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99章 紅果果的叫囂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099章 紅果果的叫囂

以一人之力,愣是生生震住了數百天之驕子!
但不恥又能怎麼樣?
赤條條的挑釁!
咱們盟主在江湖中的名氣竟有如此之大?僅僅憑人榜高手的虛名,竟真能唬得住人?
法慧面不改色:「凌盟主何出此言?」
單打獨鬥,兩人都沒有把握勝過凌九霄。
紅果果的叫囂!
他一心認定,姚遠必須當眾向孔明凡道歉。
老子今日就是死,也要啃下你一塊肉!
要不這樣,我也打你一掌……放心,保證不打死你!至多打得你吐血三升。
……
大光明寺的行事風格就是如此。
可越聽越不是滋味。
法慧僅為大光明寺的第五代弟子,即已是六品高手。
……
……
堂堂大光明寺的高僧吶,嘖嘖,定然厲害非常。」
聯手圍攻,眾目睽睽之下又太過丟臉。
這一幕,真瞧得張老黑等人暗呼痛快。
武功高就了不起么?就可以隨意欺負人么?
如果都肆無忌憚地恃強凌弱,不入流、三流、二流https://www•hetubook.com•com,甚至是一流幫派,哪裡還有生存的餘地?
如果沒有宗門做靠山,你姚遠什麼都不是!
都被擠兌成這樣了,姚遠哪能不戰?
這些,凌九霄並不了解,此時也無暇了解。
否則,他不介意當眾給他上一堂栩栩如生的生物課,標題叫做『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隨即向凌九霄單手一禮:「阿彌陀佛,小僧這廂有禮了!姚施主貿然出手確有不當,凌盟主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殺人不過頭點地,小僧認為還是息事寧人的好。」
「高僧不敢當,貧僧大光明寺法慧。」
姚遠、法慧紛紛吃鱉,竟是不敢真正刀劍相向。
總不能小的不講理,老的也不講理吧?
「法慧大師這是威脅我?擺明了幫親不幫理嘛!佛法無邊,普渡眾生的大光明寺,處事竟也如此蠻橫的么?」
因此,對大光明寺了解甚少者,無不把其當成正義的旗幟;對大和_圖_書光明寺知之甚詳者,對其卻很是不恥。
『法』字輩之下的『凈』字輩姑且不論,只是一些十五歲以下的小沙彌,但『法』字輩之上呢?
當然,即使沒有這層關係,法慧也會出言幫襯。
……
「阿彌陀佛,凌盟主好鋒利的言詞。」
然後隨你口誅筆伐,本盟主絕對不予辯駁!
「姚少俠恃強凌武,蠻不講理地將我幫副幫主打得吐血,法慧大師卻袖手旁觀。我不過以言語擠兌幾句而已,怎麼在你嘴裏就成咄咄逼人了?
嗚嗚,人家好歹也是名揚大衍的天之驕子,就不能在人前給我留點面子?
這還沒完……
凌九霄兩眼一冷:「請問高僧法號?」
姚遠一聽,差點沒給氣暈死過去。
……
而且,咱還保證主動向你乖乖認錯賠罪。
凌九霄臉上雖是一片淡然之態,但言詞卻是鋒利之極:「如果這樣都還不算偏袒這個欺軟怕硬的姚少俠,那法慧大師莫不是也是恃強凌弱之輩?
反正他耗得起。和圖書
怒天狂劍門確實很強,但你姚遠卻很弱。
場面就此陷入僵持。
當然,如果大師習慣於用拳頭說話,那也儘管放馬過來,千萬不要客氣,讓自已受委屈就不好了!
僅僅展示于外的,就有『明、圓、悟、空』四個字輩的高僧存在。『明』字輩之上的『玄』之一代,是否還有存活之人?誰都不知道。
凌九霄這番話,似調侃,似實情,似叫囂,似挑釁……前面還有些服軟,讓眾人聽得甚是愜意。
原來,六大門派之間也是有關係親疏的。
卻被一名青年僧侶伸手緊緊拉住:「姚施主稍安勿躁,還請以大局為重。」
因此,這兩家素來交好。
怒天狂劍門的大長老成明和大光明寺的高僧寧空,乃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
對自已有利無害之事,就會打著『眾生平等、維護正義』的旗號,出面賺取一波名聲;跟自已關係不大之事,就裝聾作啞,閉目念佛。
如果占理,打了小的出來老的,這無可厚非,本就是江和_圖_書湖常態。
但如果不佔理呢?
姚少俠被打擊得體無完膚有木有?
怎麼樣,我是不是比姚遠少俠懂規矩、講道理?」
你這不是雙標是什麼?
嗯,但凡囂張之人,大都不會活得太久。
這小子太囂張了!
氣血上頭過度之後,死也就變得沒那麼可怕了。
臉孔漲紅,怒目噴火,姚遠『鏘』地一聲抽出背上長劍,就欲上前動手。
他不要逼臉的么?
幾家超一流幫派自已玩得了。
同時,也對凌九霄的威懾力有了全新認識——
太欺負人了!
一方拉不下臉來的服軟,一方毫不退讓。
如此行事,豈非自毀長城?
就算『玄』字輩已然死絕,但大光明寺六代共存,已足以令人忌憚。
都知道凌盟主念舊情,沒想到會執著到如此地步。
曾經以禪語擊敗多名高僧的法慧,竟無言以對,只是高誦佛號,以壓制心中的滔天怒火。
你道法慧為何會為姚遠出面背書?
……
他相信,地獄村結界即將解封的消息,不僅hetubook.com.com僅只有六大門派知曉。
有這樣的頭兒,江汐武林有希望了!
凌九霄言下之意很明顯——
六大門派確實強,但既然以匡扶正義為已任,既然以正派旗幟自居,總得愛惜羽毛吧?
大光明寺傳承悠久、底蘊深厚,綜合實力隱隱為六大門派之首。因此,即便別的門派不恥其道貌岸然的模樣,那也是敢怒不敢言。
我捏死你,不比捏死一隻螞蚱更困難。
簡直強硬得一批啊!
凌九霄兩眼如電,冷冷一笑:「公道自在人心,事實勝於雄辯。占理,平平常常的言語亦鋒利如刀;理虧,巧舌如簧也蒼白無力。」
不敢說骨灰級的超一品吧,至少不會弱於一品。
他只知道,姚遠打了他的人,法慧為其出面背書,其他人則是冷眼旁觀。
……
看來,能位列江湖五大榜的高手,都得有真才實學啊!靠走關係、靠套近乎,約莫進不了榜單。
如果存在,其實力又當強到何種程度?
……
凌九霄寸步不讓,堅持要姚遠向孔明凡賠禮道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