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陌上人如玉

作者:御井烹香
陌上人如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十一章 相見

第七十一章 相見

兩人說了一通話,周太后笑眯眯地把她誇了又誇,「真是看不夠,若是你能托生到宮裡,天天帶在身邊給我老婆子瞧著,那便好了。」
宋竹被一群人圍在中央,又守禮低頭,基本什麼也看不到了,只是聽到遠處有腳步聲慢慢地近了,走到附近時,又停了下來。一個她不認識的聲音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是貶低自己的謙遜之辭,但想到一家兄弟姐妹,她的自豪之色,仍然是溢於言表,又因提起家人,免不得有了些思鄉之意。
其實,宋竹也不是宋家第一個進宮覲見的女兒了——她還很小的時候,宋大姐宋苓就因為才名驚動兩京,特意被召進宮中數次,太后、聖人都是極為賞識她的才學,甚至連官家都是見了她一面,賞賜下來的綢緞珍玩,一直到數年後都還支撐起了宋家在京城的面子。而若是宋苡長成的時候人還在東京,以小道消息中,宮裡對她綉藝的喜愛,被兩宮召見也是十拿九穩的事。不過宋竹的確沒有想到,自己會純粹因為生得漂亮,受到被召見的殊榮。
如果是從前,她可能還會期待一下,現在親事幾乎已經說定,對於進宮,宋竹便是避之惟恐不及了。可惜,宮中來人召見,她也不可能稱病不去,否則若是宮裡派了御醫過來,豈不是犯下了『欺君之罪』?
宋竹望了她幾眼,也不知是否錯覺,只覺得聖人的笑容中,隱隱還帶了些憂色。
和圖書太后紅光滿面,口中笑聲不絕,顯然剛才被兩個孫子逗得極是開心,見到宋竹來了,精神也是一振,對她招手道,「年老愛忘事,要不是見到七哥,我都忘了,你們倆曾是幾年的同學。今日難得都到了我這裏來,便一道陪我這老婆子吃頓飯吧?」
宋竹此時,心裏已經覺得很是不對了,聽聞她這一問,更是驚懼,忙從懷裡取出蓋頭戴上。倒是聖人面色仍很鎮定,牽著宋竹的手,帶她進了內殿。——果然,陳珚和景王四子陳琋,都在太后左右。
蕭皇后想了想,倒也笑了,「不錯,七哥回來以後,比往年要懂事了許多。」
宋竹終於是萬分確定了太后的用意,心中狂叫了一聲『不好!』,一時間急得手腳冰涼,偏偏又沒有任何辦法,只好順著太后的指點,慢慢地向她走了過去。
聖人微微一怔,思忖片刻,這才淺笑,「真是有興緻,那咱們便過去吧。」
偏偏倉促之間,夾道中又無處迴避,還好宋竹帶了蓋頭,眾人連忙伺候她戴上了,又將她團團圍住,做了人肉屏風,倒也免去了少年男女相見的『非禮』情景。——雖然世俗也常有十五歲以上的少男少女見面、說話的,但在宮中禮制要更加嚴格,過了十五歲,就是親兄妹都不易相見,更不說宋竹這樣的外女了。
太後有召,做新婦的當然不能怠慢了,聖人拉著宋竹,讓她坐在自己身邊,一起乘hetubook.com.com上車,過去清仁宮中。這才是踏進正門,便有人急匆匆地迎上來,低聲和聖人身邊的女官說了幾句。
聖人把她這幾層情緒,一一看在眼裡,倒不由暗暗點頭,對她更加喜愛,笑問道,「一家有女百家求,你也到了年紀吧,可曾定親了?」
一行人在路上走了一陣,忽然前頭有人回來道,「娘子請先迴避,四公子、七公子過來了。」
那女官聽了,面色也是微微一變,回身對宋竹笑道,「娘子可曾帶了蓋頭來?」
蕭皇后和周太后一樣,自然都是舉止雅重,態度慈和,對宋竹也十分和氣友善。最重要她和陳珚生得其實很像,所以宋竹看了,天然便有幾分親切,倒是比在清仁宮要自在些。聖人對她也是很隨和,讓她在身邊坐了,問了許多陳珚在書院讀書求學時的事,聽宋竹說起書院清苦,免不得一番嗟嘆。宋竹見了,忍不住就道,「臣女爹爹說,清苦些也好,清苦些,心靜,讀書讀得就有進益了。」
這才帶著隨從,去得遠了。宋竹聽他語氣,心裏越發有些說不出的擔憂,但又怕是自己的錯覺,再者現在也是無人商量,只好先把心事按下,繼續走往皇後宮中,去覲見聖人。
她當然也免不得問問宋竹的家人,宋竹在她跟前,不知怎地話就多寫,不但告訴她宋苓、宋苡的事情,還說道宋艾、宋荇兩個妹妹嗎,「……一個個都比臣女聰明和-圖-書,臣女慚愧,除了容貌勉強尚可入眼以外,在家中處處都是比不上兄弟姐妹。」
宋竹猶豫了一下,正要答話,外頭又有人回稟,「聖人,太後有請聖人帶宋娘子前去清仁宮一道用膳。」
宋竹終於聽到了陳珚的聲音,只是他的語氣十分淡漠,似乎漠不關心,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便沒了下文。——就彷彿,就彷彿他們之間一點也不熟識,只是彼此知道有這麼個人罷了。
這是個慈眉善目的老婆婆,雖然已經年過花甲,但還是看得出年輕時必定是個美人,是以老了看來也十分可親,笑眯眯的沒有一點架子,讓宋竹在自己下首坐了,問的也都是些家長里短,什麼時候到東京,讀的什麼書的問題。
可即便如此,她心裏也還是立刻就想起來:「他的聲音要比以前粗了些,也低了些呢……就和三哥他們一樣,都是長大了吧。」
到了說定的日子,一大早就有人從宮裡來接她了,又幫著宋竹換好了衣裳,檢查了無甚失禮處,這才將她領上宮車,一群宮人前呼後擁,將她送入宮城之中。宋竹其實也沒感覺到多少出奇之處,下了車以後走了一段,也就覺得是個洛陽大戶人家的花園,頂多就是大些、精緻些而已,很多樓閣看來年久,連裝飾都黯淡了幾分,還不如齊國公府、越國公府那麼金碧輝煌呢。
那四公子——想必也就是景王四子了,雖然討了個沒趣,但也並不和圖書著惱,只是哈哈一笑,還對宋竹方向說了聲,「讓娘子受驚了。」
這樣的問題,宋竹當然隨便都能回答上來,她心裏一點淡淡的緊張,也跟著消散了——這就和上別家拉家常一個感覺,而且周太后的做派,就如同齊國夫人一般得體,自然絕沒有餘留守一家的粗俗作風。和一般應酬有差的,也就是答話時要謹慎注意禮儀,不能有僭越的用詞出現而已。
這一回,她是可以肆意地瞧陳珚了,可宋竹一路走去,卻是根本一眼都不敢往他臉上掃去……
宋竹舉止得體,生得又好,走到哪裡都是聽人誇獎,聽慣了耳朵也滑,一時沒當回事,只是淺笑以對,眾宮人在一邊齊聲附和。——等到她回味出有點不對的時候,周太后已是跳過了這個話題,又問起了宋苓、宋苡的事情,把她們倆也是一通好誇,又道,「只怕皇后是等得心急了,你先去見她一面吧,一會再到我這裏來說說話。」
兩宮雖然都想見她,但是卻不會為了她而湊在一起,宋竹先被帶到太后居住的清仁宮裡,行了禮以後,太后讓她抬起臉,細看了一番,果然滿是喜歡,連連誇獎道,「真是人間罕見、天仙下凡一般殊絕的容色。」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在被兩宮召見以前,她姐姐雖然有名,但卻沒到名動天下的程度,而已經召見,頓時成為南北馳名的大才女,名聲甚至在一時間蓋過了大哥宋桑,直到大哥中了狀元,方才m.hetubook.com.com是趕上了大姐的名氣。如果說她之前只是以美貌聞名的話,只怕這一番覲見之後,『兩京第一美』這樣帶有強烈噱頭色彩的稱號,就要落到身上了,甚至是進宮時的一些小事,也會被當作傳奇軼事在天下傳誦。這些事情都曾發生在宋苓身上,宋竹就是旁觀著長大的,對這種過程,當然也是一清二楚。
宋竹也知道,老人家吃完飯按例都是要午睡一番的,此時差遣她去皇后那裡,正當其時。她起身告辭,一路都在琢磨太后的話,想了想,又覺得是自己多心了:太后怎麼說都是周家出來的,周家現在完全是押寶在陳珚身上了,這份擔心,應當是很多餘的。
和宋苓入宮時一樣,定下時間以後,便有宮人被派到王家,教導宋竹覲見時的禮節,又賞賜了進宮時該穿的衣服,這都是多年來不成文的規矩,宋竹除了小心配合著,也沒有多做什麼。甚至包括宋先生都沒怎麼當回事:兩宮一直都有召見才女、美人的習慣,甚至是以賢淑聞名的大家娘子都有被召見的可能,這也是身為國母勉勵女子的職責之一,一般來說,是沒有什麼特別意圖的。宋竹的美貌若是傳到了她們耳朵里,知道又是宋家女,那麼好奇心起,請來一見,也沒有什麼。
那人道,「呀,七哥,這宋編修不是你的老師嗎?宋娘子便是你的師妹了吧?」
宮人便回答,「回四公子,是集賢院編修宋家娘子奉召進宮參見太后、聖人。」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