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十三章

他翻出手機,看都沒看地接聽。
何麗真撒不出慌,乾脆不說話。
「嗯?怎麼了?」
「嗯……」
胡飛和何麗真坐到座位里。李常嘉一邊招呼他們,一邊讓服務員傳菜。
放下電話,何麗真覺得自己的心情輕鬆了一些。她到窗檯邊,把窗帘拉開。正午的陽光又烈又暖,照在外面的絲瓜花上,艷艷的,好像油水輕炸的嬌嫩雞蛋黃。
「快請入座。」
「沒有。」
「沒沒,我也是剛到,走吧。」
「這麼早打電話來,怎麼了?」
這樣多好,何麗真一邊跟老學究探討學生教育問題,一邊在心裏想。
旁邊有一家店面在裝修,叮叮咣咣的聲音不斷,周圍瀰漫著一股濃烈刺鼻的化工材料味,在門口站得久了,萬昆太陽穴生疼。
「我想問你一件事。」
「麗真?」
萬昆走在碎石土路上,大步流星,越走越快。他兜里的手機一直不停地震,震了一會,斷掉,然後四五秒后再震。
胡飛和何麗真是最後到的,李常嘉選了一間大包房,他們進屋的時候桌子周圍已經坐了一圈人了。
她從頭到尾回憶了一下與萬昆相處的過程,抓住每一個點進行反省。她覺得傷心,可她卻並不恨他,一點都不。
小地方也真是出人物,李常嘉看著斯斯文文朴樸實實的一個語文老師,沒想到家境這麼殷實。
「沒有個屁。」商潔說,「有人說你什麼了?」
胡飛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下車的時候對何麗真說:「今天李老師請客。你知道不,李常嘉個人家庭條件很好的。」
萬昆就在這一陣陣震動之中越來越煩躁,最www•hetubook.com後忍不住抬腳,狠狠一踢旁邊的路障,路障妄受其災,被踹飛兩三米遠。
她想了一通,最後依舊停留在了那個蹲在小賣店門口抽煙的畫面上。何麗真恍然,這個畫面就像一個印章,印泥是黑夜,印布是她的腦海,一下扣下去,擦都擦不幹凈。
萬昆靜了很久,才低聲說:「我不想去。」
「麗真啊,是不是在學校被人欺負了。」
商潔正在睡覺。
何麗真疲憊地回到家裡,把飯盒裡的雞蛋餅放回冰箱,坐在桌邊,幹什麼都提不起力氣。可她覺得自己又不是完完全全的難過。
何麗真想起他窩在沙發里的樣子,就像一隻不聽話的大狼狗,捂不熱的白眼狼。
就是沒有力氣。
「……」商潔聽完也是愣了愣才說話,「你怎麼忽然想問這個了,開竅了?」
「嗯。」
「你年紀很輕啊。」
到了飯店門口,何麗真難得有點緊張。這是她第一次來錦華飯店,從門口看,就知道飯店的環境很好,是平時何麗真不會去的地方。
何麗真知道,李常嘉只是出於對女性的禮貌,讚賞了她今天的裝扮。但不管怎麼說,能被人稱讚,何麗真心裏還是很高興。
「你是不是還有點怕?」王凱說。
算了。何麗真的眼神瞟到一邊掛著的包,心想,反正已經結束了。
算是被欺負么。被一個學生?何麗真說不出口。
何麗真簡單掃了一眼,在座的老師里,好像她年紀最小。何麗真知道,不僅年紀,她的資歷肯定也是最短,旁邊一個五十幾歲老學究模樣的人問她:「www•hetubook•com你好啊,初次見面啊。」
「我沒時間跟你多廢話,行不行,行就干,不行就走!」萬凱語氣強硬地說。
「這個我來就行了。」胡飛說,「有不少學生家長都跟我反映要補課。就剩最後一年了,再不行事的也想拼一拼不是?」
何麗真小心地說:「那,要在二中里拉學生么?」
別跟年輕人傷心。何麗真想起彭倩的話,同樣一件事情,你難受得要死要活,他們只會在第一時間流幾滴眼淚,然後睡一覺就忘記了,多賠。
「我是不是很土。」
胡飛已經等在校門口了,何麗真跑過去,說:「胡老師,你等久了吧。」
王凱說完,不耐煩地掛斷電話。
「算了,我之前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哎呀,胡老師和何老師來了。」李常嘉本來正跟旁邊的一個女老師說著什麼,看見胡飛他們進來,連忙站起來,把他們迎了過去。
何麗真臉上不動聲色,心裏卻著實驚訝了一下。端上來的菜品一看就知道價錢不低,小臂長的龍蝦端上好幾份來。
第二天,胡飛一大早聯繫何麗真,跟她確定時間。
商潔是真困,隨口問候了幾句就打算掛斷電話。
「什麼事啊。」
「行。」
何麗真把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盤在腦後,又穿了一雙坡跟鞋,對著鏡子看了一會,才正式出門。
「好好。」那老先生點點頭,不急不緩地說:「我是六中的數學老師,我叫張敬。」
何麗真有點恍惚,她抬頭看了看時間,說:「已經十二點多了。」
「我跟你說,能被人挑中也是實力,你和*圖*書別太不當回事,要知道我們這多少人都想這麼撈一筆呢。那三個女的平均年齡都四十五了,你那體格怕啥?」王凱壓低聲音,說,「我告訴你,那幾個都是我們店的老顧客了,油水多,你要是去了,一晚上至少七千。」
「不是。」何麗真小聲說,「我就是想問問。」
「您好。」
可她翻來翻去,發現自己所有衣服都是一個款型。最後她在一堆衣服裏面,挑了一件淡藍色的連衣裙,這已經是她難得可以稱得上「好看」的衣服了。
萬昆聽著手機里的忙音,許久,才慢慢放下手。
「對啊。」胡飛說,「不過一開始也沒什麼知名度,學生都是老師自己拉來的。」
「何麗真,你聽著。」商潔似乎在那邊點了根煙,說,「我說過很多次,你土,但是你跟別人的土法還不同,怎麼說呢,就是一種比較有特色的土。」
「沒聽見。」
「那不說了?」
可這次,商潔卻沒有這麼直白地回答她。
「哦,我三點才睡著,怎麼了?」
何麗真說:「是面向全市學生辦的么?」
「嗯,地點不錯,不過就是附近有幾個工地,現在正在施工,不知道會不會吵。」胡飛往後靠了靠,說:「哎呀,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也忙活了一個多月了。現在就差生源了。」
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算明知道是假的,說出來雙方也都能含笑。何必那麼尖銳,那麼幼稚,橫衝直撞,傷人又傷己。
她細究其中的原因,卻發現這不是幾句話就能概括的事情。
何麗真連忙低頭,「你好,我叫何麗真,是語文老師。」
「……」何麗http://www.hetubook.com真領教了商富婆的安慰之法,說:「好了,你睡覺吧。」
何麗真一側目,沒想到剛好和轉過頭來的李常嘉目光對上,他沖何麗真笑笑,說:「何老師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啊。」
萬昆沒有回答。
「沒、沒什麼。」聽見商潔說凌晨才睡著,何麗真也不想麻煩她了,「你先休息吧。」
「其實你也沒必要這樣。」王凱稍稍緩和了一點,勸他說:「你這是第一次,我可以理解,你也別有什麼心理負擔。人家前幾天還給我電話,說也不用你幹啥出格的,就陪她們姐幾個玩一宿,你年紀輕輕的這麼一晚上還堅持不下來?」
胡飛打了一輛車,跟何麗真兩人一起坐到後面。路上,他跟何麗真說:「補習班的地點已經都安排好了,就在明華路後面的一個小區里,你知道那麼?」
萬昆從包里掏出一支煙,煩躁地點上,說:「不是怕不怕的事情。」
何麗真趴著一會,思想已經飛得漫無邊際。
何麗真忽然很想找個人說說話,她想了半天,打電話給商潔。
沙發是淺藍色的,是原本房子裝修時就帶著的,何麗真幾乎沒有坐過。現在一想,好像只有萬昆,很喜歡坐那個沙發。
「……哦。」
「喂?」
「是,我剛剛讀完研究生,今年才做的老師。」
「你怎麼才接電話!」那邊是萬昆在銹季的領班,王凱。
何麗真不太清楚,說:「沒事,到時候我去一次就行了。」
萬昆咬緊牙,他盯著路邊一根電線杆,像是要把眼睛看出血一樣。
其實問不問有什麼必要,何麗真分明知道答案。她跟商潔認識十多年了,不止一次和圖書從她嘴裏聽到這個字。
「十一點我在學校門口等你,怎麼樣?」
「你要是不去,就別來上班了。」王凱語氣有點嘲諷,說,「你要知道,這工作可是小吳舅舅推薦你們倆來的,要不我們也不可能要新人。當初問話的時候多利索,什麼都能幹,現在一上真章就往後縮,我真沒看出來啊,你要是品學兼優三好學生也就算了,一個街邊小混混你矯情什麼?知道陪酒什麼意思不?就是賣!就是讓你賣你懂不懂——?你要不缺錢隨便你怎麼裝,缺錢還裝逼,你當自己黃花閨女呢?」
在何麗真忙著應對這個老教師的時候,服務員已經把菜端上來了。
他在那裡站了足足二十分鐘,然後從后腰裡抽出了個東西。
採石場這邊環境不好,沙塵多,風一吹就差點迷了眼睛。
「商潔!」何麗真在她掛電話之前,忽然喊了她一聲。
可當她的目光越過那個包,看到角落裡擺著的沙發時,她的眼眶又不受控制似的瞬間紅了。她連忙轉過眼,臉朝下,把自己埋在桌子里。
聽胡飛說,算上他們這次參加飯局的一共有九個人,何麗真感慨一下,都快趕上他們辦公室的人多了。因為有外校的人在,加上昨天被人羞辱了一番,何麗真周日起了大早,難得地在柜子里翻了翻,想挑件稍微像樣一點的衣服。
最後,她放下手裡的筆,趴在桌子上,看著魚缸里的金魚拖著肥碩的軀體游來游去。
他把卷得皺皺的筆記本拿在手裡,看著半晌,看到最後幾乎喘不過氣來。最後他狠心一團,把筆記本扔在了馬路邊上。
她沖李常嘉笑了笑,然後兩人各自應對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