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卷 鬼滅之刃 第012章 加入

第五卷 鬼滅之刃

第012章 加入

整個人又恢復了年輕俊朗的面孔。
匆匆趕來的鬼殺隊劍士看到自己的當家都跪了下去,一個個雖然不明所以,但卻不敢怠慢,同樣跪在了地下。
產屋敷耀哉這才站起來,小心翼翼的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她說話的同時,抬手在產屋敷耀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然而赫菲斯托絲卻搖了搖頭,「不,詛咒並沒有解除。」
赫菲斯托絲也一樣。
衛宮聽到這番話,頓時想起來了,他記得產屋敷家族由於與鬼舞辻無慘有著血緣關係,在千年之前無慘成為鬼之後,這個家族就彷彿受到了詛咒。
衛宮一愣,「你問我?」
產屋敷耀哉心頭不由凜然。
產屋敷耀哉這才從地上爬起來,帶著赫菲斯托絲和衛宮進入了房屋的會客廳。
赫菲斯托絲看著這個這隻鏈鴉,目光微微閃爍了幾次。
「如果你不被人殺死的話。」赫菲斯托絲點了點頭。
產屋敷耀哉激動地說道:「神靈大人的意思是,我可以多活三十年。」
衛宮說道:「我知道你們的規矩,不過既然赫菲斯托絲都發話了,你們還是順著她的脾氣來好了。」
他的妻兒們和鱗瀧左近次有模有樣的坐了下來。
赫菲斯托絲點了點頭。
不過一天的時間,鏈鴉就從狹霧山抵達了產屋敷的宅邸,然後又從產屋敷的宅邸一路飛了回來,停留在狹霧山鱗瀧左近次的茅屋上。
她基本上可以肯定,電話蟲這玩意應該是衛宮在其他世界的發現,既然洛基可以得到和圖書,自己也可以得到,沒有必要退而求其次。
赫菲斯托絲看著產屋敷耀哉,輕聲說道:「這個是……詛咒?」
赫菲斯托絲說道:「我用力量壓制了你的詛咒,讓你恢復了健康,但詛咒依舊存在,當我的力量消失后,詛咒就會重新蠶食你的身體。」
產屋敷耀哉不由一呆。
不少鬼殺隊的劍士看著赫菲斯托絲的目光,逐漸變得狂熱起來。
赫菲斯托絲繼續說道:「當然,你也不用太擔心,以詛咒的力量來看,想要重新蠶食你的身體,怎麼也要在三十年以後了。」
虛弱的身體第一次變得健康,有力。
衛宮利用念力將他和赫菲斯托絲託了起來,飛向半空,「你來指路。」
而後,他們三個從天而降,落在了院子里。
赫菲斯托絲點了點頭。
產屋敷耀哉推辭了幾次,連稱不敢。
世界之多,果然無奇不有。
生下的孩子,特別是男性全都體弱多病,沒過多久就會夭折。
它張開自己的嘴巴,發出了難聽的聲音。
衛宮又說道:「而且你別看產屋敷耀哉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他可是一個相當合格的領導人,到時候完全可以輔助椿,管理好你的眷族,讓你省心省力。」
主要是鬼滅之刃的劇情不短,這種事情衛宮當時給忘記了。
找個機會,讓衛宮帶著自己去有電話蟲的世界,抓幾頭電話蟲好了。
在衛宮的世界初次見到手機時,這種東西給了她相當大的衝擊力,但她是真沒有想www.hetubook•com.com到其他的世界竟然還有電話蟲這種玩意。
不多時,整個院子里就跪滿了人。
「這種詛咒是血源之間的詛咒,涉及到了因果,並非是人為的詛咒,想要解除,就必須斬斷血源,破壞因果。」
衛宮雖然向赫菲斯托絲講解了鬼滅之刃的大致劇情,但並沒有告訴她有關產屋敷一族的事情。
於是他帶著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連忙從房間內跑了出來,跪伏在赫菲斯托絲和衛宮的面前,「鬼殺隊當主產屋敷耀哉,拜見神靈大人。」
「神靈大人,我現在的情況是……」他小心翼翼的問道。
與此同時,他失明的雙目再次重見陽光,清楚的看到了衛宮和赫菲斯托絲的面孔。
這一幕立即引起了周圍鬼殺隊劍士們的注意,鬼殺隊的當家產屋敷耀哉聽了報道后,立即明白他的貴客臨門了。
因為他們這邊,站著神靈啊。
產屋敷耀哉卻帶著自己的妻兒,以及前任水柱鱗瀧左近次跪坐在衛宮和赫菲斯托絲的面前,不敢有絲毫的逾越。
一股相當強大的力量瞬間進入了產屋敷耀哉的體內,產屋敷耀哉嚴重毀容的面孔在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內,變得光滑無比。
而鬼舞辻無慘死後,產屋敷耀哉的兒子,也就是衛宮在藤襲山看到的那位女裝大佬,就成為了產屋敷一族最長壽的人。
這可是他們反敗為勝,擊敗鬼舞辻無慘的最好機會了。
他沒有想到僅僅是覲見了神明,纏繞了他們和圖書一族千年之久的詛咒,竟然消失了,自己又一次恢復了健康。
產屋敷耀哉喃喃道,三十年的時間足夠他帶領著鬼殺隊,給鬼舞辻無慘一個深刻的教訓了,說不定在他們這一代,就可以徹底的解決鬼舞辻無慘。
不過在思考片刻之後,赫菲斯托絲放棄了這個想法。
產屋敷耀哉的妻子和兒女看到這一幕,激動的流下淚了。
赫菲斯托絲聽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是血源因果的詛咒啊,這還真是棘手的東西呢。」
哪怕她對手機的改造已經有了眉目,並且開始著手改造,但目前魔幻版本的手機依舊沒有製造出來,對於電話蟲這種方面的東西,她同樣相當渴望。
衛宮說道:「這是你收眷族,又不是我收眷族,幹嘛要問我。」
衛宮看向這位鬼殺隊的當家,和劇情中的差不多,臉部以上嚴重毀容,雙目失明,很難讓人想到,這位年輕的時候,也是一位面容俊朗的美少年。
進入屋子后,衛宮製造了一張桌子和幾個椅子,放在地上,他實在受不了跪坐這種坐姿。
產屋敷耀哉苦笑著說道:「神靈大人明鑒,這個確實是詛咒,纏繞了我們產屋敷一族千年的詛咒。」
赫菲斯托絲說道:「你也知道,我們眷族是一個鍛造眷族,如果是鐵匠的話,我和樂意收下了,但我們眷族並不需要太多的戰鬥人員。」
「原來你是在打鍛刀人的注意啊。」衛宮恍然。
產屋敷耀哉頓時明白了,說來說去,他們產和_圖_書屋敷一族想要健康長壽,就必須幹掉鬼舞辻無慘這個傢伙。
衛宮說道:「行了,大家一直跪在地上也不像話,不如我們進屋裡談吧,赫菲斯托絲。」
產屋敷耀哉心頭一動,連忙說道:「是的,神靈大人,如果神靈大人需要,我們鬼殺隊願意為大人尋找世界上所有的珍惜礦石。」
嗖!
赫菲斯托絲擺了擺手,讓他們站起來,指著自己面前的椅子說道:「坐下吧。」
赫菲斯托絲扭頭看向衛宮,「你怎麼看這件事情?」
他的妻子和兒女紛紛跪倒在地。
現在忽然見到了鏈鴉,她覺得這玩意雖然沒有電話蟲方便,但似乎可以代替電話蟲。
如果有這樣的人加入她的眷族,她是萬分歡迎的。
至於院子裏面的鬼殺隊劍士,當然是該幹嘛去幹嘛。
赫菲斯托絲點了點頭,「我看過鬼殺隊成員的日輪刀,手藝很不錯,我完全可以感覺到他們在鍛刀時的熱情。」
鱗瀧左近次已經看到過衛宮帶著灶門炭治郎從天而降的畫面,對此毫不吃驚,點了點頭指著一個方向說道:「走這裏。」
一時間,產屋敷耀哉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這是……詛咒,解除了?」
赫菲斯托絲抓了抓頭髮說道:「該怎麼說呢,詛咒這種東西有些不值一提,有些卻非常的麻煩。如果是人為的詛咒,我隨手就可以破解,但你們中的詛咒就很麻煩了。」
為了不讓血脈斷絕,產屋敷一族聽從了神主的建議,代代都與神官一族的女孩結為聯理,雖www•hetubook.com.com然以這樣的方式延續了後代的性命,但仍然沒有人能成功活到30歲。
「足夠了,足夠了!」
衛宮就知道,以產屋敷耀哉的性格,不可能放過這一次的機會。
自己能不能將其引入自己的眷族。
不過現在將也不遲,衛宮簡單的向她解釋了一下產屋敷一族的前因後果。
「呱呱……鱗瀧左近次,當家命令,立即帶著貴客前往鬼殺隊總部,立即帶著貴客前往鬼殺隊總部。」
赫菲斯托絲開口說道:「歐拉麗的情況,我相信鱗瀧左近次已經在信裏面跟你們說的很清楚了,我的眷族是鍛造眷族,我的目的是猩猩緋砂鐵,我想要和你們進行交易,獲得大量的猩猩緋砂鐵,你們可以開出條件,如果不過分的話,我可以考慮。」
洛基上一次在神會上面拿出了幾隻電話蟲,將在場的神靈震驚的一塌糊塗,包括她在內都吃驚不已。
「那你就一起收了唄,就算是多出一群戰鬥人員也沒什麼壞處,而且你還可以讓他們給你收集稀有的材料,不是么。」
下一秒鐘,一行三人,額,準確來說是兩人一神如離弦之箭般飛射而出,一路風馳電掣,早上出發,中午就抵達了鬼殺隊的總部。
產屋敷耀哉毫不猶豫地說道:「鬼殺隊願意無條件的向神靈大人貢獻猩猩緋砂鐵,只求神靈大人可以讓我們加入眷族,我們鬼殺隊願意世世代代供奉神靈大人。」
與此同時,鱗瀧左近次接到命令后,點了點頭,帶著赫菲斯托絲和衛宮上路,前往鬼殺隊的總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