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作者:末羽
能穿越的我該怎麼浪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卷 神兵玄奇 第025章 無情奇力

第二十卷 神兵玄奇

第025章 無情奇力

他瘋狂推動天外逍遙篇,手裡的佩刀光芒大作,放射出凄厲的刀芒。
南宮問天為什麼會這麼生氣,他和北冥雷之間矛盾重重,北冥雷出了一個大仇,南宮問天縱然不會幸災樂禍,也不應該如此生氣啊。
不過在驚恐的同時,北冥雷鼓起所有的勇氣,怒喝一聲:「饒命啊!!!」
北冥雷聽到這些笑聲,覺得無比刺耳,這些笑聲彷彿如同一把把鋒利無匹的刀,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臟。
因此在衛宮面前演戲,博得北冥雪好感,只不過是小操作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更加可破的是,自己已經被對方鎖定,無論如何都無法避開這恐怖的一擊。
衛宮眉頭一挑,有些意外。
對於衛宮,他一下子就升起了難以言喻的驚恐。
那熊熊燃燒的火勁也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就連他衣服上的火焰,也被衛宮劈出來的掌風熄滅。
衛宮的右手變得通紅,彷彿一塊燒紅的鐵塊。
南宮問天看到這和*圖*書一幕,頓時心神大震,面如死灰。
這傢伙是在假裝生氣啊,為的就是博取北冥雪的好感。
不過和北冥雷那種貪生怕死的人不一樣,南宮問天被一刀逼入絕境,非但沒有投降,反而怒吼一聲。
而站在擂台下面的南宮問天則翻身而上,落在擂台中間,怒氣沖沖地說道:「閣下太過分了吧。」
南宮問天深吸一口氣,拔出佩刀,「正有此意。」
這種手段一點也不大俠,但為了天下蒼生,為了擊敗玄天邪帝這個仇敵,南宮問天還是這麼做了。
比如她被凶閻王帶走,差一點被凶閻王強爆的時候,直接施展出無情奇力,將凶閻王轟飛了出去。
「兄長。」北冥雪看到這一幕,不由驚叫一聲,衝上擂台看望自己的哥哥。
衛宮勾了勾手,示意南宮問天可以上了。
「不要啊啊啊!」
他立即明白了,這應該就是北冥雪的無情奇力。
這倒是挺符合南宮問天的性格https://m.hetubook•com.com
在場的眾人無不哄然大笑,笑聲傳遞開來,整個比武現場頓時成為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這種野心,南宮問天一點也不缺少。
這一刻的南宮問天捨棄所有花招,以悍不畏死的氣勢,朝著衛宮的手掌劈了過來。
比如他曾經偷襲過玄天邪帝。
他這一次登台,除了博得北冥雪的好感之外,還想要擊敗衛宮,證明自己比北冥雷更強,更想要一舉奪魁,成為武林盟主。
北冥雪身為北冥家族的大小姐,武功遠遠比不上自己的哥哥,但卻天生擁有無情奇力,這種力量和念力十分相似,可以駕馭萬兵,也可以摧城拔寨。
他厲喝一聲,揮刀而上。
這讓原本就心高氣傲的北冥雷如何受得了,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昏倒在地。
原著之中,南宮問天雖然是一代大俠,有著一副俠義心腸,但並非是迂腐之輩,該使用手段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
由此可見和_圖_書他這種人是真的不拘小節那種。
擂台賽,衛宮以手代刀,一刀劈出,熊熊火勁帶著無匹的力量,燒的北冥雷口乾舌燥。
衛宮看到南宮問天動手,也不客氣,依舊是以手代刀,一招金鵬折翼打了過去,澎湃無匹的火焰勁氣轟然爆發,整個擂台賽的溫度再次提升。
這一次看到衛宮對自己的情郎出手,北冥雪終於施展出了無情奇力。
此人的實力當真是神鬼莫測。
原著中,她曾經用這種力量化解了數次危機。
當他的右手接觸到南宮問天的佩刀時,南宮問天的佩刀就好像遇到了陽光的大雪,頃刻之間竟然融化成了鐵水。
現在的他學習的武功依舊是北冥世家的絕學,至於後面的菩提證法神功,天晶劍訣,神魔同體決之類的武功都還沒有學習。
澎湃的火焰勁氣無孔不入,身體的溫度急速上升,水分蒸發,口乾舌燥,肌膚枯黃,整個人彷彿一團火炬,即將被點燃。
就在此時,北冥雪看到愛郎和-圖-書陷入生死危機,情不自禁的尖叫起來,一股無形的力量轟然爆發,轟擊向衛宮。
衛宮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無形之力轟向自己,企圖將自己擊飛出去。
北冥雷死裡逃生,雙腿一軟,竟然撲通一聲跪在了衛宮的面前。
他就不信了,對方的血肉之軀,還能比得上自己鋒利的長刀嗎?
雖然不遜色于北冥雷,甚至更勝一籌,但比起衛宮差得太遠。
更加恐怖的是,他感覺到自己被氣機鎖定,無論前進還是後退,都逃不過對方這一刀。
原著中他現在拿的武器應該是神農尺,但可惜神農尺被衛宮搶先一步帶走,所以南宮問天現在拿到還是普通的佩刀。
衛宮聽到這一身怒吼,不由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他剛才看到北冥雷臉色漲紅,還以為北冥雷要和自己拚命,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慫。
這一刀在外人看來,凶厲無匹,姿態瀟洒寫意,逍遙之中帶著殺機。
他這掌刀劈到對方面前時,輕描淡寫的停了下來,不帶絲毫https://www.hetubook.com.com煙火氣息。
衛宮雖然沒有被這股力量轟飛出去,但一記手刀卻在無情奇力的影響下,偏移了幾寸,並沒有擊中南宮問天,而是一刀劈空。
這一刻,他看到不斷逼近的手刀,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氣息將自己籠罩。
但在衛宮看來,不過如此。
天外逍遙篇·氣游天地。
南宮問天看到衛宮這種姿態,頓時怒不可遏,因為他覺得自己被徹底的小看了。
南宮問天這一次終於嘗到了先前北冥雷的滋味。
甚至堅硬的牢房牆壁都被北冥雪用無情奇力轟穿。
北冥雷心頭狂跳,這一掌還未劈中自己,已然把自己烤的口乾舌燥,肌膚乾枯,若是一掌劈中了自己,還不把自己燒成黑炭。
面對拚死一搏的南宮問天,衛宮推動真氣,火焰勁氣越發璀璨,甚至可以說是恐怖。
不過當他看到南宮問天的餘光一直盯著北冥雪之後,頓時明白了。
衛宮輕聲一笑,懶得搭理南宮問天的小心思,問道:「你上來是和我比試的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