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九章 葯痴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九章 葯痴

黃金二兩?!!!!!!!!
我怔了怔。
不僅能解奇毒,還能強身健體……真便宜了那小子。
眼看他就要朝我身邊的小毛賊走去,我忙起身一把攔住他。
笑止了。
這一會兒美人眉尖都豎起來了,搭上了他的脈,又忍了一下,翻了他的眼皮,沒了剛才的閑適,估計也是怕自己中毒。
他仰起頭,執著袖子擦了擦汗。
據說這葯,無從解,只有那個那個什麼才能好。至於那個是哪個?我很好奇,但韓子川卻始終緘口不言。問芳華,他也不明白,倒是領我到書房讓我自己尋,於是乎找了不少類似的配藥的方子,閉關了大半個早上。
側頭望了我一眼,很清澈乾淨的眸子,如秋水的眼波,淡淡地看著我。
他誠惶誠恐的接了。
我一口飲了,掀著眼皮望了他一眼,「我師父弄的。」
小草紙包全散了。
說畢,坐好,伸手偷偷摸摸,觸了一下瓶子,一幅愛不釋手的模樣。
「醉生夢死春風一度沒https://www.hetubook.com.com有解藥。」
「是沒。」他頷首,「不過這葯配得不地道,我能解。」
我望他一眼,有些好笑。
他身形一閃,便踱到我身後,一揚袖,手法靈活,立馬就把小毛賊扎得刺蝟一樣。
我手一揚,撒糠似的……
我利索的蹲著,眨著眼睛,紅這一張臉,極亢奮的想看他們怎麼個解法。
我遲疑了一下,探了五個手指,想了想……收了一個,「一口價,這個數。」
我忽然覺得臉上有些熱,然後將目光移開,「大聖人,解毒啊。」
進一步說話,便被他拉進了酒樓上了。
起身,執著袖子,風姿,客客氣氣的給我倒了酒,繼而坐下愛不釋手的摸著那些小瓷瓶。
結果……
「沒事了,乖……你回去吧。」他聖賢一般的笑著,那表情似乎在說,大魔頭已經沒轍了,不會拿你怎麼樣了。
「原來如此,敢問尊師大名?」
瞅了一眼,倒在地上一片呻和-圖-書吟的七八個人。
芳華這次配的葯,是相當的好。
我拚了。
小傢伙迷糊的揉了眼睛,一激靈,連滾帶爬的離了我們二人好遠,一臉警惕的望著,受驚不小。
真失誤……
鼻尖湊在瓶口,聞了一下,喜形於色,眉如柳葉展,「妙!這位公子可否近一步說話。」
記得剛才在轎子那會兒,還有人喚他作太醫。
這兩者我是不可能聽混淆的。
他居然說我配得葯,不正宗!
我腳抖了抖,裝作望天,手插在袖子里摸索了一下,捏在手裡,指一彈,一個散開的小草紙包又落在了小孩的身上。
把小孩淋了個透。
所以,我便小試了一下,原本想找個機會用在韓子川身上的……沒料到,今兒卻抖了出來。
銀子。
我點頭。
「當真?!」
靠。
「三、二、一,醒。」
他出手闊綽,點了好些吃食和上等的佳釀。
也對,其實做人不要太貪,這一桌子吃的,怕是也要二兩銀子了。
他被我晃了眼www.hetubook.com.com,勁兒明顯輕了些。
「這位公子,敢問您手裡的是何方聖葯?」他拱拱手,一雙眼睛極有興緻的盯著我……手裡的瓷瓶。
說來也巧宅子里什麼都缺,唯獨藥草不缺……
靠……
「記住……小弟弟,倘若以後讓我再看見你偷人……銀子,我會讓你試試其他的毒粉。」
不像我義父……
出門在外不痞不行,不是我說,這毒可是我自配的,外頭知道的人很少,能否解的了還得看本事了,畢竟這「癢笑佛」可不是一般的葯。
從懷裡掏出兩還沒賣的瓶子,嗅了嗅,選了一個,倒在手裡,獻寶一樣在美人眼裡晃了晃,餵給了小毛賊。
「敢問,公子這些葯可是自己配的?」
他探著手,把了脈,朝旁人吩咐了一下,讓人壓住這笑個不停四處打滾的孩子,不一會兒便端著一碗水,潑了下來。
「我正嫌它重,攜著不方便,打算買給藥鋪,你要喜歡,我便宜些賣與你。」
「好了,差不多了。」
其實,m.hetubook.com.com照我推測……倘若我真有那麼一天,他也會喝一盞茶與韓子川下一會而棋,再不徐不疾的,過來瞻仰我的遺容。
這麼年紀輕輕,出行便這麼氣派,不像沒錢人家,不會連區區五兩銀子都沒有吧。
他起身忙倒滿。
回神。
「唐突了,見諒。」
我怒了……
不是吧……
我憋氣。
「二兩黃金。」
他說什麼?
望著眼前這個美人束手無策的表情,我心情大好。
我一拍桌子,「哎呀,罷了,看在這桌美食的份上……」我探出兩根,「就二兩……」
「你也適可而止了。」他那手壓住我在懷裡掏來掏去不安分的手。
他低頭,怔了怔。
按照他的話,那天勺兒不行了,我才會救。
就算給了銀兩,也會冷眼旁觀。
我一扔。
小毛賊睜開眼,有些不解的望著俺倆。
「不敢了不敢了。」
那美人兒卻將我一把撥開,聊起袖子,蹲在地,揚起的手間隱約有銀光在閃,反手二指一併,倏地朝他們的幾個穴道扎去,下手如www.hetubook.com.com此之快……
啊……
「救人。」
「你幹嘛……」
小毛賊閉眼,被噴了一臉,四肢攤開,倒地不省人事。
醉生夢死春風一度卻是一種極品春|葯的名字……
「……」
他面有難處。
他拿手肘輕輕碰了我一下,「公子先出個價吧。」
人一躥,溜得沒人影兒了。
嘆一口氣。
我一笑,標準式的笑容。
醉生夢死是一種極品酒的名號。
其實,這個人,比芳華醫德好太多了。
看來……
衣飾精簡華美,腰間還綴著光暈融融的明珠,長衫飄飄,風度翩翩,像是富貴人家的公子,對了……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發上插的是白玉蓮簪。
他欣喜過後,眼神暗淡,「這會兒出訪,身上銀子帶得不多,只怕公子不會捨得割愛。」
哼……
不會袖手旁觀,就算沒人給銀子也會出手相救。
我哼了一聲,乾脆不理會,拿箸撥菜,又酌了一口酒。
那幾人便不哼了,臉上的紅潤也消失了。
我笑了,手一揮,「您……救,別客氣。」
我眨了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