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二十七章 入宮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二十七章 入宮

芳華想必一定是料到了,若留了銀子給我,我便會偷偷摸摸沿路跟著他們。
美也不行,丑也不行……到底想我怎麼著么。
皇帝老兒都卧床不起了,還選個屁秀,進了宮,沒多久,皇帝若死了,我不得守活寡敲木魚啊。啊呸……這老色鬼果然名不虛傳,養著得下人……就算是一沒了把的太監也這麼色迷迷的。
終於,把這樣臉弄得平凡了一點兒。只是……粉末化水,凝固結成的皮,掛在臉上還是有些不太自然,總覺得說話笑起來,皮拉扯得還很僵硬……不過,總算是憑著這姿容混進了皇宮。
房門輕輕被叩了,我忙側過身,用袖子擦了擦臉。弄玉依在門外望了我們一眼,輕佻地說:「馬車已經在外頭了,太子也在車裡等了,美人什麼時候過去?」芳華也不惱,輕輕掃了他一眼,淡定的說:「收拾妥當了,這就來。」「義父……」我扯上他的袖子,萬般不舍。他抽身https://m.hetubook•com.com,撈起案上那輕薄的包袱,徐徐榻出了門。馬車裡,韓子川正巧掀起了帘子,悠悠的望了我一眼,眼裡承載著滿是不舍與濃濃說不明道不清的情緒。「你一定要照顧我我義父,知道沒。」我惡狠狠的瞪他。他卻眯眼笑了。我眼一掃,又萬分糾結的停在了芳華身上。芳華身子頓滯了一下,轉身頗有些留戀環顧了一眼宅子,便傾身入了馬車,卻始終沒有望向我。
韓子川一定使了什麼法子,才讓他這麼乖乖的入宮。
啊……嘿,巧了!
可還沒見到管事兒太監的人影……就被侍衛哄了出去……他們一致的推詞是,我都長成這樣了,怕驚到聖駕。
手撐著額頭,眉糾結著,指戳了戳……不過話說,這些年皇上很少上朝了,國事由執政大臣們操辦,百姓的日子也一日比一日好過了。若不是上次遇到弄玉,我還不知道原來當今聖hetubook.com.com上是被人下了毒,雖然這結論也只是從他隻言片語中揣摩猜出來的,但應該……也八九不離十了。其實照我來說,這昏庸的皇帝老頭兒死了才好,不死都會有人惦記著他死,不然哪會有人冒著株連九族的危險下毒予以加害他。既然這宮裡,有人能把投毒這事做得伸不知鬼不覺,必定有天大的本事,芳華這次去施藥救人,一定凶多吉少。況且後宮,這麼多獨守空房的美人。
在房間里踱來踱去,焦急萬分。說實話,下毒我倒是沒問題,救人也會一點兒……可唯獨就沒學過易容術,頗有泄氣地坐了下來,對著鏡子冥思苦想了大半天,突然一激靈,眨巴了幾下,從懷裡掏出幾個瓷瓶,指撥弄著一草紙一草紙的藥粉,配製了三天,才小有成效。
於是,我斜乜一眼,朝我湊過來的老臉。袖口一揮,便將他迷暈在地,將他手裡的金葉奪了去,一併把他懷裡的銀票給摸https://m.hetubook.com.com了。
平日里他就讓人夠操心了,怎能由著他進宮。
雖然我不知道皇宮究竟是什麼樣子,但平日里去集市溜達的時候,聽說書的先生提及過不少。
普今天下,皇帝老兒無能荒淫無度,頻繁增些賦稅弄得民不聊生,這點我非常明白。記得在我當乞兒的那會兒,人吃人的現象都曾出現過。我又倒了水,咋巴了幾下。
「告辭。」弄玉騎在馬上,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揮了鞭子策馬,揚起了一層沙土。眼淚強忍著,才沒能流出來。想要留住義父,卻無力的看著馬車消失在了遠方。
於是捏了藥粉,隨便摸了一下。酸癢,麻得很。躺在塌上,翻來覆去睡了一宿,次日,臉便腫了。於是,又來到了宮門口。
回到客棧,對著鏡子小小感嘆了一下。所謂紅顏薄命啊,這眉是眉眼是眼的……招人得很……進了宮還不知會出什麼亂子,還是毀了的好啊。
「好極了,這幾日和*圖*書來了位了不得的人治聖上的病,太醫院里正巧忙極了缺了人手,你去那兒怎麼樣?」
一怒之下,又毒了他們,原本想順手牽羊摸走了他們懷裡的銀票。望了一眼,敞開的宮門與……不遠處來回巡視的侍衛。還是忍了忍,回了客棧。
話說,皇宮裡的人還真是見過世面的,這小錢還看不上眼,非得一疊疊的拿銀票。為了,打點上下這層關係……就花去了我從弄玉那兒拐來的所有錢財。
這芳華,以為我會乖乖聽他的話么,笑話……天大的笑話,我叉腰狂笑,笑完卻又苦澀了。
我頗幽怨的望了一眼,翻著簿子拿筆勾來勾去的太監總管,他仰起臉突然望了我一眼,笑眯眯,沉吟道:「你說你懂一點兒藥理?」我低頭,老實回答:「是。」
他一入宮,還不只會引起多大的騷亂,那些閨中守活寡的妃子們還不知道會把他怎麼著呢……哼,竟然不讓我去,門都沒有!老子,我有的是錢。我憋著一肚子,https://m.hetubook.com•com悶氣,開始挖土……擺出一疊疊印票和金燦燦的葉子。眥著牙笑,這年頭,有錢,什麼事都好辦。可是……我發現,錯了。花了幾十天的工夫,費盡了心思,趕到了宮門口。
從頭到尾……芳華都沒再看我一眼。甚至一兩銀子也沒再留給我。我長嘆一口氣,灰頭灰惱的回了宅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撈起桌上的杯子為自己倒了水,仰頭一口喝掉。心裡頭很挫敗,卻也想笑。沒銀兩不要緊,幸好我埋了不少私房錢,這會兒能派上用場了。
我換了乾淨的袍子,裝出一幅乖巧的模樣遞了銀子,原本只想安分守己在宮裡討個奴婢的活兒。結果那總管太監卻一副饞涎臉,一雙油手把那金葉子摸來摸去的,想是分外的喜歡,末了,抬眼望著我,直勾勾的盯著。這還不算,圍著我轉了一圈,上上下下看了我一眼,眼睛滴溜溜轉,尖嗓子抖得激動萬分:「姑娘你不如再等些日子,馬上就要選秀了,您一定是貴妃的料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