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卷 黑蘿莉和黑聖杯 第033章 真名

第十七卷 黑蘿莉和黑聖杯

第033章 真名

不過這對於莫德雷德和衛宮而言,並沒有什麼作用,因為衛宮和莫德雷德在赴約的時候,就知道了對方的真名。
而後,衛宮就帶著莫德雷德來到了冬木市一家非常有名的餐廳……紅洲宴歲館·泰山。
莫德雷德嘴角裂開了一個笑容,拍著自己的肚皮說道:「正好吃飽了,也應該活動活動了,master,我們去會會這一位背叛了主君的騎士如何?」
兩個人從餐廳走出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一股清澈的鬥氣從遠方傳來,彷彿在挑釁一樣,光明正大的宣誓了自己的存在。
「啊,沒錯,我說的。」
衛宮看也不看,把菜單又還給了服務員,豪氣說道:「上面所有的菜品,一樣來一個。」
只要到了晚上就杳無人跡,零零落落的路燈徒勞無功地照亮柏油路,讓景觀更顯得空寂。
莫德雷德雖然是一個熊孩子,但她的目標從來都不是勝過亞瑟王,而是想要獲得自己父王的認同。
不過在離開和*圖*書之前,衛宮輕聲對阿爾托莉雅說道:「莫德雷德固然有錯,但你也要反省一下自己啊,莉雅,雖然莫德雷德不適合成為王,但你似乎從來都沒有教導過她如何成為王者吧,畢竟沒有人天生就是王啊。」
服務員的表情都僵硬了,他在這裏做了這麼多年,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客人這樣點菜的。
「我們走吧,master。」莫德雷德是一刻也不想要待在這裏了。
衛宮作為一個旁觀者,當然知道莫德雷德的心情。
這一頓飯,一直從白天吃到了晚上。
當她想要說什麼的時候,衛宮和莫德雷德已經消失在了她的視界內。
「閉嘴啊。」莫德雷德才不願意聽阿爾托莉雅一次又一次的否定自己,她現在比阿爾托莉雅強了,但對方依舊不願意承認自己。
兩柄槍從槍柄到槍頭都被像是符咒一般的長布緊密地裹住,無法看見真正的模樣。這麼做應該是為了隱藏寶具的真名吧。m•hetubook•com•com
「好了,不要生氣了,莫德雷德。」衛宮上前拍了拍她的腦袋,「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忘記今天的不開心,如何?」
「我可以先付錢。」衛宮回應。
這是麻婆神父經常來的一家中華料理餐廳,裏面的麻婆豆腐更是他的最愛。
不過衛宮卻沒有太過於驚訝,因為這種情況他已經見過。
於是兩個人動身,前往鬥氣傳來的方向,冬木市的港口。
莫德雷德抬頭看了一眼鬥氣傳來的方向,說道:「是那個吧。」
莫德雷德哼了一聲說道:「這傢伙輸不起啊。」
「敞開肚皮吃吧,莫德雷德。」
即便是她剛才已經徹底的勝過了阿爾托莉雅,但卻依舊一點也不快樂。
「那我就不客氣了。」莫德雷德抓起筷子,大快朵頤了起來。她作為亞瑟王的繼承人,除了想要繼承王位之外,也繼承了亞瑟王的王胃。
不是看不起自己就是嫉妒自己。
不過莫德雷德https://m.hetubook.com.com更多的注意,放在了對方的兵器上面。
另一方面,莫德雷德自從離開了愛因茲貝倫的城堡,一路上就悶悶不樂。
無人的吊臂超重機朝向黑暗的海面整齊排列在一起,模樣彷彿就像是一群巨大的恐龍站著變成化石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莫德雷德抵達這裏后,抬頭看向了自己的對手。
那是一名將一頭隨意翹起的長發一古腦兒向後抹平、相貌端正的男子。
用餐的時候,猶如一頭披著人皮的餓龍,一路橫掃,將送上來的餐品全部塞進了自己的肚子里,但肚子卻不見一點腫脹。
這大概是因為兩者的胸懷差的有點遠吧。
衛宮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那個。」
衛宮無奈的笑了笑,答應了莫德雷德這個要求,畢竟對方才是自己的從者啊。
如果劇情中一樣,這裏的確很適合英靈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之下進行戰鬥。
所以衛宮想要過來嘗一下,這家的餐廳的麻婆豆腐如何,有沒有貝仙https://www.hetubook.com.com女做的六位一體魔幻麻婆豆腐吃的帶勁。
一排又一排無色無味的組合式倉庫緊鄰著海濱公園的西側連綿展開,形成一條倉庫街。
衛宮抬手,屈指在她的腦門上彈了一下,沒好氣地說道:「你還真想要殺了自己的父王嗎?」
這一點,槍呆就做的很好。劍呆就差了一點。
服務員一看衛宮的架勢,就知道衛宮沒有開玩笑,連忙說道:「請稍等,我們馬上為你準備。」
畢竟一家餐廳數百道菜品,每一道都要經過細心烹飪,同樣需要時間。
莫德雷德頓時興奮起來,「這可是你說的。」
一把被對方右手輕握著的長槍槍頭搭在肩膀上,他的左手另外還提著一柄短槍,大約比右手的長槍短了約三成。
「master!!」
一道修長的身影挺立在無人大道正中央,那人的打扮固然特殊,他渾身散發出來的異常強大的魔力,更加讓人知道眼前的人並非凡骨,而是超越常人的存在。
阿爾托莉雅一臉正色地說道和-圖-書:「不是我輸不起,而是你不適合……」
彷彿獨立有一個次元空間一樣。
阿爾托莉雅頓時如遭電擊。
衛宮對此回應道:「嗯,你高興就好。」
那是兩柄槍。
服務員適時送上菜單,「兩位客人,請問你們要吃些什麼?」
迪木盧多。
她現在已經不想要在聽自己父王的說教了。
「你是認真的嗎,客人。」
按照現在這個時間點,這位釋放出鬥氣的人,應該就是這一戰之中的槍兵。
這一區還設有港灣設施,同時兼具區隔西邊工業區以及新都的作用。
莫德雷德幾個跳躍,從擂台上直接跳到了看台上,來到了衛宮的身邊,神情非常的不滿,「你到底是站在那邊的啊。」
於是他撤除了固有結界,和莫德雷德一起離開。
愛爾蘭費奧納騎士團首席勇士——光輝之貌迪盧木多·奧迪那。
進入餐廳之後,兩個人跳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眾多周知,槍呆遠遠要比劍呆更加的……懂人心。
十幾分鐘后,美味佳肴如流水般的送了上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