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卷 權能和妖怪 第032章 退走

第十卷 權能和妖怪

第032章 退走

沃班侯爵從古代美索不達米亞的地母神伊南娜處篡奪的權能。
因為這頭老狼擁有一個死而復活的權能。
「不要插手。」庫丘林果斷拒絕了,「這是我的戰鬥啊!」
「刺穿死翔之槍,這就是我的寶具,用你的理解,應該是逆轉因果的權能,想要避開這一招,必須擁有擁有扭轉命運的強運,或是很了不起的直覺。」
然而薩爾瓦托雷卻大咧咧地說道:「這你就多心了,安德烈,我現在和赫拉克勒斯可是摯友啊。他怎麼可能會殺我。」
赫拉克勒斯會意,於是將戰場留給了沃班侯爵和庫丘林,拎著薩爾瓦托雷來到了衛宮一群人的身邊,將薩爾瓦托雷人給了安德烈。
就算是衛宮說了,對方也不可能聽懂,所以衛宮就乾脆不說了。
「不愧是老牌的弒神者,實力還在我擊殺的不從之神韋勒斯拉納之上。」庫丘林在對轟之中,不慎被沃班侯爵轟飛出去之後,如此感嘆道。
「比如印度神話中的大英雄迦爾納,殺死是美杜莎的珀爾修斯,庫丘林當然也算一個,還有阿喀琉斯也算一個,當然還有北歐神話中的齊格飛。」
一行人交談的時候,庫丘林和沃班侯爵之間的戰鬥也進入了尾聲。
他實在是想不通,你到底哪裡來的自信,認為赫拉克勒斯和你是摯友,就因為打了兩場,所以對方就成為你的摯友了?
畢竟庫丘林這一招確實非常的強大,剛才的戰鬥他全程都被沃班侯爵壓制,結果施https://www.hetubook.com.com展出刺穿死翔之槍后,立即逆轉了勝負。
這種嚴重的傷勢在普通人看來,也許這輩子都沒有治愈的希望,不過弒神者的體制特殊,休息一陣子就可以恢復過來。
薩爾瓦托雷不由苦笑起來。
不過沃班侯爵卻催動了疾風怒濤這項權能,操控著紫色的雷霆轟向了庫丘林。
人類的身體如果被殺死,即使身體完全變成灰,也能夠通過消耗大量的咒力使身體完好無損的復活。但消耗的咒力在一至兩個月內絕不會恢復。
但下一秒鐘,他的心臟就被貫穿了。
就算是一邊的莉莉亞娜也覺得尷尬。
沃班侯爵看著自己的胸口,當庫丘林將魔槍從自己的體內拔出去之後,他就感覺自己的生命力隨著對方的魔槍一同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所以沃班侯爵剛才撤退的時候,可以說是十分果斷,一點也不含糊,生怕被徹底的留在這裏。雖然活了幾百年,但衛宮估摸著這頭老狼還沒有活夠。
「抱歉啊,安德烈,我又輸了啊。」
庫丘林不得不利用盧恩符文擋住了一輪以一輪的紫色雷霆。
不過庫丘林並沒有氣餒,因為他還有一招殺手鐧沒有施展而出。
結果卻跑了。
雖然她不太清楚殺掉復活的古代大英雄,是否可以獲得對方的權能,但他不介意嘗試一下。
但庫丘林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比起沃班侯爵這個活了幾個世紀的弒神和*圖*書者,似乎有著一定的差距。
很顯然,這傢伙利用自己的權能將自己復活后,偷偷的溜走了。
「哈哈哈,不要在意這點小事嘛。」
所以沃班侯爵在沒有想出對抗這一招的辦法前,絕對不會和庫丘林再次戰鬥了。
薩爾瓦托雷戰敗之後,赫拉克勒斯就騰出手來。
莉莉亞娜連忙單膝下跪,果斷地說道:「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魔導書送到您的手上,衛宮大人。」
安德烈苦笑著接住了四肢斷裂,沒有還手之力的劍之王。
庫丘林最終利用自己的魔槍,在沃班侯爵的身上扎出幾個大洞,破壞了狼人的形態,逼迫沃班侯爵變回了人類的模樣。
「你問這個做什麼?」衛宮反問。
作為一個看過弒神者劇情的人,庫丘林很清楚,自己雖然殺掉了沃班侯爵一次,但並沒有徹底的將沃班侯爵殺死。
說完這一句話后,沃班侯爵就消失不見了。
他握緊自己的魔槍,全身上下的魔力推到了極點,解放了自己的寶具。
庫丘林遺憾的看著沃班侯爵,「可惜,這兩個東西,你都沒有。」
沃班侯爵露出了冷酷的笑容,「如果你的實力僅僅是這樣,那麼你的權能,我就收下了。」
薩爾瓦托雷將目光轉移到了衛宮的身邊,「安德烈,這位是誰啊?」
然而庫丘林卻沒有露出戰勝對方的喜悅感。
他記得自己在神話時代時,也確實認識不少一根筋的笨蛋,雖然會闖禍和鬧事,但並不是什麼壞心眼的hetubook•com.com傢伙。
「雖然你說抱歉,但我完全沒有從你的臉上看到一點歉意啊。」安德烈看著滿臉笑容的薩爾瓦托雷,毫不猶豫的吐槽了。
這個舉動讓沃班侯爵愣了一下。
衛宮笑了笑,沒有搭理他,反而看向莉莉亞娜,「現在,可以把青銅黑十字收集的魔導書,交給我了嗎?」
衛宮滿意的點了點頭,不愧是莉莉亞娜,很識時務嘛。
在這場戰鬥中,他雖然竭盡全力,但最終還是落入了下風。
如果庫丘林的對手是愛莎夫人的話,他絕對不會使用這一招。
因為他就算是化身黑龍,也未必可以對抗這一招。
「算是吧。」衛宮沒有詳細向對方解釋什麼叫做聖杯戰爭,什麼是英靈,畢竟對方只不過是一根筋的笨蛋而已。
「走,回去吧。」
薩爾瓦托雷笑嘻嘻地說道:「你除了庫丘林和赫拉克勒斯之外,還復活了什麼人?」
薩爾瓦托雷眼睛一亮,「你就是那個復活了庫丘林的傢伙。」
一時間,沃班侯爵整個人都愣住了,看著自己被刺穿的心臟,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嘴角溜了出來。
龍蛇的不死性使靈魂不滅,龍的身體被毀滅也可以從靈魂狀態中再生。
庫丘林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刺穿死翔之槍是否可以擊中對方。
不過這已經是兩天之後的事情了。
Master會原諒他的。
庫丘林一槍刺出,不過目標卻不是沃班侯爵的心臟,而是他面前的地面。
衛宮看到這一幕,帶著眾人和*圖*書來到了庫丘林的身邊,看著滿臉不爽的庫丘林,嘲笑道:「誰讓你剛才把刺穿死翔之槍的能力告訴那頭老狼的。」
安德烈不由嘆了口氣,放下薩爾瓦托雷后,向赫拉克勒斯道歉,「非常感謝你的手下留情,赫拉克勒斯大人。」
「我估摸著,他在沒有獲得足以扭轉命運的強運,又或者是了不起的直覺時,絕對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但對手是沃班侯爵的話,庫丘林就沒有那麼多忌憚了,畢竟沃班侯爵殺死的不從之神之中,並沒有強運的神靈。
這讓庫丘林很是不爽。
他原本還以為對方會復活之後化作冥界的黑龍,和自己大戰一場。
「刺穿死棘之槍!」
果不其然,老狼死後,他的身體很快就化作了灰燼,與此同時,他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這一次的戰鬥到此為止了,下一次再見面的時候,就是我們死斗的時候,庫丘林喲。」
「需要我幫忙嗎?」他輕聲說道。
而莉莉亞娜也在第一時間返回了青銅黑十字,將所有的魔導書都復刻了一遍,送到了她們的老對手,赤銅黑十字的手裡。
庫丘林無奈的聳了聳肩,「下一次,他未必會找到我。」
衛宮隨後就帶著一群人返回了義大利,至於安德烈和薩爾瓦托雷,直接扔到了一個酒店,懶得去管他們。
安德烈不由扭頭瞪了對方一眼,「你給我閉嘴!」
庫丘林哈哈大笑起來,「想要的話,就來拿,如果你能夠接下我最後一招的話。」
他可不會在這個和-圖-書世界長待下去。
因為幾個弒神者之中,愛莎夫人就是擁有扭轉命運的強運,明明是第一個出身卑賤的人,卻意外的獲得了主人的財產,甚至陰差陽錯成為了弒神者。
「只要是歷史上有名有姓的大英雄,我都想要與之交手。」
安德烈說道:「這位是衛宮大人,他就是庫丘林的master。」
薩爾瓦托雷果斷地說道:「當然是想要和這些古代的英雄交手,我已經和赫拉克勒斯交手一次,果然是傳說中的大英雄,超級強大的,所以我很想要和其他的英雄交手。」
如果赫拉克勒斯有殺氣的話,現在他這個笨蛋朋友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了。
就算是戰敗也沒有關係,反正這又不是聖杯戰爭。
沃班侯爵的實力已經讓他熱血沸騰起來,所以他打算用自己的力量擊敗這個傢伙,而不是依靠赫拉克勒斯的幫助。
衛宮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只能說一句,你在想屁吃。」
這種強運太過於可怕。
兩個人之間的戰鬥,將方圓數公里的地形都改變了。
他想要說什麼,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魔龍化的靈體,有著單手就能壓制韋勒斯拉納權能之一野豬的力量,龍的口中可以噴射出強大的火焰。
反倒是赫拉克勒斯一臉淡定地說道:「我並不討厭這種一根筋笨蛋。」
靈魂從肉體分離出來,變化成長達30m實體的黑色巨龍。
如果在黑龍的狀態下再次被幹掉的話,這頭老狼是真的會死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