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卷 權能和妖怪 第019章 攔路的狂犬

第十卷 權能和妖怪

第019章 攔路的狂犬

到時候,花開院一族就真的晚了。
「雖然有些抱歉,但master有令,不允許花開院和奴良組的人踏出花開院一步,所以你們還是回去吧。」
從災難中存活下來的眾人聽了花開院龍二這番話,不由沉默不語,這種事情其實大家都知道,只不過大家的心裏還有一絲絲奢望,一直極力避免這麼想。
「大將!!」
「既然那群陰陽師不幫你們,不如我們聯手如何?」
「我的名字叫做庫丘林,愛爾蘭的狂犬!」庫丘林堂堂正正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花開院龍二頓時冷靜下來。
然而庫丘林卻露出了一個失望的表情,下一秒鐘,他身形一側,彷彿避開什麼,手裡的魔槍橫掃而出。
奴良陸生如同炮彈樣飛了出去,撞擊在花開院家族的牆壁上,直接將牆壁撞塌,飛入了花開院家族的庭院之內。
奴良陸生從庫丘林的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神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你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因為這一次花開院家族受到了重創,所以攻擊羽衣狐的勢力,將會以奴良組為主,花開院柚羅表示自己會竭盡全力的配合對方。
但奴良陸生卻沒有那麼好說話,「躲開!」
對於這一點,花開院柚羅搖了搖頭,「實際上我們也不太清楚。」
誰敢攔住他的去路,他就砍了誰,羽衣狐他是殺定了,愛爾蘭的光之子也留不住她。
無頭鬼揮舞著手上多條繩索,猶如蛇形般攻m.hetubook.com.com向庫丘林。
愛爾蘭的光之子有如何?傳說中的大英雄又如何?
花開院柚羅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底牌,也不會如此畏懼羽衣狐,落入現在這種進退不能的田地。」
而不久前,羅翠蓮施展自己的權能,摧毀了二條城,不知道多少妖怪被龍吟虎嘯大·法殺死了,羽衣狐的實力前所未有的衰落。
兩股剛強的力量轟然撞擊在一起,青田坊自認自己的拳頭可以擊碎石頭和鋼鐵,但轟擊在庫丘林的腦袋上時,卻彷彿撞擊在了金剛石上一樣。
碰!
眾人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發現大廳之內多出了一個長頭髮的男子。
「我有一個同伴的朋友被羽衣狐殺掉了,我們要前往地獄將她的魂魄拿回來,而只有安倍晴明才擁有打開地獄之門的能力,這就是master要保證安倍晴明誕生的理由。」
那可是妖怪啊。
碰!
在大是大非的面前,他最終沒有趕走奴良陸生。不過他並沒有給奴良陸生好臉色,全程板著一張臉,任由花開院柚羅和奴良陸生交流。
對此,奴良陸生表示很滿意。
如果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衛宮的計劃就會被破壞。
看待花開院柚羅是一個小孩子的份上,庫丘林作出了解釋。
畢竟如果羽衣狐真的得逞了,對於花開院家族沒有好處,對於其他的陰陽師也沒有好處。
花開院龍二冷冰冰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看著忽然出現的奴良陸生,「我不是說過,不允許你們滑頭鬼踏入花開院家族的領地嗎,你們竟然還敢來?」
奴良陸生也忍不住怒喝道:「開什麼玩笑,你這麼可能是愛爾蘭的光之子。」
花開院柚羅頓時無言以對。
花開院家族,大廳。
花開院柚羅趕緊說道:「龍二哥哥,奴良同學一定是來幫助我們的,現在我們需要奴良組的幫助。」
半天後,奴良陸生將所有奴良組的妖怪呼喚過來,聯合花開院家族,準備前往二條城,徹底的擊潰羽衣狐。
奴良組的妖怪們大驚失色,一部分連忙朝著院子里跑去,如雪女冰麗,而另一部分卻怒髮衝冠,朝著庫丘林發起了攻擊,想要為自己的大將報仇。
誰哪知道那群人竟然真的如此目光短淺。
兩個人的配合雖然默契,但庫丘林卻沒有太過於在意,他現在的實力越來越強,像是無頭鬼和青田坊這樣的對手,已經沒有辦法給他帶來刺|激。
奴良陸生冷冰冰的看著庫丘林,邁開腳步,身形緩緩從眾人的視界內消失。
「少主。」
「就算你這麼說,但我無疑是庫丘林,縱橫愛爾蘭戰場的狂犬。」庫丘林裂開了一個笑容,強烈的殺氣毫不留情的釋放出來。
這個男人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進入了他們的大廳。
奴良陸生有些無語,京都可是花開院一族的地盤啊,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和-圖-書花開院一族卻什麼都不知情。
殺取·蛇行刃!
衛宮之所以派遣庫丘林過來,就是害怕奴良組和花開院家族壞事。
所以衛宮不得不派遣庫丘林過來,攔截這夥人。
說不定奴良組和花開院聯合起來,真的有可能在羽衣狐生下安倍晴明之前,殺死羽衣狐。
庫丘林一腳踢出,將青田坊踢飛了出去,再次撞碎了一面牆壁,飛入花開院家族的庭院之內。
不過隨後,他們就反應過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在加上花開院柚羅高呼的奴良姓氏,眾人頓時想到了浮世繪町的奴良組。
在這股殺氣的逼迫下,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這讓不少花開院家族的陰陽師頭皮發麻,這種神出鬼沒的能力也太可怕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庫丘林不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不愧是這個世界的主角之一,如果你就這樣退去的話,我可是會失望的,不過看在你這麼有勇氣的份上,接下來的一招,我會留手,放心吧,不會取你性命。」
這也太丟臉了吧。
花開院龍二也不是蠢貨,現如今花開院一族岌岌可危,已經沒有辦法徹底的擊潰羽衣狐一族,一旦羽衣狐的計謀得逞,將鵺生下來,那麼首當其衝的就是花開院一族。
每一個感受到這股殺氣的妖怪和陰陽師,都有一種被鋒利的小刀戳破了皮膚的痛感。
這是一種可以隱藏自己的身形,讓敵人無法看見自己的招式。
庫丘林大大咧咧地說道和-圖-書
就在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忽然回蕩在花開院家族的大廳。
奴良陸生聽到庫丘林說的如此斬釘截鐵,不由動搖了,難不成對方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大英雄。
「到此為止了,諸位,如果在繼續打下去,我可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留手了。」
奴良陸生問道:「那不是你們花開院的底牌嗎?」
奴良陸生笑著說道:「所以,你是要將我這個唯一的盟友趕出去了?」
花開院魔魅流點了點頭,「龍二。」
原本有些期待奴良陸生這樣的主角給自己帶來不一樣的感覺,結果那種明鏡止水看似不錯,但在見聞色霸氣的面前,卻漏洞百出。
在四百年前曾經和他們一起對付過羽衣狐的滑頭鬼。
「這一點,我們也不知道。」花開院柚羅有些羞愧地說道,毀滅萬物的魔風出現之後,他們確實四處打聽過,但沒有什麼收穫。
羽衣狐不光是花開院一族的大敵,同時也是滑頭鬼一族的大敵,雙方的孽緣糾纏了數百年,實在是太深了。
不過一群人剛走到門口,就被一個穿著藍色緊身衣,手持紅色魔槍的男子攔住了。
花開院柚羅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是奴良同學嗎?」
紅色的槍身劃出了一道優雅的弧線,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奴良陸生的胸口,將其打出了明鏡止水的狀態。
大概是因為對方的明鏡止水還不到家吧。
「那你們知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在找羽衣狐的麻煩?」
青田坊更和-圖-書是高高跳起,從高空墜落,呼嘯著砸向了庫丘林,可怕的妖氣轟然炸開,彷彿一顆充滿了火藥的導彈,賜予敵人平等的毀滅。
畢竟在原著之中,安倍晴明差一點就沒能出生。
現如今,他們為有和滑頭鬼一族再次合作,才能夠擊潰羽衣狐,終結羽衣狐的計劃,保存下花開院一族。
庫丘林撇了撇嘴,「我才沒有幫助那頭狐狸,master只不過是想要保證安倍晴明降生到這個世界上而已。」
庫丘林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揮舞著魔槍,將蛇形而來的繩索切成粉碎,同時用武裝色霸氣覆蓋自己的全身,用腦袋擋住了青田坊的拳頭。
不過他並沒有糾結這個,而是換了一個話題,開始商量如何聯合在一起,徹底的將羽衣狐擊潰。
奴良陸生現在最想要知道的,就是那個毀滅萬物的魔風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人施展出來的。
先別說對方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又怎麼樣。
花開院柚羅忍不住問道:「如果你真的是光之子,為什麼要幫助羽衣狐。」
因為他們感覺到,只要自己稍微有所異動,就會受到敵人狂暴的攻擊。
花開院柚羅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自己的拳頭根本沒有辦法打碎對方的腦袋,甚至因為拳勁用力過猛,反震力直接將自己的骨頭震碎了。這讓青田坊驚愕到了極點。
他毫不猶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對準了庫丘林,「如果不躲開的話,連你一起砍了。」
這就是滑頭鬼的畏……明鏡止水。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