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一章 師父再妥協

第二十一章 師父再妥協

樓襲月幾乎是拖著我走出的董王府。「師父、師……」我話還沒說完,已經被他一把丟在馬背上。馬兒奔跑起來,咯著我胸口連五臟六腑都在叫痛。可我不敢掙扎,也不敢坐起身。
我登時嚇得尖叫一聲,音還未出口,那人已經整個壓了下來,將我動彈不得地壓在自己身下。

我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深吸一口氣尋回了絲理智,我用手肘撐著坐起,不經意間一推,把書推入了床和牆壁的夾縫裡。我慌忙四顧,想找東西把書挑出來,目光落在了案桌上那個又細又長的燭台上。
這時我猛然想起,樓襲月房間里有一本書,他好像挺喜歡的。我既然選不出來,不如就看那一本吧。於是我擱下手裡的書,出了書房直接往他的房間走去。
那人看向我的眼中噙起微笑,可這笑意卻讓我無端心慌。他擱下手中的白玉杯,站起身來,徐徐步到我面前,華美的衣衫隨著他走動的動作,袖擺翩翩,瀟洒風流。
額上幾粒汗珠滑了下去,我嗓音有些發緊:「師父,我」聲音陡然打住。樓襲月忽然俯下身對我伸出手來,我以為他要打我,嚇得惶恐地閉上眼睛,卻久久沒有等到預想的劇痛。我狐疑的虛開眼睛,見樓襲月的手停在離我臉頰不到半寸的地方,竟然在細微發抖,而他的眼眸里的光芒也變得凌亂不堪。
燭台原來是固定在桌上的暗格開關,看樣子是取不下來。沒有辦法了,我只好手忙腳亂的趴在床上,伸直了手指去勾。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眼瞧著把書夾起來的瞬間,一隻手忽然按在了我手腕上。
樓襲月答應帶我去葉靈那裡繼續解毒和圖書,但是要過一段時間之後。他似乎變得很忙,將我領到他天一教的一處宅院住下,接著經常好幾天不見他的人影。
我趁他不備,一指戳上他手臂上的穴位。他抽了口涼氣,猝不及防下鬆開了我,捂住酸麻難耐的手臂眼神沉了下去,「你說,是用你還是葉靈,能要挾到樓襲月呢?」
我心頭猛地一顫!錯愕地瞪著他,心頭一個可怕的念頭讓我背後冷汗直冒。難道,他想要利用我……
心口砰砰直跳。我知道自己不該偷窺,可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往暗格里覷。格里只放著一個宛若水晶雕成的小圓球,通體殷紅如血,而球心好像是空的。我看了幾眼,也不敢多瞧了,慌忙把暗格的門推了進去,又是「咔嚓」一聲響后闔上了。
今天一早,樓襲月依然沒在。我起床后梳洗好直接去了書房。昨天那本書剩下不多,不過一會兒我就看完了。我看了看四周滿滿的書架,有些無從下手,挑了一本翻了幾頁又放了回去,然後再挑下一本。
我跌坐在地上痛也沒叫出聲,仰起頭望著面罩寒霜的他,心頭生生打了個冷顫。咽了口唾沫,我底氣不足地開口道:「師父,我錯了,我……」

我知道他是在心疼我,怕我痛。樓襲月現在的這種溫柔,常常讓我覺得自己是在做夢,覺得我的心意終於沒有白費,他或許也是愛著我的。
怎麼才三天不見,我就那麼想念他?想念到無法自持的做出這種可笑的舉動。
「也不過如此嘛。」他攥著我的手臂,眯著眼睛打量我,語氣裡帶著不加掩飾的輕蔑,「樓襲月看上了你什麼?竟然為hetubook.com.com了你親自跑去盟主林。」我扭動著手腕掙扎,誰知他的手指看似纖細,力氣卻非常之大。我見掙扎沒用,只得對他冷下聲音:「王爺,請鬆手。」他彷彿沒聽見我的話,將我扯到跟前,想要刺穿我靈魂一般的眼神盯著我的眼睛說:「你用什麼把樓襲月給迷住的?」
樓襲月伸手攬過我的腰,熱氣呼在我的後頸上,引得我一陣陣輕顫。他忽然開口說:「小絮,為師明天帶你去葉靈那裡。」我的顫抖一下停止,隨後點了點頭。身體有些發僵。雖然決定了要去,但是一想到那種幾近無法忍受的痛苦,我還是不寒而慄。
卻在這時,那人反身走到椅前優雅地坐下,勾起唇角瞥著我笑了笑:「快回去吧,小妹妹就該乖乖的待在師父身邊。」他端起茶杯淺泯了一口,「你或許還不知道,你現在的身價可比那葉靈還高。」
我只驚了一瞬,便在那個懷抱里放鬆了緊繃的身體。探手抓住他的衣襟,卻在碰到他衣衫的那一剎那,被樓襲月猛地攥住手心拖起便往外走去。
為了怕我太無聊,樓襲月讓我空閑的時候就到處逛逛,也可以去書房坐坐,還說讓我也多看點書。我紅著臉點頭,暗想自己在學識上的確比紫嫣差了很多,更別提和樓襲月比了。見我頗有自我反省覺悟的樣子,樓襲月放聲大笑,將我拉到懷裡低頭吻了下來,我便什麼都忘了。
我看著他,往後退了幾步,轉身像要逃離什麼似的飛快地跑向門口,卻在掀開房門時,猛然撞入一人懷裡。
樓襲月聽見這話驀然停下腳步,回眸斜睨了他一眼,邪戾的一笑道:「董紫軒,如果和*圖*書小絮在京城出了任何意外,我讓你董王府,雞犬不留。」我驚愕地抬頭看向樓襲月,他說這話時嘴角翹起的弧度,美得讓人心魂蕩漾,卻也冷得讓人心驚膽戰。
那人說完這些話,眼底的忿恨光芒乍然閃亮,轉瞬又歸於平靜。嘴角笑容讓人探不出真假,說道:「你就是在鐵盟主壽宴上,被樓襲月當眾帶走的那個『弟子』吧。」這次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的語氣。話音未落,他驀然向我伸出手,驚得我急忙往後退,卻還是被他抓個正著。
我被他這一句話問得愣了一瞬。妹妹?死?這怎麼都不像一個哥哥該說出的話。那種漠然的口吻,讓人聽著心寒。可是……我再仔細看了看那人的臉龐,眉眼間他隱約與紫嫣有幾分相像,眉如柳葉,眼含秋波,頗為俊俏的一個男子。甚至由於太像紫嫣,面容里還帶著些女子的陰柔秀美之氣。
樓襲月好像察覺到了,翻身將我抱起坐到他的身上,柔聲說:「小絮,你如果不想……」我連忙拉住他的手臂,「師父,我去。」樓襲月一時沒有說話,緊緊抱住我坐了許久。在我以為他不會再開口時,卻聽到他壓抑住情緒的低低聲音:「為師,捨不得呀。」
「小絮哪裡錯了。」樓襲月居高臨下地看著我,不冷不熱地口吻像死水般沒有起伏,「朋友之託盡心去做,這般深明大義,師父該誇你才是。」
「師父……」那一刻我不知從哪兒來的膽子,伸手去抓住了他的手,然後清楚感覺到樓襲月眸底顫了一下。我怕他抽回去,緊緊抱住他的手,凝視著他的眼睛說:「師父,你送我去葉小姐那裡吧。」頓了頓,續道:「用三天時hetubook.com.com間換五年武功,我覺得很值。」
什麼葉靈,什麼紫嫣,都不重要了。我反手使勁抱住他,用力得快要讓自己喘不過氣來,彷彿鬆開了一下,我便會像一隻脫水的魚,立刻死去。
「你,就是樓襲月那個徒弟吧?」他問我,薄唇輕抿著。我不知道他這麼問有什麼意思,沒有回答,被他緊迫的逼近,忍不住往後退了半步。
如同一道悶雷炸響,我整個人僵立當場。想到紫嫣知道后,心裏抽痛了一下。
他在距我不足兩步的地方停下腳步,環抱著雙臂,目光直定在我身上。我深吸一口氣穩住陣腳,平靜地回他:「紫嫣姐很好,她……」那人嗤笑一聲打斷了我的話,眼眸光芒閃動:「好?呵,她若過得好,就不會寫這封信了。」說到這裏,他臉上依舊笑著,可語調卻略微低沉了下去,「所以,麻煩姑娘回去轉告本王那妹妹,讓她安心待在樓襲月身邊,盡享恩愛纏綿。至於家中二老,不勞她掛心,已於兩年前思女心切先後病逝了。」
馬兒不知跑了多久,在我胃部痙攣得幾乎吐出來時,這場折磨終於結束。樓襲月毫不憐惜的拉起我進了客棧,在我暈頭轉向的時候,踢開一扇房門將我用力推了進去。
趁著別人不在,我偷偷摸摸鑽進別人的房間,還撲倒在他的床上……真夠丟人的。
眼淚瞬間無聲滾落。
樓襲月生氣了,而且,很生氣。他不許我瞞著他任何事情,可是幫紫嫣姐這件事,我從始至終連一個字都沒對他說過。最後被人困住了,卻還是要他出馬來救。我真夠沒用的。
樓襲月清冷悅耳的嗓音自頭頂上落下:「為師說過,你不用什麼武功,留在我https://www.hetubook.com.com身邊就好。」我搖了搖頭,「小絮也想變得強一些。再不濟,至少能自保。」樓襲月緊抿著嘴唇沒說話,我察覺到他的鬆動,連忙討好的去抱住他,臉上燙得我差點直接冒煙。
「師父,小絮不想一無是處,不想師父永遠為我分心。」說完等了好一會兒,聽見一聲輕嘆在耳畔幽幽響起。樓襲月雙臂收緊將我抱在胸口,幾乎要將我揉進他身體的力量,說出口的話語卻是輕柔地:「小絮,我有時候真搞不懂。明明握你在手心裏,可又覺得你轉眼就會不見。」他吻了吻我的額發,柔軟的唇瓣貼在額頭上,「小絮,如果能永遠這麼抱著你不放手,那該多好。」
「小絮在做什麼呢?」懶懶地嗓音磁性得直撓到我的心裏面。我面紅耳熱地把自己的臉埋在被子里,像是做了壞事被人抓個現形的小偷。
我幾步跑過去抓住那燭台一拉,竟然沒拉動,愣了愣,手上繼續加力。卻在這時,聽見一聲幾近不聞的『咔嚓』輕響,接著不遠處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暗格。
我腳下踉踉蹌蹌的差點跟不上樓襲月的步子,然後聽見那人陰陽怪氣地在我身後說:「樓教主對愛徒真是愛護有加呀。」
那一瞬間,眼眶和心頭一起發熱。
天一教那些手下得了他的命令,不敢阻難我。我一路暢行無阻地進了他的房內,一眼便看見那本書靜靜的放在他的床頭。我取書時,目光直往他床上瞟,樓襲月三天未歸,這個房間已經幾乎沒有殘留著他的氣息了,可我只要想著樓襲月安睡時是靠著這個枕頭,蓋著這床被褥,就還是情不自禁地坐在了床沿上,伸手去摸那被子和枕頭,然後心頭微微發熱地躺下去抱緊了被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