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十八章

「好好!」萬林有點激動地說:「老師,你真的是幫了我家大忙了,我一定告訴他去學校,一定!」
何麗真不自覺地握緊筆。
女人一擺手,說:「現在找不到的,要不你等會,估計他輸光了就回來了,反正每天也差不多就這個時候。」
胡飛頓住腳步,轉頭看她。
就在這時,手機震了一下,何麗真低頭,是李常嘉的簡訊,約她晚上一起吃飯,感謝她之前幫忙打理教室。
萬林眼神在旁邊亂看,從石頭子到垃圾袋,就是不與何麗真目光相對。
何麗真連忙打招呼,「你好。」
「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說一聲。」何麗真說,「你聯繫一下萬昆,讓他去學校吧,還有,也請你去學校一趟,他現在這個情況已經有點嚴重了。」
何麗真一路小跑到校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從錢包里翻出一張有點舊,卻折得平平整整的紙給司機看。
萬林背著手走過來,按照萬昆的年紀,萬林歲數應該不大,最多四十幾,可他滿臉褶皺,皮膚粗糙,頭髮也花白了大片,整個人看著就像五六十歲了一樣。
何麗真握緊包,說:「你要再不去學校,他就要被開除了。」
「他家長要是願意來,哪至於到現在這個地步。」說完,人就離開了。
萬林見到何麗真很熱情,「老師啊,您是——」何麗真覺得他明顯忘記了她的名字,她重新說了一遍,「我叫何麗真,是萬昆的語文老師。」
萬林巴巴嘴,說:「不是,何老師,那天你也看到了,咱家這情況確實有困難,不hetubook.com是我不去,我這走一天就少掙一天錢,到時候討債的來了,咋辦。」他說著,看了何麗真一眼,「你幫我們也就幫個兩三次,也不能一直幫啊對不?」
難得的大活,司機連忙點頭,「去去。」
何麗真覺得有點冷,她在考慮要不要離開,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過來。
「啊啊,何老師,你今天來是……」萬林的語氣有點猶豫,何麗真覺得他的眼神很奇怪,她想了一下,覺得萬林是認為她今天是為了那三千塊錢來的。
女人說:「你找誰啊?」
在學校第一天開會討論開除萬昆和吳岳明的時候,何麗真終究沒有忍住,給萬昆打了電話,想再勸勸他,可那時他的電話就接不通了,往後她又試過幾次,依舊無法打通。
萬昆家沒什麼動靜,何麗真這嗓子倒是驚動了旁邊的一戶人家,狗汪汪地叫,何麗真嚇了一跳。
何麗真看著她的背影走進院子。她站在院子門口,沉默地等待。
「到現在還聯繫不上?」劉穎問。
「最近家裡有點忙啊。」萬林說,「有點走不開啊。」
「行!」胡飛說,「就這麼辦,我最後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要是再不把握,那我也沒辦法了。」
胡飛手指頭使勁地戳桌子,「不是我不做工作啊,你看看他現在的態度,這誰能做工作?他原本雖然不服管,但好歹願意聽學校的話,現在倒好。劉老師你不知道我最後見他那天,那傢伙混的啊,我都不能提他是我學生,我臉都臊得慌。hetubook.com
胡飛說著,準備出去,何麗真反射性地站起來,跟了過去。
女人已經說夠了,開始往回走,邊走邊說:「賭唄,當年老婆讓他給逼死了,估計這回孩子也差不多了。」
何麗真說:「那他在哪,怎麼能聯繫到他,學校那邊有急事要找他。」
輸光?
何麗真走後,萬林回屋打了個電話。
「去么。」
何麗真又說了幾句,見萬林咬定了不親自去學校,何麗真也沒有辦法,囑咐他已經讓萬昆回來,然後就離開了。
何麗真回到辦公室,掏出手機。
「那個……」何麗真猶豫著說,「萬昆,萬昆是不是一定會被開除啊。」
雞動了動,扭過脖子接著睡覺。
她走過玉米地,來到萬昆家門口,發現萬昆家的院子鎖著。她扒著門往裡面看,屋門緊閉,院子里安安靜靜,連籠子里的雞都懶得動彈。何麗真拍拍鐵門,向院子喊話:「有人嗎——?」
「老萬?」女人在提到萬昆父親的時候,眉頭不經意地皺了皺,好像一臉嫌棄地說:「他這個點怎麼可能在家。」
何麗真覺得自己有好多話想說,可是面對氣憤的胡飛,她怎麼都說不出口,在胡飛轉身要走的時候,她叫住他。
何麗真敏感地說:「他去幹嗎了?」
彭倩一直在逛網站,聽到這,也轉過頭跟胡飛說:「胡老師,就算真要開除他,怎麼也得通知一下家長吧。」
鄉下的空氣跟城裡也不太一樣,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肥料和泥土味道,風吹著玉米地的桿穗刷刷地響,漫無邊際hetubook•com一樣。
司機瞪著眼睛,「這麼遠?」
何麗真轉過頭,看見小道上走過來一個人,拎著兩個布兜子,嘴裏叼著一根煙捲,穿著一身破舊衣服,正是萬昆的父親萬林。
【我們學校也正在考慮開除了一個學生。】
【為什麼。】
何麗真睫毛輕輕顫了顫,到底沒有把眉頭皺起來。
「嗯。」胡飛面色嚴肅,手裡的茶杯敲在桌面上,「之前他還接電話,現在連電話也不接了。」
【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晚上出來吃飯我跟你講。】
萬林長嘆一口氣,似乎真的有點傷感了。
何麗真一頓,回復他。
何麗真說:「那他父親呢?」
劉穎說:「蔣主任那邊,說怎麼處理。」
「行,等老蔣回來我跟他說,你要去哪啊?」
萬林鬆了一口氣。
「不能再做做工作?」劉穎說,「畢竟也是學生,他已經這樣了,學校再開除他,那他上社會上還有好了?」
「喂?喂——?我是你爸——!」
何麗真站得腿都發麻了,看見萬林,迎過去說:「萬昆爸爸,你回來了。」
談話已經進行了半個多小時,對於胡飛來說倒還好,但是對於劉穎這個平時不太愛多講話的人來說,卻是不容易。
何麗真都不知道自己手心出了汗。
出來的是個女人,四十多歲,好像剛剛睡醒,狐疑地打量何麗真:「你誰啊?」
瘋了,當何麗真頂著風沙,站在鄔望鄉的土路口的時候,心想,她可能真的瘋了。
不知道為何,何麗真覺得空氣中飼料的臭味更重了。
何麗真低下頭,半和-圖-書晌,對萬林說:「那三千塊錢,你告訴他不用還了,下周務必要來學校一次。」
「呀,這不是老師么?」
「你老師剛剛來了,好消息啊,你猜怎麼了,她不用你還錢了!」
「胡老師,是不是叫他家長來,就還能再商量一下。」
「老師?」女人上下看了看何麗真,說:「那小子應該不在家。」
「曾經來過一次,兩年前了快,他父親來的。」胡飛說,「那時候也沒什麼要緊事,就提了提他的學習情況,後來就再也沒來過。」
何麗真猶豫了一下,最後回復了一個字——【好】。
胡飛停頓了一下,說:「這次恐怕真的要開除了。」
「翻一下檔案吧。」彭倩忽然說,「可能能找到家裡聯繫方式,而且他今年20歲了,照他在外面這個野法,估計身份證什麼的早就辦了,查查應該能查到。」
萬林粗糙的嗓音在漸漸暗下來的天幕里格外的響亮,罵一句喊一句,院子外的狗不停地叫。
「胡老師!」
放下手機,何麗真不知自己哪來的勇氣,轉頭跟劉穎說:「劉老師,我今天下午有事,正好也沒有課了,我想請半天假,等蔣主任回來你幫我跟他說一聲。」
隔壁很快出來一個人,讓狗安靜了之後,過來看情況。
何麗真盯著手裡的備課筆記,半天一個字都沒看進去。那字在眼前都是飄起來的,翻轉倒覆,飄飄忽忽。她的全部心神都在身後胡飛和劉穎的談話上。
何麗真在走廊里把胡飛攔住了,胡飛說:「怎麼了?」
劉穎有點驚異,何麗真工作很認真,來http://m•hetubook•com得最早,走得最晚,還很少見她大白天的請假。
何麗真看著他,想起那天萬昆拚命也不想讓他接觸自己,甚至一句話都讓說,她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含義。
胡飛看著何麗真,最後嘆了口氣說:「開除不開除不是我們說的算的,學校已經就他們倆的問題開過很多次會了,機會也給過好多次,結果呢,你看看他現在,一點悔改的意願都沒有,我看他家裡對他也基本放棄了,父母都不露面,我們瞎上什麼心,這種學生早就該走了,在學校也是害群之馬。」
「……你沖我喊什麼。」
「你個狗崽子,老子在這邊幫你,你還罵我!你不是說今天回來么,是不是已經回市區了?你抽空去趟學校,謝謝一下老師,咱得有禮——萬昆你再罵一句!?」
「這孩子命苦,他媽死的早,家裡經濟條件又不好,他從十四歲開始就打工了,我辛辛苦苦地帶他,也想讓他過好日子。老師,我看得出來你對他好,你要有心就幫幫他唄。」萬林看著何麗真,說:「他為了還你那三千塊錢,從上次走了以後就再也沒回家過,他在外面辛苦啊,我真是不忍心。」
何麗真說:「我是萬昆的老師,我想問一下,他們家現在沒有人么?」
劉穎奇怪地說:「你帶他也有幾年了吧,他家裡人從來沒有來過?」
胡飛眉頭緊蹙,好像在思索什麼。
何麗真說:「有什麼事比你兒子還重要?」
何麗真收拾包,匆匆地說:「家裡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何麗真現在沒有心思吃飯,剛要拒絕,李常嘉又發來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