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陌上人如玉

作者:御井烹香
陌上人如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十三章 狼狽

第八十三章 狼狽

果然,宋竹在朝廷大事上,從來都是不含糊的,她一下就忘了害羞,猛地抬起頭來,「什麼?此事——此事傳到太后耳朵里了?」
可現在,看著宋竹在燈下沉思的面孔,他只覺得喉嚨發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在說正事的時候還好,只要有了一絲閑空,被他嚴防死守的那點心思,就像是春天的小草,即使壓在上頭的石頭再大再沉,也總是能找到空隙,頑強地冒出頭來,發芽抽節。讓他的心裏,被那疼痛又酸楚的感覺佔滿了:他是多喜歡宋竹呀?而他也知道,宋竹是喜歡他的,只是……只是他們兩人卻不能在一起。
這件事往好了說,那就是的確有誤會在先,王城的婚事,族兄小王龍圖和父母都可以做主,小王龍圖走得急,也許就沒和王城父母說,也許是那封信還在路上,在家鄉的父母不知情,又給王城定了一門親。——這時候音信不便,這樣的事其實也不少見,可太后一定要過問的話,王家卻也是遮掩不過去的。要知道士林清議,素來對士子頗為苛刻,父母親為了怕未過門的新婦連累家裡人,急忙悔婚再娶,這壞名聲最終還是都要落到王城身上。連著小王龍圖都會遭到天下士林的恥笑,成為嫌貧愛富的勢利小人。這對王家來說,多不公平?宋家和王家的交情就算再好,經過這一番折騰,只怕都要有了芥蒂。
沒等陳珚回話,她便自己明白了過來,「對了,這是走馬承受寫信回京時回報的,既然連聖人都知道了,那麼清仁宮那裡,自然也不可能沒有聽說……你快告訴我,王城家裡和-圖-書是何時給他定的這麼一門親?」
宋竹凝眉不語,半晌方才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也是難為他們了,這畢竟是謀反大罪,他們又不知底細,自然被嚇得不成,想要撇清關係,也是人之常情……」
「官家?」宋竹自然驚愕得瞪大了眼睛,在油燈躍動的光影中,她的眼波就像是兩泓流動的秋水,陳珚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敢逼視,他暗暗出了一口氣,只覺得背後一片濡濕,冷汗都浸透了重衣——和宋竹說話,竟是比同官家說話還要更累上幾分。
她言語真誠,看來倒是真的沒有責怪王家的意思,陳珚心裏又有些酸酸的了,雖然知道她對王城毫無想法,依然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倒是賢惠,還沒過門呢,就一心為夫家著想了。」
到底是男子漢,雖然也免不得有兒女情長的一面,但正事上也不含糊,事情既然已經是這樣了,也只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小園香徑獨徘徊』,若是自己也跟著表明心跡,除了惹宋竹心裏更為難過以外,還有什麼好事?他吞咽下喉中塊壘,反而是格外強打精神,故作無事地道,「你固然是高興了,可以不嫁王城,可此事卻沒有這麼簡單。太后老人家聽說此事以後,很是不快,言下之意,大有懷疑當日你是沒說實話,有『欺君之罪』。」
那麼,以宋竹的性子,又焉能這般輕易地說放下就放下了?這時候陳珚再回頭看,簡直是洞若觀火,宋竹對他越是冷淡,他就越明白她的心思。這姑娘從來都是別彆扭扭的,幺蛾子多得很,當年不知道自和-圖-書己身份的時候,把心意告訴了他,就是這會兒沒有別的事了,只要想到往年的舊賬公案,她對自己也別想有好臉色。
話雖如此說,可想到宋竹越發接近的那張俏臉,還有她身上隱隱透來的一股難言的香味……他還是不禁又打了個寒顫,方才是把滿腦子該有不該有的念頭,全都強行壓了下去,開始思忖起了他『應該』去想的朝廷大事。
陳珚當然聽懂了——宋竹表現得那麼明顯,這會兒都把頭埋到臂彎里去了,他要是還不懂,難道還配在燕樓里讀書?
「你敢是瘋了么,陳珚?」他捫心自問,也覺得有幾分好笑。「她對你做什麼了?你這麼怕她?」
說完最後一句,竟是連道別都沒有,便轉身倉皇而去,提著燈籠幾乎是一路小跑,直到出了靜園,方才是驚魂未定地回頭瞥了一眼,長喘了幾口大氣。
「到底為什麼,我也是猜的,」他老老實實地說,也不敢興出逗弄宋竹的心思了,只想快些說完,快些離去,不再和危險的宋三娘共處一室。「姨丈是那一日閑話此事時,隨口說了一句,聽說你貌美非常、天仙化人,因此便想要親眼看看。但以我來看,姨丈可能是想藉著你,把宋家謀反的事情澄清一下,以便順理成章地把先生和寧叔先生放出來。」
陳珚聽到她的說話聲,方才是猛地回過神來,他搖了搖頭,「尚不止於此,太后今日可能會再度召你進宮,甚至官家也有意藉此事見你一見。」
可也正是因為聽懂了,這會兒他才是這麼尷尬:宋竹對他的心意,他一直都是明白的和_圖_書,從前他覺得宋竹年紀還小,等到明白事理以後,心思自然也就變了。再不濟知道他身份以後,也該歇了那些心思。可那時候陳珚不懂得什麼叫做喜歡,他讀著那些纏綿悱惻的詩詞,還真當那些閨怨美人說的都是懷才不遇的君子,直到忽然間大徹大悟,懂得了男女間的那點心事,他才明白,原來對一個人,是不可以說不喜歡,就不喜歡的,一個人的心意,也往往由不得自己……
退到了門邊,他總算是找回了些許儀態,一邊扯袖子,一邊輕輕地咳嗽了一聲,對宋竹扔下了一句,「總之,若是哪一日宮裡來人接你,你可千萬不要驚慌。」
這個想法重要無比,宋竹的雙眼登時亮了起來,她竟是站了起來,往陳珚方向走了幾步,「你說的可真么?」
這樣當然是萬全之策,只是對宋竹來說,若是此事真相暴.露在人前,她便是可憐的受害者,士林中必定會對她同情備至、更加美譽,而如今她就成了莫名其妙被悔婚的可憐人,雖然依舊可憐,但身價未免要跌些,陳珚在過來以前,早就想好了該如何安撫她——少不得是要告訴她,自己已經決心為她穿針引線,說一門上好的親事……
「這麼著,就是頂委屈王師兄了。」宋竹認真地考慮了一會,卻像是沒發覺他眼神中的異樣。她抬起頭說,「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說這事嗎?」
宋竹白了他一眼,一時間,好似又成了那個跳脫飛揚的小女孩兒,她氣哼哼地說了一句,「多謝你提醒——不必你說,我也知道,我現在又沒有夫家了。」
「這件事hetubook.com•com,也只好由小王龍圖擔起來了。」陳珚不能擅自和邊將聯繫,甚至不好隨意和宋栗這樣的官員見面,這話也不好由外人來傳,只能讓宋竹來傳遞,「說到底,麻煩還是王家人惹出來的。就說是小王龍圖急於離京沒有和家人交代此事,才惹出如此誤會,雖然難免有人要議論幾句,但只要道理說得過去,不幾年,也沒人會念叨這個的——哪怕就是現在,只要關西那裡能有進展,也沒有誰會記著這樣的小事。」
「其實這事說來也是巧,以走馬承受的說法,王家是在先生謀反被捉的消息送到城裡以前,擺酒宴客,告知鄉鄰他們為王城說了一門親的。」他沒有點得太明白,相信宋竹能懂。「而且王家畢竟是地方上,消息傳遞不便,你和王城定親的事一直也沒傳過來。後來走馬承受婉轉打聽,王城的父母都只推說從未聽到此事,一口咬定,一兩年以前已經為王城物色了這門親事,只是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換過婚書而已,之前就是找了黃道吉日把婚書換了,王老先生心裏歡喜,所以才請客吃飯,和親朋好友們一塊樂呵樂呵。」
陳珚心下不由暗自讚歎:從前只覺得她不如幾個姐姐聰明,只是純粹一團淘氣,可這回相見,也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如何,三娘的確沒辱沒宋家的名聲。
陳珚有一萬句俏皮話要回她,偏生都只能咽住了不說,他憋得喉嚨發癢,只好意味深長地微笑以對,宋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語調也正經了起來。「這太後到底是怎麼想的?她就這麼恨我們宋學?王家這做派,明眼人都知道,www•hetubook•com.com是被嚇破了膽,為了避禍不得已而趕忙在家鄉做主說了一門親。就藉著兩家沒有換過婚書的由頭在說事兒……她一定要掰扯清楚,是為了什麼?難道要天下人都知道王家是趨吉避凶的小人,讓王城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只是,一晚上凌亂的夢做下來,第二日一早,陳珚免不得又要紅了臉,羞答答地換了一身衣裳……
可要是由宋竹出面把此事擔下來呢,那宋竹成什麼了?莫名其妙地在自己的親事上說謊騙人,她還要臉不要了?——雖然她當時一句話沒說,只是似乎做默認狀,但她不擔,就得由當時點出兩家親事的陳珚擔起來,說謊成性的人就變成陳珚了……這個麻煩就像是個熱炭團,由誰來吞都不合適,要不然,陳珚也不會聽說此事以後,就特地出宮來見宋竹了。
他又迎來了熟悉的心痛感——三娘再好,卻也不能是他的,非但如此,他還要為三娘找個色.色都高人一籌的夫婿,才能對得起她對自己的一片心意……
陳珚手忙腳亂、連滾帶爬地從凳子上爬起來,差些沒有跌倒,他的心砰砰地跳在耳邊,拚命地把血往臉上泵,頭暈目眩地,簡直連話都不會說了,「我也就是瞎猜……瞎猜……」
想到這裏,即使是在如此尷尬的境地里,陳珚也忍不住微微一笑,方才是把所有情緒,都壓了下去。——也許對宋竹來說,她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兩人身份上的河漢之別,但對陳珚而言,這般的局面,卻絕不算不熟悉,你越是想著要做什麼事,就越是要遠著那個人,這種一生一世的憾恨,對他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