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神遊戲

作者:緣分0
諸神遊戲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百零二章 獨行

第三百零二章 獨行

初六點點頭。
「的確有可能。但這些據點肯定是真實存在的,也只有這樣的目標,才能讓大家聯合行動……要想讓聯盟不解散,合適的攻擊目標很重要,哪怕是陷阱。」原辰飛回答。
「寧靜森林的地圖,看這裏,有四處精靈族據點,上面還標記了駐守的精靈數量,每處都正好是一個小隊,十五個,總計六十個精靈族。」
旁邊一名女性精靈立刻道:「這是擬態賽,每個人都是新手。」
他說著對腳下黑豹道:「去找到他們的屍體。」
夏凝回答:「又走了幾個,聯盟行動效率低,很多人按捺不住,想要以小隊形式行動。現在聯盟內部分崩離析,估計最多一天就得散。」
「真有意思,聽一個日耳曼人說這話,我可真不習慣。」詹姆斯布朗一開口就戳漢默的痛點。
「粗魯與暴戾固然會有壯觀絢麗的色彩,但有時也會缺乏一些藝術氣息。」
一名女精靈已然上前,對著前方土地抬手,大片泥石飛起,很快就現出了三名日行者的屍體。
「這一天怎麼樣?」夏凝問。
站在這片被戰火蹂躪過的土地上,男性精靈四處看了看,伸手抓起一把土地,輕嗅一下:「戰鬥發生在一個小時前,冰的力量尚未完全消退,使用過火雨流星,但是火焰氣息已經完全消除,是個主風與冰的元素法師。」
男性精靈回頭看了她一眼,那女精靈低下頭。
「從哪兒弄來的?」
詹姆和-圖-書斯看著他,微笑。
片刻,他說:「那至少,他們沒有白死。」
詹姆斯陰惻惻的回答:「可只有孤狼才能強大。」
他再往另一個方向走去:「敵人通過沙塵暴和冰風沼澤進行限制,然後逐一擊殺,從範圍看,地震術和土元素的綜合級別十一級,優先強化地震術……對方對元素法師的運用非常熟練。」
看著同伴的屍體,幾名精靈同時現出悲痛與憤怒的神情。
那黑豹低咆一聲走出。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覺得怎麼樣?」
職業者聯盟再次停下他們的腳步在此地休憩。
「反正會踏進去的不是你,對嗎?」夏凝問。
「但是現在我漸漸理解這個遊戲了,我開始知道,冠軍有時候不是那麼重要。你看,這次過來,我們所有人的系統外技能都帶不進來……他們完全沒有意義。」
刷!
夏凝眼睛亮了:「就知道你有壞主意。」
迦南已道:「祝福勳章沒了?」
匕首已將那日行者的整張臉都割了下來,形成一張完整的人皮。
夏凝一怔:「他來了?」
然後他聽到了他期待已久的聲音。
人群中便響起一片口哨聲。
為首的是一個男性精靈,他身後背著一張華麗長弓,刻著太陽與花的紋飾。
嗖嗖嗖,幾道人影落在原辰飛他們先前戰鬥過的土地上。
原辰飛攤手:「這可不能怪我,是他們容不下我。」
……
「那你說這些…m•hetubook.com.com…」
「我還以為是你的神屬能力,至少那更靠譜一些。」旁邊的米國拳手菲爾德調笑道。他原本是個武僧,這次的擬態賽成了惡魔術士——惡魔術士始終是擬態賽的主流。
「那你有什麼計劃?」
「地圖呢?」
「我倒是想,就怕你不給。」
「那你為什麼還留在隊伍里?」
眼前現出原辰飛李戰軍兩人的身影。
一道刀光精準無比的刺入一名日行者的頸部,將他釘在樹上。
漢默憤怒叫了起來:「孤狼註定無法生存!」
它在附近徘徊片刻,來到一棵樹下后對著迦南低吟一聲。
「諸神在發掘我們,在提升我們,在告訴我們正確的道路是什麼。」
他向前走了幾步,站在一處空地上:「這裡有過一隻樹妖,還有過一隻幻彩鹿,其他寵物未知。」
「唔……」
「去方便,要跟過來嗎?」夏凝沒好氣道。
夏凝一笑:「有你還真方便。」
詹姆斯笑了。
夏凝正靠著樹休息,順便拒絕那些討厭的有事沒事過來撩撥她的人。
兩名男精靈同時搖頭。
「喂,美女,去哪兒啊?」有好事者問。
「這次來的都是神裔,自然有非凡之處。」
他湊近日行者的耳朵:「知道嗎?我聽說有些神就喜歡收藏這類藏品。雖然你的等級太低,實力太弱,也許不夠資格成為神的高檔藏品,但是……只要能入神的眼,就是好事,對嗎?」
「嘿嘿,別和*圖*書掙扎,這會毀壞你的皮子的。我保證,我會把你的皮膚完美的保留下來。它們會成為最完美的收藏品!」
「你怎麼知道?」漢默驚訝。
寧靜之森東側。
「唯有神屬的力量,思觸的力量,才有意義!」
……
好一會兒,他才說:「你怎麼能確定,我就在這裏?」
看著夏凝離開,凱瑟琳來到漢默和詹姆斯布朗的身邊:「我敢肯定,那個婊子是去見原辰飛了。」
「應該是這樣。所以他們在等待我們脫離隊伍,然後好逐一擊殺。對了,你們那邊怎麼樣?」
「我只是無所謂。」詹姆斯布朗回答:「也許你還沒明白。沒錯,團結是生存的法寶,但不是通往強大的道路。」
夏凝搖頭:「戰職沒有裝備,鍊金師沒有材料,召喚師沒有寵物,所有人都在缺東西。一次行動只能得到一點點東西,根本不夠分配,拿不到好處的職業者都在不滿。沒人能阻止他們離開,就算我脫了衣服上去誘惑都不行。」
原辰飛立刻道:「不能讓他們散,那些精靈族就等這個呢。」
「標記的太清楚了,連人數都有,小心是陷阱。」
夏凝回答:「滾蛋!」
「就算是又怎麼樣?我不認為在這個時候追殺一個自己人是好事,我一直希望我們人類能團結起來。我們的敵人不是人類自己,而是異族!」漢默很認真的回答。
……
他在微笑,而日行者則在恐懼。
兩名男精靈上去,片刻后回復:和圖書「貢源的紋身被割了,奎爾的墜子沒了,至於阿布羅……」
男精靈這才緩緩道:「不要心存幻想了。如果是阿布羅他們贏了,不可能不彙報。」
「女人的直覺。」
「知道嗎?諸神中有許多是喜歡優美的,充滿詩意的死法的。」
刷!
突然初六過來,對她做了個眼色。
「以前我用斧子,但斧子這種武器適合把人砍成一堆肉塊,卻不適合精美的人體加工。這或許就是為什麼我只得了十一次血腥鬥技冠軍的原因。」
「打開它。」迦南道。
一邊剝,他還一邊說:「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殺手嗎?因為這種職業最擅長剝皮。」
「迦南隊長,您認為是誰贏了?」另一名女性精靈問。
說著站起來向外走去。
捧著人皮,詹姆斯深吸了一口氣,陷入無比的陶醉之中。
他拿著匕首,輕輕刺入這名日行者的身體,然後開始小心翼翼的切割。
在他的身前站著一個人,那赫然是詹姆斯布朗的臉。
那名日行者氣息奄奄的呻吟著。
「被我們殺死的日行者那裡。」
他靠在樹上,眯起眼睛。
迦南便轉過身軀,看向遠方。
恐怖不是因為死亡,而是對方在做的事。
迦南依然無動於衷的樣子:「檢查屍體,看看都少了什麼!」
伴隨著嬉笑,夏凝走出隊伍,來到一片寂靜空處,夏凝道:「出來吧。」
「是的,我知道這場競賽意味著什麼。」
「在這方面乾的最出色的一個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個華夏人,他叫秦維。在血腥鬥技場上,他總是能夠將殺戮變成一種藝術……他從我手裡搶走過兩次MVP。我討厭這傢伙……當然我也討厭菲爾德,凱瑟琳,小澤一郎……討厭所有和我搶MVP的人。」
在他的腳下,還趴伏著一隻黑色獵豹,肩頭則停留著一隻閃爍著電光的游隼。
一個小時后。
漢默憤怒的看詹姆斯布朗:「詹姆斯,挑逗民族仇恨不利於人族團結。現在不是過去的時代了……」
「這是不是說明精靈族的人比我們少?」夏凝道。
「他們喜歡一個個生靈成為雕塑,畫像,或者別的什麼,總有一些神願意為此買單,給出高分。」
詹姆斯布朗打斷他:「你弄錯了,漢默先生,我並不仇視你們,我沒有經歷過那些戰爭,國家的仇恨也與我無關。」
兩名男精靈同時低頭。
他在剝他的皮。
寧靜之森的一角。
接過羊皮紙,夏凝目光微凝:「這是……」
他的手撫摸過日行者的臉道:「我猜你們在參与諸神遊戲時,也做過這類事。所以……不要憎恨,安心享受吧。」
原辰飛取出羊皮紙:「用這個。」
李戰軍忍不住問:「你試過?」
這赫然也是個元素法師。
「和三個日行者打了一架,差點沒死。」原辰飛回答:「看樣子是直衝我們來的,那些精靈一直在盯著我們。」
那名日行者仍在掙扎,但無論如何行動,都無法擺脫,一道道黑色水波束縛著他,讓他難以擺脫。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