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卷 Fate和kof 第022章 突襲

第七卷 Fate和kof

第022章 突襲

紅A哼了一聲說道:「這件事情和你無關。」
剎那間,數之不盡的蟲子從四面八方蜂擁了出來,將美狄亞和衛宮圍住。
美狄亞操控魔彈,打在了結界最薄弱的地方,摧枯拉朽的將這些結界撕成粉碎。
衛宮看了一眼,就把頭扭開,主要是太噁心了。
這一位不是別人,正是間桐臟硯。
站在衛宮身邊的阿爾托莉雅和紅A同時出手,阿爾托莉雅攔住了短劍,紅A則直撲美杜莎隱藏的地方。
主要是她和櫻的資質實在是太好了,尤其是櫻的虛屬性,如果沒有家族接收,等待她的結果很有可能是被時鐘塔指定封印。
「打個招呼吧,美狄亞。」衛宮輕聲說道。
間桐櫻詫異的看了衛宮一眼,保持著沉默。
美狄亞點了點頭,「既然是master的命令,我會遵從的。」
衛宮說道:「間桐臟硯這一次很有可能召喚出了本屆的暗殺者,咒腕哈桑,你要做就是纏住咒腕哈桑,或者殺了他。」
這就是神代魔術師的實力。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眼神瞎掉。
遠坂凜看到衛宮走進來,連忙問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畢竟吉爾伽美什已經死了,搗亂的人徹底沒有了。
美狄亞,庫丘林,阿爾托莉雅,以及紅A四個英靈一起出手,對付一個咒腕哈桑,一個美狄亞簡直萬無一失。
間桐臟硯一愣,這是什麼魔術,他完全沒有看出來。
他的身邊多出了一道黑影,剎那間就離開了房間,向著和-圖-書外面撲了過去。
她向前邁出一步,強大的魔力如水一般擴散了出去,間桐臟硯察覺到這股魔力,有些不安,連忙施展出自己擅長的蟲魔術。
衛宮:「真以為我想要知道啊,呸,渣男。」
美狄亞如實的執行了衛宮的命令,「沒有問題,master。」
與此同時,赫拉克勒斯問道:「需要我幫忙嗎?」
阿爾托莉雅當然不會拒絕這個命令。
不一會,間桐臟硯就被燒成了灰燼,但不過這並不代表著間桐臟硯已經死掉了。
看過劇情的都知道,間桐臟硯對於活著十分執著,雖然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為什麼要活著,但他就是不想死。
美狄亞輕描淡寫地說道:「我對這件事沒什麼興趣,master。」
小時候她不太理解,但長大之後就明白了。
不知道為什麼,衛宮總感覺自己動手身體有點冷。
一群人圍繞在餐桌前用餐,衛宮趁著這個時候,把自己要在晚飯後突襲間桐家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間桐臟硯不由捂著自己的心口,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都炙熱難耐,他最開嘴巴,顫抖著說道:「放……放過我……你想要什麼,我都……」
「殺了他。」
庫丘林問道:「我要做什麼?」
他抬手推開書房,看到一個禿頭的老者坐在椅子上,四肢如木乃伊般乾瘦,深陷的眼窩中露出矍鑠的精光,駝背的矮個兒,無論外貌或行為都異於尋常的怪人。
紅A:和*圖*書……
作為一個魔術師家族,怎麼可能沒有防禦用的結界。不過這些結界防禦一般的魔術師還行,面對神代魔術師簡直不堪一擊。
不過現在嘛……
一行人在享用過晚飯之後,就離開了愛因茲貝倫的城堡,朝著間桐宅邸進發,很快就抵達了間桐家。
遠坂凜無奈地說道:「我想要帶櫻離開這裏,但櫻死活不同意。」
紅A倒是明白了什麼,譏諷地說道:「你這個傢伙該不會是看上美杜莎了吧。」
他們一群人長驅直入,深入了間桐家的內部,行走在二樓的走廊上。
但衛宮並沒有太過於在意。
這個時候不應該談一談嗎?
他之所以用很有可能,而不是肯定,主要是在櫻線之中,間桐臟硯是利用冬木聖杯系統的後門,把佐佐木小次郎的身體作為召喚用的魔力,從其腹腔中召喚出了真Assassin咒腕哈桑,從中途介入聖杯戰爭。
但是身上總有一股難聞的腐敗氣息。
庫丘林感覺到咒腕哈桑的氣息,哈哈大笑起來,「交給我吧,master!」
緊接著,鼻子,嘴巴,身體都冒出了火焰。
衛宮搖了搖頭,「我需要你來對付間桐櫻體內的刻印蟲,挖出間桐臟硯。」
美狄亞悠然的抬起手,打了一個響指,只聽啪的一聲脆香,這些蟲子還沒有靠近美狄亞,就自動燃燒起來。
反正咒腕哈桑也不是什麼厲害的英靈,改變不了結局。
衛宮和美狄亞離開書房走,https://www.hetubook.com.com發現間桐家的外面,庫丘林和咒腕哈桑正打的如火如荼。
「算是吧。」衛宮說道:「美杜莎那麼漂亮,誰不饞她。」
美狄亞目光微微閃爍了幾次,似乎變得十分危險,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反而深深的看了衛宮一眼,低下了頭。
而這隻代表著他的本體的蟲子,目前就隱藏在櫻的心臟之中。
間桐臟硯看到自己的蟲魔術如此輕易的被人擊潰,就知道幾天無法善了,目光詭異的看著衛宮,眼神中充斥著惡毒。
在一聲聲凄厲的哀嚎之中,間桐臟硯變成了火炬,劇烈的燃燒了起來。
遠坂凜說道:「我去找櫻。」
間桐臟硯不由一愣,瑪德,你不按常理出牌。
阿爾托莉雅說道:「那我呢?」
對於這一位老傢伙,衛宮連和他交談的性質都沒有,直接對美狄亞下達了命令。
一時間,整個間桐家的人都被驚動了。
但是在這個世界,美狄亞並沒有召喚出佐佐木小次郎。
美狄亞點了點頭,一層層魔法陣從身後展開,漫天的魔彈如狂風暴雨一樣從天而降,轟擊在間桐家的別墅身上。
因此他捨棄了自己的身體,將自己變成了一隻蟲子。
作為魔術師家族,間桐家其實挺繁華的,別墅修建的十分漂亮。
然而美狄亞卻一點也不在意,再次向前踏出一步,一股火焰以她和衛宮為中心,向外席捲了過去,向外擴散。
畢竟虛屬性十分稀有,完全有資格被時鐘塔指定封印,當成和_圖_書珍貴的標本保存起來。
衛宮搖了搖頭,「謝了,不過目前不需要。」
雖然他穿著一身乾淨的青色與深灰色搭配的和服,手拿木頭拐杖。
為他來到間桐櫻的房間時,發現間桐櫻正在和遠坂凜對峙。
下一秒鐘,他就迎了上去。
衛宮笑了笑,帶著美狄亞繼續前進,最終來到了一間書房的大門前。
「啃食掉他們。」
走廊的房間內,阿爾托莉雅和紅A聯手,已經壓制了美杜莎,擒住對方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呸,渣男。」紅A反擊道。
想要弄死間桐臟硯很簡單,將隱藏在櫻心臟內的蟲子拿出來,弄死它,這樣一來間桐臟硯就真的死掉了。
但唯獨那些蟲子,被燒成了灰燼。
紅A聽罷,淡定地說道:「這件事情我沒有意見,不過不能傷害到櫻。」
而與此同時,遠坂凜也找到了間桐櫻。
就在此時,一把帶著鎖鏈的短劍從虛空中飛射出來,射向了衛宮的眉心。
剎那間,間桐家一層又一層的防禦結界被激發了出來。
庫丘林咧嘴笑了起來,「如果那個傢伙真的出現,放心的交給我吧,master。」
只要她不腦殘的跟人打近戰,足以令人刮目相看。
衛宮說道:「你和紅A一起纏住美杜莎,記住,不要殺了美杜莎。」
所以衛宮也不太清楚,間桐臟硯到底召喚出了咒腕哈桑沒有。畢竟在saber線和凜線之中,咒腕哈桑和間桐臟硯壓根就沒有登過場。
這個人也太沒皮沒臉了吧。
https://m.hetubook•com•com但其他的是,這股火焰依舊沒有點燃任何的傢具。
衛宮淡定的點了點頭,「謝謝。」
嗖!
衛宮一點也不意外,「這多正常,十年前遠坂時臣將哭著喊著不願意前往間桐家的遠坂櫻送人,讓遠坂櫻變成了間桐櫻,在間桐家吃了這麼多的苦,現在想起來把人帶回去,換做誰都不會答應吧。」
看樣子,一點也不像是姐妹之間的見面。
話音未落,他的耳朵忽然冒出了兩股火焰。
衛宮點了點頭,看向了間桐櫻的心臟,「還差最後一步。不過你們兩個這是什麼回事?」
火焰所過之處,地毯沒有被燒掉,傢具完好無損,書籍同樣沒有著火。
遠坂凜頓時火冒三丈,「你到底是哪一邊的啊,而且父親雖然混蛋了一點,但也是為了櫻好啊。」
她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伊莉雅的舊身體變成真正的小聖杯。
衛宮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問道:「你該不會是從櫻線回來的吧。」
間桐臟硯嘶啞著嗓子下達了命令。
美狄亞再次打了一個響指。
紅A臉色漲紅,正想要說什麼,卻發現遠坂凜意味深長的看著他,乾脆閉上嘴巴,什麼都不說了。
某個書房內,間桐臟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嘴角裂開一絲絲冷笑,「去吧。」
剎那間,他的皮膚破開,一隻只噁心的蟲子從他的體內飛了出來。
衛宮沒有想到,間桐臟硯還真他么的召喚出了咒腕哈桑,難不成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嗎?
啊啊啊啊……
不一會,紅A把飯做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