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25章 酒是敲門磚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25章 酒是敲門磚

下酒之物?
人家都已經被拍得暈頭轉向毫無反抗之力了,你直接一把捏死不就行了么?
「不僅僅局限於寧泉鎮?主人難道要佔領整個金牛府酒肆?如果整個金牛府的富人都喝咱們的藥酒……嘿嘿,這還不得賺翻?」
跟著他,才有機會領略如畫江山。
果不其然。
三人一老二少,正是王加峰、凌九霄和楊光。
更不可能為了一些死人,招惹上無盡的麻煩。
一片吸氣聲。
原因之二,站台。
也只有酒不離身的方禮江,才會這麼快就聞出了這藥酒的與眾不同。
對好酒如命的王世雄來說,能頓頓喝上如此美味的藥酒,那就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
人生在世,享受二字。
「啊?金牛府還不夠?那就整個金山州?」
咱們就是要打造一個獨一無二的品牌。
他們此行,卻是要暗下殺手,剷除跟王家嫡系過從甚密,且有聯姻關係,武功等級達到四品大成境的陳家主、李家主和蘇家主。
分明是一種行為藝術嘛!
欺負楊光這個新人,以顯示自已『老人』的優越感?他們就不怕打了小的,出來大的?
翌日。
先積蓄力量,要用到你們時自然有人前來告知。
感覺很滿意的還有一家——寧泉官府。
隱身遠處的楊光瞧得如痴如醉。
方禮江笑嘻嘻地道:「舵主好,殺神好,你們在這裏喝酒吶!介不介意加我老方一個?」
當然,一直暗中觀察的王加峰、楊光除外。
目前確定靠得住、用得上之人,也就自已在威戰堂刻意培養的七大幹將,以及司馬無望和楊光。
凌九霄眼光極准,這王世雄果然有成為奸商的潛質。
即便對手事先並未被顛倒乾坤指擊中,在凌九霄如此猛烈的連環攻勢下恐怕也難全身而退。
根本不給對手反應機會。
凌九霄隨手一揮,一股大力將三人抬起。
「說過了王家並非我之僕從,怎能以主人相稱?兩位前輩真是折煞我了!就稱我小九吧。」
四人看向https://m•hetubook.com.com凌九霄的眼神,滿滿的皆是崇拜——
這格局,這眼界……
在他們的刻意宣傳下,凌九霄甫一晉階四品就以一人之力斬殺『富城五傑』、深入雲義山莊揭穿岳友群虛假面目、成為血衣樓牛頭山分舵的首席金牌殺手……
凌九霄相信,只要你好酒,那就很難抵擋得住自家藥酒的誘惑。
凌九霄似笑非笑地問道:「一百兩銀子很多麼?就拿寧泉鎮來說,是銀子多還是我這獨方釀造的藥酒多?」
財力,有第九當鋪造紙廠的分成,有寧泉王家的打拚,加上自已斂財手段繁多,缺口當是不大。
何樂而不為?
『嘶!』
而藥酒,就是他籠絡這些戰將的工具之一。
寧泉王家?
凌九霄的微笑,頗有幾分奸商的風采。
畢竟,他即將成為血衣樓的一名殺手。
「這不就結了?據我觀察,寧泉鎮的富人酒鬼還是不少的。況且,咱們也不僅僅局限於寧泉鎮。」
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這一招,充分體現了凌九霄之『狠』。
「咱們的藥酒都還未上市呢,當然是銀子多。」
酒是敲門磚,這點凌九霄比誰都清楚。
「還不夠!」
原因之三,謀利。
這一招,充分體現了凌九霄之『穩』。
之所以沉吟,不過是故作矜持而已。
因此,適當地表示一下感謝也是理所應當。
『嘶!』
不愧是妖孽人物凌九霄!
王加峰的心思明顯要細膩一些,只見他雙手一拱:「不知主人何時用得上我等?」
他們可不敢得罪血衣樓。
創建一個大勢力,人力和財力最為重要。
認其為主,我王家血賺啊!
「好吧,那就世雄兄你自已而言,讓你拿一百兩銀子購買一斤藥酒,可願意?」
尤其是藥酒,一定要走高端路線,寧願滯留地窖之中,也絕不能低價賤賣!
不問可知,最先抵擋不住藥酒香味之人,自然是以酒壺和酒水為武器的酒鬼方禮www.hetubook.com.com江。
原因之一,感謝。
顛倒乾坤指近距離率先發起攻擊。
還是年輕得多的王世雄懂得變通:「既然主人要給我王家面子,那咱也不能不知好歹不是?這樣吧,為了不暴露主人跟王家的緊密關係,咱們人前稱凌大俠或凌小友,人後再稱主人,如何?」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瀟洒飄逸之極。
寧泉鎮的血案散播得如此之快?
嗯,一斤藥酒暫定紋銀一百兩吧。
讓凌九霄始料未及的是,此時的他已是炙手可熱。
已經讓他們為自已斂聚財物了,如果還要讓他們為自已衝鋒陷陣,未免有些說不過去。
跟著他,前途一片光明啊!
血衣樓不敢公然舉旗反抗官府,但暗中摘掉一些人的頭顱卻是毫無問題。
……
寧泉鎮第一勢力王家,更是禍起蕭牆。
自已殺神的名號和代號,豈是白來的?
……
「啊?主人這是打算放養王家?」王世雄也是一位心思活絡的主,而且行事完全不像王加奇那般古板。
「莫非整個大衍王朝?」王世雄不再淡定。
……
至於『生死判官』和『青州二怪』,凌九霄只有五成把握能將他們收歸已用。
他請來牛占軍,再叫上華景濤和楊光,四人相對而坐,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在演武場喝起了藥酒。
嘖嘖,他才多大年紀?
這一招,充分體現了凌九霄之『准』。
這一連串攻擊快逾閃電,宛如急浪翻卷。
「不錯!我要讓天下好酒者,都能喝到我們的藥酒。」
凌九霄讚許地看了王世雄一眼:「我看行!」
「格局還是太小!」
「禮不可廢!」
這一次的吸氣聲,比之前大了數倍不止。
讓人感覺,他已經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這也是凌九霄讓他成為王家家主的原因所在。
他現在最稀缺的,就是戰將。
實力不弱的陳、李、蘇等三位家主一夜之間,悉數莫明失蹤。從現場噴射的血跡來看,多半已陰陽兩隔。
幸好他無意覆滅我和圖書旁支,否則哪有反抗之力?
寧泉武林徹底亂了,整體實力至少下降數個檔次。
要想成為前者,經驗極為重要。
……
藥酒剛入杯、未入喉,就有殺手厚著臉皮湊了過來。
……
眾人既敬且畏的眼神,凌九霄直接視而不見。
……
凌九霄能悄然抵近最佳攻擊範圍,『隱』之一字功不可沒。萬魔無相功和隱匿功法相結合,確有神出鬼沒之效。
總共只有九人,還不過雙手之數。
誠如王世雄所言,臣服於凌九霄,王家非但並未吃虧,還能獲得諸多好處,他們有什麼理由拒絕?
自從加入血衣樓以來,牛占軍和華景濤或多或少對他提供了一些幫助。
既然自已有了打造一方大勢力的想法,那麼交好牛頭山分舵這些殺手就顯得很有必要了。
因此,『打造一方大勢力』這個念頭甫一產生,凌九霄就將目光盯向了牛頭山分舵的這些殺手。
這話,直聽得王加奇大皺其眉。
……
是另有其因。
……
數指點出,無一落空,使其瞬間全身麻木。
拒絕,血濺五步,人頭落地。
……
『土皇帝』王家終於倒了!
何故如此?
咱還在寧泉鎮這一畝三分地上爭權奪利呢,人家已經眼光瞄準了天下酒鬼的口袋。
有輕鬆擊敗方禮江的戰績在前,有那麼多膾炙人口的『英雄事迹』在後,再以當眾聚飲的方式表明自已與楊光的親密關係……
太可怕了!
王加奇、王加峰跟王世雄是同類人,王世雄所想其實也正是他們所想。
聽得王世雄如是說,王加奇和王加峰確認一番眼神后,雙雙站起身來,鄭重向凌九霄一鞠躬:「見過主人!」
饒是王世雄見多識廣,此刻也被震得不輕。
如此一來,當是再也無人會自找沒趣。
可謂給足了凌九霄面子。
接下來,凌九霄在王家滯留了半日。
在得知楊光加入血衣樓之後,官府連通緝令都未發出,只是四處張貼一些安民告示即草草了事。
一句話「我信過首席金牌www.hetubook.com.com殺手的眼光」,就這麼直接通過,連應有的考核都免了。
當然是凌九霄的最愛——帶殼花生。
為了藥酒故,二者皆可拋。
四品大成境強者的感知何等敏銳?
非也!
……
答允得太爽快,豈非顯得太過下賤?
不過短短一個時辰,三位寧泉武林的大人物,就這麼被凌九霄輕鬆幹掉,毫無反抗之力,甚至無人知覺。
「這個……別人怎麼做我不管,也管不著,反正我的銀子九成以上肯定會用來採購這藥酒。喝了此酒,其他酒哪裡還能入口?」王世雄倒也實誠。
「一斤藥酒要賣一百兩銀子?」
王世雄顯然是個懂得享受之人。
凌九霄先是高深莫測地一笑,接著說出一句讓人啼笑皆非的話:「別問,問就是不知道!」
凌九霄沒好氣的橫他一眼:「慌什麼?就你們現在的實力能派上什麼大用途?
……
這一次開口詢問的是王加峰。
眼界如此開闊,志向如此遠大,武功如此了得……
……
迷夢板磚緊隨其後,拍得其頭昏腦漲;鎮魔印、鎮神訣接踵而至,封鎖所有退避方位。
一場驚天劇變之後,凌九霄、王家旁支、楊光三方都實現了自已的願意,心下都很滿意。
半晌后,終於回過神來的王家三大高手齊齊一拱手:「謹遵主人教諭!咱們一定認真經營好藥酒。」
血衣樓的殺手,在執行任務時大都只有兩種結局:殺人,與被人殺。
半日里,他並未參加王家的家族大會和慶功宴,他只做了一件事:向王世雄傳授藥酒釀造技術。
非要一劍梟首,難道不見鮮血不酸爽?
三劍殺三人,凌九霄看似做得輕描淡寫,但卻將『隱、穩、准、快、狠』五字發揮到了極致。
東躲西藏了半年有餘的他,終於再次有了根。
「金牛府?世雄兄的格局太小了!」
寧泉鎮亂翻了天。
僅僅三個月時間,願意以重金請他出任務的僱主,已達到了五位之多。
三人分工明確:由王加峰暗中指認,由凌九霄雷霆一擊和_圖_書。至於楊光,只是純粹的看客,不過是隨行增長一些殺人經驗而已。
這些勁爆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地可勁往外拋。
具體價格,由市場決定!」
最後的一劍梟首,更是讓人無語。
楊光初來乍到,舉目無親,自已就是他最大的依靠。
退一步說,面對這尊『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殺神,他們有膽量拒絕么?
將顛倒乾坤指蘊藏於木靈力之中,藉助深夜涼風悄然平穩靠近,讓其感覺不到一點異常。
確認目標,悄然靠近,靈力與指風先行,板磚與印訣緊隨,最後一劍梟首……
這哪裡是殺人?
雖然再也不會感受到家的溫暖,但有了凌九霄的照顧,有了血衣樓的庇護,他不再那麼無助,那麼彷徨。
這一招,充分體現了凌九霄之『快』。
王加奇顯得很是固執。
臣服,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三個原因——
血衣樓牛頭山分舵。
……
王加峰卻是看得汗毛倒豎——
在凌九霄的舉薦下,楊光非常順利地加入了血衣樓,成了一名銅牌殺手。
怎樣才能讓他不被『老人』欺負?
被藥酒深深震撼的王世雄,極想獲得藥酒釀造技術。
王世雄見狀,連忙隨後跟上。
……
兩次重金懸賞的餘波未平,凌九霄再一次名震江湖。
人力呢?
原來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
「整個天下?」
……
逮住一隻肥羊使勁薅,並不是凌九霄的行事風格。
武者大都好酒。
接收楊光時,牛占軍更是表現得極為豪爽。
數百嫡系和數百下人無一存活,旁支也被斬殺了數百人之多。而製造這一切殺戮的罪魁禍首,據說是楊家唯一的倖存者楊光。
很簡單,那就是自已親自為他站台。
入夜,三條人影踏著月色,向寧泉鎮疾馳而去。
『廣積糧、緩稱王』的道理總該知道吧。
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擇。
親手釀造藥酒,既能快速斂財,又能滿足口腹之慾。
……
原來,凌九霄接手試水任務離開牛頭山分舵后,華葉楓和牛占軍也並未閑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