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陌上人如玉

作者:御井烹香
陌上人如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六章 突變

第四十六章 突變

可,等到兩人雙目相對時,本來想好的話語,一下又全落了空,一張嘴鬼使神差,竟是又提起了李文叔。「他處置流民的事,我讓人查過了,背後頗有文章,並非是他自誇得那樣簡單,你那日那樣誇讚他,他根本就受不起。」
兩人的關係會惡化疏遠到這一步,其實他也清楚,多數的過錯,都還是在自己身上。——那一日因為李文叔的事拌嘴,還能說是兩邊各錯一半,可上回在齊國公府,那就無論如何都是錯全在他了。若是換了宋竹是宋苡那般的性子,這輩子只怕都不會多看他一眼,便是她性子素來和藹,會否再和他和好,也是兩說的事。要知道當日她被氣成什麼樣,蕭禹可是親眼目睹,平日里最是和善愛笑的小娘子,一旦冷下臉來,也是毫不容情,斗篷一解,在得宜笑容下的那份不屑和厭惡,他可是領會了十成十。
宋竹本來神色冷淡,此時聽了他的說話,倒是第一次正眼看了蕭禹幾眼,神色難以捉摸,沉默了半晌,才道,「你跟上來,就是要說這個?」
開學以後,他幾次來先生書房,明知宋竹在裡間,可她都不曾和以往一樣出來相見,也沒在後院練箭,蕭禹就是想要搭訕都沒理由。他心裏能不著急嗎?這一日會走到後院來,的確也是出於故意,他知道,宋竹一般都回家吃晚飯,裡頭討論未完,她應該不會等宋先生,而是會提前先走,回女學去找宋苡她們。
蕭禹自己其實也知道,他畢竟是從小被寵大的,也是有嬌縱的一面,雖然大多數時候都能https://m.hetubook•com•com很好地控制自己,但畢竟年紀小,有時候脾氣就是不穩定,宋竹也算是倒霉撞上了其中一次小爆發,而和他比,她當時的表現,已經算是極為克制,足以讓蕭禹臉紅了。
話雖如此,他心裏到底還是存了一分和好的念頭,可惜,在迴廊上遇到宋竹的時候,他一眼看到她,立刻就想到了她居然把周霽的詩放在他之上,真是一見宋竹就來了氣,本來準備好的開場白,一出口就變了味道,倒彷彿是要把心裏的不舒服,全都化成尖刺,讓宋竹也失去她的儀態,狠狠地不舒服一番那才好。
要知道,如今洛陽一帶還不是十分寧靜,如宋竹正月回家時一般,路遇盜匪的事,西京附近各地都不少見。而且宜陽書院又在山上……蕭禹的神經,一下就綳得緊,再顧不得調弄宋竹,而是肅容道,「你別說話。」
見宋竹擰起眉頭,小口微開,他心中一急,乾脆直接揉身上前,捂住她的嘴,半是拉半是拖的,把她拉到了小徑附近最大的一株樹背後,藏了起來。
蕭禹其實不是不記仇的性子,不過對宋竹,他素來氣得不久,因李文叔拌嘴的那幾天,確實是一想到宋竹就來氣,再加上病得昏昏沉沉,又把這病給賴到了宋竹身上,滿擬這一輩子都不再搭理她了。不過病好以後,仔細一想,卻也是漸漸氣平:其實說到底,就是和李文叔說幾句話的事,人家也未必是真的想和李文叔一道射箭,不過是遇到了說笑幾聲。總不能是李文https://m.hetubook.com.com叔一過去,宋竹立刻跑到內室藏起來吧。那是大家子弟,心胸又是狹窄,若是這般往死里得罪了他,以後明槍暗箭的,宋竹怎麼應付得了?
這裏還在煩惱呢,那裡又聽說了周家提宋三娘的消息,而且為之提親的還是他素來不大喜歡的周霽,蕭禹自從知道這消息以後,心裏就是憋著一團邪火。只是他素來也有些城府,雖然自小到大,就沒中意過周霽,但周霽卻是毫無所覺,還是一味地和他起膩套近乎,鬧得蕭禹一整個年都沒過好。也虧得他擅長表面功夫,別說周霽了,連范蕭氏對他的惱火,都是一無所覺。——不過這也更是說明了他那一日的失常,居然是直接就對李文叔流露出了不喜和敵意,讓李文叔心中對他已經是生出了提防。
好吧,宋竹人來了,一句話也沒多說,對他就和不認識一樣,反倒是對周霽更親切,兩人還聊了幾句,聽著,周霽和她之前見過……蕭禹心裏本就不得勁了,此時更是不知為何有了深深的委屈感——尤其,宋竹又說周霽的詩做得比他的好,還誇讚了好幾句,兩人一副一見投緣的樣子,更是讓蕭禹氣不打一處來,心中酸澀之餘,都是想著:「要不就讓她應下周家這門親事算了,反正過門以後,她自己也就知道苦了。」
雖然宋竹自己不知道這個道理,不過從結果來看,她的應對其實也挑不出什麼錯。自己那股氣,反而是氣得莫名其妙——他不喜李文叔,是有好幾個來由,可這些來由宋竹全不和-圖-書知道,就知道李文叔看著她的眼神挺討厭的,如此單薄的理由,隨時可以被推翻,也許她就覺得李文叔和薛漢福交情不錯,也許她覺得李文叔再討厭也不值得當面得罪……總之,她對李文叔那幾笑,其實沒什麼理虧的地方。倒是他那一頓脾氣,發得奇奇怪怪的,確實是有些唐突了。
也不知為什麼,一聽她說話,橫亘在蕭禹心中的擔憂,全都是冰消瓦解,往日那個跳脫而頑皮的他,忽然又回到了他的軀體里,他手一背,又不著急道歉了,反而是笑嘻嘻地說,「那不然要說什麼,粵娘妹妹?」
可這見了面以後,饒是蕭禹素來膽大包天,什麼事都敢做,什麼話都敢說,可面對宋竹冰霜籠罩的俏臉,他的膽子就像是被誰抽走了似的,心裏翻來覆去,只是在想,「完了,她是惱死我了,看來這一輩子都不願意再搭理我了。」
宋竹氣得呸了一聲,回身又要走,蕭禹便忍著笑跟在她身後,只覺得心情大暢,什麼鬱悶煩惱,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看宋竹在前頭氣得疾走,好似比看東京城最有名的雜耍還有趣,他背著手,左一句『粵娘妹妹』,右一句『粵娘妹妹』,叫得沒完沒了,不多時,就跟著宋竹一道,走到了岔路口。
木著一張臉,目送著宋竹上了小徑,盡一切努力,都沒看出來她有絲毫和好之意——腳步沒慢,也不曾回頭……
從這條岔路過去,盡頭便是一處觀景台,也有小路下山,宋竹和他其中一次見面,便是在這岔路附近。今日她彷彿是被氣得夠嗆,居然走錯了路,沒繼https://www.hetubook.com.com續往女學方向前進,而是直接走到了岔路上。蕭禹見此,心中更是篤定,他快活得幾乎都要飛起來了,緊跟著宋竹走了一段,『粵娘妹妹』也叫得夠了,方才是拉長了聲音,懶洋洋地道,「喂,你不停下來,我怎麼說話啊?」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冷靜下來以後,蕭禹那個悔呀,可錯已鑄成,人家好像壓根都不打算理會他,這份交情,眼看已經是走到了盡頭。
雖然從未和人低頭,但他也曉得,今日他不上去誠心賠罪,兩人便是萬萬沒有和好的一天,牙一咬,終於從樹後走出,放重腳步,引得了宋竹的注意力。
蕭禹這時腦子方才漸漸靈活起來,心中一動,便是放輕腳步,隨宋竹一道也上了山。他從前和胡三叔學過一些輕身功夫,很懂得遮掩腳步,是以也就無聲無息地看到了宋竹跺腳哼聲的那一幕,心裏這才是知道,「原來她還是想和我和好的,見我沒和她說話,她心裏只怕也挺惱呢。」
雖然也知道是自己錯了,但蕭禹驕縱的那一面,在這件事上也是有所爆發,他這一輩子都還沒對一個人低聲下氣地賠罪過——上學的時候被老師訓斥,在家被長輩訓斥,這些不算在內,就只說平輩之間,除了某個特別人物以外,還沒對任何人低過頭,便是和宋竹的幾次衝突,雖然也有理虧的時候,但兩人打打鬧鬧的,終究也不算是真正的低頭。現在要他醞釀著怎麼誠心和宋竹認錯賠罪,一個他實在覺得很難啟齒,還有一個,他也覺得難以解釋——該怎麼說?難道和宋竹說,自己本來還https://m.hetubook.com.com沒什麼,就是聽到她對李文叔笑,一下就來火了……這樣的話,如何上得了檯面?
宋竹心裏緊張,蕭禹又何嘗是氣定神閑?光是加重腳步引她回頭,都是不知用了多少的勇氣才能說服自己,此時望著宋竹一片漠然的小臉,他想好的一番話,險些就說不出口,原本堅定的決心也動搖了起來,心中只想著:「剛才不會是我聽錯了吧?其實她壓根都沒有嘆氣,也沒有跺腳……」
正月里聽說宋竹來了范家,他本想乘機溜過去和宋竹說幾句話,試探一下她的心意,誰料周霽和范家幾個衙內,一定要壓著他去賞雪賞花,蕭禹連脫身都不得,心裏正是著急時,眼見范大姐領著宋竹過來,心中更是雪亮:應該是周霽託了表姐,讓她拉著宋三娘過來的。哼,為了讓宋家答應這門親事,他也真沒少做工夫。
宋竹的小臉蛋,氣得一片嫣紅,卻到底還是收住了腳步,回過身來站在那裡,提防而戒備地盯著蕭禹,抿著唇等了一會,又不耐地道,「你要賠……你要說什麼,就快說,我可沒那麼多時間陪你耗!」
其實吧,那天他的表現,的確也是太失常了點。他本意是過去賣賣好,和宋竹和好了的,誰想到一張口又是那般沖的語氣,倒是反而把事情給弄擰了……
她的聲調,與其說是冷漠,倒不如說是埋怨、撒嬌、委屈……也許,都是帶了一點點。
蕭禹本想說:『我可不是要道歉,我就是要提醒你,你走錯路了。』——但又怕宋竹聽了真惱,正是思忖間,忽然聽到遠處山間悉悉索索,似乎有人正在穿行,並快速向這裏接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