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神遊戲

作者:緣分0
諸神遊戲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三十一章 籌謀(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 籌謀(上)

那一刻,所有參与伏擊者的心頭,都蒙上了一層死亡陰影。
「那些人圍堵我,有一多半原因就是為了興業莊園。他們現在計劃失敗,為免我報復,估計很快就會對興業莊園發起攻擊。」
他再看何少熏。
不是空城計!
「我收費的。」原辰飛道。
常茂笑:「我這不是得先了解情況嗎。」
「誰都不許走!」李乾大喊。
原辰飛聲音冷酷起來:「留下的,都是敵人。」
他看向呂洪勝:「你呢?你不相信我有傳送之光?」
李乾瞪眼看他爹。
楚人王,何少熏,墨文白,李乾,呂洪勝等人都陰沉著臉坐著。
「三個月。」常茂道。
「你不早說?」黑子叫了起來。
無論何長青還是楚人王,都不是優柔寡斷的人,既然已經得罪了強敵,那就快刀斬亂麻的解決問題。
「就一個月。你該先問一下我的收費是多少,然後就知道我給了你們多少優惠。」
對付原辰飛,要麼不打,要麼就必須快打!
原辰飛奇怪:「那你還留下來?」
這會兒終於可以接了。
原辰飛沒有再問楚人王的意見。
「你沒事。」電話那頭,夏凝鬆了口氣。
李成板著臉:「我讓你回來,你不聽是不是?」
龍拳幫議事廳。
一萬五千晶幣,原辰飛這個價錢已經很給同學會面子了。現在市面上招個二十級的打手,一天也就兩千晶幣。
那一瞬間,夏凝,老關,錢胖子突然同時明白為什麼原辰飛不告訴他們這件事了。和*圖*書
原辰飛點頭:「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有意義的。」
可既然原辰飛這麼說了,他也不想冒險,所以想了想,終究只是道:「可惜你總是不肯和大家在一起,想幫都沒法幫。」
就算再怎麼見死不救束手旁觀,常茂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找個理由。
先前說話的時候,原辰飛已經捏住了按鈕,這刻手一松,一道光迅疾亮起,將原辰飛整個罩住。
「什麼時候動手?」楚人王問。
他是這件事的組織者,別人可以退,他不能。
可隨著那光輝一閃而過,原辰飛已無影無蹤。
他回答:「我是個記者。一個優秀的記者,就是新聞大於天,新聞大於命。你有本事,你就飛,想讓我放棄錄製,不可能。今天這個新聞,我錄定了!」
何少熏的眼眉搭得更低了。
隨著他的說話,原辰飛鬆開右手。
常茂知道這個問題上自己沒道理,只能當沒聽見。
他竟然真就這麼走了。
李乾脖子一倔:「我不會聽的。」
「五百個人對付你一個,理論上殺你就一秒的事。我就算想過來也來不及,打你電話,只是想確認你的狀況,順便看看需不需要給你收屍。」知道原辰飛沒事後,夏凝的口氣便冷酷起來。
原辰飛回答:「我沒有要求你們當打手。興業莊園有自己的守護體系,不過要是有手癢肯幫忙的,我當然也不會介意。大家都是老同學,我也不坑大家,有話就直說。肯幫忙的,我免一個月和-圖-書的抽成。不肯的,就按莊園規矩辦理。大家自由選擇,誰也不勉強誰。」
這也讓他對原辰飛的逃逸格外惱火。
楚人王,沈文,岳羅,何少熏,墨文白,李乾等人同時大喊起來。
「嗯。」原辰飛淡淡應了一聲。
何少熏回答:「我現在也相信你真有那東西了。不過,何家的臉面,不能在我手裡丟掉。你要有,你就用了趕快跑。敢回來報仇,我會讓你知道何家的厲害。別以為你能跑了這次,就可以威脅我何家。那沒有意義。」
大家同時震驚的看何少熏。
山水堂是何家的下轄幫會,實力比龍拳幫可強了不少。不過何家有自己的對手,在這種情況下,調半個山水堂的人過來,可見對原辰飛威脅的重視。
他覺得所有人中自己是最冤的那個,明明只是想做個新聞,卻被卷進了原辰飛的報複名單。
錢胖子不屑的看他一眼:「自己沒種,就別把責任都推別人身上。」
「他真有……他真有……他竟然真有……」
何少熏道:「我已經跟大哥說過這事了。大哥同意,把半個山水堂調過來。」
其實在這之前,她已經打過好幾次電話給原辰飛,不過那時候原辰飛正忙著和大家交涉,一直沒接。
「你有種就來試試。」墨文白悠然回答。
……
錢江已道:「你小子沒事就好,過來商討一下吧。」
再者和夏家的爭鬥還在繼續,山水堂不宜調離過久。
「這麼快?」
「興業莊園https://www.hetubook.com.com。」李乾冷酷道。
「不!」
這些日子的調查,興業莊園到底有多少防禦力量,雖然不算全部清楚,但大致也有了概念。
「那你現在為什麼告訴我們?」夏凝問。
身形一閃,原辰飛已出現在郊外某處。
原辰飛明白了:「明白了,總有些那麼一些人,把面子看得比天大。好,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我敬佩你。」
剛剛還選擇留下的部分興業公司的人,轉眼又走了幾個。
當然也有部分留下的,他們選擇了跟在李乾身邊。
「異界之門?」大家驚呼。
那是一個小小的圓盤裝置,上面有個按鈕。
「爸,你也被他嚇退了?你想當司馬懿,讓人用空城計給嚇跑?」
父子倆命令矛盾,以致於興業公司的人一時間無所適從。
「不用,我的事我能處理。不過你們要是真想幫忙,那就來興業莊園吧,我這邊有個異界之門。」
以常茂的臉皮,肯定會要求原辰飛免費,最少也得是半價。原辰飛有自己的計劃,如果同學會的存在是用來破壞他的計劃和規矩的,那有些事就不好辦了。
楚人王看看何少熏。
這話一出,大家再次心悸。
他對原辰飛的關係,是出於對會眾的交代。總不能明知道原辰飛出了事,問都不問一聲。
兩人的眼神對撞,激撞出火花。
他依舊保持著慣有的細聲細氣:「原辰飛的實力很強,如果讓他躲在暗處報復,的確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麻煩。不過還好,他和*圖*書也不是沒有要害的。」
「那裡可不好對付,五百個人怕是不行。」沈文皺起眉頭。
「好!」李成到也乾脆,直接喊道:「所有人跟我走,這個逆子想留,就讓他自己留著好了。」
至於說原辰飛之前的警告,甚至他到底是不是單純想做個新聞,這些事墨文白就自動忽略了。
這一切,都被原辰飛的手機記錄下來。
他再看藍天傳媒。
「知道以後你會去對付他們嗎?」原辰飛反問。
手機發出適時的響鈴。
「你想過來?」原辰飛驚訝。
「五百個人不夠,一千可以吧?一千個還不夠,那就一千五百個。」何少熏回答。
……
至少現在的墨文白自己相信,自己堅持留下來的原因就是做新聞。
墨文白滯了一下,令人驚訝的是,他竟然沒有選擇退。
「原辰飛的興業莊園每天都在收錢,也每天都在擴張,所以這件事,宜急不宜緩,越往後拖,就越不好對付。」
「嗯。全封閉的,現在只有一千多人在裏面。」
李成看了眼兒子,道:「想留的留,想走的走,大家自便。」
謊言有時候騙不了別人,卻能騙過自己。
「不,只是想問你地址。」夏凝道。
是夏凝。
「明天晚上。」
呂洪勝撇嘴:「不,我相信你有。老子這輩子見的人多了,見過裝腔作勢的也很多。他是真裝還是假裝,老子基本一眼就能看出來。」
「到底是什麼人要對付你?」常茂的聲音也從電話里擠了過來。
呂洪勝冷笑:「讓你三言兩語m.hetubook.com.com就嚇跑,那我風火會算什麼?我風火會可以被人做掉,但就沒有被嚇退過。」
原辰飛眉頭挑起:「既然你這麼說,如果我不宰光你藍天傳媒上上下下的人,那豈不是對不起你的敬業精神了?」
原辰飛直接回答:「我只算留下來的人。誰留,誰就是仇人。將來我找他麻煩的時候,你們只要不出頭,我也可以當沒發生過。」
什麼?
大家同時沉默。
「那你還是別了解了。常茂,你別怪我說話不客氣。有時候做事,最忌諱的就是兩頭討好。你既然不想沾上我的事,就別再上來湊合,小心真走的太近,麻煩也是會傳染的。」
「說吧,接下來怎麼辦?」墨文白語氣陰冷道。
墨文白笑道:「我們就是過來做個新聞實錄,只是看看,不參与還不成嗎?」
所以他只是環視了一下眾人,然後緩緩道:「好,既然這樣,那麼剩下的諸位,就是我原辰飛的死敵。今日之後,咱們至死方休。」
「還有嗎?」原辰飛依然慢條斯理的問。
「你打電話,就是為了問這個?」原辰飛笑道。
「你想讓我們給你當打手?」常茂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乾面色慘白,呢喃自語。
電話那頭傳來老關的聲音:「你沒事就好,現在脫離危險了?」
聽到這話,常茂沉默了。
走了!
李成直接看原辰飛:「我兒子不聽我的,我帶人離開,怎麼算?」
「喂,是我。」原辰飛道。
說著真就這麼走了。
至於她到底是不是這麼想的,那就誰都不清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