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五十一章

「嗯。」
何麗真知道他幹活辛苦,好不容易放假一天,她也沒有管他,任他睡。萬昆在床上賴了一會,回籠覺睡了好幾個,大中午了才慢慢悠悠地醒過來。
「也行。」萬昆說,「剛好我那邊也有點事情。」
時間確實很快,天涼了,夜近了。何麗真被萬昆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轉頭想去把屋裡的燈打開,剛一轉身,萬昆就拉住了她,何麗真知道他又要粘她一會,就站著沒動。
萬昆得意地說:「乖嘛……」
胡飛沒有說話,何麗真等了一會,抬起頭,看見胡飛正在打電話。
萬昆抬手擋住陽光,何麗真過去把被子收了,「起來了,吃飯。」
萬昆貼在她臉邊,說:「要看什麼事,有些事我要去做,得到多少我也不會滿足,但是對你……」萬昆的聲音又低又沉,「現在有的,已經夠了。」
萬昆一臉淡定,「也沒事啊。」
「喂……」
「……」何麗真說:「家裡有事。」
萬昆看著她的眼睛說:「我問你在想什麼。」
「行。」何麗真也不多跟他廢話,「你要覺得這樣好我就給你墊一會好了。」
「你別鬧。」何麗真很快起來,「再不出來就別想吃飯了。」
她想把李常嘉的那個補習班推掉,可是想了一天也沒有想到什麼合適的理由。
萬昆原本是想在開幾句玩笑話,逗著何麗真玩,可當他們對視了那兩秒后,萬昆忽然改口了,他說了自己的真心話。
「何老師啊,我是李常嘉啊,你有什麼事想跟我說。」
手機還http://m.hetubook.com給胡飛,那邊兩人在說著什麼,何麗真已經不在意了,出於禮貌,她在原地等著胡飛打完了電話。
日子一天天過去,離補習班開課的時間越來越近,何麗真也越來越著急。
「這個……」萬昆依舊沒有指明是什麼,含糊其辭,可他的眼睛一直看著何麗真,目光坦白又直接,好像要把他們整個經歷和生活都看進去。
「喏。」胡飛說了幾句,把手機遞給何麗真,說:「你有什麼理由自己跟李常嘉說吧。」
何麗真忽然緊張起來,她沒有聽到電話里的聲音,卻反射性地覺得,那就是李常嘉。
萬昆嗯了一聲。
萬昆單手抱著她,抱得久了,下巴就墊在她的腦袋上,何麗真有點好笑地說:「你在幹什麼?」
何麗真什麼都沒有說,她抬起手臂,環抱住面前的男人。
「去不了?為什麼?」
「那你們工地……」
「可是——」
「不去啊……」不用工作的一天,萬昆連說話都是黏的,大喇喇地躺在床上,感覺能跟被子過一天。
「不是還有其他的語文老師么。」
萬昆說:「我怎麼沒出息了。」
李常嘉在電話那邊安靜了一會,然後說:「你這麼突然要走,我臨時安排不了人,這樣吧,你這周六先來一次,等先上過這一節課,到時候我們再說。」
那伙人來了有三天了,第一天只是踩踩點,第二天就把攤子擺上了,陳路沒慣他們毛病,過去「溝通」了一下,好不容易走了和-圖-書,結果今天又來了,狗皮膏藥一樣。
萬昆從床上坐起來,看著她,說:「明天上班了吧。」
何麗真沒有聽懂,「什麼比你想的要好?」
「我……」何麗真看了胡飛一眼,然後轉開目光,說:「我想告訴你一聲,你的那個補習班,我可能去不了了。」
何麗真:「什麼怎麼樣。」
「那我就不能過來了?」
終於在一天下午,何麗真把胡飛叫了出去,說了這件事。
萬昆讓她安心,「放心好了,沒問題的。有幾個外地人,不知道那片我們包了,昨天白天來了一次,已經走了。」說著,他想起剛才何麗真說的「公平競爭」,覺得有意思透了,忍不住笑出來。
何麗真一直在找機會想跟胡飛談一談。
「這還有兩天了啊。」胡飛算了算日子,「就是這個周末,你這說不參加就不參加,讓李老師上哪去臨時找人去?」
萬昆懶懶一笑,骨頭裡都透著一股騷勁,「對啊,老子就是大爺。」他說著,忽然抬起手,拉著何麗真過來,在她嘴上親了一口。
假期結束,何麗真回到學校上班,她心底有些憂慮,但是好在第一天下來,什麼異常都沒有。劉穎照舊備課,胡飛照舊泡茶,彭倩照舊網購。
「什麼快?」何麗真問。
萬昆聽得放下筷子,「怎麼又突然這麼多問題……」
萬昆一邊吃飯一邊想,既然何麗真周末有事,那就這兩天解決問題好了。
何麗真轉過頭,「嗯?」
何麗真也喜歡萬昆的眼睛,她從前就覺得,他和_圖_書的眼睛像一團黑色的火焰,不是那麼正義,也不是那麼陽光,卻也充滿了力量。
吃過飯,已經兩點多,何麗真在這短短的一天里,洗衣做飯,把房間全部打掃了一遍,萬昆坐在沙發上看著她,看到幾乎對眼了。
何麗真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愣了神,「沒什麼。」她把杯子疊好,放到床頭,萬昆順勢靠上去,何麗真忍不住損他一句,「你跟大爺似的呢。」
「別的老師有別的老師的排班啊。」胡飛說,「何老師你可不能這樣啊,這出爾反爾也得給人個心理基礎吧,這麼突然就不去了,讓我很難跟李老師解釋啊。」
「怎麼這麼快呢……」萬昆坐在沙發里,看著幹完活的何麗真。
「那兩個男的找過你么。」
周五晚上,萬昆過來家裡吃飯,何麗真告訴他明天她要去補習班。
何麗真聽到他說「搶」,就條件反射地覺得不放心。
何麗真說:「你什麼都不做,還覺得時間快?」
「哎,哎對,是我,那個是這樣的,何麗真啊,就是何老師,現在有點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萬昆說:「在想什麼?」
何麗真說:「沒看出來。」
「時間。」萬昆懶了一天,聲音稍稍有點低沉,「感覺好快啊……」
何麗真點點頭,她滿腦子明天見了李常嘉要怎麼跟他解釋,也沒多想萬昆的事情。萬昆沒有聽到她以往的嘮嘮叨叨,覺得有點奇怪,看著她,說:「你上班怎麼樣?」
何麗真說:「你胳膊還沒好利索,有事跟你們領導商量好,別又m.hetubook.com出問題了。」
「哪有。」萬昆一本正經地說:「我很容易滿足的。」
何麗真依舊想要推辭,可李常嘉明顯不對待的態度,讓她有話也說不出口。
何麗真忽然就懂了他在說些什麼,她在他懷裡轉過身,摸了摸他硬硬的頭髮,說:「你怎麼這麼沒出息,這就滿足了?」
「你別來勁啊。」何麗真仰頭,萬昆抬起下巴,兩人就這麼看對眼了,何麗真說:「成天蹬鼻子上臉。」
何麗真低著頭,說:「我真的去不了了……」
何麗真本來在想自己的事情,聽到萬昆這麼說,就多問了一句,「有什麼事情?」
「那怎麼辦?是哪裡的人,你們認識么,他們是來公平競爭的么?」
萬昆站起來,何麗真的目光一路跟著他黑亮的眼睛。
「什麼?不參加了?」胡飛被何麗真突如其來的決定嚇到了,「怎麼了?怎麼不參加了?」
萬昆經過一周多的訓練,單手吃飯已經十分熟練,他一邊扒飯一邊說:「也沒啥,就是碰到幾個來搶生意的。」
何麗真說:「真是不好意思胡老師,我……我家裡有些事情要忙,不能去了,你能不能幫我跟李老師說一聲。」
何麗真說:「就這麼撒嬌?」
萬昆終於從床上爬起來,進洗手間洗臉,在洗手台上發現了一支新牙刷,深藍色的,他非常覺地把牙刷拆開,就著何麗真的杯子用了。
「什麼事?」
「怎麼了?」
「可能時間來不及。」
「真的。」萬昆看著何麗真的眼睛,她長著一雙很溫柔的眼睛,雙眼皮http://m.hetubook•com,水潤潤的。她膽子小,很少瞪人,看人的時候偶爾還會躲開目光,天知道他就是愛看她輕飄飄的眼神,就像羽毛一樣,清風一吹,都不知道要飄到哪裡。
假期的最後一天,萬昆難得給自己鬆快了一天,賴在何麗真家裡。
何麗真說:「就是有些事,不太方便,我就不去了。」何麗真停了停,又說,「對不起……」
他先睡了個懶覺,何麗真照常起床,昨晚早飯吃完早飯,萬昆還在床上不起來。何麗真問他:「你今天不上班了?」
何麗真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事實上,萬昆這邊碰到的事情還真有一點麻煩。
萬昆低啞地說:「撒嬌啊。」
何麗真腦中很亂,隨意地點了點頭。
「就這樣了。」李常嘉說,「讓胡老師接下電話吧。」
何麗真不想接電話,可胡飛的手舉著,一副你不接電話我就不放下的意思,她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拿過了手機。
「這比我想的要好……」他說。
你覺得好就行了。
「那就這樣吧。」胡飛把手機揣回衣兜里,「到時候你跟他好好談談。」胡飛微微彎腰,小聲對何麗真說,「到時候你要是真對薪水不滿意的話,可以跟他提,哎,一切都好說嘛。」
「沒事。」
「真的。」萬昆喃喃地說:「這比我以前想過的,都好太多了。」
何麗真把卧室門打開,外面的陽光照進去,她來到床邊,拍拍被子,「已經中午了。」
何麗真明白他的意思,說:「沒有,我這什麼事都沒有,你專心上班就好了。」
「給爺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