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110章 破綻

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110章 破綻

……
他們三家兩百弟子均只逃出十數人?
……
……
日月神宗和神王峰兩家長老心有疑慮,並不想真正動手。六大門派結盟三百多年,彼此間都非常熟悉。
……
平白無故地被罵得暈頭轉向,哪裡忍受得住?氣血翻湧之下,心中發狠:管他什麼情況,先打過一場再說。
現在斷言,為時過早!
這好像不是他的風格。
此次吃了那麼大的虧,只是痛罵一通了事?
不可能!
當下也是讓虎牙妹等與凌九霄繼續同行,前往江汐武林盟療傷休整。
顯然,三位美婦已然隱隱抓了凌九霄的破綻。
余者都死在了地獄村之中?
三張俏臉上,無不布滿了寒霜。
如果凌九霄其人真沒有問題的話,那麼只有一個原因:邪魔教之人混入了其中!
接下來,日月神宗和神王峰的長老又鬱悶了:為何自家倖存的二十四弟子,都眾口一詞地說瑤台玉池閣也是兇手?到底信誰不信誰?不管了,先再拉一個https://www.hetubook.com.com盟軍再說!
靜心訣,果然強大!
三位中|年|美|婦的猜測,已經無限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一方越罵越狠。
怒天狂劍門修習的功法,走的是狂暴路子。
唾沫橫飛,罵語如珠。
正欲發飆時,但聞衣袂聲飄響,瑤台玉池閣的三名長老也是疾掠而至。
其二,讓門下弟子拖住凌九霄,使其無暇他顧。
天地道、怒天狂劍門和大光明寺的長老,無不瞠目結舌:什麼情況?爭搶不過天材地寶,只能怪自已學藝不精吧,怎怎麼連卑鄙無恥都弄出來了?
既如此,那就讓門下弟子以尊貴客人的身份拖住他。即使凌九霄有問題,也不敢正大光明的斬殺我閣弟子。
三名美婦,日月神宗和神王峰的長老都是聰明人。
其中身型最為高大的長老猛地踏前一步,手中長劍一振,劍身顫動不休,劍聲『嗡嗡』作響。
一旦感覺不對,六品高手完全可以https://m.hetubook.com.com通過肌肉、筋脈和血液的蠕動,還有罡氣的運行,將毒素排出體出。
爭奪寶物時出手傷人、過失殺人或許有,但肆意殘殺同盟之人絕對不可能!
六大門派中人或有不屑子弟,但絕對不允許使用毒藥。這點,早有明文規定。但有違反,輕則逐出門牆,重則廢掉武功,監管終生。
……
這個時候,以匡扶武林正義自居,以好管閑事揚名的大光明寺站了出來。
就看敵對方能不能發現,並充分利用這個破綻。
其一,希望門下弟子暫時得到江汐武林盟的保護,免得被一直隱忍不發的邪魔教偷襲。
她們並未完全相信這個年輕得過分的武林盟主。
凌九霄和虎牙妹等人的說詞,驚人的相似:由於魔氣濃郁,光線較暗,看不清偷襲者的具體模樣。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兇手既不是光頭,也不是女人。
矮個子中|年|美|婦人長得嬌小脾氣卻是不小,『鏗鏘』抽出細劍,厲叱道和-圖-書:「打就打!誰怕誰?」
懾於六大門派的威勢?
根據這一共同『證詞』,三名美婦立即做出相當英明的判斷:除了大光明寺和江汐武林盟可以排除之外,其餘四家皆有可能是兇手。
「不就是想打架么?誰先來!」
以她們打聽得來的消息,凌九霄可是一個軟硬不吃、睚眥必報,且眼裡揉不進沙子之人。
從其特別能隱忍的過往來看,倒也不是不可能。
他們知道,就目前這種三家打三家的局面,那就是一個平局。因此,干架只是解一時之氣,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一方越聽越驚——
除了日月神宗、神王峰的長老外,正患得患失的三家長老都懵逼了。
武功達到六品后,身體各部位的靈動性、感官靈覺度均大大增強,一般的毒藥根本再難對其造成傷害。
跟段天高一口咬定『大光明寺、天地道、怒天狂劍門和瑤台玉池閣四家結盟,偷襲日月神宗和神王峰』這個劇情有所不同的是,她們並未確定偷襲者究和圖書竟是誰。
凌九霄人榜第十五位的戰力,無疑是此次進入地獄村所有人中的最強者。
「天地道、怒天狂劍門,今日你們要是不給個滿意的說法,咱們就大戰一場!一點規矩都不講,太卑鄙無恥了。」
畢竟,事關六大門派的顏面,來不得半點馬虎。
不得不說,再好的計謀都不可能毫無破綻。
不得不說,女人並不都是胸大無腦者,她們之中也有智者的存在。
只不過,什麼毒藥這般厲害?能讓一名六品高手瞬間失去戰鬥力?
凌九霄到底有沒有問題?
不問可知,她們獲知的劇情跟日月神宗、神王峰的長老大體相似。
一看對方來勢洶洶,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哪裡還不明白個中緣由?
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暗中勾結?開戰?」
日月神宗、神王峰、瑤台玉池閣……三家都是受害者,此事已然實錘。
……
日月神宗和神王峰的長老立即續上火力:「裝什麼裝?敢做不敢當么?」
而且,兇手還是我門和_圖_書下弟子?
……
『阿彌……陀……佛』四字餘音,尚在耳邊縈繞,兩名手執利劍、心懷殺心之人,火氣已然消散了許多。
個頭稍矮的中|年|美|婦,率先發難,矛頭直指天地道和怒天狂劍門:「你們兩派的弟子為何暗中勾結,偷襲我閣弟子?是想要跟我瑤台玉池閣開戰么?」
如果恨意可以殺人,天地道和怒天狂劍門的長老,恐怕早就死無全屍了。
他們不想打,可有人想打。
一場搏殺,一觸即發。
她們的反應,跟日月神宗和神王峰的長老不無相同。
這邊廂剛剛打定主意,那邊廂已經開火。
僅憑一絲疑惑,就能抽絲剝繭到這種地步,誰還敢說女人頭髮長見識短?
她們這麼做,有兩層意思:
兩名光頭分別攔住怒氣衝天的兩人,另一名光頭則是高誦了一聲佛號,以平復雙方的火氣。
六位長者飛掠回地獄村時,見大光明寺、天地道和怒天狂劍門的長老仍然等候在入口處,心下這才略鬆一口氣:還好,那些可惡的小子還未出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