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陌上人如玉

作者:御井烹香
陌上人如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十一章 快意

第九十一章 快意

他頓了頓,半真半假地說,「只是當時甥兒和她年紀尚小,後來六哥又去了。男子漢大丈夫,豈能因為兒女情長誤了大事?這念頭也就擱下了,一直都未曾想起。直到弟弟懷上以後,不知如何,甥兒有種玄之又玄的感覺,這孩子像是得了六哥的保佑,又像是六哥的托生,定能長命百歲的。」
「天下事,都是神佛跟前註定好的,人的命運又何嘗不是如此?」她便婉轉——起碼是盡量婉轉地道,「既然妾和七哥都是這般念著,可見孩子的確就是六哥托生轉世,他和咱們家這麼有緣,這一世還要投做您的孩子,又哪有半路夭折的道理?」
陪著皇帝唏噓感慨了一會,陳珚便不失時機地道,「本來,為了六哥的心愿,甥兒自己的心思也就擱到一邊了。如今六哥既然親身回來了,他的心事自然交還給他。甥兒呢,想的就是從姨丈身上蹭些好處回去——姨丈,此事您可要給我做主,要不是當年六哥的囑咐,我早就把宋三娘說回家了,又怎麼會和如今這般不上不下,爹也不許、娘也不應呢?」
很多事,信了就是信了,官家心裏,實在也是盼著相信幺子能平安長大,因此便覺得鄧妃的話實在也有道理。——雖然陳珚就說了那麼幾句,但會和他提,可見這孩子心裏的確是中意宋三娘的。
眼看官家已經聽住了,陳珚便壓低聲音,「鄧妃發動那天,我在燕樓忽然做了個夢,夢見六哥走進了金鹿殿里……此事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從不敢和任何人說,只怕說出來就不靈了。不過,我心裏對弟弟能長命百歲、睿智聰明的事,是從來都不曾懷疑的。既然如此,那也就用不著再多顧忌什麼,本來還在宮裡時,就想著和姨丈說,只是……」
這世上所有的謊話,都能找到受騙的人,官家平日里也不是多麼輕信,奈何陳珚這一番話實在是太對症了,直直說進了他的心裏,官家竟是聽得滿眼是淚,陳珚說完了,他便情不自禁地道,「原來也不是我一人這樣想,七哥你不知道,這孩子一落地,我就覺得他生得很像六哥,言行舉止,活脫脫就是當年的六哥托生!」
若是換做聖人在此,不論她多喜歡宋竹,此時必定會設法勸阻,但鄧妃心中就完全是另一番想法了,此時她對陳珚的印象已經是好得沒法再好:這才出宮,便要娶宋家的女兒,可見此子心思純善本分,人品過硬,絕無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一邊下棋,官家一邊也就把陳珚進宮的目的告訴了鄧妃,「……此事畢竟還須仔細思量。」
自己要娶宋竹,等於是把繼承皇位的可能完全放棄,在現下的局勢里,要說沒有個外在的推動力,那是不可能的。官家有所懷疑,也是在情在理。
不過,即使對陳珚十分信任,能推他一把,讓他娶了宋竹,鄧妃也不會留力的,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孩子在宮中,固然有和*圖*書許多人看他如珍似寶,但也有許多人是居心叵測,能保險一分,便是一分。最起碼說了宋竹以後,福王妃進宮,鄧妃也不必提心弔膽了。
「也是難怪。」不知不覺,官家就把心聲也吐露出來了,「三娘那般人才,若非出身宋家,能托生個老宰相家裡——若是六哥……唉,她就是做太子妃都夠格了。這般可人的小娘子,也難怪七哥歡喜。」
「這幾年間,為了六哥的遺願,七哥也沒少受委屈。就說當年吧,年紀還小呢,就離家求學,我聽說在宜陽書院穿的都是布衣,住的是書院的宿舍……」鄧妃的語氣也是有幾分心疼,「這孩子也是幾番跌宕起伏,如今雖說也有些產業,但那也不算什麼,好容易他有個想要的東西,您就不成全一番么?」
鄧妃敲了一個棋子,不禁奇道,「怎麼,難道還能有什麼變數不成?可是那宋三娘前幾日業已說了人家?」
可,如今卻是個『官家也行不得快意事』的年代啊。
「未必是說了人家。」官家苦笑著也落了一子,「可你就沒想過,宋家人也許未必情願說這門親呢?雖說朕是官家,可……」
既然定了心,決意相信幺子能平安長大,不再為將來留個退步,那麼所有的問題也都不是問題了,陳珚不過是一個普通宗室,即使娶了宋家的兒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耽擱不了宋學、宋黨在朝廷里的進取,前朝也不是沒有重臣,兄弟都尚了公主,又或者是和親王子女聯和圖書姻,也不耽擱他們家人出將入相,執掌天下的大權。
「今日七哥可是粘您。」兩人獨處時,鄧妃要活潑得多了,和官家說話也很隨便,一邊陪著官家下棋,一邊和他閑話。「真真就像是親生一般的,貼心可愛得緊。」
官家想想,也沒別的話說,只得嘆了口氣,「也罷、也罷,可憐他一番苦心了。」
「怎麼會忽然間動念要娶她?」官家果然把事情往深里想了,皺眉思忖了一會,忽然問道,「是不是,你在外頭聽到了什麼風言風語?」
「說起來,今日七哥還和我說……」官家忙就把陳珚做的那個夢告訴鄧妃。
鄧妃也笑了,「是這樣,還記得小時候,六哥和他手牽著手四處跑,撞到金鹿殿里來,連吃帶拿,剛烤好的松子糖,一會兒就沒了。」
他說得趣致,官家也不禁失笑,「唔,說起來的確,她已經是你娘認的義女了,和你也算是份屬兄妹……」
「男兒膝下有黃金。」官家沒有立即答覆,而是轉開了話題,「為了什麼跪都行,為了個女人跪著,你也不嫌丟人?先起來說話吧。」
陳珚知道,姨丈這是在給自己爭取時間,也就並不反駁,而是嘿嘿笑著爬了起來,倒也不歸位,而是在官家身邊尋了個小几子坐著,這也是他小時候經常坐在姨丈腳邊和賢明太子玩耍的習慣。
實際上,都是一父所生,神態有所肖像也是情理之中,不過官家既然信了,那也不是什麼壞事。就是陳珚,也的確真心希望他弟和-圖-書弟能夠平平安安地長大,順順噹噹地繼位,不要再把他扯到這說不清的繼位風波里去了。他本來就不是太想當皇帝,現在有人能把重擔接過去,他又何樂而不為?
饒是官家多年來修身養性,早已練就了喜怒不形於色的功夫,但陳珚這句話一出口,依然可以看見他面上的詫異之色一閃即過——很顯然,他姨丈完全沒想過,自己央求的會是這件事。
至於福王和福王妃的看法,那就更不足慮了,官家這個當家人也就是一句話的事——他們要是敢有二話,豈不是抱了不該有的心思?若是那樣,也就是自絕於宮廷了。唯一要在乎的,也就是聖人那面的想法而已,可若是官家已經定了主意,聖人那面,未必會說些什麼。
官家將此事來來回回想了一遍,忽然又嘆了口氣。「這事,可能還沒你想得那麼簡單。」
他不好意思地頓了頓,「只是婚姻大事,怎麼都得先問過爹娘才對,雖然明知爹娘不許,但好歹也要走過一遍,是以便拖延到了這幾日,方才進宮來求姨丈。」
陳珚扮了個鬼臉,笑嘻嘻地轉移了話題,雖然他如此不敬,但官家心裏從沒覺得他是個大人,也就不以為忤,打發他吃了飯,陳珚方才告辭出去,官家也就回金鹿殿安歇了。——今日鄧妃陪了一天,晚上自然要臨幸她的金鹿殿,再則,雖然原本對她只是平平,但生了孩子以後,官家就對她寵愛起來了,一心還想要多生幾個男丁,讓子息旺盛一些。
兩人也是好https://m.hetubook.com.com一陣感慨,過了一會,鄧妃方才好奇問道,「我看他今日進宮來,好像是有所求,難道是猜錯了?」
陳珚笑而不語,見官家雖然熱淚盈眶,但卻沒給準話,心裏也知道官家素來不是急性人,此事只怕他還要回回味才能下定決心,當場是給不了準話的。也就不再催問,只是施了一禮,「那反正,甥兒就把此事託付給姨丈了,姨丈若不想個法子,甥兒這輩子就不娶妻了。」
鄧妃聽得也是又驚又喜,「竟有此事?我說呢,當日懷胎時,我也做了一個夢,只是從未告訴人……」
官家失笑道,「這是什麼孩子話!」
她便把自己的胎夢告訴給官家知道,無非也就是賢明太子托生的那一套,可憐官家平日也算是精明厲害,今日卻被唬得連聲念佛,感動到了十二萬分——畢竟,賢明太子是他長到最大,感情最深的一個兒子,且又是元后嫡子,和鄧妃所生的幼子比,感情也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不過,陳珚今日的確是要說粵娘,而不是要藉著這事兒來打擊誰,他老老實實地搖了搖頭,道,「姨丈您也見過三娘的,她生得貌美,人又好,叫我如何能不動心?同學幾年,甥兒心裏也常想著,要是她不是先生的女兒,那便好了。娶妻當娶宋三娘嘛,他們家的條件且不說了,只是三娘本身,便當得起這句話。」
官家笑道,「要不是有事求我,你道他平日會如此可愛嗎?還不和猴兒似的,哪有好玩的好吃的,奔著就去了,鐵鏈子都拉不回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