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137章 銀牌令主的後手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137章 銀牌令主的後手

嗯,俗稱偏賦。
然並卵。
斧頭凌厲,宛如雷電劈空,炸裂聲響徹雲霄。
……
幸虧令主行事謹慎,不然……
吳不可修鍊的正是力之道,信奉的正是以力勝巧。無論對手是誰,他都是巨斧劈之。
凌九霄右手仍在奮力拉扯徐能,左手對婁小忠的攻勢立止,並迅速抓向倒插於地的青鋼劍。
凌九霄橫練功夫再厲害,也擋不住吳不可的開山斧。
「開山斧,一斧開山!」
『滿城風雨』婁小忠正自與凌九霄互飆暗器,好像隨身攜帶一個暗器庫一般,各種暗器層出不窮……
瞬間即永恆。
她實在堅持不住了!
炸裂聲宛如兩座相向倒塌的山嶽猛然撞擊。
其心下對凌九霄既是佩服,又是不忿。
以一敵三,大佔上風。
那個殺神就像一個氣流或激流漩渦一般,不斷強力拉扯自已,任憑自已打滾掙扎,仍是不受控制地越飛越近。
……
佩服凌九霄施展暗器的高超手法:無論接收、發射,都無和-圖-書可挑剔,絕不弱於自已。
『黑蛇娘子』羅問花動彈不得,仍在吐血。
重新執劍的左手,並未迎向那狂暴的一斧,而是倏忽劃出,一劍削飛了徐能的頭顱。
伴隨著嘯聲,一道高大的人影,裹著一股凌厲的勁風直撲凌九霄。
奈何婁小忠除了暗器、輕功了得之外,內力實在太過平平無奇。
他射出的暗器不多,但無不勢大力沉,而且速度遠勝於彼。每一枚婁小忠連閃避都很吃力,哪敢像凌九霄那樣隨接隨射?
吳大力士一來,誰與角力?
聽起來很不錯,實施起來也很有殺傷力,可面對凌九霄時,卻是處處受制。
噫,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吳不可,正是那名一直在閉目養神的樵夫。
婁小忠雙手飛揚,看似千手如來附體,但卻被單手應對的凌九霄迫得手忙腳亂。
嗯,他想以巧勝力。
跟羅問花、婁小忠、徐能三人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打法不同,吳不可的出手極為正大https://m.hetubook.com.com光明。
尚有五丈之距,已是直直一斧劈出。
斧出如雷!
先下毒,后暗器,再劍殺。
那鐵英可是六品大圓滿吶。
長嘯示警,五丈出斧。
這凌九霄不過六品初期而已,怎地如此棘手!無懼毒藥、無懼暗器、無懼利劍……宛如銅牆鐵壁!比半月前咱們組合斬殺的獨腳大盜鐵英,還要厲害數倍。
心下暗贊:好一條大漢,好威猛無匹的一斧!可惜,招惹了我,必須得死!
難道這就是獨特的天賦?
客觀而言,單論暗器功夫,凌九霄不及婁小忠。
凌九霄所不知的是,『滿城風雨』婁小忠其實已經五十五歲年紀,只不過由於修鍊功法較為特殊,身高和皮膚都維持在十三四歲模樣而已。
不愧是凶威滔天的凌九霄!
「他就是『一斧開山』吳不可?排列人榜第五名的吳不可?果然了得!這一斧怕是不下於五萬斤之力,尋常五品當是都不敢硬接。」
所謂『一和*圖*書力降十會』。
若不顯露自已的看家本領,根本無人知曉他們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銀牌頂尖殺手。
彷彿她身體的主要成份不是水,而是血。
凌九霄以身扛斧。
那石破天驚的一斧,吹動了凌九霄的長袍,吹亂了他的長發,震動了他的心海,詫異了他的眼神。
「對啊,他的任務目標向來都是六品大圓滿。」
徐能則是激動得瑟瑟發抖。
跟凌九霄互飆暗器,可把他給累壞了。
這個組合在血衣樓的銀牌殺手中,實力排名前三。
「怎麼連他都驚動了?」
跟黑蛇娘子』羅問花、『滿城風雨』婁小忠、『寸草不生』徐能一樣,也是刻意改扮了外貌。而且,偽裝技術極其了得,並非凌九霄那種半吊子水平。
不忿凌九霄施放暗器的力度:暗器是用來射人要害的,哪有像你這樣一通亂砸的?力氣大就了不起么?惡人自有惡人磨!這下來了位自恃力大的莽漢,看你怎麼囂張!
……
不過,嘿嘿,有這個巨靈和_圖_書神在,咱得救了!
「凌九霄,危矣!」
「炫爛之花,就此凋零,宛如曇花;一代新星,就此夭折,宛如流星……可悲可嘆可憐可惜。」
雖說佔盡上風,凌九霄也很是佩服這個組合。
……
奈何凌九霄除了喜歡以理服人,還喜歡以力降人。
手段用盡,仍是奈何不得凌九霄。
是了,銀牌令主多半是對咱們不放心!
這些做法,給了凌九霄充足的反應時間。
凌九霄的應對卻出人意料。
『轟!』
空氣爆裂聲瞬間炸成一片,驟然而起的颶風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氣勢如虹,大有開天闢地、捨我其誰之勢。
尤其是『滿城風雨』婁小忠,看起來不過一翩翩少年郎,暗器手法怎會如此高明?
……
就在『寸草不生』徐能焦慮不堪之時,異變突起。
……
一聲長嘯陡然響起,狂暴的內力震得飛瀑迅速倒卷,震得深潭水柱滔天,震得涼亭瑟瑟發抖……
而且是散修出身,江湖經驗、搏殺技巧均遠超同階。m.hetubook.com.com
……
這下好了!
若非固若金湯符太給力,今日他恐怕很難全身而退。
『寸草不生』徐能在源源不斷地打出毒物、毒器的同時,仍在拚命掙扎,企圖脫離對手魔爪的控制。
這一次,他們並非有意提醒凌九霄,而是情不自禁。
……
徐能嘴角的笑容,就此定格。
連受兩記鎮魔印,已被轟得里焦外嫩,能堅持這許久不昏迷,已是殊為難得。
想到這裏,羅問花心神一松,頓時昏迷過去。
……
「看來,血衣樓此次是勢在必得啊!」
婁小忠也是手下放緩,不要命的大口喘息。
見吳不可出手,羅問花、婁小忠和徐能驚訝之餘,不由大鬆一口氣——
可惜,任憑其百般努力,其乾瘦的身子卻向凌九霄越飛越近,骨骼的擠壓聲也是越來越響。
沉寂許久的吃瓜武者再次驚呼出聲。
吳不可擺明了一個態度:咱不屑於施展魑魅魍魎的伎倆,咱就要氣勢磅礴地以力壓人。
種種跡象表明,他要用詭異的左手劍應對吳不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