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十一章

萬昆坐在座便蓋子上,嘴裏叼著煙,手一下一下地紓解著。
吳岳明沒回答,笑得有點猥瑣。
吳岳明也抽出根煙點上,故作深沉地看著萬昆,說:「你喜歡女人。」
「我懂了!」韓林說,「昆哥喜歡成熟的是不是?」
就在何麗真自己瞎捉摸的時候,迎面彭倩氣勢騰騰地就過來了。
「好,地點定在錦華飯店了,到時候我帶你去。」
萬昆踢了他一腳,「你們玩吧,我先走了。」他剛好抽完煙,兩根手指頭在煙頭上一捏,掐滅了。
萬昆慢慢站起來,吳岳明轉頭看他,小聲說:「幹嘛去?」
吳岳明聽見韓林的話,哈哈兩聲,說:「我要笑掉大牙了,李瑩跟你?她跟我也不能跟你啊。不過——」吳岳明話鋒一轉,胳膊搭在萬昆肩膀上,說:「我知道你不喜歡她。」
吳岳明往下看了看,萬昆穿著校服長褲,襠口的地方已經鼓囊囊的了。吳岳明瞭然地一笑,說:「去吧。」
他們玩的是拳皇,這遊戲適合用手柄,吳岳明沒有手柄光用鍵盤也玩得爽翻。房間狹小,滿打滿算也不過七八平米,三個男生堆在前面,萬昆進來了都不知道。
萬昆出了屋,直接去了廁所。廁所剛好沒有人,他把座便蓋扣上,坐在上面,單手解開腰帶,帶下褲門拉鏈,那暗沉沉的東西一下子就彈了出來。
何麗真點頭,「那就周日吧。」
「對。」胡飛說,「現在基本事務都已經落實了,李老師想聚一下,參加補習的老師在一起吃個飯,大家也熟悉一下。」
慢慢的,片子進入高/潮,就連欣賞過好幾遍的吳岳明也漸漸進入狀和_圖_書態。屋裡到處是嗯嗯啊啊的聲音,寡婦皮膚凝脂,頗有肉感,兩顆胸飽滿柔和,看著又沉又軟。
「行。」
說交作業,還真交作業了。
「有啊。」吳岳明過去,把萬昆往床裏面推了推,「你往裡面坐點。」萬昆被他推到裏面,吳岳明坐在旁邊,說:「你是想要純炫技型,還是敘事型,還是要點情節的。」
她想起萬昆昨晚的話,當時他的語氣那麼篤定,就好像知道她一定會發簡訊一樣。
「何老師你來一下。」
萬昆走了幾步,說:「玩什麼呢?」
「哎呀我操。」吳岳明捂著腦袋坐起來,對面的唐正樂出聲,吳岳明惱羞成怒,一腳踢過去,「笑,笑,笑你媽的笑。」
「你看,就得這麼點題。」他在看到賊向寡婦亮兵的時候說,「這要是那些女生看的言情電視劇,那這回就是拉面罩了。咱們這個,就是脫褲子。」
「別啊。」吳岳明拉住他,「一個人回去幹啥,對了,剛才那麼久你上哪去了,我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
吳岳明乾巴巴地笑了兩聲,說:「不是你以為,是本來就有不少節目。李瑩之前跟我說,她打算吃晚飯去唱歌,然後去打檯球,這不是計劃不如變化快。」他一邊說,一邊撞了一下萬昆,萬昆上身晃晃,沒吭聲。
一年前萬昆在網吧打工,吳岳明經常去蹭網,後來萬昆挨不住吳岳明磨蹭,用網吧里不用的機器零件,再添錢加了些新東西,最後自己組了台機子給他,吳岳明又泡上隔壁的小姑娘,免費用無線。
何麗真把作業本翻開,昨天她留的和圖書作業是抄寫古詩詞名句,萬昆的自己開始還有點工整,後來就張牙舞爪,一個字佔兩行。
萬昆走到最頭上,手搭在欄杆上。風把他的頭髮吹開,露出額頭。萬昆掏出手機,上面有兩條未讀簡訊。
韓林看見什麼,驚呼地說:「還有外國的。」
吳岳明玩著玩著,感覺後背有風,他轉過頭,看見了萬昆在門口,身後門也沒有關。
吳岳明起來,把門窗都關好,說:「這東西不要太崇洋媚外了,跟你說,國外的片子也就製作上稍稍好一點,但這東西不能光看形,還得有神!國外妞技術比較強,但是要論神形兼備,這方面還是得看國內。」
何麗真轉頭,看見胡飛正在門口招呼她。
「這個周末。」胡飛說,「方便么?」
李瑩在班裡算家境數一數二的,而且迷萬昆迷得神魂顛倒的,這誰都知道。只要萬昆上學來,她天天纏著請他吃飯,慢慢的,跟萬昆關係好的幾個哥們也沾了光,李瑩請客吃飯或者唱歌泡吧都把他們帶著。
「這還有類型?」
一個本來想要偷盜錢財的賊來到一戶人家,錢財沒見到,卻看到了在房中沐浴的寡婦,賊看得心猿意馬,遂一腳蹬開房門,寡婦驚叫出聲,卻見賊脫掉褲子,寡婦見賊胯/下巨物,也是無酒自醉,於是二人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風風火火地來了幾局。
「說真的,昆哥。」唐正躲過吳岳明一記開山腳,對萬昆說:「你怎麼一點面子都不給李瑩留。」
萬昆的煙在黑黢黢的房間里隨著他的呼吸,一亮一暗。
「補習班的事?」
萬昆哼笑一聲,靠在牆上,又抽出和_圖_書一根煙來。
地上是青色的瓷磚,因為老舊的關係,縫隙發黑。
「這不都讓你們昆哥給毀了,也不知道抽什麼瘋。女生最愛面子了知道不,平時李瑩咋咋呼呼成天粘著你,就差掛在你身上了,也沒見你這麼凶。」吳岳明坐在萬昆身邊,往後一倒,他個頭沒比萬昆矮多少,長喇喇的身子倒了一半就磕在牆上,咣當一聲。
這《夜探寡婦門》不愧是吳岳明評選出來的劇情流。
萬昆回到住處,吳岳明屋裡響聲震天,萬昆推開門,裏面三個男生正玩遊戲。吳岳明這有個台式電腦,電腦很舊,顯示屏上油花花的,不過性能還湊合。萬昆不怎麼喜歡玩這些,但是吳岳明很很感興趣。
萬昆懶洋洋地說:「你又知道了。」
吳岳明撇嘴,用夾煙的手點了點萬昆,「你等著啊。」說著,從床底下翻出一個鞋盒子,「來吧,今天月黑風高,氣氛正好,哥來給你們分享一下。」
連續玩了幾局,幾個人覺得玩夠了。吳岳明起來上了個廁所,回來關好門,說:「再干點啥?」
「何老師,何老師?」
韓林跟唐正在那嗷嗷待哺地抻著脖子看。
何麗真張了張嘴,說:「周末?周六還是周日?」
「你給推薦個唄。」
「就是。」韓林也說:「怎麼說人家也是過生日,你就當哄哄還不行。」他說著,打了個哈欠,「這以後唱歌誰請客啊。」
陽台非常大,視野很開闊,冷風襲人。
「好啊。」何麗真說,「哪天?」
「那就這麼說定了,回頭我給李常嘉回信了。」
「你想要啥類型的?」
「沒去哪。」萬昆說話,最後一www.hetubook•com縷煙霧從他的嘴鼻中散出來。「留這幹什麼,你總找點事情做,要不集體打坐?」
周日就這麼訂出去了,那就只能周六了?何麗真默默地往回走。可是周日吃飯也不可能吃太久,為什麼她覺得周日不行,難道她想跟他呆上一整天么?
萬昆從旁邊拿了卷手紙,給自己擦了擦,然後站起來洗手。他沒有再回到屋裡,而且去了外面的公共陽台。
「你不是看著了。」吳岳明扭過頭,接著打遊戲。
「......」萬昆就用那種「你再廢話就給你按牆裡打」的表情看著吳岳明,吳岳明悠悠地說:「不是女孩。」
萬昆忽地冷笑一聲,坐著抬起眼,看著韓林,「你他媽也就這點出息,以後就靠女人錢活著?」
韓林和唐正臉色酡紅,都有點忍不住了。
「嘿嘿。」韓林無賴地笑,說:「那也得有女的肯養我啊,李瑩要是肯跟我,那我天天給她寵上天去。」
萬昆坐在床邊抽煙,旁邊的韓林伸伸懶腰,說:「幹啥都行,本來以為今天有不少節目呢,我都做好通宵的準備了,誰知道這麼快散夥了。」
萬昆也沒有出聲,掏了根煙,靠在牆上看熱鬧。
「大多老師傾向周日,時間寬裕點。」
吳岳明嘿嘿一笑,說:「那就問你們昆哥嘍。」
「廁所。」萬昆低聲說。
都是十七八的大小夥子,韓林和唐正光看封皮就已經不行了,趕緊說:「隨便隨便,你選個放,要帶點情節的吧。」
何麗真過去,胡飛帶她到走廊里,說:「昨天晚上你手機關機了?」
何麗真說:「好。」
他退回桌面,把手機關掉了。
那是吳岳明的「hetubook.com收藏」。吳岳明平時也沒多少零花錢,但是在收集黃色書刊影碟上真是毫不吝嗇,尤其是最近一兩年,碟子都堆了兩盒子了,儼然有要鑽研到底的架勢。
萬昆點開,兩條都是李瑩的,第一條是罵他的,第二條是哄他的。萬昆懶洋洋地看完,又在收件箱里翻來覆去幾遍,都沒有再找到其他簡訊。
「哦,是沒有電了,怎麼,你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事么?」
廁所沒有關窗,高層風大,吹在外面發出呼呼的聲音。萬昆氣息逐漸的濃重,最後那幾下,他咬緊牙,仰著頭,長長地呼出一口氣,覺得頭頂的燈熾得晃眼。
「我去,啥時候回來的。」吳岳明瞪了一眼,說:「跟鬼似的,一點聲都沒有。」
第二天,何麗真坐在辦公室里,看著面前的作業本,心裏久久不能平復。
吳岳明因為已經看過了,所以播前十幾分鐘的時候一直找萬昆說話。
「其他老師呢?」
韓林的目光也很快被吸引了,他和唐正兩人蹲在那一起欣賞。
「哎呦!好東西啊!」唐正把那一摞DVD拿起來,一張張翻。「我去!吳岳明你真行,哪弄來的。」
「那我就要隆重推薦這張了。」吳岳明叼著煙,從眾多DVD中抽出一張,他抬手,把DVD舉得老高,以自由女神的造型傲視群眾,大聲朗讀道:「《夜探寡婦門》——!」
「原來是沒電了。」胡飛說,「不是我,是李常嘉找你。」
「都行,看你時間安排。」
事後,他就這麼袒露著坐在座便蓋上,又點了一根煙,看著白色的煙霧和燈光混在一起,他感覺到一股無法填滿的空虛。
唐正過去,「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