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何麗真鬆開手,看著吳威走到萬昆身邊,幾個人又開始爭論起來,萬昆至始至終沒看何麗真一眼,何麗真明白他的意思,轉身離開。
「他們說是被榔頭砸的,你們,你們當時手裡拿東西了么?」
吳威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了,被萬昆那麼一看,真的就走過去了。
「你忘了?明天有人來工地檢查,一年就來一次,上面很重視的,你可別遲到了。」
吳威顫抖著說:「那……那要是……」
回到輝運,錄像跟萬昆預料的一樣,離得遠,很糊。攝像頭質量還差,要不是穿的衣服顏色不同,根本看不出什麼。
萬昆停下腳步,轉過頭,說:「不是。」
「那你給她打電話幹嘛。」
萬昆耍著賴似地低語,「先走嘛。」
西裝男好似了悟了,「對啊,對啊對啊!有錄像啊,我們車——」
到底從什麼時候起,他變成這樣的。
胖子車主站在旁邊抽煙,忽然開口。
他說:「過來。」
萬昆走過去,跟警察說:「真的不是我們弄的,小區應該有監控,你們回去調出來,誰拿著東西一眼就看到了。」
「我知道。」
何麗真說:「如果你需要幫助,就——」
何麗真不忍心,對萬昆說:「叫他留下,什麼事啊……他只是路過而已,他現在還——」
她一路風塵僕僕,除了萬昆那一眼,誰都沒看,拉著吳威就要走,警察看見,「哎——」,吳威母親轉頭,對警察說:「警察同志,這跟我們家威威沒關係啊,他打電話都跟我說了,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啊,他是被牽扯的!警察同志,他是高三考生,一點點時間也很珍貴的,要是心理受到影響,到時候——」
警察煩的不行,「考生?這跟考不考生有什麼關係,現在事情還沒解決,你兒子也牽扯在裏面,怎麼我們這麼多人都沒說要走,他就得走?」
何麗真說:「我現在還是你名義上的老師,你忘了?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走。等下我跟對m.hetubook.com.com方律師談一談,如果不是我們弄的,就說清楚。」
說了一會,萬昆跟陳路說:「我去上個廁所。」
畢竟天大的事情,跟他也沒什麼關係,事情過去就過去了,要跳樓還是要上弔,都是那兩個人的事情了。
萬昆不知回想起什麼,忍不住笑了笑,說:「也記不住了,都打成那個樣子了,誰能注意這些。」
吳威不敢抬頭,擠得嗓子眼都冒著哭腔,「對不起……我惹麻煩了。」
她對他也從訓斥教育,慢慢變成了聽話。
「吳威?」何麗真還拉住了他,「你幹嘛?」
「媽……」
他說完,轉頭一剎,跟萬昆四目相對,萬昆移開目光。
事情總算告一段落,陳路難得呼出一口長氣,對萬昆說:「明早六點半啊。」
「你先走。」
「沒事。」萬昆坐起來,把鞋穿好,跟何麗真說:「你先走,我晚點再找你。」
可是……
「哎呀威威你買個吃的怎麼買成這樣了啊。」來人是個中年婦女,看樣是吳威的母親,接了吳威的電話匆匆趕來。她似乎認識萬昆,看見他,癟嘴跟吳威說:「都跟你說了,離這樣孩子遠點,你怎麼就不聽!」她面容嚴厲,還扇了吳威胳膊一下。
「我——」
「哎!」吳威媽媽瞪大眼睛,「幹什麼!?」她瞪著看向警察同志,「他這麼罵人你們不管?」
「行啊。」胖子車主點了根煙,跟律師說:「你跟他們去一趟。」
萬昆從床上起來,何麗真扶著他,「行不行啊,再躺一會吧。」
吳威跟何麗真說:「老師我先、先過去一下吧。」
「沒事,有人問你,你就說太亂,沒看見。」萬昆手沒幹透,在身上隨意擦了擦,低聲說,「真要死,也要拉著那幫畜生一起死。」
吳威媽媽一臉賭氣,忍不住又掐了吳威一下,擰頭看見萬昆,嘀咕著說:「都讓你離他遠點,班裡那麼多學生,跟這種攪和一起,不出事就怪了。和*圖*書
醫院走廊的鬧劇還在上演,兩個警察,最關心的不是怎麼認定責任,而是他們都想去看看這輛價值不菲的車到底什麼樣的,幾個工人相互推責,陳路爭得嗓子都啞了。萬昆站在一邊聽著,偶爾搭兩句話。
西裝男頓聲,轉頭。一直站在後面的胖子出來了,他跟西裝男遞了個眼神,西裝男就不再說話了。
吳威沒聽清,「什麼?」
萬昆直直地看進何麗真的眼睛,沒有再多說什麼。何麗真被他看得心中一跳。
「不是。」萬昆說,「當時情況很亂,誰都沒注意到。」
「你喜歡何老師么。」
吳威害怕得往後退了幾步,萬昆又說了一遍,「過來。」
回到走廊,警察終於開始煩躁了。
何麗真有點急,「拿沒拿東西也不記得了?」
「哦,你不說真的忘了。」萬昆往外面走,後面陳路還叮囑,「別忘了穿工作服!」
萬昆依舊沒有看何麗真,他的目光落在吳威的眼睛里,深深的。
「別吵!」警察大吼一聲,「喊什麼!?」
「萬昆。」
吳威媽媽謝過警察,臨走又跟萬昆說:「你離我兒子遠點!」
「先回去。」
前一秒的同伴,這一秒就差廝打起來了,誰都知道,這賬攤誰身上就算完蛋了,傾家蕩產也賠不起。
何麗真轉過頭,看見萬昆站在五步以外的位置,看著這邊說話。
「吳威。」
那倆民工冷汗都出來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你!」一個民工指著旁邊的同伴,「你拿的管子!」
相信他,聽他的話。
當他看見一個油膩的胖子在一堆項目頭頭的簇擁下緩步而來的時候,他覺得,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了。
吳威臉色慘白,好像是緊張的,聽見何麗真的話,連忙點頭,「好……好!」
吳威回過頭,萬昆甩了甩手上的水,說:「小區里的攝像頭是衝著車後面的,離得很遠,車頭的位置看不到。」
「不是我,你啊!灰衣服,是你hetubook.com.com!」
剩下的人被警察帶回警局,簡單記了一下筆錄,晚上十一點多才放人。
兩個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旁邊的律師說道:「警察同志,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和權力,要求——」
「什麼?」
「那……」
吳威連忙搖頭,「不是,沒欺負。」
走廊里的人都靜靜地看著這一幕,醫院里獨有的冰冷和壓抑,讓吳威更怕了,他緊緊地攥著何麗真的衣服,就像抓著一根救命稻草。
「他留下。」
萬昆看了那兩個民工一眼,跟陳路說:「我先走了。」
這時,物業辦公室里衝進來個女人,進屋后掃了一眼,直奔吳威就過來了。
陳路吵得臉紅脖子粗,根本沒工夫搭理他,一擺手,萬昆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吳威好像也要上廁所,跟在他身後。
這麼糊的錄像里,唯一有價值的,就是離得很遠跑過來的民工,手裡有一根鋼管。
「別說了!跟媽回家!」
「我是她男人。」
「行行行,去物業調錄像。」警察被那律師磨了半個多小時,耳皮子都快出繭子了,一門心思離開醫院。
吳威走了,胖子車主似乎耐性也耗光了,後腳也跟著離開。
「老劉。」
「不是。」警察語氣強硬,吳威媽媽趕緊說,「不是這個意思,警察同志,他現在生病呢,一下午沒回家,我都要急死了,真不是那個意思。」
「我……」吳威也解釋不清,「我忘了當時怎麼想的……」
萬昆看他,「你怎麼會有何老師電話。」
萬昆說:「你為什麼砸過來。」
吳威低頭,萬昆又說:「是為了幫我,對不對,因為我之前幫你擋了一下,所以你也想幫我。」
「她說,如果有一天,萬……」吳威偷偷瞄了一眼萬昆,「你要是欺負我,我可以給她打電話。」
萬昆沒說話。
萬昆站起來,高大的身軀把何麗真包在裏面,他低頭,親了親她的頭髮,說:「你穿太少了,把我外套穿著,回家,我會去找你的。」
m.hetubook•com•com他或許知道外面的事情,何麗真想,他不想讓她看到這樣的場面,她也知道。
胖子看了看警察,說:「那咱們去調錄像?」
醫院人不多,廁所里只有他們兩個,萬昆單手解開褲子,開閘放水,吳威大氣不敢出,離得老遠等著,直到萬昆尿完了,他才過去。
臨走時,萬昆回了個頭,看見那個胖子在跟律師囑咐著什麼。
「萬昆,我在這等著。」
「為什麼。」
吳威怔住,緩緩說:「喜歡。」
「讓他走吧。」
萬昆當時是這麼想的。
有這麼深的一雙眼睛,這麼穩的一顆心。他們剛剛認識的時候,何麗真覺得萬昆就像一隻沒有馴化好的狼崽子,張牙舞爪,充滿攻擊性,如今,他收斂聲息,藏於暗處,可本質,還是一匹狼。
萬昆離開,剩下吳威一個人,獃獃地看著廁所門。
他甩完了手,轉過頭,吳威緊張得呼吸都變調了。萬昆走過來,低頭對他說:「你放心,當時那倆人打得急了,沒注意到你。當時我們手裡沒有傢伙,他們有,所以他們比我們心虛。」
萬昆啼笑皆非,「我欺負你了?」
那邊西裝男早就不耐煩了,「能不能快點?以為賴著就不用賠了是吧。」
何麗真低著頭往外走,碰見走廊里的吳威,小聲說:「你跟老師走。」
「老師……老師。」
萬昆輕笑一聲,轉身要走,吳威在他身後,忽然問了一句:「你是何老師男朋友么?」
天大地大,有錢最大,警察相互看了一眼,說:「那你先走吧。」
「反正也沒他什麼事。」他彈了彈煙,眼睛卻是看向萬昆,「是不是?」
陳路現在就是個炮仗,誰點都著,他指著吳威媽媽,「你他媽說什麼呢?」
「媽——!」吳威恨不得地上裂個縫鑽進去,他扭頭看萬昆,萬昆沖他抬抬下巴,簡潔地說:「走。」
萬昆轉身拿來床上的外套,披在何麗真的身上,然後沒再說一句話,走出屋外。
「沒事了吧你說。」
「告訴你們,別和_圖_書想著跑,這不是小事,聽見沒。」
「行了。」萬昆摸了摸何麗真的脖頸,說:「我去跟他們談,你先回去。」
警察警告示地對陳路說:「老實點!什麼時候了。」
萬昆說:「為什麼給你?」
離得人群最遠的人不是何麗真和吳威,而是那個胖子車主,他還是雙手插著兜,之前貌似百無聊賴,現在看見這一幕,似乎來了點興趣,歪著頭看。
「應該不會再找我們了。」
萬昆說:「不記得了。」
他走到前面,雖然個頭矮,長得又胖,但說實話,人有錢沒錢,不是從臉上看的,這胖子出來一站,就讓所有人閉嘴,等著他開口。
「不用,真的沒事。」
「不是那個意思就在這等著!」
已經快十點了,這麼掙也掙不出什麼結果,警察跟胖子車主說:「要不先回警局,把事情記錄一下。」
萬昆的外套很厚實,硬硬的夾克,穿在身上很大,也很重。何麗真穿好衣服,拿起包,離開病房。
聲音不大不小,全屋人剛好都能聽見。
這世上大多事,拼的就是個心理,萬昆這麼坦坦蕩蕩地讓警察調監控,搖擺不定的風向一下子就有了偏斜。
話題跳轉得有點快,吳威的笨腦殼反應了一會,說:「是她給我的。」
「你什麼都不知道。」萬昆擰開水龍頭,沖了沖手。
第二天,他在何麗真家吃完早飯,來到工地,打著哈欠跟一堆工友列隊歡迎領導。
吳威說:「可剛剛她——」
「知道了——」
走廊里,一群人還在激烈地爭論著責任方的問題,何麗真緩緩從旁邊走過去,與萬昆錯身而過,萬昆跟陳路說話,沒有轉頭。
他語氣平淡,似乎公事公辦的模樣,何麗真微微有些愣神,萬昆沒有看她,而是對吳威說:「過來。」
何麗真沉默片刻,小心地問他:「真是……我們刮的?」
「因為……因為他對我很好。」
萬昆回想起剛剛那個車主看他的那一眼,總覺得他似乎是知道了些什麼,可他沒說,萬昆也就沒再細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