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50章 車輪戰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50章 車輪戰

就在此時,凌九霄突然鬼魅般揉身欺近,雙拳齊出。
別說他也未徹底弄清凌九霄的武功路數,就是了如指掌,那也不敢做出吃裡爬外之事。
見對方不但以大欺小,還採取卑鄙無恥的車輪戰,原本見到斧頭幫大隊人馬後驚駭欲死的親衛隊,在周立和史無華的帶領下,也是豁出去了,當即嘲諷聲不斷。
黑白兩條人影交錯晃動間,丁小泉左前方突然多了一物,正是屢奪不得的對方劍柄。見劍柄正迅速往上飛出,丁小泉當即下意識抬臂抓住。
但凌九霄與之糾纏這許久,為的就是這最後一擊,又豈能當面錯過?
有天蠶手套就了不起?
見對方只守不攻,擺明了想耗盡自己的氣力。
即使對方採取車輪戰,也無所畏懼。
……
一味地快,對丁小泉無用。
關鍵是你破不了!
……
……
而見過自己出手的外人,只有四名鐵牌殺手和胡家三兄弟,他們俱已死於非命。
丁小泉兩眼緊盯凌九霄,不退反進,徒步抓向利劍。
丁小泉的罩門在哪裡?
只要找到罩門,自可一擊而殺。
大長老名叫丁小泉,正是丁震岳的親弟弟。
因此,他才會極其風騷地手捏劍尖,以劍柄攻擊。為的就是讓丁小泉的左手下意識地上抓垂手可得的劍柄,從而露出罩門。
其實,在數招之前,凌九霄就已經發現:丁小泉的左手臂絕不抬起,將左肋護得極緊。
打定主意之後,和*圖*書凌九霄劍法一變:從之前的快,變成了現在的亂。
東刺西戳、左砍右劈,整一個亂七八糟,毫無章法。
這些,在交手數十招后,明眼人都已瞧出。
大將風度!
……
得出結論后,凌九霄佯裝不知,並未急於求成,而是一如繼往地亂刺亂砍亂削亂戳,一副仍在尋找罩門的模樣。
第二戰。
各種污言碎語,聽得丁震岳臉色鐵青,聽得斧頭幫之人無地自容。
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
斗到酣處,凌九霄竟然兩指捏著劍尖,以劍為筆,運筆如風,瞬間遍襲丁小泉周身要穴。
剛剛還疾點頭部呢,轉眼就指向了足踝。方向更是一會前、一會後、一會左、一會右、一會上、一會下……無可琢磨,防不勝防。
因此,自己的武功路數,對黑虎幫之外的人來說,那就是一個謎。
看起來,凌九霄根本毫無勝算。
更容易鞏固,更容易升華。
眼見丁小泉已立於不敗之地,丁震岳不由暗鬆一口氣。見凌九霄佔盡上風,不知究里的周立、史無前等人卻兀自暗暗高興。
丁小泉身子緊釘地面不動,頭也不回地反手抓劍。
不得不說,丁震岳確實人老成精,安排自己的弟弟出戰,並面授機宜之後,正好將凌九霄克制得死死的。
凌九霄身形疾退,直退入親衛隊身前方才停止。
丁震岳直接越過第二、第三兩位長老,毫不猶豫地派和_圖_書出四名長老中功力最雄厚、橫練功夫最了得的大長老。
否則,江汐將再無斧頭幫,再無『一斧開山丁震岳』。
否則也不會胡亂試探如此之久。
……
這是來自力量的壓迫。
再是瞎眼之人,也能瞧出凌九霄之不凡。
既快且亂,這才是亂披風劍技的精髓!
由是他判斷:左肋正是其罩門。
戰前,凌九霄早就將斧頭幫所有入品高手的武功路數,全部瞭然于胸,並且還找到了應對之法。
他敢那麼做,那就是把自己一家老小全置於死地。
他已經決定親自出手。
……
這一戰,凌九霄將『亂』之一字體現得淋漓盡致!
瞧出我的武功路數又能怎麼樣?
年僅十六歲,就敢以區區三十之眾正面硬扛斧頭三千之軍。而且,還敢以八品的實力,當眾挑戰對方武功最高的七品高手丁震岳。
就算偶爾有漏網之劍,刺在丁小泉身上除了發出『鏗鏘』之聲給戰鬥配上一點音樂之外,再無實際效果。
凌九霄故伎重施,打算以快取勝。當下抽劍後退,身形電閃之間,已轉至丁小泉身後。
死一般的靜寂!
確實太丟人了!
果然!
丁小泉整個身軀,赫然是一具堅逾鋼鐵的兵器!
只要堅持不懈,總有成功之時。
……
他既然早就掌握了斧頭幫品級高手的武功特點,豈能沒有針對措施?
交手兩招以後,凌九霄已然清楚了對方的戰術:以不變應和圖書萬變,任你千變萬化,我自巋然不動。
付罷,丁震岳冷冷地看了凌九霄一眼,眼神就像是看一個死人。
追求快,則無法蓄力。
「嗖!」
……
之所以故伎重演,不過是將計就計罷了。
雖能偶爾刺中丁小泉,但卻徒勞無功。
恐怕連丁震岳都不知曉。
並無任何消耗,且打定主意要在今晚覆滅斧頭幫的凌九霄,自然無意拖延。也不跟丁小泉客套,對方堪堪站定,已是當胸一劍刺來。
目的,就是迷惑對手,為自己的絕命一擊作鋪墊。
但凡橫練功夫,都有罩門。
一拳與丁小泉右拳正面相交,一拳擊向其左肋。
眾人見之,盡皆駭然。
之前有跡可循時,丁小泉還能見招拆招、見子打子。亂披風劍技提高一個境界之後,威力更大。凌九霄隨手一劍刺出,即迫得丁小泉手忙腳亂,再不復之前的氣定神閑。
包括丁震岳、餘明在內,倶皆呆住。
即便凌九霄快得只留下殘影重重、劍影重重,仍是未能刺中丁小泉一劍。無論他攻向什麼部位,迎接青鋼劍的永遠是一隻戴著天蠶手套的大手。
丁小泉自己也毫不掩飾:你不是快么?咱就是要以力勝巧,咱就是要一力降十會。
響徹全場、令人牙酸的破功漏氣聲之後,緊接著是丁小泉凄厲的慘叫聲。
丁小泉所倚仗的不外乎三點:一是堅韌的天蠶手套;二是尋常刀劍不得入的強硬身軀;三是深厚的功力。
https://m.hetubook•com•com呼吸之間,連刺帶削竟攻出數十劍之多。
「噗!」
靜寂!
其父母將兩個兒子取名小山、小泉,意指有山有水,必然豐衣足食。
凌九霄怎麼知道丁小泉的罩門在左肋?
丁震岳眼裡,凌九霄已經是個死人。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習武有成后,兄弟聯手,創建了斧頭幫,輕鬆實現了父母豐衣足食的最大願望。
這一亂,沒想到正好參悟了亂披風劍法的精髓,從原來的大成境一舉突破到了巔峰境。
「嗤!」
追求力,則無法快捷。
不知曉,那就慢慢找唄。
讓他抓住青鋼劍比拼力氣,自己又遠非其敵。
面對身高八尺,猶如鐵塔一般的丁小泉,饒是凌九霄的真實戰力已不弱於七品,仍然感到了一絲壓力。
凌九霄一聲大喝:「『銅牆鐵壁』,名不虛傳!」
事實上,這哥倆也確實爭氣。
沒錯!
丁小泉以一身刀槍不入的橫練功法稱雄小南街,江湖人稱『銅牆鐵壁』。
自是一拳破功。
喝聲中,劍法更亂,步法更快。
戰鬥之前,凌九霄當然不知道。
一身白袍仍是潔白如雪,望天噴濺的血雨,竟然連他的半片衣角都未能沾染。
身法再快,又怎快得過手速?
慘叫聲戛然而止,一顆人頭憑空飛出。
……
……
僅僅支撐了數息,丁小泉已是摭攔不住,身上連連中招,『叮叮噹噹』的金戈交鳴聲,如驟雨打芭蕉般連成一片。
怎一個亂字了m.hetubook.com•com得!
剛剛還打得勢均力敵呢,怎麼一下子就結束了?
凌九霄知道:高手激戰較久后,攻守幾乎都是下意識反應,很少有三思而後行的。
冷眼看著丁震岳附在大長老耳邊低聲叮囑,無喜無悲、不急不躁。
戰鬥中突破,最是難得。
當然,在此之前,他還要派人試探一番。
凌九霄暗自冷笑,出劍速度和身法均逐漸放慢。
「啊!」
每塊肌膚、每個部位都想方設法地刺他一劍,還怕找不到他的罩門?不過,兩眼、喉結、下陰和心臟等要害部位,恐怕難以得手啊!
露出罩門時間很短,機會可謂稍縱即逝。
……
嗯,就圍繞這些要害部位做文章吧。
這是眾人對凌九霄的一致看法,不分敵我。
畢竟,剛剛那一戰,除了瞧出凌九霄夠快這一點之外,再無其他收穫。
舉全幫之力,硬是被一名少年全方位死死壓制……
借被震退之機,凌九霄左手一招空手奪白刃,奪劍、揮劍……所有動作均一氣呵成。
劍隨身走,徑直刺向其頸部。
你說溫長安可能會告密資敵?
斧頭幫之人,驚駭凌九霄劍法之怪異;周立、史無華等人,則驚駭丁小泉橫練功夫之了得。
凌九霄神態淡然,傲然挺立。
他一旦親自出手,那就必須一舉建功。
此戰,凌九霄主要施展了亂披風劍技、刺字訣、破字訣和游龍步四大武技。
甚至連指責嘲諷都沒有,一副『任人千軍萬馬,我自一力戰之』的模樣。
……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