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舊春歸

作者:尤四姐
舊春歸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卷三 迎春歸去,冷暖豪門 第十二章 千里裊晴空

卷三 迎春歸去,冷暖豪門

第十二章 千里裊晴空

毋望笑道,「可不是裙子長嘛,不坐下誰能看得見。」
吳氏見她面色如常,也鬆了口氣,站了起來道,「眼看著晌午了,我也回去了,你二哥哥今兒正往回搬東西呢,我差了人收拾春風館,這會子去看看。」
六兒嗔道,「姑娘倒賣弄起詩文來,我都是為姑娘好。」
毋望道,「翠屏已經叫人準備了,還是舅母在我這兒吃吧,我吩咐她們再加幾個菜就成了。」
毋望聽了也不強求,又緩緩在屋子裡踱,翠屏福了福退出去了,六兒道,「她沒見著姑娘光腳。」
這時丫頭們搬了食盒進來,一碟碟小菜擺好,又拿了銀碗銀筷出來,盛了一碗飯,還堆得尖尖的,毋望看得直皺眉,翠屏見她那樣便道,「這麼點子飯可搖什麼頭呢,姑娘多吃些,底子厚了身子也好,人都說錢財身外物,自己的身子才是帶著來去的,這話可不有道理嗎,我每日瞧姑娘吃得跟貓兒似的,叫我們怎麼好!」
吳氏聽了這才止住了哭,拍拍毋望的手道,「好孩子,你心裏不恨我我也就安心了,可再別提起要搬出,倒叫人覺得我容不得你似的,其實我和老太太是一樣的,打心眼兒里的疼你,你只管住著,等你二哥哥的媳婦進了門再說,若你愛熱鬧,大家還住在一處,若你嫌累贅,那時再搬也不遲。」
毋望原想背著她們把飯倒進窗外的湖裡,誰知竟是打錯了算盤,當下只好硬著頭皮一點點把飯菜塞進肚子里,吃完哼哼道,「hetubook•com.com擺布死我了!大熱的天吃撐了可怎麼消食啊?要不上那爬藤月季下坐坐吧,你們只管吃飯,我獨個兒轉了一圈就回來。」說罷拿了團扇便往那花架子下去了。
吳氏抽抽搭搭了半晌,毋望只得不住地安慰,又道,「年下二哥哥上了北平,春兒定會照顧舅母,不叫舅母操心的,若舅母還怪罪春兒,那我明兒就回了老太太,搬出銀鉤別苑,上別處住去,也省得在這兒勞煩舅母。」
玉華氣得瞪了六兒一眼,回身拿來了毋望的繡鞋給她穿上,一面道,「虧得姑娘沒事,若傷著了,你一頓板子是逃不掉的了。」
謝家歷來都是如此的,即便一個園子里住著也是各房單過,各吃各的,大家都方便,所以各人都有小廚房,也省得大家子人總為吃拌嘴,客氣了來回吃是意思,不痛快了單吃也不影響胃口,也算是減少矛盾的法子。
眼看著要哭的樣子,毋望忙抓了她的手道,「舅母說的哪裡話,我心裏明白舅母是最疼我的,也知道舅母的難處,哪裡會怪你呢!咱們娘兩個親母女似的,母女哪裡來的隔夜仇,快別放在心上。」
「我瞧著你對二爺青眼有加,不如我把你給了二爺吧,你看可好?」毋望嘿嘿笑道,「叫他收你進房裡,也了了你一樁心事。」
玉華甚是不滿,嘀咕著,「姑娘別護著她,我定要告訴外頭的秦嬤嬤,讓她帶了去受幾天規矩才好!」
六兒苦著臉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我不好,快瞧瞧姑娘怎麼樣了,可要去請郎中來?」
六兒噘了嘴,也不再說她,拿銅鉤撥了撥香爐里的塔子,又將蓋子輕輕蓋上。翠屏進來道,「姑娘今兒可去老太太那兒?」
吳氏搖頭道,「我那邊兒也開了火了,還是回去吃……我是心裏不受用才想來同你說話的,昨兒的事你別怪我,一早是我答應你的,想著有丫頭小廝陪著也沒什麼,你去就去了,誰知你後來把小廝打發回來了,又接著下了那麼大的雨,你沒見著老太太,要吃人似的,我都嚇懵了,什麼都不敢說了,姐兒你是最貼心的,知道我們孤兒寡母在這宅門裡活著不易,好歹看在你二舅舅的面上別怪我吧。」
毋望道,「叫你跟玉華學規矩果然是對的,看看眼下,足足學了個十成十!你莫管我,我自有分寸,又不是大事,我和深閨女子不同,我是野丫頭罷了。」
頭天下了雨,第二日更是熱得難受,毋望叫小丫頭子把窗都打起來,只放軟煙羅的窗紗下來,青石的地磚都細擦凈了,把人都打發了出去,自己便脫了鞋光腳踏在地上,只覺清涼之意直從腳心衝上頭頂,恁的自在愜意。
毋望邊躲邊道,「我說要給她找女婿,她臊了,就來打我。」
毋望一面看書一面囈道,「我的閨房,豈是爺們兒隨意來得的!」
六兒轉而整理了她練小篆寫的一大摞紙,隨口道,「二爺三爺不是爺們兒?他們不和圖書也常來?雖是兄妹,到底隔了一層,若叫二爺看去也便罷了,若三爺呢,該當如何?」
毋望躲在玉華背後愈發高興,直道,「你瞧她惱了。」左躲右閃之際一個不查竟直直踢到了桌腳上,頓時呀的一聲,疼得直鑽心窩子,蹲在地上起不來了,把那兩個人嚇得面無人色。
毋望舉箸吃了一口,一面道,「我吃得少不也硬朗嗎,從來不吃藥的,吃得多也未見得好。」
毋望忍了會子,略覺得好了些,又試著動了動腳趾,也不覺得疼了,便道,「不礙的,沒傷著筋骨。」
毋望聽了從容道,「本是個懶散人,有無甚經濟才,歸去來。」
毋望知道她們變著方的想勸她多吃,也不好拂了她們的美意,只含糊應道,「我多吃幾口就是了,你們也吃去吧。」
毋望迎了她坐下,搪塞道,「沒什麼事,才剛逗她玩來著。舅母喝茶吧,才從井裡拿上來的。」
毋望雖疼得齜牙咧嘴,卻還給她開脫道,「是我先逗她的,不怪她。」
六兒又羞又急,跑來追打她,主僕兩個鬧作一堆,這時玉華進來,看見了笑著來拉架,嘴裏喊著,「六兒你這丫頭反了,怎麼打起姑娘來了!」
六兒端了酸梅湯從外頭進來,看見她姑娘這樣不由笑道,「仔細叫旁人看見又要說嘴!」
六兒淚眼矇矓,毋望沖她安撫地一笑,站起來走了兩步道,「好好的,沒什麼不妥的。你下去歇著吧,玉華給我打盆水來洗臉。」
「如今到了這裏可要仔細了和-圖-書,姑娘是明白人,倒要我來教。」六兒端了杯子給她,嘴裏還抱怨著。
毋望不甚在意,舉著書在屋裡慢慢地踱,軟紗的裙料子拂在腳背上怪舒服的,既自己自在,還管別人做什麼!便道,「我原先在朵邑就是如此的,沒人的時候連鞋都不穿,鄉下地方隨意慣了的。」
翠屏道,「咱們急什麼,大六月的也不怕飯菜涼了,先伺候姑娘吃了是正經!」
毋望笑著點頭,又覺得這話說得蹊蹺,眼下住著尚可,若媳婦進了門便是要趕人的,既這樣,當初又為什麼留她住下呢,倒不如讓老太太安排了別的院子,大家都省心些。
吳氏接了杯子,雖坐著卻有些局促,又欲言又止的,毋望心下瞭然,九成是為了昨兒的事來的,便面上帶了笑,只靜靜等她開口。那吳氏道,「中上到我屋裡吃吧,咱們娘倆說說話。」
翠屏又問道,「姑娘可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吩咐她們去收拾。」
毋望蹙眉道,「你整日就琢磨這些?看來要給你找個女婿才好,省得你總是爺們兒爺們兒的。」
「那可使不得!」翠屏忙搖頭道,「哪裡有奴才和主子一桌吃飯的,我知道姑娘疼我們,可若叫好事兒的丫頭見著了傳到外頭去可了不得,沒得叫人暗裡拿姑娘說嘴。」
毋望道好,又說,「叫上她們幾個,咱們中上一處吃吧。」
毋望道,「我對吃不講究,你看著辦吧。」
六兒道,「你莫得意,此時若來個爺們兒瞧見了,姑娘不挖他的眼珠子就得嫁給他呢和-圖-書!」
玉華拿大勺另盛了一小碗湯來給她,笑道,「這話也有理,上回我隨老太太到一位六品安人的府上,她家內侄女胖得什麼似的,還天天葯當零嘴吃,哪裡就好了!只是太瘦終歸也不妥,還是稍稍多吃一些,既不胖,底子也強,那才是兩全其美的法子,姑娘說是不是?」
翠屏笑道,「咱們姑娘果然是好養活的!今兒我看外頭採買的運回來一筐芥藍,我去挑些嫩頭,叫周嫂子備了蝦仁炒著吃,再切了嫩藕拌上一盤,當零嘴吃也使得。」
毋望送到門口,看她出了園子才回屋,心裏轉得跟車軲轆似的,想著這裏也不是長久的方兒,不如回了北地倒乾淨,又想到老太太心肝肉那樣的疼著,才來就要回去,怕傷了她的心,只好先將就著,等過了段日子再說。
六兒臊得臉紅,又急道,「姑娘還拿我打趣兒,我不是一心為姑娘嗎!」
六兒不依,上竄下跳著,「哪裡有這樣的主子,專拿我們丫頭取笑,虧我一心待你,你竟要拿我送人!」
「姑娘怎麼沒穿鞋?」玉華掀了裙子看,一雙纖纖玉足裸著,忙拿了帕子輕揉,回頭對六兒啐道,「我說什麼來著,你竟沒一點奴才的樣兒,高低不分的同姑娘打鬧起來!這會子好了,玩出事兒來了才罷,瞧回頭園子里的媽媽怎麼收拾你!」
毋望閑閑道,「今兒老太太八成也乏,就不去了,咱們早早吃了飯,各自睡午覺吧。」
六兒福了福抹著淚出去了,恰巧吳氏進來,怪道,「這是怎麼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