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一卷 忍術和海賊 第040章 大新聞

第十一卷 忍術和海賊

第040章 大新聞

天龍人什麼尿性他不清楚嗎,動了那群傢伙,海軍大將都要出手,將其當做奴隸拍賣,完全就是在打世界政府的臉。
一番隊的隊長馬爾科醉醺醺的從甲板上爬起來,走到一邊脫下褲子,朝著海里放水。
作為四皇之一,白鬍子海賊團已經很久都沒有受到強而有力的挑戰,他們牢牢的佔據著新世界的頂點,俯視著天下間所有的海賊。
然而一旦發作就會陷入癲狂之中,就會四處亂砸亂打,到處搞破壞。六親不認,連自己兒子都殺,不管是誰的話都聽不進去。
「這個世界,真的是越來越有趣了!」
摩根斯看著眼前這位身材嬌小,但雄偉廣闊的女人,滿臉抽搐,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偉大的神靈?
一群不開眼的天龍人企圖搗亂,被對方抓了起來。
不管是身體,就連心靈都在這種巨大的壓力之下,無法呼吸,感知渙散。
就在赫斯緹雅釋放出自己神威的剎那,一股無法相信的壓力轟然降臨,落在了摩根斯的身上,在這一瞬間,摩根斯承受了如山般沉重的壓力。
無獨有偶,在另外一個地方,某個人也作出了相同的評價。
「要不要去湊個熱鬧?」本貝克曼問道。
摩根斯點了點頭。
摩根斯依舊點了點頭。
馬爾科一臉懵逼,情不自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後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繼續看標題,沒錯啊,天龍人淪為奴隸,跌落神壇?
衛宮看著他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笑了笑和_圖_書說道:「回去之後,就把新聞發了吧。」
現在他的大腦還有些暈眩。
新世界,和之國。
四皇,夏洛特·玲玲。
幾分鐘會後,白鬍子情不自禁的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大笑。
不少被笑聲吵醒的海賊,一個個一臉懵然,二番隊的隊長艾斯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老爹。」
白鬍子被自己的孩子叫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不由低頭看向手裡的報紙,入眼的標題瞬間吹飛了他所有的睡意。
「這我怎麼知道,不過既然對方敢公開拍賣天龍人,應該有幾把刷子吧。」紅髮如此猜測。
???
衛宮當著摩根斯的面,對赫斯緹雅說道:「這傢伙對咱們接下來的計劃有利,你釋放一下神威,嚇唬嚇唬他。」
白鬍子輕哼了一聲說道:「摩根斯那傢伙的新聞雖然經常會誇大其詞,但絕對不會開玩笑,更不會捏造一些子無須有的事情。」
「去吧。」
但說摩根斯那個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勇了,竟然連這種新聞都敢堂而皇之的登上報紙,這是要和世界政府對著幹嗎?
赫斯緹雅頓時收斂了自己的神威,神力內斂,誰也看不出這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女神。
畢竟事關天龍人,沒有幾個人會當做等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爾科掏出了一張貝利,塞進了對方的背包了,拿出了一份新聞。
「不過,這一場戰鬥,你怎麼看,那群年輕人會贏嗎?」
和*圖*書用最短的時間,傳遍全世界。」衛宮又叮囑了一句。
另一方面,某個四皇的船上。
「還是找媽媽商量一下吧。」在思考無果后,這位背部從未著地的男子來到了餐廳,找到了正在享用早餐的媽媽。
與此同時,新世界,萬國,蛋糕島。
就算是他們白鬍子海賊團,也不願意和天龍人發生衝突。
天龍人是什麼貨色,他在清楚不過了,雖然他一向看不起那陣蠢貨,但卻不得不承認,世界政府真的將天龍人保護的很好。
摩根斯的眼神變得深邃無比,緩緩說道:「這幾天,把所有的新聞都給我撤掉,我要親自操刀,發布一則震驚世界的大新聞。」
手底下的員工震驚不已,連忙點頭。
畢竟大家都是老爹的孩子。
他不由看了衛宮幾眼,他該不會是在忽悠自己吧。
卡塔庫栗看到自己的母親沒有發作,鬆了口氣,將報紙放在了自己母親的面前。
一瞬間,摩根斯渾身的羽毛都炸開了。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以頭搶地,不敢起身。或者說無法起身。因為他的大腿到現在還軟綿綿的,沒有一丁點的力量。
本·貝克曼微微一笑,他們當然不會害怕。
天龍人怎麼就突然淪為奴隸了。
赫斯緹雅上下打量了摩根斯一眼,放開自己的神力,釋放出自己的威嚴。
「將天龍人當成奴隸拍賣嗎?又是一群想要出名,膽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傢伙啊,這群傢伙死定了。」夏洛特和-圖-書玲玲很快就作出了判斷。
而這伙凶人一合計,打算在女神的盛宴開幕的時候,將天龍人當做奴隸,拿出來拍賣。
馬爾科邁開腳步,跨過一個個東倒西歪的同伴,搖搖晃晃回到原來的位置,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打開今天的報紙。
返回新聞社之後,摩根斯抽了好幾根煙,才慢慢了冷靜下來。
不能為了一群天龍人賠了命。
轟隆!
本·貝克曼嘖了一聲,吐了一個煙圈,「世界政府絕對會暴怒,召集大量的海軍進入新世界,你猜他們會不會趁著這個機會,對其他的海賊的動手,比如大媽,又或者是我們。」
作為四皇的夏洛特玲玲患有思食症,這種癥狀沒有發作之前,夏洛特玲玲還算是一個合格的海賊。
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真是不知死活。
艾斯忍不住說道:「弱真的如此,新世界,要亂了啊。」
看完報道之後,馬爾科的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
這是要逼迫世界政府徹底的認真起來啊。
新世界,白鬍子海賊團。
衛宮揮了揮手,「行了,收起來吧。」
衛宮沒有拒絕,帶著摩根斯找到了正在指揮眾人修改餐廳的赫斯緹雅。
紅髮哈哈大笑,反問道:「朋友來了有美酒,敵人來了有武器,我們會害怕嗎?」
「是,老闆。」
夏洛特·卡塔庫栗看著手裡的報紙,目光眯了起來,不停的思索著這一次的事情,究竟公會對萬國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馬爾科的和_圖_書目光下移,看向了這片稿子的內容,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不久之前,一夥凶人襲擊了古蘭泰佐洛,擊敗了黃金帝,然後佔據了古蘭泰佐洛,將其改成了女神的盛宴。
新聞鳥點了點頭,張開自己的翅膀飛走了。
白鬍子將報紙扔了過去,艾斯接過報紙看了幾眼,情不自禁的大叫起來,「喂喂喂,老爹,這是開玩笑的吧。」
馬爾科連忙跑到了爆炸的面前,叫醒了白鬍子,把報紙往白鬍子的手裡一塞,「老爹,你看看吧,世界要變天了。」
女神的盛宴即將開幕,天龍人淪為奴隸,跌落神壇!!!
一個顯赫的標題印入了馬爾科的眼前。
「來人啊。」
事情大條了!
過了好一會,他才找回了自己的感知,又好了好一會,才恢復了一身的力氣,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神恩如海,神威如獄,可不是說說而已。
但即使如此,摩根斯依舊沒有緩過神來。
少了一條胳膊的紅髮看著手裡的報紙,站在他身邊的副船長本·貝克曼抽著煙問道:「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昨天晚上,他們又開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宴會,直到深夜才結束。
「是卡塔庫栗啊,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夏洛特玲玲抬手將一塊蛋糕扔進自己的嘴裏,含糊不清的問道。
夏洛特玲玲看了一眼之後,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因為一旦發生了衝突,不光是海軍,就算是世界政府也會對白鬍子海賊團動手,雖然白鬍子海賊和圖書團不會害怕,但也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和海軍貿然開戰。
四皇凱多看到自己手下給自己送過來的報紙,發出了嗤笑,「哼哼,居然將天龍人當做奴隸拍賣嗎,真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貨啊。」
第二天,數之不盡的新聞鳥從新聞社出發,飛向世界各地,將一個爆炸吧的大新聞傳遍了整個世界。
但是現在,竟然有人抓住了天龍人,還企圖將天龍人當做努力拍賣,而且還大張旗鼓的將這件事情登上報紙,傳遍全世界,這簡直就是在打世界政府的臉面啊。
死定了。
「不用太擔心,也不需要關注,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貨而已,很快就會被世界政府徹底的剿滅。」
一個員工推開門走了進來,「老闆,有什麼事情嗎?」
紅髮放下報紙,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了不起了,這下子算是徹底的捅了馬蜂窩了。」
先不說那群抓住天龍人當奴隸,做了白鬍子海賊團都不敢做的事情的凶人。
摩根斯轉身就走,步伐越來越快,到了最後直接飛走了,這可怕的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要待下去了,實在是太可怕了。
「老爹,老爹……」
更加重要的是,病發之時,夏洛特玲玲戰鬥智商為零,不會做出躲閃和防守,只會胡亂攻擊。除了讓她吃到想吃的那個美食之外,沒有別的方法能讓她恢復理智。
放完水之後,馬爾科抬頭,一隻新聞鳥飛了過來,落在的船舷上,嘴裏還叼著一張報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