」
「好的,麻煩主任了。」
車停在了楊城汽配城門口,這裏也是一個貨車集散中心,離楊城二中還有一段距離。何麗真說:「我先帶你去醫院。」
何麗真忽然有點難以啟齒,說:「你的後背,都好了么?」
何麗真從屋裡出來,手裡拿著藥膏,對萬昆說:「你坐下吧。」
車子晃悠了兩個多小時才回到楊城。何麗真坐車坐得噁心,起來的時候腰酸背疼。她想到萬昆,他想必比她更累,本來就窩著坐,後背又有傷。
這個廳,他不是第一次來。廳很小,廚台收拾得乾乾淨淨,桌子上鋪著格子紋的桌布,上面擺著一個魚缸。
六點多,蔣主任還沒睡醒,電話響了一會才接通,那邊的聲音昏昏噩噩的。
出了屋子,何麗真問萬昆:「要不要跟你爸說一聲。」
萬昆要笑不笑地冷眼看著她,說:「是啊,我總不能像有些人一樣,領回家了又趕出去。」
何麗真忽然覺得他倔得讓人心煩,何麗真拉著他的胳膊和*圖*書,一搭上手,發現他的胳膊崩得像石頭一樣硬。何麗真一頓,顧不了那麼多,拽著他從椅背上起來。
何麗真剛想對他點點頭他就走出院子。她看著空蕩蕩的院子,忽然有種感覺,好像萬昆跟他父親打過招呼,不讓他來找她。那他的母親呢?何麗真想起昨晚那光頭的叫罵,不禁猜測連連。
何麗真在車上打了個盹,車開到地方才迷迷糊糊地起來,下了車之後她才震驚地發現,這不是她家後面那條街么。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萬昆回來了。他進屋,對何麗真說:「攔到了,你等我一下。」
何麗真要拉開門,門板上又多了一隻手,把門按住了。
她的心也隨著那晃晃蕩盪的麵包車,起起落落。
「嗯。」
萬昆攔得不是正規車輛,是輛黑車,小麵包,除了副駕駛,後面有六個座位。車門打開時,後面已經坐了四個人了,只剩下後排最裡面兩個位置。
陽光從窗戶照進來,落在魚缸的水裡,折出一道道光印,肥胖的金魚慢吞吞地一搖尾巴,光印也就跟著散了。
他這一起來,何麗真看到他襯衫後面,一塊紅紅的印子。而那紅印看著也只是個開頭,就像畫卷的留章處,不知道展開后,襯衫下面傷成什麼樣。
何麗真看著他,說:「你要是覺得疼,就別靠了。」
萬昆忽然笑了,在晃晃悠悠的車裡,他側過身,看著何麗真,不冷不熱地說:「燒開的水你也潑,你當時是有多生氣,這要是潑在臉上了,保不准我就毀容了。」
後半夜www•hetubook.com的時候,何麗真已經困得不行了,頭一下一下地點著,意識也有點模糊,已經看不見萬昆的身影,只能看見煙頭點點的橙色火光。
她下地,找到自己的背包,看了一眼時間。然後把手機拿出來,悄悄開門,到門口打了個電話。
「你看什麼。」
「萬昆?」
何麗真左右看了看,這間屋子很小,從窗戶看出去,院落是昨晚的院落,這裏應該是萬昆的家。
萬昆在石頭上坐了一夜,何麗真就看了一夜。
何麗真小聲說:「主任對不起,這麼早打給你,我是何麗真。」
何麗真原地站了一會,又累又餓,前面萬昆都要走沒影了,她才拖著步子,慢慢跟上。
何麗真這一覺睡得很不安穩,很快就醒了。她醒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一張硬板床上。她頭有些疼,慢慢坐起來。
萬昆看見何麗真過來,給她讓開地方,讓她開門。何麗真把門打開,萬昆大踏步地走進去。
「你到底看什麼……」萬昆終於睜開了眼,好像有點不耐煩。
「那跟這能一樣么!你自己幹了什麼你不知道?」她說著,見萬昆又要張嘴,馬上堵住他的嘲諷,「不說這個,你也忘了吧。」
萬昆抽煙不快不慢,到深夜,一包煙剛好抽完。
何麗真一僵,又板起臉來。
有那麼一瞬間,何麗真的心被揉成了一團,想起之前種種境遇與猜測,只剩心酸。她靜默了一會,才說:「我的確有很多地方看不起你,但惟獨沒有窮。」
「老子家窮,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在床旁和*圖*書邊,有一張舊沙發,何麗真坐起來時,就看見萬昆窩在沙發里睡覺。
就在這一抬一低之間,何麗真忽然關注到一個點。當她再次轉頭確認的時候,她發現,正是如她所想,萬昆手搭著那根橫杆,是為了讓後背不完全靠在椅子上。
何麗真從窗口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里。
何麗真進屋后,萬昆就在小廳里站著。
萬昆一動不動地看著她的眼睛,何麗真忽然有點不敢抬頭。她走過去,把自己的包拿著,說:「我走了,你記得來上學。」
「我要你去醫院,你——」
何麗真瞪眼說:「你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沒事,到時候調個課就行。你好好養病,身體要緊。」
可是何麗真看向萬昆的時候,從他臉上卻察覺不到難受。
萬昆沒有說話,何麗真說:「等會回去了,我帶你去醫院。」
萬昆回頭,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說:「擦藥啊。」
放下電話,何麗真回屋,她一直看著手機,忽然發現視線里多出一雙板鞋。她抬頭,萬昆站在面前。
上車后,萬昆就閉上了眼睛。何麗真發現他左手一直拉著前座的橫杆,疑惑之下,轉過頭,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不對勁的。
萬林出來后,在院子里收拾收拾東西,然後偷偷瞄了一眼何麗真的屋子。可能是沒想到何麗真已經醒了,還跟他看了個正著,馬上就把頭扭過去了。
萬昆低頭看著她,沒有說話。
何麗真有點慌了。
何麗真隨著那根煙的掐滅,終於頭一歪,睡著了。
「……喂?何老師?」
和圖書萬昆面無表情地看著她,說:「那時候的燙傷藥膏你還有么?」
何麗真走在來時的小路上,天亮了,再看這裏,就好像第一次來一樣。旁邊的玉米地長得很好,另一邊每隔十幾米,就有一戶人家。
何麗真打了一輛車,卻不知道離這最近的醫院是哪家,問萬昆,萬昆看了看她,跟司機報了一個地址。
「你在這等著,我去攔輛。」萬昆淡淡地留了句話,人就已經出去了。
何麗真心裏嚇了一跳,萬昆動都沒動,眼睛也沒有睜開,就那麼毫無預兆地出了一聲。
「嗯?」
萬昆不在意地說:「沒事。」
等何麗真進了小區院的時候,萬昆已經站在門口了,正仰頭看著隔壁張嬸家種的絲瓜。
萬昆點點頭,往何麗真家的方向走。
何麗真不想研究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在看他的,也沒有回答,低下頭看自己的手機。
何麗真沒轉頭,說:「萬昆,鬆手,我要回去了。」
何麗真說:「你的……」
萬昆似乎嫌這女人太磨蹭,不等何麗真說完,自己轉頭就走了。
何麗真回想了一下,是那管被萬昆拒絕了的燙傷膏。
何麗真緊著走才勉強趕上他。
車子裝滿了人,很快出發。
何麗真覺得他這幅樣子很有趣,慢慢走過去,才注意到一邊窗戶口,張嬸的目光。張嬸在水池邊洗菜,剛好把何麗真和萬昆都看到了。
何麗真硬著頭皮撒謊,「可能是……」
何麗真上去,坐到最裡面,萬昆坐在她身邊。
萬昆的聲音就在她頭頂,低緩的,聽不出情緒。
萬昆說:「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