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27章 一波三折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27章 一波三折

被打斷第三次了!
無論此刻的溫長安,在眾人眼裡是多麼的不堪。
即便強推凌九霄上位,但如果得不到他們的配合和支持,凌九霄即便手握重權也會舉步維艱。
當眾人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瞟過『被告人』凌九霄時,卻發現其一臉坦然,竟然比局外人還要淡定。
竟然打算反咬一口,來個死無對證!
……
在我看來,此人不但不能重用,反而應該斬立決!以正幫規,以絕後患,以儆效尤!
……
你溫長安此番若是不說出個一二三出來,直接丟出黑虎幫!你不是喜歡搞事么?
但自衛就一定非要直接弄死打殘?
他都這樣,還有什麼豁不出去的?
你年齡小!
天可憐見,還請各位三思吶。」
當真是身殘志堅吶!
凌九霄起身,伸手入懷,緊走幾步將留影石雙手遞向張老黑:「幫主一看便知!」
一而再,再而三,還有完沒完?
……
沒辦法,這就是事事喜歡論資排輩的江湖。
你年齡小!
一致通過,齊齊道喜,一起喝酒慶賀,它難道不香么?好好的大喜事,非要搞得重傷吐血!
足智多謀又怎樣?
「留影石?」張老黑眼睛一亮,當即夾手奪過。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肆意屠殺幫內兄弟。」
隨著話聲,四人抬著一副擔架垂首而入。
因為從黃仁傑的拳風中,凌九霄並未感受到絲毫殺意。其雙眼中,也並無多少惡意。
凌九霄剛開口說話時,溫長安面露冷笑和_圖_書
而且,還會落下心狠手辣的不良印象。
多才多藝又咋滴?
聖母,確實混不了黑道。
雖然空洞著兩眼的臉上,掛上一絲冷笑,看起來不那麼令人舒服,但他哪管得了那麼多?
否則,執法堂絕不會不聞不問。
我黑虎幫不提供場地!
準備打完收工的黃仁傑,哪料到有此一出?
……
凌九霄作為年青一代中最為出色的存在,無疑是振興黑虎幫的合適人選。
這一跤雖然狼狽,卻恰好躲過了那避無可避的一擊。
凌九霄為何會一改初衷,就此輕易放過黃仁傑?
……
張老黑陰沉著臉不說話,其他人哪會自觸霉頭?
就算是泥人,也還有三分火氣呢。
小小年紀,就懂得隱忍,就能顧全他人顏面……
張老黑的眉頭越鎖越緊。
……
……
「短短三個多月,牛家三兄弟、于大勇、劉勇、顧振興等人先後死於凌九霄之手。這可是六條人命啊!曾經並肩作戰的兄弟,怎麼就下得了這般毒手?
豈非太過殘酷無情?
……
一道憤悶而沙啞的聲音傳來:「幫主且慢,我不服!」
這份沉穩的心性,再次讓眾人嘆服。
「理由!」
凌九霄落地后踉蹌前撲,本就身材矮小的他恰好一頭撞上黃仁傑背心。
准九品,其實非其敵手!
當眾反悔?直接全力出戰?
「屠殺?理由!」
張老黑的一張黑臉,瞬間爬上了密密麻麻的黑線。
越看眉毛越是舒展,看和-圖-書完后不由長鬆一口氣,順手交給身旁的孔明凡:「都看看。」
思付至此,黃仁傑當即罷戰。
張老黑兩眼一厲,冷冰冰地吐出兩字。
天下如此之大,愛怎麼搞就怎麼搞。
……
留下證據,交給執法堂處置不行么?
畢竟,黑虎幫是他們『老街六傑』一刀一槍打下來的,豈能眼睜睜地看它一步步走向衰落?
眾人眉毛微皺——
顯然,他們已被溫長安說得有些意動。
誰也無法抹去。
敲打可以,但廢掉卻不行。
更別說斬殺了。
這,就是江湖。
張老黑更是怒火中燒,差點沒被一口惡氣憋死。
凌九霄上位之事,可謂一波三折。
而真相,往往隱藏在表象之後。」
武功高強又如何?
「繼續議事!既然各位再無異議,下面我宣布:即日起,凌九霄擔任威戰堂……」
這,是張老黑等五名八品以上高手的一致看法。
當然,別人既然想要你的小命,你反殺之,說起來其實並無多大毛病。
非要打生打死,鮮血它不要錢的么?
即便打不死你,那也要噁心死你!
凌九霄從突然跌倒到凌空后翻,速度快逾閃電,明顯已經用上了准八品的全部實力。
原本氣氛活躍的議事廳,頓時變得極其壓抑。
但卻苦無替凌九霄洗脫罪名的證據和手段。
就在眾人再次以為戰鬥行將結束之時,異變突然發生——或許是被黃仁傑的虛招晃暈了頭,就在背心堪堪被雙拳擊中之關鍵時和-圖-書刻,凌九霄左腳絆上右腳猛然前栽!
躺在擔架之人,不是溫長安是誰?
背心突遭重鎚,宛如被狂奔的野馬撞擊。
如此心狠手辣之人,怎能提拔重用?
各位前輩都知道,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事實,未必就真的是事實。
特么真當老子是泥人不成?
溫長安聞之,蒼白的臉色,變得白裡透紅。
打悲情牌?
但事實,總歸是事實。
不得不說,溫長安的口才很不錯。
……
而凌九霄也是收勢不住,差點再次撲倒。
身體完好無損時,尚且無力阻止,如今都殘成這樣了,又拿什麼來阻止?
你年齡小!
靠鼻孔下面的懸河之水?
于大能、劉勇等四人身為小頭目,乃是他的同僚;張樹山、李泉水二人,乃是他的下屬;而顧振興,更是他的頂頭上司!
別說凌九霄感覺蛋痛了,張老黑、孔明凡、王恆等人也深感無奈。
顯然,他已經惱怒到了極點!
他丟不起那個臉不說,張老黑也不會允許。
重創或斬殺對自己充滿惡意之人,才會獲得系統獎勵。這點,凌九霄早已問得明明白白。
溫長安『哭訴』結束之後,議事廳就陷入了沉寂。
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他和孔明凡、王恆都非常清楚內情,都知道凌九霄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見眾人不時瞟向自己,見張老黑氣到爆炸,見氣氛已經足夠壓抑,凌九霄終於緩緩開口:「事實,終究只是事實,它並不https://m.hetubook.com.com一定就是真相!
戰鬥至此,現場八品以上高手哪裡還瞧不出凌九霄的實力?凌九霄的演技確實不錯,但哪有那麼多恰合?
不罷戰怎麼著?
就不怕他有朝一日,將屠刀瞄準你們?
他們還想當然地認為,凌九霄如此賣力地演戲,不外乎兩個目的:一是不想讓黃仁傑輸得太難看;二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真正實力。
……
有些事實,他只是表象。
豈非太過無法無天?
……
也不知是害怕所致,還是激動使然。
既然無法獲得系統獎勵,又何必白費力氣。
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能力也很強。
短短兩年後,黑虎幫的一切都將屬於自己,凌九霄哪肯自毀長城?
付罷,張老黑冷冷地盯溫長安:「不服?說出你的理由!不妨思考好了再說,最好能說服本幫主!否則,我黑虎幫再不容你!」
還要阻止?
就算他願意強行替凌九霄背書,但空口白牙的,恐怕三位長老、四名堂主也是口服心不服。
正自發懵,身法偏弱,且將功力壓制在准九品的黃仁傑,哪裡閃避得及?
顧振興他們做過什麼事你難道不知道么?
別說他不可能得逞,即便無人攔阻,他也不會如此做。跟溫長安不同,黃仁傑雖有私心,但不會不顧大局。
「哐當!」
聽得張老黑語氣愈發冰冷,甚至從他身上感覺到了輕微的殺氣,溫長安不敢再啰嗦,深吸一口氣,開始闡述自己的理由——
一口老血狂噴而出,竟是被撞出和-圖-書兩丈開外。
雖有惡人先告狀之嫌,但那些人確實是死(廢)于凌九霄之手。儘管眾人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內情,知道凌九霄多半是被迫自衛。
同僚、下屬、上司統統都不放過……
此子,果然是人才中的人才。
臉頰離地半尺許,凌九霄雙掌倏地一拍,身子已然凌空倒翻而出,恰好落在黃仁傑身後。
但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斬殺七人,弄殘五人(包括溫長安),下手未免太狠了點。
嘆服之餘,眾皆疑惑:他為何如此淡定?難道篤定了幫主會力挺他?或者,他對堂主之位不感興趣?又或者,他手頭有自己並非濫殺無辜的證據?
此外,張樹山、李泉水等四人,也被凌九霄打穿了腦袋,成了生不如死的痴獃兒。
眾人再次坐回議事廳。
違逆大勢?斬殺凌九霄?
八品高手,在江汐府已經算得上是高端戰力。雖然不冒尖,但在小幫派爭鬥中,卻是可以決定戰鬥走向的勝負手。
張老黑眼前一亮:「這麼說來,你手握真相?」
我黑虎幫,正需要這樣的人才!
……
你毀了人家一生,人家不讓你好過也很正常。
因此,現場五名九品、三名八品看向凌九霄的眼神中,忌憚之意更濃。
黑虎幫歷史上,晉陞新堂主雖也有過爭議,但像凌九霄這樣弄得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的情況,卻是首見。
長吸一口氣,溫長安這才嘶聲道:「凌九霄心狠手辣、無情無義,當不得一堂之主!」
議事廳大門突然被人粗暴推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