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五章 師父三妥協

第三十五章 師父三妥協

也就是說,在嚴密地看守下,那人被悄無聲息的毒死滅口了?
樓襲月在被子外面溫柔地叫我,我抓住被子不放,臉燙得根本不敢看他一眼。下一瞬,驚叫出聲。一隻修長的手滑進被褥,穩准地覆在我胸口的柔軟上揉捏起來,最恰當的力道,只幾下,我全身的力氣就被抽空了。這時樓襲月再扯住被角輕輕一扒,臉紅得跟煮熟得蝦子的一般我就從被下露了出來。
當我從沉沉的疲憊中醒過來的時候,額頭上一陣酥麻發癢。我迷茫地睜開眼睛,意外的直對上一雙瑩玉水亮的黑眸。
我肩膀一顫,忽然跑過去一把抱住他。樓襲月方才似乎走神了,竟然沒察覺到我進屋,被我這麼冷不丁的一抱,身體僵了下,轉瞬放鬆下來問我:「怎麼了,小……」我壓抑住嗓音的顫抖打斷了他的話:「師父,這三生花……你馬上就要用嗎?」樓襲月一怔,回道:「不是。」我高高懸著的心登時落了回去,急聲道:「那給我保管吧。」樓襲月又是一怔,我搶在他說話前開口:「在師父要用它之前,請讓我來保管,好嗎?」
我驚了一跳,手還僵在半空中,詫異地打量著門后的蘇莫飛道:「你要走了?」蘇莫飛只是看著我,臉上再沒有平時的溫煦如春的笑容,淺淺淡淡地看著我,說:「在下沒有取回三生花,該早歸回稟掌門。而且,常與還在上面等著在下。」
蘇莫飛沉默了片刻,澀然一笑:「你又在謝我了。」我登時訕然。隨後,他將手裡的藍影劍遞到我面前,「麻煩唐姑娘。」我伸手去接過,緊握在手裡,劍鞘上的紋路硌得我掌心發疼,我卻越握越緊。
隨著樓襲月低頭的動作,他散開的長發滑落在我臉上,涼涼的,我忍不住動了下腦袋,不意間,竟然將臉側過去嘴唇和他的嘴唇輕擦了下。
樓襲月握著那隻裝著三生花的玉盒,手指被瑩玉一襯更顯得細長好看。然而,就在他輕撫著盒身的動作里,我的呼吸逐漸和*圖*書變得急促。
樓襲月聽完,屈指在我額頭彈了一下,「笨小絮。」我抱得他更緊,執拗地說:「師父,你答應了的。」樓襲月眯了眯眼睛,手指繞著我垂在他胸口的髮絲,魅惑地挑眸看著我,「那小絮也要記得,你只能被我看,被我抱,被我吻,如果……」樓襲月突然用力一扯我的頭髮,我的頭被迫低下去,鼻尖幾乎碰上他的鼻尖。他啟唇道:「如果再有別人對你做一樣的事,為師就讓他死無全屍。」

蘇莫飛垂下手,目光在我身上定住,良久后聽見他說:「其實,即使我現在去要,也不可能打得過樓襲月。所以結果,不會有不同。就像六年前……,我一樣沒能攔住他帶走你。」他的話語頓了一下,一雙黑瞳沉如墨色,眸光越過我不知看向了何方,低聲道:「除非有一天,我能勝過他。」
聽出他話里不準備再深究的意思,我登時高興地撲上去抱住他,勾住他脖子笑道:「謝謝師父。」樓襲月環住我的腰,屈指在我額頭用力彈了一下,聽見我的痛哼后展眉露出笑來,就勢抱著我繼續往前走去。
我雙手想要去撥開他的掌控,可惜手上沒有半點力氣,只能十指蜷縮顫抖著,抱住他的手輕喘。這樣倒更像是我捨不得他鬆開了。
別想,別想了……我腦子裡一個聲音不停迴響,讓我不要再去探究心底那股說不出的滋味,到底意味著什麼。我撒嬌般抱住樓襲月,坐在他身上,目光卻情不自禁地看向他身後那堵牆。
我被他話語里陰冷的氣息嚇得渾身僵住,卻在轉瞬他露出的那個讓月華都失色的笑容里,心動到忘記了害怕。
只是一牆之隔,蘇莫飛或許什麼都知道了。這樣,也好。他要的那種感情,我已經都給了樓襲月,沒法再回應他了。
我一愣:「今早?這麼急。」話剛出口,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情,胸口一股涼意漫過情潮全消。我吶吶地問他:「是師父到閉和-圖-書關的日子了嗎?」
我登時頭皮發麻,瞪大了眼睛使勁搖頭,「不要了,不想要了。」臉也紅了起來。再要,我真吃不消了……
樓襲月拉住我走出了房間,一名天一教的教徒忙上前,對樓襲月行禮時有意瞥了我一眼。樓襲月神色自若地握著我的手,開口道:「無妨,說吧。」那人應下,道:「回稟教主,昨日擒下的那人今早中毒身亡了。屬下去查看過,並非自盡,而是被人下毒。」樓襲月問:「他昨夜吃過什麼?」那人搖頭,回道:「沒有吃任何東西,只是喝了幾口水。但是那壺裡的水,屬下幾人也喝過,至今未感覺異樣。」
隨著珍珠的話,握住我的那隻手不斷地收緊,力道大得像要把我的骨頭捏碎,卻在我無意識倒抽了口涼氣時,慢慢地鬆開了些。
「小絮,你醒了。」樓襲月單手支著頭,另一隻綁著紗布的手挑弄我額上的碎發,玩得不亦悅乎。看著我明顯有些獃滯的反應,他噗嗤一下笑出聲來,俯首在我臉頰上吻了一口。
穩住了起伏的心情,我一下想到出來不短時辰了,樓襲月還自己在屋裡,不敢再讓他多等,連忙走回屋前推門而入。
昨晚那個人,一定不是我,一定不是!可是……如果不是我,我渾身怎麼會這麼又酸又痛?
樓襲月挑起我的臉,在我下巴上不輕不重地捏了一把,澄澈黑瞳里映著我清晰的身影,柔聲說道:「別怕,只要小絮在師父身邊,就什麼都不用怕。」我登時感動地抱住他的胳膊,連旁邊還有別人都忘記了。雖說是他誤會了我在擔心自己,出言寬慰我,可能聽見他親口講這句話,我真的很滿足。
現在的樓襲月從頭到腳,從心到身,都是我的。
樓襲月在我肩上輕拍了兩下,「好了,走吧小絮。」我猛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紅著臉放開他,低下腦袋由他牽著手往前走。
「哦,可是他又做了什麼行俠仗義的好事?」樓襲月忽然轉頭,啟唇問道和圖書。珍珠一對上他笑意晏晏的眸子,臉色更紅了幾分,手指攪著袖角低低地回答:「那時蘇公子背著唐姑娘……」珍珠真把我和蘇莫飛的事情都說給樓襲月聽了。什麼他背著我來,什麼我為他拒絕招親,什麼我和他好得讓她誤以為是一對兒……一五一十,原原本本,一處不漏,都告訴了樓襲月。
我出門,轉身兩步就走到蘇莫飛房前,舉起手后遲疑了一下,剛要去叩,門忽然自內打開了。
我把衣服匆匆忙忙穿好,然後急著去幫樓襲月。我站在他身後替他綰髮,可他的頭髮太滑我又手太笨,抓了好幾次都抓不牢。努力好久勉強弄好,我連忙用一個白玉冠扣住那束不聽話的頭髮,然後直起腰長出了一口氣。
出寨子時,看見那裡聚集了一群耶摩族人,古魯和珍珠也在其中。古魯上前與樓襲月說了幾句,無非是些感謝的話。我發現一旁珍珠瞧我的眼神不太對勁,目光直往我和樓襲月交握的手上偷瞄,過了片刻她走過來,小聲地對我說:「唐姑娘,原來你和這位公子才是……」我怕她提起蘇莫飛,連忙接話道:「珍珠姑娘,你的『事』最後怎樣了?」聞言,珍珠羞澀地笑了笑,臉上泛起紅暈:「說起來,還得多謝蘇公子。」
昨晚到後來,我幾乎是一直哭著求他,可樓襲月就在我耳邊不停地低喘著說:「不夠,還不夠……」他的聲音是那麼好聽,像是帶著魔力,我聽著聽著就跟被蠱惑了一樣,迷迷糊糊地還伸出手臂去抱住了他,主動的去吻他……
我握著樓襲月的手猛地一緊。樓襲月察覺到后,垂眸看向我,忽而勾唇輕笑起來:「小絮在擔心?」我對他點頭。對方那麼神出鬼沒的,如果下一次他們下毒的對象是樓襲月,那後果……心底生起一絲徹骨的寒意。
我抬頭看著他,目光對望了良久,我撐起身子把臉湊過去,吻上他,學著他的樣子生澀地張開嘴唇,舌勾住了他的舌尖,卻在他呼吸變得急https://m.hetubook.com.com促想要加深這個吻時,唇舌完全撤離。
我卻顧不得這些了,急跑兩步趕到樓襲月身旁,慌忙解釋:「師父,我那時是腳受傷了,蘇公子不得已才背……」「唐絮。」樓襲月看都沒看我一眼,打斷道:「蘇莫飛若不是救了你,我早讓他死在這片林子里。」清冷的眸光微轉落在我身上,瞧了許久才道:「你和他的事,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樓襲月的眸子一亮,浮現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原來,小絮想要這個。」手指在我唇瓣上輕撫。
「師父,」望著他耀耀生輝的眼眸,我有些膽怯緊張卻還是說出了口,「昨天你說的,你千萬別忘了。」我攬住他的頸項,深吸了一口氣,「在我活著的時候,師父只能看著我,抱著我,親、親吻我一個人。」
樓襲月如此溫柔待我的日子,什麼時候會結束?如果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

在我被他話里沉凝的語氣震得愣怔住時,一個耶摩族人走來,說長老令他帶著蘇莫飛出谷。蘇莫飛看了看我,對我說了句:「保重。」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進門一抬眼,便瞧見樓襲月靜坐在窗前。陽光透窗照在他的側臉上,柔和了他五官的輪廓,又長又翹的睫毛低垂著,扇子一樣遮住了眼中流動的華彩。我生生看傻了眼,卻在注意到他正把玩著的東西時,心頭「咚」的猛烈一跳。
我猛地打住思緒,愣了愣,搖頭。
我猛地扯起被子捂住臉,死死地捂住,臊得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不知過了多久,彷彿是一生一世,我茫茫然低喃出口:「師父,對於當初選擇了跟你走,我很高興。」因為我永遠不可能再愛誰像愛你一樣,即便對方是蘇莫飛。
等我回過魂來,我已經被他拉著走入了一處密林。林內大樹參天,遮光蔽日,林子深得彷彿一輩子都走不出去。
沒有如果了。
這時,樓襲月伸臂攬過我,對我說:「去把藍影劍取來吧。」我登時渾身https://m•hetubook.com•com僵硬。樓襲月笑道:「或許,小絮是想師父去要?」我立馬搖頭。樓襲月和蘇莫飛見面后,我不知道他由會說些什麼,而昨晚的事,蘇莫飛應該也……
樓襲月在我鼻端捏了捏,回道說:「笨小絮,早就錯過了,要再等三月。」我在心裏暗自盤算,再等三個月,也就是說,我又多了三個月時間……我不顧自己全身的酸痛,翻身撲在樓襲月身上,頭枕在他的胸口,聆聽著那一聲聲清晰的心跳。
好在樓襲月應該只是逗逗我,他忽然停下了動作,怔了半晌,手臂一伸將我攬入了懷裡,用力的抱了一下,放開了我,拍拍我的臉頰說:「小絮,我們今早就走。 」
等珍珠紅著臉頰說完,樓襲月轉回頭望著身前的耶摩族人們,臉上帶著最溫柔得體的笑,道:「讓開。」我登時全身一顫。古魯似乎察覺到他身上突然間散發出的煞氣,微怔之後,帶頭讓開了路。我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雙腿僵硬的被樓襲月拽著踉蹌離去了。
我側頭看著他俊美秀雅的臉,看了許久,把額頭靠在他頸窩,呼吸著獨屬於樓襲月的氣息,心都沉迷了下去。
「不,師父,我、我不……」
「小絮,小絮。」
說到三生花,我驀然記起他說過會親自向樓襲月要回,而現在,他似乎不打算去要了。我下意識的說了聲:「謝謝你。」
這樣就好。至少我會清楚地知道,樓襲月何時解開獨情蠱,然後殺了我。在他從我手中取走三生花的時候,我還能仔細的多看他幾眼。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背影,直到那抹清冽的青色漸行漸遠,完全消失在我視野之外。我才收回視線,低下頭打量了一眼手裡的藍影劍,心頭莫名一酸。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個念頭:如果六年前,先發現我的人是他,我選擇的人是他,那現在……
樓襲月推開我,看到我乞求的眼神,半晌後點了點頭。我頓時激動的將他用力擁住,身子緊貼著他不留任何空隙,眼淚慢慢模糊了雙眼。
我整個呆若木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