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神遊戲

作者:緣分0
諸神遊戲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先祖走廊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先祖走廊

而從那個洞中,一個恐怖的觸角生物正在爬出,帶著無邊的氣勢,只是一擊,就將劉璃的樹人擊成粉碎。
因為事件可以改變,規則不會。
「你這該死的竊賊!」
在過去一路走來的日子里,原辰飛很少對事件的利用,主要還是利用了自己對規則的理解,做出了每一個符合當下的最正確的選擇。
當它走出房門的那一刻,房門關閉。
所以從自己獲得劉楊筆記開始,這個未來就註定不同了。
走廊內一片靜默。
所以,不是每幅畫都有危險?
「那為什麼你要考慮向他交代?」
劉楊筆記,代表的是一個未來。
再看猿猴取過來的畫,愛麗絲的臉正過來了,對著原辰飛,帶著無盡的悲哀。
原辰飛依然沒有進入。
「你會為你的貪心受到懲罰!」
他還不清楚這地方具體的規則是什麼,但至少他感受到了規則的存在。
原辰飛並沒有急於離開,而是就這麼一路好整以暇的看過去。
一句句憤怒的呼喊此起彼伏。
看著她背影,劉璃笑了。
今天的事,本身就是對此最好的闡釋。
在高塔區的交易平台購買血魄,和風險有關嗎?
柔娃瞪眼:「怎麼可能。」
走廊幽深而寧靜,四周都掛著畫,畫中畫的是各類人物肖像,有可能就是古堡歷任主人,有趣的是,他們都能動。
未來就象是一條河,有著無數的分支。
黑色的火龍擦著劉璃的臉狠狠砸在地面上,將花崗岩地板融出一個大洞。
上過葯后,原辰飛的傷勢快速恢復著。
「快走!」柔娃沖回門前,將門上最後的一塊拼圖拼好m•hetubook.com•com
仔細看,分明就是那個被愛麗絲殺死的男子的畫像。
門開,柔娃已拉著劉璃衝出房間,後方是觸手怪瘋狂的舞動觸角,直至柔娃關上大門。
奇怪的事發生了。
原辰飛有些迷惑:「有沒有人告訴你們,你們其實只是畫?如果你們不能象愛麗絲那樣做點什麼,那最好就閉嘴。」
那麼,誰能說,諸神遊戲里也一定是如此?
所有的畫中人同時閉嘴,不再說話。
如果不是柔娃及時拉了她一把,她已經死了。
原辰飛看著愛麗絲小屋的房門。
「所以,這房間的確是愛麗絲的心房。只有打開心房之人,才能帶走她。而取走畫之後,心房就消失了。」原辰飛自語了一句。然後他笑著搖頭:「有趣的規則。」
但不是所有的收益都一定和風險挂鉤。
說著走了。
感覺到身上的傷已經好了許多,原辰飛打算離開這裏。
自始至終,自己追求的都是對規則的運用,而不是對事件的利用。
劉楊筆記里記載的是劉楊的未來,但是自己所經歷的這一切,其實是沒有劉楊的存在的。
他必須了解卡特米爾的布置,摸清新的規則,規避一切陷阱。
看不慣一個人的時候,她怎麼做都覺得有問題。
劉璃看著眼前的景況驚得目瞪口呆:「怎麼會……不該是這樣的啊……」
自從獲得劉楊筆記后,原辰飛還從未遇到過如此危險的事,但是這次卻真正給了他一個教訓。
「多……多謝你。」劉璃道。
所以以後,自己對劉楊筆記的領悟,也要選擇性的利hetubook.com.com用?
走廊里一副副的畫同時發出憤怒的呼叫,不過看起來除了罵人,他們什麼也不會。
「你不能帶走她!」
要不是他提前一步察覺到問題,就要被這先知優勢給害死了。
走廊內的所有畫同時叫了起來。
但就在他要走的時候,突然想到什麼,又回頭看向愛麗絲的房門。
頭腦!
柔娃滯住,然後一瞪眼,甩了句灣灣腔:「你很煩誒!」
「你這褻瀆亡靈的混蛋!」
但是反之,如果冒了巨大的風險卻沒有收益,諸神遊戲還叫遊戲嗎?
到現在為止,原辰飛還不清楚這古堡內的規則是什麼。
突然,他把手搭在了房門上。
「我可不是她的負心人。」原辰飛道。
是什麼規則?
房間里赫然是和剛才一樣的陳設,所有被灰霧腐蝕消亡的物體又都出現了。
「那如果有別人也進去了呢?是不是也成了她的摯愛?又如果是個女人呢?那她不就成了拉拉?我說你們理解拉拉這個詞的意思嗎?」原辰飛笑問。
一個穿著貴族服裝的畫中男子轉頭看向原辰飛:「哇哦,又一位小偷,試圖在這裏獲得好處。不過看起來,你已經為自己的貪婪付出了代價。」
原辰飛置若罔聞,只是不斷前行,一邊走,還一邊端詳著這些走廊上的畫像,看著畫像旁的文字,那是關於這些畫像主人生前的介紹。
照理說他已經逃離了房間,應該就這麼離去才對,但是這刻原辰飛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何長青」說過的話。
「切。」柔娃撇了撇嘴,到是毫不在意:「要不是怕原辰飛問起來不好和_圖_書交代,本姑娘才不稀罕你的死活呢。」
那麼如何看待和處理這中間的關係呢?
躺在地上,原辰飛發出痛苦的低哼。
感謝聆聽密語,一般的馴獸師還真做不到指揮戰寵取東西。
腥紅古堡的情況遭遇了更改,想利用先知優勢獲得好處,卻差一點就被利用這點反殺。
嗯,這樣才對,否則還真是無法過去的難關了。
想想自己剛才的遭遇,原辰飛若有所悟:「密室脫逃?這裏的存在已經不是可以力敵的,唯有逃離才是最好的做法。可如果這樣,那豈非什麼好處也沒有?諸神的規則是什麼?風險越大,收益越大?是這樣嗎?未必!」
「你這是在找死!」
畫中的愛麗絲,也依然只露出側顏。
需要風險,同樣需要……
但是那猿猴戰寵已向愛麗絲畫像走去。
下一刻原辰飛看到,房門竟然消失了,原本是房門的地方赫然只是一堵牆,牆上甚至還掛著一幅畫。
女妖尖嘯可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尤其是這種不在機制內的神秘側存在,其可怕程度根本就是不講理的。
「你要幹什麼?」
儘可能多利用規則,而少利用事件?
無論是血魄,競技場,還是天宮之行,都是如此。
現在感觀改變了,再看其作為,立刻就感覺柔娃還是很有萌萌少女風的小姑娘嘛。
「地獄之火將把你燃燒成灰!」
房門打開,灰霧卻沒有出現。
劉楊是一條分支,自己則是另一條分支。
「你這該死的,貪婪的小賊!」
原辰飛很清楚,所謂風險越大,收益越大,只是人們多年的習慣認知。
這讓她也不得不改變對https://www.hetubook.com.com柔娃的態度。
「帶走她對你沒有任何意義!」
「呃!」
「你進入了她的心房,那麼你就是。」
但要說劉楊筆記沒用,又顯然不是如此。
轟!
這是原辰飛在經歷剛才一幕後,得出的第一個結論。
「事實上,冒了這麼大的風險,我還什麼都沒得到呢。」原辰飛揉了揉自己簡直要炸開的腦袋說。
原辰飛掏掏耳朵:「真是吵死了,不過你們越是這樣,我倒越是想看看門背後有什麼。」
也就是這種情況下,原辰飛突然意識到一個自己以前沒有重視的問題。
「不!」
原辰飛已注意到,自己此刻正在一條走廊中。
「閉嘴!」
「你這不知死活的傢伙!」
「對所有人都一樣的規則,對你也不會有例外。」
猿猴戰寵來到愛麗絲的畫像前,輕輕將畫像取下,然後就這麼一步步離開房間。
所以這一次,他只能靠自己。
至少它的的確確帶給自己強大的實力,讓自己在別人之前佔據先機。
但是經歷了愛麗絲危機之後,原辰飛已經知道,所有劉楊筆記里記載的內容都已不可信,所有的機遇都有可能變成危機。
至於現在,首先要做的是找到劉璃他們。
「那可未必。」原辰飛說著,打開房門。
……
根據劉楊筆記的記載,這條走廊應該就是先祖走廊了。這走廊中的每一個存在,都是腥紅古堡曾經的主人。如果按照原來的事件線發展,那麼這些先祖中有一個可以為原辰飛提供莫大的好處。
「你不可以這麼做!」
思考的同時,原辰飛沒忘記給自己上藥。他自己給了自己兩刀,傷的不和圖書輕,但憑藉職業者的超人體質,問題倒也不大。
走廊中所有的畫中人都驚懼大叫起來。
「大胆!你竟然還想再次褻瀆愛麗絲的心靈!」
旁邊另一幅畫中的男子就道:「你應該學會慶幸,能夠逃離憤怒的愛麗絲,你還真是個成功的負心人。」
但是這份未來在自己獲得筆記之後,其實就已經在悄無聲息的改變了。
站在門口,原辰飛看著裏面,突然他又取出一隻猿猴戰寵扔進房間。
他再次打開了,那個險些要了他命的愛麗絲小屋。
「你剛從那裡出來,已經都知道了。」
痛苦不僅來自於肩膀上少掉的那一塊血肉,更來自於愛麗絲尖嘯對自己造成的影響。
「你很怕他嗎?」劉璃問。
原辰飛仔細想了想,很快就理清楚了問題所在:「萬事萬物皆有規則,事件可以改變,比如劉楊的存在,就屬於人與事的變化。但是規則不會更改,比如技能點晉陞體系。所以真正帶領我走上強者之路的,不是那些可能預知的大事,而是對規則的理解與利用。」
一個陌生男子的肖像畫。
她曾經很討厭這個女孩,但就是這個問題少女,卻在剛才救了她的命,破解了屋子的謎題,將他們帶出房間。
不過這是以後的事,重要是當下。
只是隱約感覺到,原本的升級打怪路數,在這腥紅古堡內應該是不適用了。
搶銀行的方式,是永遠不會成為世界首富的。
他只是說:「去,把那幅畫取出來。」
這中間必然有些關聯。
他收起畫,然後沿著走廊一路前行。
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但只是因為了解了規則,就能收益最大化。
沒有動靜。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