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二十二章 女兒身初潮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二十二章 女兒身初潮

義父沉吟了一下,「我沒遇見這種脈象,有些奇怪……像是氣血不足。」
忙垂下頭,大口喝著冰鎮酸梅湯,原本想壓驚,卻沒料到這沁涼的液體下肚后,五臟六腑一激靈,那一股子絞痛便從腹部蔓延開來,疼得我手一抖,原本捧在手裡的一碗糖水便倒了下來,淋了一身。
「怎麼了?」韓子川忍不住插了一句。
「傻勺兒,」芳華一驚,忙起身,攙扶著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執著袖子給我擦,「怎麼就這麼不小心。」
說完從懷裡掏了掏,一併把白花花的銀兩放在桌上。
真受用。
他蹙眉,沉吟了片刻,手指又搭了兩三下,望向我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挑著眉,望著我……
我心情大好。
袍子有些和_圖_書潤,在他的動作之下,水浸得更快了,濕透了的布料貼在腿間,涼涼濕濕的。
他掀著眼皮望了我一眼,執著袖子,反手便握上了手腕處。
韓子川坐在一旁,也不知道從哪兒撈來了一把扇子死命的搖,頗有些怨恨的瞅著我用手護著的兩碗冰酸梅湯。
幾片血漬印在了袖口上。
他問了我最想問的。
「謝謝……」我吶吶的說了一聲。
倏地一下站了起來,怔怔的。
這一點我很明白。
韓子川卻老大不客氣地也從他手裡奪去了另一碗,攙扶著我,揚臉說,「勺弟身子不舒服,你快些過來把脈。」
只在一瞬間,他眉目舒展,這份紛亂糾結的情緒便褪散,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併搶hetubook.com.com了他手裡冰鎮梅子湯,端著兩碗朝院里的石桌走去,任憑他怎麼氣急敗壞,絲毫不理會,還不忘每個碗里酌一口,丫的……真好喝,涼快。
「哼,不錯么,」韓子川手肘搭在桌上,斜乜一眼,「買了那麼貴的東西,居然還剩下這麼多銀子。」
靠,我流血了!
「臉色怎這麼蒼白,莫不是熱感了,這大熱的天我本應當留意的,不該讓你吃冰的,瞧我……糊塗了。」他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芳華的眼角彎了彎,似乎在笑,「我就說了,勺兒了不得。」
似乎,剛才只是幻覺。
「勺兒怎麼了?」芳華留意到了我的視線,側頭來望著我。
韓子川怔了怔,像是聽到了史上最好聽的笑話,和圖書猛在我肩上一拍,「你說他?怎麼可能,好吃的東西他一人就要包兩三份,這人怎麼可能氣血不足。」
摺扇雖握在韓子川手中,卻帶著芳華身上特有的香氣,輕拂之下的風,爽透極了,偶爾間髮絲輕揚,從我這角度隱約可見……芳華的衣襟輕顫,外袍緋紅,內襯卻是雪白的單衣,整個人清爽無比,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叩著石桌,沉思了許久,突然沒來由的問了一句:「勺兒,這次葯賣了,還餘下多少銀子?」
他卻突然咦了一聲,緩慢直起了身子,挽著袖子放在眼皮底下看著。
我狠狠剜了他一眼。
我怔了怔。
芳華站在我們身後,靜靜的看著,眼神中一閃而消逝的落寞,眉宇間的惆悵化不開,那是m.hetubook.com.com種凄傷的表情。
這一下腦袋清醒了。
還是有些疼……
呼吸一窒,我騰出一隻手按住肚子。
又喝了一口糖水,抬起頭卻在看到芳華拿手摸了摸懷裡的動作時,沒忍住差點被嗆了,他那衣襟外隱約露出了春宮圖邊角,而韓子川一邊扇風,另一隻手伸著,從芳華肩側探了過來,斜乜著眼,仍賊心不改的想竊書。
風徐徐的吹過我們三人。
當我再看向他時,他嘴邊盪起微笑,唯有那一份撲面而來的溫雅,奪人心智,「給你們端了些用冰鎮好的糖水,叫了你們許久都不見人影。」
「小子,咱梁子結大了。」
我大氣也不敢出。
芳華淺笑著,跟在後頭,挑了個乾淨的凳子坐,他今兒穿了一席緋衣,烏黑亮澤的和_圖_書發的斜挽著,慵垂在一側的肩頭,手搭在臉頰上,低垂著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更顯得眉張揚入鬢,他是個男子,卻亦嫵媚得讓人移不開眼。
我怔了怔,兩人不由自主地視線緩緩向下,我那白衣盛雪的袍子上,不知何時像是被櫻花點綴一般,落了無數個血花,還是被水染化開了,特別醒目的那種……
啊……
我一口氣緩了過來,忙推拒:「已經好些了,不勞義父操心。」
我與韓子川的倆姿勢太過於……曖昧了。
我忙一把推開韓子川,徑自站好,笑得有些尷尬。
我心裏發慌……
他將一碗冰涼的梅子湯擱在我手裡,眼神飄忽著來到韓子川擱在我腰間的手邊上,笑了一下,卻有些苦澀。
我眨巴眨巴眼,堅定地說,「五兩銀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