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九章 我的竹馬

第二十九章 我的竹馬

錚亮箭矢帶著冷光射下,勢如破竹。
刺耳的一聲脆響后,利刃猛烈相撞,激起火花飛濺。
我氣得咬緊了牙,這個嘴欠的白謙。我不客氣地指了指門口:「你出去,我要換衣服。」白謙好整以暇地看著我,笑得愈發促狹,「你確定?」「我、我」我張了張嘴巴,轉瞬焉了下去,垂著腦袋喪氣地說:「白謙,那些姑娘真每天穿這個?」
恰好一進門就瞧見白謙在,我慌忙跑過去,拉住轉身要走的他急道:「白謙,師父被陸展鵬請去陸家堡了,你看是不是派人去……」白謙給了我個大白眼打住了我的話,口氣不太好地說:「公子出門時就安排好了,不用你瞎操心。」
樓襲月沒有任何不樂意的意思,腳步跟著我往前走,卻在走出不遠后,被身後一把渾厚的嗓音叫住。
忽然,白謙搖了搖我肩膀,呻|吟出聲:「唐絮,停下來,我難受……」我慌忙停住,將他放下來,回身死死握住他的手,像是如此就能握住他的一線生命。白謙靠在一棵樹上,定定地看著我,目光里晶亮的神采慢慢地消散著,笑容卻純凈的像頭頂那片澄澈的天空。
白謙轉到我身前,看了半晌,點頭道:「差不多了。」眸子里有什麼亮亮的閃爍著。我抬頭迎上他的目光,手有些不自在的捏緊了裙擺,「白謙,我覺得很奇怪。」想了想說,指著銅鏡里的倩影問:「這是我嗎?」白謙不無好氣地說:「不是,是女妖精。」我氣得一下站起來,剛要開口說話,猛然間,腰上被人用力抱住往後仰去!
「白謙!」我帶著哭音撲過去抱住他搖搖欲墜的身體,跌坐在地上,手顫抖著摸向他後背,在觸到那支深深沒入皮肉的箭矢時,心口被一刀狠狠撕裂開。眼淚不受控制的湧出來,我抱住他,嘶啞著嗓子喊:「白謙,你別怕,我背你出去。」拉起他的手繞在我脖子上,下一瞬,那支手臂無力的滑落下去。「白謙,白謙。」我哭喊著他的名字,拚命抱著他站起來,卻幾次被衣服絆住跌倒下去,鮮血沁染在我的衣衫上,眼裡只剩下這片血紅色。
「咚咚咚」,三聲急促的敲門聲后,門猛地被人用力踢開。我登時嚇了一大跳,瞪著正捧著一大包東西走進來的白謙,人都https://m.hetubook.com.com傻了。
望著頭頂的兩把利劍,常與瞪圓了眼睛,豆大的汗珠從他額頭不停滾下。藍影劍的藍色劍身映照在水晶般透明的幻雪劍上,兩劍光芒愈發寒冽奪目。樓襲月一擊之後,再無動作。我也被這一幕驚出了冷汗,雙目死盯樓襲月,眼睛被激發出的劍光刺得酸脹難耐。
我表情頓時一滯,吶吶道:「師父早就料到了?」白謙再瞪了我一眼,「你以為公子和你一樣呀,笨。」我臉上微紅,赫赫地鬆開抓他的手。我知道自己一遇到樓襲月的事情就手忙腳亂,可是沒有辦法,只要一想到樓襲月可能有危險,我整個人就亂了。
一滴血緩緩在空中墜落。
「二師兄?!」
白謙原本還要再說些什麼,卻在瞧見我的一瞬間閉上了嘴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在我身上,漸漸的,臉上竟然隱隱泛起一抹可疑的紅暈。我捕獲到他這個稍縱即逝的神情,腦子裡靈光倏地一閃,咧開嘴笑著湊了過去,眨巴眨巴眼睛:「很好看,對吧?」

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有些發怔地瞅著他。白謙抖了抖衣服,勉強憋住笑道:「這麼淑女的衣服穿在你身上,再配上你這個雞窩頭,哈哈哈,逗死人了~~」我不高興地把衣服扯了回來,瞪著他狠狠地道:「是師父幫我選的,你在嫉妒。」白謙半眯著眼睛,抱著雙臂嘿嘿笑了兩聲,「對,我就是在嫉妒。嫉妒你連這衣服先穿哪件后穿哪件都不知道,嫉妒你只會梳這種笨蛋髻,我真是嫉妒的要死。」
「哈哈哈。」白謙一見我沮喪,心情立馬高漲,大笑著把我一把扯到梳妝桌前按坐下去,手裡舉起木梳時忽然一頓,強調說:「對了,我是怕你糟蹋了公子的眼光才來的,不是幫你哦。」我在心裏翻了個白眼,回他道:「我沒那麼自作多情。」白謙聽我這麼說,滿意的點了點頭。木梳滑進我散開的長發里時,我竟然覺得頭皮有些微微發麻。
「樓教主,請留步。」
白謙抱起我在空中翻轉了幾圈,落在數尺之外。我擋住揮劍襲來的一人,長袖如靈蛇纏上,奪下他手中的長劍,一腳將他踢開,同時反手隔開另一個人。
白謙垂下的頭忽然抬和圖書起,黑寶石般的眸子近近地瞅著我,一瞬不瞬,嘴唇顫抖著說:「唐絮,我從八歲、被公子帶回來,就一直夢想著、能叫他一聲、師父。」我哭著應他:「好,等你傷好后,我去求師父,他若不答應,我就跪著不起來。」白謙咧開失血的嘴唇露出一抹笑來,清秀的面容美得讓人心悸。他用頭頂了下我的頭,嗔道:「唐絮,公子並非別人說的、那麼無情……就像他救了你,也救了我……」我猛點頭,眼淚像斷線的珠子滾下去,話哽噎著說不出來。
樓襲月側頭看向我的目光里無波無痕,笑了笑收起幻雪劍,反握住我的手溫柔地說:「小絮再等半個時辰,第一套衣衫應該就做好了。」我做出驚訝的表情問:「怎麼這麼快?是師父讓他們都在忙我一個人的活兒?」一邊說一邊悄悄拉著他走開。
我擔心得幾乎坐立不安,從那個掌柜手裡接過做好的衣服,看都沒看一眼就往回趕。心想白謙還在院里,我想回去問問他該怎麼辦。
瞧著白謙一副討打相,我方才的擔心早被氣憤蓋過了,重重地哼了一聲,抱住衣服往自己房中跑去。白謙在我身後優哉游哉地扯長聲音問:「要我幫忙嗎?」我立時惡聲惡氣地回絕:「不敢勞你大駕。」
在我沒看清的瞬間,樓襲月已然揮劍朝常與斬了下去。又幾乎是同時,蘇莫飛拔出劍去擋,寸步不讓的將幻雪劍穩穩停在距常與頭頂三寸的地方。
我哭喊著用力抱住他,整個人都失了魂,連樓襲月趕到時把我緊緊擁在懷裡,我都沒了知覺。
一名魁梧大漢腳下帶風地沖了過來,剛剛站穩就抱拳對樓襲月和蘇莫飛各行了一禮,直起腰聲如洪鐘的對兩人道:「我家堡主請二位過府一敘。」
我只知道,白謙死了。那個從小老是捉弄我,讓我氣得牙痒痒,卻會在我最傷心的時候逗我開心的白衣少年,死了。
「鏗!」
等到我把衣服都穿好了,低頭理了理袖角,白謙已經不耐煩的敲起了披風:「你是穿衣服呢,還是吃衣服呢?這麼久還沒好。」我一撇嘴角,忘了還有這個討厭的白謙在,收拾好心情后舉步邁了出去。
他笑著說:「唐絮,你總是跟我吵……」我使勁搖頭,「以後我再也不跟你吵了,和-圖-書再也不了。」白謙笑了笑:「還有,你這麼笨,把公子交給你……我真不放心……」我泣不成聲地說:「是呀,所以你要快點好起來。」白謙顫巍巍地抬起手,在我淚眼婆娑中掙扎著摸向我的臉,眸光柔和地像記憶中那縷逝去的春風,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弱:「丑小絮,真是個、笨蛋……」
天一教留下的數人紛紛往我這邊靠攏,手上狠辣的出招,與比自己人數多過幾倍的對手以死相博也不見絲毫慌亂。其中一人驀然轉頭對我大喊:「唐姑娘你先走,我們斷後。」我點頭,拉了下白謙道:「快走呀!」白謙側頭看了看我,目光激烈顫動著,喃喃張開嘴道:「你、走吧。」我頓時急了,拉起他就要往前沖,「這時候你還和我鬥氣?!」卻在觸到白謙的手心的剎那,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你再亂動一下,我就不管了。」白謙板著臉說。我悄悄吐了吐舌頭,乖乖地坐直了身子,任由他在我頭上忙乎。慢慢的,我瞧著面前銅鏡里的女子,都有些不認識了,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描得細長的娥眉,水亮流波的眼眸,唇點硃砂,烏髮如雲盤成華美的半月髻,一支鏤金的白玉步搖斜插入發里,隨著轉頭的動作,光彩熠熠。
「白謙!」
我背著他往外沖,有劍砍下來,我不躲,有人擋上來,我不閃,我空空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帶白謙出去,救他。
白謙一怔,而後猛地別過頭去,「難看死了,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我展開手臂,長袖垂盪在空中,若纖柔的柳枝,我故意挑起眼角斜乜著他,作弄般嗓音軟軟地問了他一句:「是嗎?」白謙紅著臉點頭:「就是。」接著把我粗魯地拉回梳妝桌前,只是他幫我梳頭時,從銅鏡里偷偷瞧了我好幾眼。
一隻冷箭穿透窗紙,「嗖」的從我眼皮子下劃了過去。
在下一瞬,眼前忽然一道亮光乍閃!
推門進屋,我擱下手裡的衣服,手在那幾件新衣服里翻來翻去,頓時像霜打的茄子泄了氣。這裏三層外三層的,怎麼有這麼複雜的東西!穿成那樣,還怎麼練武功。我挨件拿起來瞧瞧又放下去,到底哪一件穿裏面,哪一件又是外面的,我怎麼都糊塗了……
摸著手裡絲滑的衣緞,我心中和*圖*書滿溢的是對樓襲月的感情,暗想到樓襲月看見我穿成這樣子時的表情,就禁不住心跳加快。
手臂驀然頓住,而後,失力地垂落下去。
門外廝殺之聲驟起。我與白謙遞了個眼色,同時破窗跳出去,身形尚在半空,耳里已聞無數破空之音。
我腦子裡都是空空的,只是身體本能的去抵抗,手中劍招行雲流水般揮舞。
這時,白謙驀然看向我手裡的衣服,蹙眉問:「這麼快就做好了?」我點頭,有點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抱緊了些。白謙瞧我這反應,登時來了興緻,眼睛晶亮晶亮的:「給我看看。」說完不待我表態,倏地探手抓了過去,攤開衣服瞧了一眼,再瞧瞧我,再瞧瞧衣服,突然捧腹大笑起來。
白謙的手心裏,一片冰冷。
「小心!!」
樓襲月一離開,我的心思就跟著飛了過去。想到陸展鵬那麼恨他,恨到對我這個樓襲月的弟子都巴不得亂鞭打死,何況是他親自出現……
我僵著身子轉向他,「白謙……」目光在掃過他腰際時,凌亂得幾乎看不清了。一團殷紅浸透了他的衣衫,如一朵凄麗的紅梅慢慢的漫延著……
一聽是陸展鵬來請人,我身上寒毛都豎了起來,仰頭緊張地望著樓襲月:「師父,那個陸展鵬他……」樓襲月用手指輕輕點在我唇上,我立時噤聲。「沒事的,小絮。」樓襲月開口,滿是不以為然的口吻:「為師不能陪小絮等了。待會兒派人送你回去,然後,」他故意壓低了嗓音,害的我為了聽清楚踮腳自己把耳朵湊了上去。
常與大叫著,慌忙伸手去拉住蘇莫飛,抖著嗓子問:「二師兄,你受傷了?」蘇莫飛沒有回應他,動作紋絲不動地與樓襲月對持著,目光里的堅韌冷靜讓我心中一動。我再也顧不得多想,疾步衝過去握住樓襲月的另一隻手,刻意放軟了嗓音半是撒嬌地道:「師父,師父,小絮覺得累了,我們回去吧。」
我眸子一顫,隨後聽見常與一道驚叫聲。
「你、你怎麼不吭一聲就闖了進來!」我指著那位不速之客,氣得直叫:「這是我房間!」是閨房,閨房呀!白謙瞟了我一眼,不耐煩地說,「我敲了門的,是你自己反應慢。」見我還警惕地抱住衣服,他轉而痞氣的一笑,揮揮手:「得了得了,大家都和*圖*書是『兄弟』,這麼見外幹什麼。」
對於我的『主動』的靠近,樓襲月毫不客氣的收下,低頭在我耳垂上飛快的啄了一下,蜻蜓點水的一個吻,然後把唇附在我耳邊懶懶地道:「換上新衣服后的小絮一定更『秀色可餐』,為師回來后再『嘗』。」說完,抬手戲謔地在我臉上捏了一把,笑著轉身隨那人去了。
長劍如虹,灼人眼目。
我努力憋著笑,問他說:「白謙,你怎麼對這些這麼在行?」比我這女子都知道得多。白謙手指纖長,插入我的發間靈巧地盤繞著,不以為然地回答:「易容術里最基本的,就是這個換裝。」「連女子的也這麼熟練?」我再問。白謙用看笨蛋的眼神瞪我,說:「最高超的易容者,老少皆可,雌雄難辨。」我一聽,登時來了興趣,扭頭道:「白謙,你以後教我吧,我……啊!」頭皮驀然一疼,卻是被人狠勁揪了一下。
白謙突然探手攥住我的手臂,制止了我幾近發狂的舉動,他蒼白的嘴唇噏動著,說:「唐絮,你走吧,別管我……」「你閉嘴!」我嘶聲吼道,拼盡全身力氣把他背在了背上,眼淚一顆顆砸在地上,嘴裏不停地說:「白謙,你不能死,你若死了,我罵你一輩子。」白謙的頭耷拉在我肩膀上,在我耳邊虛弱地笑了一聲。
風呼呼刮在我臉上,像是無數刀子在割。
我心頭一凜,目光一瞥擱在床頭的劍,剛要躍過去,門窗砰然大開。數道黑影掠進,腳未粘地已經朝我倆撲殺過來。我的動作被繁複的衣衫絆住慢了一拍,失去了先機。白謙抱著我慌忙躲避,我長袖一揮,捲住一人落下的利劍,那人手腕翻轉,劃破了衣袖乾脆地脫劍而去。我瞧得心沉了下去,這些人的手法,不是一般的殺手。
樓襲月聞言,笑得不露深淺,好像絲毫沒有介懷的樣子,邁著悠閑的步子走到了蘇莫飛的身前,默然看著他。沒有多餘的言辭,可那種掌控一切的氣勢足以令我心悸。
白謙動作很嫻熟,將我把長發理順后,輕輕挽起用長簪子固定住,拍拍我的肩膀,「你去披風后,我把衣服一件件遞給你。」我乖乖的走到屏風后,褪下了身上的衣服,伸出手,站在披風外的白謙把一件衣服遞到我手上,我穿好后,再伸出手,白謙再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