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陌上人如玉

作者:御井烹香
陌上人如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一十章 出手

第一百一十章 出手

宋竹點了點頭,也就不瞞著了,「你怎麼知道?」
「今日倒是來得早。」單從外表看,聖人倒是沒有任何異狀,反而看來心情不錯的樣子,正是饒有興緻地逗弄著京哥——京哥怕是吃飽了,也睡得不錯,因此精神頭挺好,和聖人也頗為親近,看到爹娘來了,方才是掙扎著要去到宋竹那邊,幾個女史忙把他抱到左近,等宋竹行過禮,便接過了京哥在手裡拍著。「這孩子昨晚哭了半晚上,這會兒倒是開心多了,你們算是趕上了好時候。」
兩人耍了幾句花槍,心情也都平復了不少,宋竹其實也知道陳珚說得也是有道理,只是剛才在氣頭上,不願服軟,現在過了這一陣氣,她開始擔憂了——勇於認錯,一直是她的優點,雖然陳珚對她千恩萬寵的,但宋竹也不至於拉不下臉來道歉,反而隨著人越來越成熟,也跟著越來越懂得這點臉面沒什麼放不下的。「今日的事,我也是欠考慮了一些,只想到京哥,便是躁動起來,顧不得別的了——那你說,這事該如何收場呢?」
陳珚一望左右,聖人便知端的,她微微點了點頭,眾人便都魚貫退了出去。陳珚這才挪了幾步,靠近聖人,低聲說道,「昨日的事,娘應當也是知道了來龍去脈,其實呢,若都是六哥以前的物件,三娘還不覺得什麼,只是三娘她女人心細,看著人拾掇京哥屋子的時候,總覺得有一些小孩兒的衣裳是以前沒有見過的。因為這事,再加上屋裡陳設,很多都是半新不舊,三娘也無從辨認來歷,雖然明知有離間埋伏,但思來想去,和-圖-書除了娘這裏,也沒有別處可以放心寄託京哥了,因此還是只能把京哥送來。——她有些膽小,這麼大的事,不敢和娘明說,也是昨夜和我商議了一番,今日才敢來和娘稟報明白的。」
宋竹癢得厲害,忍不住笑了一聲,但又很快綳起臉來,道,「我要和你和離。」
說著也不搭理陳珚,自己站起來就進了裡屋,看到那半新不舊的幔帳,心裏更是煩惡,索性喝道,「把幔帳拆下來送到京哥那屋子裡去,這屋裡所有舊東西全部都送過去好了。」
想著丈夫和賢明太子感情甚篤,此事她本來也不準備明說,倒是陳珚看出來了,「昨晚沒睡好吧?是不是有些怕?」
宋竹從小長在那樣一個家庭,出嫁以後,福王府眾人又的確是十分疼寵容讓,她不是不懂得勾心鬥角,只是對這些事自然有一番看法,這件事的確是太子宮占理,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若是要挑撥離間,那收起來換新的,不是一樣有一套心思么?再說我又未曾有一句嫌棄的話,聖人若是明理,自然知道這擔憂是有道理的。不然,發痘疹的人家為什麼都不敢和別人來往,不就是怕過病氣嗎?」
正當金明殿里氣氛壓抑的時候,東宮侍從的日子也不好過——陳珚吃過晚飯,從福寧宮裡回來,才剛坐下,沒說幾句話就急了,「你怎麼能去找姨姨呢?這不是正中了別人的下懷嗎?」
聖人眼底便多現出了些笑意,「都是當爹的人了,還這麼憊懶,這可不行,仔細讓新婦看了笑話去。」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陳www.hetubook•com.com珚沉吟了片刻,便是笑道,「今晚先睡吧,明日一早,我陪你去姨姨那邊。到了那裡,你別說話,只聽我來說。」
她這明顯就是氣話了,陳珚也沒當真,反而笑道,「入宮第一天就要和離,你這脾氣,比誰都大呀,你這回倒是不怕傳出去以後,宋家女不好嫁了。」
這番話粗聽之下,生拉硬扯,讓人根本就聽不明白,但聖人聽在耳中,神色卻是連著變了幾變,陳珚訴說以後,她沉吟了許久,方才是搖了搖頭,低沉地道,「唉,這些人的心,太毒啦。」
陳珚雖然對她疼愛尊重,但也不是沒脾氣,平時小兩口沒矛盾,你好我好的,他自然不會輕易發火,但現在兩人都是有一套理,他也覺得宋竹不太懂事,聲音便跟著高了起來,「宮裡的規矩,不是你這樣做事的,你這就是順著人家的意,讓他高興,反倒是讓姨姨傷了心!這個院子里好幾個屋子,隨便收拾一個屋子,通通風,把舊東西收拾了,還不是照樣可以住人?過上幾天悄悄地把這些東西都收拾起來,換上新的,就是姨姨知道了,也未必會說什麼,你這樣把京哥抱上門去,姨姨豈不是完全清楚你的心思了?」
宋竹聽著就很不高興了,「我不去找姨姨,難道真讓京哥住這樣的屋子么?實話說,若不是我自己親自收拾的屋子,每一樣東西都是讓乳娘給看過了,現在我也不放心讓京哥住,誰知道這旁人安的都是什麼心,會不會往屋子裡塞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痘疹才流行過沒有多久呢,要是塞了www.hetubook.com.com病童穿戴過的東西進來,那可就真說不清了。」
陳珚摸了摸兒子的臉頰,轉身就是『沒皮沒臉』地對聖人撒嬌了起來,一臉半帶了無賴的笑意,「新婦不懂事,我也不懂事,讓娘多費心了。」
陳珚笑道,「是是是,你說的不就是我嗎?我爭著娶,我爭著娶……我爭著娶回來的娘子我還給臉色,是我不對,我自掌嘴好不好?」
雖然她和陳珚感情甚篤,但此時依然不禁對他生出了一絲埋怨——她之所以入宮,完全是因為當時他的追求,怎麼現在遇事,他不覺得自己受了委屈,要上來撫慰,倒是怪責起自己處理不好?
她此時便覺得自己昨日做得十分不對了,投入陳珚懷中呢喃低語,好生道了歉,反倒是陳珚反過頭安慰她,「到底我也是有不對的地方……」
宋竹心裏,不禁泛起一絲甜蜜,想起昨日忽然冒起的後悔之念、和離之意,也是暗暗好笑,心道,「若是錯過了七哥,這世上哪還有第二個人會對我這樣好?」
「你這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宋竹氣得一下站起了身子,「明擺著這件事有文章,你還為背後的人開脫——」
這話火氣就很大了,陳珚聽著直皺眉,看了看周圍懸挂的這些半新不舊的錦帳,還是說了幾句維護賢明太子的話,「這些的確都是我當年也用過的舊物……」
一夜無話,第二日起來,宋竹人就很沒精神——不是被陳珚折騰的,而是昨日那些舊物,在在提醒她,這屋裡前些年還屬於另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在這屋裡去世的。她又不認識賢明太子,這讓hetubook.com.com人怎麼睡得著?要不是陳珚就在一旁,只怕她半夜都要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嚇出病來都是有可能的。
又令人用熱水擦床,自己親自在那裡看著,一邊看,一邊抹眼淚——她小時候總怕自己嫁不出去,現在卻是才明白,為什麼大姐回家以後怡然自得,再沒有出嫁的念頭,她倒是不怕生活清苦,只是這種有理說不清的感覺,實在是太折磨了。

兩人至此,和好如初,若非宮中自有禮儀,簡直都要手牽著手去給聖人請安。即使礙於禮儀,只能並肩而行,依然時不時要相視一笑,只覺得心中柔情蜜意,竟是任何言語,都難以描述出來的。
「你一晚上都揪著我的胳膊,我能不知道嗎?」陳珚見她臉紅,倒是笑得十分開心,他擰了擰宋竹的鼻尖,又湊得近了,和她額頭頂著額頭,輕聲道,「好了,別怕,今晚咱們就住別的地兒去。」
宋竹哼道,「怕什麼,我們家又不是沒人和離過,我還不是照樣幾家爭著娶?」
過了一會,陳珚也是走了進來,先是默不作聲地站在她身邊,宋竹也不理他。後來陳珚把手搭上來了,她這才抖了一下肩膀。
「她可是早都習慣了。」陳珚大咧咧地道,又跪了下來,「今早我和她一起過來,是有一件事想要求娘成全的——娘,我們還是想住回燕樓去。」
陳珚嘿然道,「我要有皮有臉,太子妃都要和我和離了,我敢不沒皮沒臉嗎?」
這樣一想,本來十分的委屈頓時變成了二十分,再加上京哥遠在金明殿,也不知道現在入睡沒有,宋竹心情本來就沉悶,和圖書她眼圈不由就是紅了,扭過頭去抹了抹眼睛,冷聲道,「京哥的屋子,他們原來也是收拾出來了,你覺得那裡拾掇拾掇能住,就去那裡住吧,我是要去歇息了。」
「哦?」聖人神色一動,「這又是何意呢?」
她被陳珚抱著,心裏自然軟了一些,再加上陳珚也沒反對她清掉賢明太子的舊物,宋竹的心情也的確有所好轉,見陳珚真的要自己抽臉,忙止住道,「你毛病呀?怎麼說都是個太子,這般沒皮沒臉的,像話嗎?」
這一抖,沒有抖掉陳珚的胳膊,倒是把她抖進了他的懷抱里,陳珚將她緊緊抱住了,熱乎乎的氣吹到宋竹耳邊,低聲道,「還生氣呀?」
雖然丈夫沒有頂嘴,但看他氣得太陽穴邊上一根青筋直跳,宋竹也是一陣氣悶,這宮廷生活才開始,兩人就是罕有地起了口角,也讓她心情更差了。——反對陳珚過繼的重量級人物,內宮說起來也就那麼一兩個,能把功夫做到這一步的,肯定是太后無疑了。這老人家身體康健得很,又是隔了一重的大長輩,若是按孝道規矩來說,她給了多少委屈自己都是只有受著,絕不能想著回敬,就是想一想,都是忤逆不孝的表現。宋竹第一對付不了她,第二也不能對付她,這豈不是說日後就只能生受著太後方面給出的種種款待,就這樣一直到她去世為止?
她望著宋竹的眼神,已經是充滿了憐惜和溫情,聖人招了招手,讓宋竹坐到了自己身邊,「你也是不容易,其實,很該昨日就和我明說的。如今這宮裡,處境最險的,不是七哥,而是京哥和你,太子妃,你可要明白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