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九卷 魔禁和女神 第011章 分別

第十九卷 魔禁和女神

第011章 分別

上條當麻:……這還這是令人猝不及防的讚歎呢。
上條當麻不想要跟他說話。
雖然上條當麻嘴裏說著自己想要拯救茵蒂克絲,但天知道他們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然後對上條當麻說道:「比起語言,我相信她看過劇情之後,一定會認可你的。」
衛宮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扭頭對上條當麻說道:「神裂小姐已經同意了,我們走吧。」
「有什麼不好的嗎?」衛宮反問。
「不會有這麼一天的。」
嗯,這很符合茵蒂克絲大胃王的屬性。
神裂火織說道:「先去驗證一下那個刺蝟頭少年的話。」
「所以我不能在繼續連累你了。」茵蒂克絲站了起來。
上條當麻連忙搖頭,「這可不行啊,你也知道那兩個人吧,一旦你離開這裏,他們會立即抓走你的。」
「我會保護你,即便是拼上這條命。」
「你要去哪裡?」
「難道這樣的理由還不夠嗎?」上條當麻反問。
這種事和_圖_書情絕對不可能。
她很想要拒絕,但一想到衛宮的實力,就變得遲疑起來。
茵蒂克絲沒有說話,但她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就因為這樣的理由?」茵蒂克絲問道。
上條當麻忍不住說道:「雖然已經從劇情中知道了,但真正看到還是有些吃驚啊,你的肚子是黑洞做成的嗎?」
「那你的意思是,即使我下地獄,你也願意陪著我?」茵蒂克絲露出淡淡的笑容。
上條當麻吐槽道:「你這樣一言不合就劇透,真的好嗎?」
他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原諒如此愚蠢的自己。
史提爾點了點頭,目光微微閃爍,如果那個上條少年說的全部都是真的話,拿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這兩年究竟做了什麼。
但她又不願意衛宮就這樣帶走茵蒂克絲,畢竟他和上條當麻出現的時候實在是太巧了。
茵蒂克絲不由鼓起臉蛋,生氣地說道:「竟然說一個淑女的肚子是https://m•hetubook.com.com黑洞做的,你還真是沒有一點紳士精神呢。」
不一會,茵蒂克絲就把衛宮製造出來的早餐吃了一乾二淨,明明是好幾個人的早餐,但茵蒂克絲一個人就吃完了。
「行吧,你說啥就是啥。」衛宮沒有跟對方爭辯,禮貌的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神裂小姐。」
茵蒂克絲的眼睛頓時釋放出了璀璨的光芒,瞬間撲了上去,拿起漢堡就往嘴裏塞,一邊塞還一邊說道:「太好了,你真是一個好人,我相信主一定會保佑你的。」
說著,推開空氣門,回到了上條當麻的宿舍。
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帶著茵蒂克絲跟在衛宮的身後,回到了宿舍。
衛宮看到這一幕,起身走到茵蒂克絲的面前,伸出一根指頭,在茵蒂克絲的腦袋上點了一下,將大量的信息送入了茵蒂克絲的大腦之中。
但不管如何,真相總是要面對的。
……
衛宮隨手製hetubook.com.com造出了一堆的漢堡,小籠包,放在了茵蒂克絲的面前,「隨便吃吧。」
衛宮笑著說道:「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嗎,神裂小姐。」
「當然是去解決一下幻想御手這件事情,你該不會忘記了昨天晚上,御坂美琴為什麼會和一群混混糾纏不休吧。」
「因為我不能放著你不管。」上條當麻說道。
神裂火織完全無法相信,自己會成為別人當女僕。
「這就不用了,比起幻想御手,你還是好好招待一下茵蒂克絲吧,幻想御手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好了。」
更加神奇的是,明明狼吞虎咽,但吐字還非常的清晰。
「那我可以明確回復你,我拒絕。」神裂火織果斷地說道。
神裂火織死死的瞪著衛宮,她當然知道衛宮嘴裏的我們,除了他和上條當麻之外,還有自己的目標茵蒂克絲。
上條當麻很想要吐槽:「對方完全沒有同意吧。」
羞辱?
不過在一個虔誠的修女面前,衛和*圖*書宮可不會這麼說。
衛宮愣了一下,連連搖頭,「當然不是,我是在誠心誠意的邀請你,如果你覺得我是在侮辱你,那我可以向你道歉,大概是我表達的意思不夠準確。」
一時間,她陷入了兩難的狀態。
「我不怕麻煩,而且我也不能防著你不管,如果現在讓你離開,那我剛才不就白救了你嗎。」
而神裂火熾思考了片刻后,並沒有追上去,反而眼睜睜的看著空氣門閉合,緩緩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太不解風情了。
而另一方面,衛宮一行人回到了宿舍后,茵蒂克絲很有禮貌的向上條當麻,以及衛宮道歉了,「非常感謝你們救了我,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給我準備一份早飯,我一定會更加感激你們的。」
上條當麻不由吐了一口氣,「你還真是一點也不客氣啊。」
「不。」
衛宮笑了笑,以他現在的實力,可不需要主來保佑他,他自己就可以保佑他。
畢竟她現在沒有十足的信心戰勝衛宮。
「啊,你m.hetubook.com.com說的沒錯,我確實沒有那種東西。」上條當麻很有自知之明地說道。
史提爾嘆了口氣,問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茵蒂克絲接著說道:「雖然你沒有紳士精神,但你是一個好人。」
「那真是太遺憾了。」衛宮雖然這麼說著,但臉上卻沒有一丁點遺憾的表情,「我家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神裂小姐,如果你有一天改變主意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上條當麻經過衛宮的提醒,這才想起了這件事情,一拍手說道:「對哦,還有幻想御手這件事情需要解決,我也來幫忙吧。」
茵蒂克絲很是驚訝,「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明明我們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衛宮說完,一個瞬移,消失在了上條當麻的面前。
上條當麻頓時明白了,「你想要走?」
上條當麻沒有任何的遲疑,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但我不能在繼續麻煩你們了。」
衛宮也沒有自討沒趣,笑著說道:「我出去一趟。」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