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九章 我的謊言

第三十九章 我的謊言

探手掀開布簾,我慢慢走了下去,望著對面客棧里那抹挺拔的青色身影,瞧見他取過一包吃得東西,然後正準備轉身外客棧外走,我連忙心急的往他跑去,打算告訴他,今天不趕路了。
京城的確是繁華之地。我坐在屋內從窗口往外探望,街道上人流如織,商鋪雲集,看得我心中發癢,可一想到蘇莫飛疲憊的樣子,又不好開口讓他帶著我外出。
蘇莫飛又與董紫軒說談了幾句。聽出蘇莫飛實在不願入府叨擾,董紫軒略微有些遺憾地嘆道:「唉,既然蘇少俠如此說,本王也不便勉強。」鳳目往後一挑,眸光落在身後那名大漢身上,啟唇道:「去,定好兩間上房。」蘇莫飛剛要出聲婉拒,董紫軒已經越過他,走到我的身旁。
蘇莫飛回身,驚急地叫我。我揉了揉被他背脊撞得微痛的額頭,心情卻輕鬆下來,勾唇笑道:「比我磕在木樁上還痛。」蘇莫飛一愣,竟然紅了臉,飛速地移開了目光,四處亂瞟時視線又突然定住。
董紫軒垂眸,眸光淺淺地看著我,忽而露出一抹讓人心動的笑容。我卻看得生生打了個激靈,後背發寒。他笑著對我說:「唐姑娘在京城可得自己小心著。你一個閃失,你那位『好師父』可會要我董王府雞犬不留。」
「小絮,你只能被我看,被我抱,被我吻。如果再有別人對你做一樣的事,為師就讓他死www•hetubook.com.com無全屍。」
蘇莫飛不動聲色地鬆開我,抱拳道:「董王爺。」董紫軒抬手托住他的手臂,眼眸亮光熠熠地笑道:「蘇少俠又客氣了。老是如此,真不拿本王當朋友。」蘇莫飛回道:「王爺言重。身份禮數是……」「好了好了,」董紫軒出聲打斷他,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我,話卻是對蘇莫飛說的:「蘇少俠,唐姑娘,二位到了京城,又有緣遇上,且讓本王盡一點地主之誼。」董紫軒抬起尖俏的下巴望了望天空,說:「這天色也不早了,二位不如就到王府住一晚吧。」
心中生起絲絲愧疚,我在車內也坐得不踏實起來。是我自己心急,想要早些去孤雪峰治好傷,然後回去見樓襲月,所以連著兩天都馬不停蹄的趕路。可是我只記得樓襲月,卻忘了,我能在路上小寐一會兒,蘇莫飛駕車他不行。心頭莫名一揪,剛才蘇莫飛的臉色就帶上疲態了……
馬蹄聲越來越近,就響在我耳邊,震得我心悸。卻在要落在我頭頂上時,一聲凄厲的馬嘶響起。隨即身子一輕,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裡往後躍去。
我登時一驚。那人靜靜地看著我,在掃過抱著驚魂未定的我的蘇莫飛時,眸子倏忽一閃,薄唇抿起露出笑來,「原來,是紫宸派的蘇少俠,還有,唐姑娘。」
被抱住的剎那,我便知道是誰,悸動和_圖_書不安的心竟突然平靜了下去,緊靠在蘇莫飛身上大口地呼吸。蘇莫飛的心跳似乎比我還快,咚咚咚,可當我抬眼看向他,臉上卻沒瞧出任何端倪。
渾身猛地一震,方才的輕鬆全部蕩然無存。
冷汗涔涔而下,我能聽到四周的人接連爆發的驚叫,但是我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馬車漸行漸遠,直到再看不見樓襲月的身影,我還撩著帘子,獃獃地望著他的方向。想到可能半年都見不到他,我只覺得心都空了一塊。我甚至有一種衝動,想要蘇莫飛停下來,送我回去,然後我拉著他離開。我不去那個孤雪峰,他不入那個靜心池,我們一起離開。
送走了這位陰森森的王爺,我叫住正要往馬車走去的蘇莫飛,說:「蘇公子,今晚我們就在這裏住下吧。」我想了想,接道:「別辜負了王爺的好意。」蘇莫飛回身看向我,平聲道:「唐姑娘,若是為了在下,大可不必。這點路程對在下不算什麼。」我連忙搖頭,「不是,是我累了。所以剛才才會突然覺得暈眩。」
樓襲月的性子,說不出太多解釋道歉的話,而他如此堅持想要治好我,這就是他表達抱歉的方式。如果我現在回去,我不知道這身子能好到什麼程度,會不會一天到晚又是咳嗽又是吐血的,虛弱到讓我自己都覺得堵心。
眸子顫抖著,腦子裡突兀的迴響起一https://m•hetubook•com.com道清越動聽的嗓音:
蘇莫飛望著我,片刻后,不動聲色地點頭道:「在下明白了。」言罷,一縱身躍下馬車,大步走進了對面街道的一家客棧。
我被他的話噎住,悻悻然坐了回去,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隱隱有些輕鬆又有些失落。
蘇莫飛似乎瞧出了我面色不對勁,捏著面具走了過來,低下頭關切地問:「怎麼了,唐姑娘?是不舒服了?那我們回客棧去。」
我正在胡思亂想時,馬車忽然停下,蘇莫飛轉身掀開布簾看著我說:「唐姑娘,今晚是在城裡找處客棧,還是……」我急忙回答:「繼續趕路吧。」說完我又覺得不太合適,吞吞吐吐的加了句:「蘇公子,要是出城不方便,那就在這裏住一晚吧。」
蘇莫飛聽完神色微動,我瞧見了,舉步先他往客棧里走去。
誰知我剛跑到街道中央,一輛馬車飛速的直撞過來。我耳尖的聽見了動靜,提氣往一旁閃躲時,胸口驀然一陣劇痛,我眼前一黑跪坐在了地上。
從始至終,蘇莫飛沒有催過我一句,反而不聲不響地慢下步子隨著我的腳步。我突然意識到一點,每次我遇上危險的時候,好像他都在我身邊。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我下意識的朝他急邁了兩步,卻不料這時蘇莫飛驀然停住,我冷不丁一頭撞在他背上。
我避開他來攙扶的手,目光定定落在他手中m.hetubook.com•com的面具上,良久后,抬起頭,望著蘇莫飛滿是關心擔憂的眼眸,嘴角僵硬地勾起笑道:「像嗎?那張面具我早掉了,不記得了。」
「董寶,退下。」一把溫軟如同絲緞的嗓音從車內傳來,下一瞬,探出兩根像白玉雕做的手指,優雅地勾起了錦簾,陽光漫進,映照在簾后那張春花明月般俊俏的面容上。
那匹被他一掌拍開的馬兒跪倒在地,馬車也因此突變斜到了路邊。駕車的那名大漢跳下來,凶神惡煞地指著蘇莫飛大罵:「賤民!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驚了……」
我凝住呼吸警惕地看著他。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很奇怪。或許是和紫嫣有幾分相似的嬌媚容貌長在一個男子身上,我瞧著覺得不太習慣吧。
走到街上,我更覺得眼睛不夠用了,太多新奇好玩的東西,有些甚至我以前都沒見過。比如一粒小小的糖丸,怎麼那人就能吹出只兔子來?還有這邊的小攤上,賣得是什麼糕點?
「唐姑娘!」
董紫軒彎腰步下馬車,華美的錦服妥貼地勾勒出他的身材,長身玉立,風神俊雅。
我和蘇莫飛幾乎是異口同聲。說完后,四道驚詫的目光交匯,我登時心口一跳,情不自禁地垂下了視線。
我知道他說的是哪一張。
「不用了。」
「不麻煩了。」
兩日之後,我與蘇莫飛路過京城。服下紫金丸,我覺得氣血順暢了許多,只要別動作太劇烈,也不會再胸悶和圖書難受,如此也不必那麼尷尬了。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瞧見不遠處的一個小攤上支著幾根木架,架子上密密掛了不少面具。蘇莫飛有些走神地走了過去,取下一張小貓面具看了幾眼,回首對我笑道:「和那張很像。」
可是最後,我一個字都沒講,什麼都沒做。
步子被牽絆住了似地,我越走越慢,越走越慢,突然一下回過神,糟了,蘇……一抬起眼,身前那道青影安然落入我視野,半步未曾遠離。
就在此時,蘇莫飛叩門後走了進來,對我說:「唐姑娘,在下要去買一些帶給紅葉前輩的東西,你隨在下一起吧。」我點頭,明白他是不放心我一個人留在客棧,而我也正樂意。於是高興地跟在他身後下了樓去。
心頭毫無徵兆的湧起一股暖流。
一想起前兩天,我臉上就有些發燙。每次下馬車都要蘇莫飛攙著,連上個樓梯都要他抱著。雖然知道他是正人君子,不會有什麼歪念,可是樓襲月做來再正常不過的事,換一個人就覺得不自在。
我穩住起伏的思緒,目光平視向前方,風颳起布簾不時露出車外一角青色的衣衫,我眸子猛地一顫。我往前挪了下,靠近駕車的蘇莫飛盡量平靜地說了句:「蘇公子,又要你出手相助,真是不好意思。」隨後,一道波瀾不興的溫潤嗓音透進車內:「唐姑娘不必言謝。即便是素不相識的人,在下也會這樣做的。」
「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