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六章

何麗真看著萬昆的眼睛,認真地說:「如果你不願意上課,你可以自己在後面睡覺,也可以不來。但既然你進了教室,你的身份就是一個學生,你有義務好好聽課,你沒權利影響其他同學!這次,我可以當做沒發生,但是如果有下一次,我就請你不要再上我的課了。」
何麗真半低著頭,跟兩個男老師走在走廊里,看著灰色的水泥地,說:「……是么。」
吳威鼻涕拉碴地點點頭,何麗真又說:「你有筆么?」
再上班的時候,萬昆沒有來學校,何麗真叫來吳威,讓他把周記發下去。
「噗。」彭倩笑了笑,胡飛也笑了。
她在替他求情。
吳威嗯了一聲,「那老師我先走了。」
「你們班的吳威。」何麗真說。
說實話,味道,有點怪。
胡飛進來了,何麗真又把飯盒拿過去,說:「胡老師,你也來一塊。」
吳威又掏出一個本子,何麗真翻開,在上面刷刷刷地寫了一串數字。吳威看見,說:「這是什麼?」
何麗真把飯盒遞給她,「來,你嘗嘗。」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閆銳平見他不說話,臉上掛不住了,拿起拖布又要打。
兩個男老師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嘆口氣,閆銳平說:「你們這些女同志啊,就是心軟。跟這種貨色就不能軟。這還是小打小鬧,你還沒領教他真正熊起來的時候。」
胡飛一邊拿一邊說:「哪個學生?」
吳威哪都好,就是辦事效率有點低,叫他收個周記,一直到放學了才交上來。何麗真經過一天折騰有點累了和*圖*書,把周記放包裡帶回家批。
怎麼還交了周記?
何麗真有點尷尬地把周記給他,吳威把自己的書包拿過來,從裏面翻啊翻啊,最後翻出一個小盒,放到何麗真桌子上,然後抱著周記,跟何麗真說:「老師,這是我老家那邊的特產,我媽做的,讓我給您帶一點。」
何麗真臉色嚴肅地看著萬昆,說:「你說,你今天做的是不是不對。」
還沒。
何麗真不好意思地說:「前幾天太忙了,沒想起來。」
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
吳威說:「也不算找麻煩。」
「……嗯。」
「哎?你不知道?」胡飛疑惑地說,「李常嘉啊,育英中學的,他沒跟你說……」胡飛的聲音低了點,「說補習班的事?」
【對不起。】
「嗯!」
「對了,何老師。」胡飛想起什麼事,跟何麗真說,「你來一下,有點事情跟你說。」
兩個小時后。
如果是幾天前,或許何麗真還得再考慮考慮,但是現在,她顧不了那麼多了。
「哎呦。」何麗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吳威,快進來,怎麼了這是?」
「嗯?」何麗真沒聽懂,「什麼李老師?」
「吳威,如果萬昆找你麻煩,你就告訴我。」何麗真說出這句話,瞬間有種化身黑道老大的錯覺。有事你報我名號。
「何老師……」吳威走進來,哭喪著臉,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老師,都是我的錯。」
何麗真搖頭,「不知道,說是特產。」
何麗真跟著胡飛來到外面,胡飛問她:「那個m•hetubook.com,李老師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彭倩對吃喝玩樂最感興趣了,滑著凳子過來,拿起一個放到嘴裏,然後眉頭就皺起來了。
就讓她俗一把,徹底擁進人民幣的懷抱吧。
何麗真坐在書桌前,看看桌上吐泡泡的金魚,又看看書桌上的筆記本。
一提萬昆,吳威有點害怕,縮了縮脖子。
「來,別哭了。」何麗真拍拍他肩膀,肉墩墩的,「這點事別放在心上,多大的小夥子了,動不動就哭。」
「嗯。」
「那好,我會跟李老師說的。」胡飛說,「他肯定很高興。」
「那老師你吃,我晚上的時候來拿飯盒。」
「哎哎——」閆銳平沒有料到這樣的情況,何麗真擋在他面前,說:「閆老師,這次就算了吧。」
何麗真不合時宜地想,吳威的形象看起來挺好玩的,跟肉球鳥似的,一縮脖子,脖子下面就堆了一堆肉。
胡飛點頭,「嗯,好學生啊。」他一邊吃一邊說,「就是腦子……」他一個老師,不好把學生形容的太不堪,措著辭說:「就是有點太實誠了。」
「你給忘了吧。」胡飛說。
吳威感動得瞬間又要哭了,何麗真趕忙穩住他,說:「回去吧,把周記收上來。」
「沒事,不是你的錯。」
吳威來辦公室拿周記的時候,笑意都寫在臉上,看見何麗真就像看見菩薩一樣,滿眼放光,儼然把她當成自己的人生航標了。
吳威跟著何麗真來到走廊里,何麗真低聲問他:「萬昆有沒有找你麻煩?」
他給何麗真寫了三個字——
www.hetubook.com何麗真啞口無言地看著那三個字,半天都緩不過神來。最後,她木木地抬起筆,打算寫評語,可她舉筆舉到手臂僵硬,還是想不出要寫些什麼。最後,何麗真合上本子,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吳威抽了抽鼻涕,把眼淚憋回去了。
她回答得這麼果斷堅決,胡飛還一愣,「已經決定了?」
「有。」吳威從包里掏出一根圓珠筆,遞給何麗真,何麗真說:「紙呢?」
何麗真抽了口氣。
何麗真不愧是語文老師,抓住要點,問:「以前萬昆找過你麻煩么?」
或許其他老師不清楚,但她知道,她知道這個人有多倔,就像建築工地里一顆千錘百打的石頭,忍耐都是沒有底線的。
「你——」她想了想,左右看了看,胡飛還沒回來,劉穎在看書,彭倩在網購。她站起身,跟吳威說:「來,出來說。」
萬昆沒有張嘴,目光落在何麗真的臉上,何麗真心裏砰砰直跳。
胡飛過來,說:「你不好好訓一訓,他們下回還這個德行。要是他們覺得你好欺負了,那以後你的課就沒好了。」
門口響起弱弱的敲門聲,何麗真轉過頭,看見吳威眼泛淚花地站在門口。
「他學習很認真啊。」何麗真說。
萬昆就那麼靜靜地低頭看著她。
「好……唉!」何麗真忽然想起一件事,把吳威又叫住了,吳威轉過頭,「怎麼了老師?」
「怎麼樣?」吳威說,「我媽昨天晚上做的。」
「可是——」
「我要不是課上念錯了題……」
「老師你吃一個唄。」
「沒……還沒。www.hetubook•com
胡飛把衣服放到凳子上,「什麼啊?」
何麗真轉過頭,看著吳威,說:「嗯,挺好吃的。」
何麗真說:「行了,回去吃頓好的,忘了吧。」
「閆老師,」何麗真跟閆銳平說,「我跟他說幾句吧。」
閆銳平自己訓得也嗓子冒煙,點點頭,到一邊跟胡飛站在一起,胡飛遞給他一壺茶,他咕嘟咕嘟地灌了幾口。
萬昆冷笑一聲,什麼都沒說,和吳岳明背著書包轉身離開。
「老師的手機號。」何麗真把筆還給吳威,說:「如果萬昆和吳岳明他們找你麻煩,就給老師打電話。」
「萬昆!」何麗真忽然叫道,閆銳平停下手,側頭看她。
何麗真回想起上課的時候萬昆看吳威的那一眼,就像是草原上一隻大獅子在盯一隻犯傻的肥斑馬,吃不吃,撕不撕,全看心情。
何麗真說:「給次機會,下次要是還這樣,我就不饒他們了。」
他的眼眸就像一團黑色的火焰,毫無畏懼,只有無盡的玩味,和藏匿在最深處的笑意。何麗真的心,和她的言語,分開了兩邊。
「那你是去不去?」
前不久事情太多,她把這件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等氣性過了,想起那個「獨上青樓」,何麗真也覺得有點搞笑了,但她為了照顧吳威情緒,硬是忍住了。
「嗯。」
筆記看著很眼熟,簽名也很眼熟。
為了寫東西氣她?
何麗真冷哼一聲,金魚被聲音一刺激,扭動了一下,把屁股對準了何麗真。何麗真沒好氣地翻開周記,又是第一頁。在第一頁的右下方,萬昆的字跡很難得的沒有www•hetubook•com寫的那麼龍飛鳳舞。
「學生給的。」
回到辦公室,何麗真坐在自己的桌子前,覺得有點疲乏。
「小畜生……」何麗真笑罵了一句,在本子上寫了八個字。
何麗真說:「去。」
吳威走後,彭倩轉頭,「呀呀,何老師收什麼好東西了?」
「這啥啊?這麼腥呢。」
「特產?」何麗真看著桌上的飯盒,把蓋子打開,裏面放著六個小糰子,糰子外面是綠色的葉子包著的,裏面露出點嫩白色的糯米,看著好像是甜點。
在閆銳平和胡飛在旁邊喝茶等著的時候,何麗真簡短地批評了他們兩個人,然後說:「今天這件事就算過去了,我希望你們不會再犯,老師們對你們還是有信心的。你們走吧。」
天知道那個萬昆什麼時候能把錢還她,要是再沒有收入,何麗真覺得自己的生活質量就要受影響了。
彭倩在一旁補充,「啊,就是那個小胖子。」
裏面那團的確是糯米,但是又不全是,在糯米裏面,還有餡料,何麗真咬開一半,發現裏面綠油油的,她嚼了嚼,感覺很像在吃草。
「對,他是六班最認真的了。」胡飛說,「孩子將來一定有出息。」
沒錯,不管是何麗真還是萬昆,都認識到了這一點。何麗真沒有讓他道歉,因為她隱約察覺到,有胡飛和閆銳平在這裏,他是絕對不會開口道歉的。
他不是走了?
「跟何老師道歉!」閆銳平怒道。
「什麼你的錯啊?」
吳威一愣,「筆?」
萬昆沒有說話,閆銳平:「你——」
何麗真在吳威滿懷期待的目光中,拿起一個糰子,放到嘴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