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55章 故伎重施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55章 故伎重施

小魔女,惹不起!
沈白薇臉色一肅:「笑啊,學著點!做事就得像容嬤嬤這般面面俱到!」
「多謝前輩!晚生無法遠距離御空飛往,就偷懶前往稍近一些的猛虎寨了。」
擁有主場之利又如何?
趕緊洗把熱水臉提提神,別在吃早點時睡著了。
當下輕咳一聲:「簡直地說,就是一位村民偶然拾到三百兩銀子,從未見過巨額財富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哪裡會有什麼危險!以肖公子之武功,即便不能全部斬殺猛虎寨之人,但擊潰他們當是毫無問題。」
……
肖逸笑再次向容嬤嬤拱手以示感謝之後,立即開始洗臉、喝茶、吃糕點……整個過程一言不發,像極了一個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又像一個懼內的丈夫。
肖逸笑成了吳閣主的親傳弟子,固然可喜可賀,但跟吳迤接觸的機會……當是很多啊!
一次還能說是巧合,兩次恐怕就有人懷疑了。」
沈白薇激動的心情尚未完全消散於眉頭,一絲憂慮卻已悄然湧上心頭——
……
惶惶不安三日三夜后,他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
埋好后,他仍是心緒不寧。
官府的捕快到場一看,當即逮捕了阿二。
銀子都沒了,哪裡還顧忌別人懷疑他銀子來路不明?便邀請阿二以證人的身份隨他一起前往縣衙報官。
容嬤嬤微微一笑:「老身久未活動筋骨,可以替肖公子滅掉一家。」
主僕二人一面閑聊,一面等候肖逸笑回歸。
「今日肖公子既然有事,那奴家就暫時放過你!日後膽敢糊弄本姑娘,看我怎麼收拾你!」
左手迷夢板磚拍,右手龍爪手捏。
說完,還耀武揚威地晃了晃小拳拳。
閣主的親傳弟子,身份何等尊崇?
被看穿了啊!
容嬤嬤實時開口:「肖公子但說無妨!放心,絕對不會耽誤你的正事。」
……
想必很是精彩吧。
再過得兩日,是不是就要稱夫君了?
容嬤嬤再次開口:「肖公子只管全力施為,兩家滅亡和-圖-書的時間差,由老身來掌控。」
肖逸笑說完,沈白薇『咯咯』嬌笑不已:「有意思,敢情那個村民和阿二都是大傻子啊!」
肖逸笑內心暗付,頭卻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哪是什麼典故?就是自欺欺人的意思。」
肖逸笑連忙拱手為禮:「如此,就勞煩容前輩了!」
容嬤嬤淡淡一笑:「四品終究只是四品。」
不問可知,那條人影正是容嬤嬤。
也不知你該如何同時面對我和吳迤?
肖逸笑找來一塊石板,力透指尖,懸腕揮指,一行草書一揮而就。整個動作如行雲流水,嫻熟之極。
……
不過,只要我入得藥王閣……
……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沈白薇歡呼雀躍,真是嗑睡遇枕頭吶。
總擔心有人知曉菜園子里埋得有銀子。
雖然字數不多,但卻殺氣凜然。
「呃,這是個典故。」
「何事如此著急?將咱們安頓下來再做不行么?」
……
畢竟兩人朝夕相處,難免日久生情。
他醉得一塌糊塗,睡得跟豬一樣,還怎麼煉丹?
……
吳迤容貌無雙、文武雙修又怎樣?
「殺人!不知容前輩有無跟上次馬夫雲一樣的目標?」肖逸笑轉身向容嬤嬤一禮。
這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阿二不曾偷』的典故。一個欲蓋彌彰,一個掩耳盜鈴。」
「正當如此!」
不愧為武林第一才女,沈白薇反應夠快。
於是他又想到了一個辦法,在掩埋銀子之處立了一塊牌子,上書歪歪扭扭一行字:此地無銀三百兩。
她難道不知道,女人太聰明了並不見得是好事么?
這稱呼未免太親熱了點吧。
第三日天剛蒙蒙亮,鄰居阿二就跑來叫醒了他,並告訴他,你的銀子被人挖走了。
肖逸笑大手一揮:「不急!沈姑娘大可以慢慢收拾。在此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
尤其是臉皮之厚,天下無敵啊!
今夜註定無眠。
尷尬了。
自以為穩妥的他,終於連續睡了兩日安https://www•hetubook•com•com穩覺。
四品果非五品可比!
放在家中吧,怕遭賊偷。
酒宴結束,肖逸笑安頓好院子之後,便獨自一人直奔藥王鎮而來。
當日深夜。
肖逸笑不答反問。
誠如容嬤嬤所言,肖逸笑的時間大都花在趕路上。用於殺人的時間,最多比容嬤嬤稍長半個時辰。
『笑』?
自已所立的那塊牌子旁側,多了一塊牌子,上書同樣寫著歪歪扭扭一行字:隔壁阿二不曾偷。
她生平第一次醉酒,同樣睡得跟死豬一樣。
那就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把三百兩銀子悄悄地埋在屋后的菜園子里。
六個時辰,徒步返近兩千里,期間還要斬殺五千惡徒……在常人眼裡,這無疑是個比登天還難的任務,但在容嬤嬤眼裡卻是稀鬆平常。
「噫,不抓緊時間煉丹,你來幹什麼?」
「聰明!」
「此事還是先作為妥。」
入得藥王閣晚了,『主權』怕是會被吳迤侵佔。
肖逸笑點點頭:「不錯!而且,今日過後,短期內怕是再無機會外出殺人了。」
「還要一個半時辰?這裏裡外外就是四個時辰了啊!他不是很厲害么?跟嬤嬤的差距竟然這麼大?」
沈白薇展顏一笑:「還有,在識葯塔連創記錄之後,你肖逸笑的大名,很快就會再次名揚江湖,難免會引起更多關注。故伎重演,倒是會減少一些關注度。
吳迤為何未隨他同來?
不過略遜於幾位堂主而已,比之管事尚要高上一籌。
有朝一日,定打得你屁股開花!
隨即兩眼一亮:「對了,『掩耳盜鈴』應該也是典故吧?說說唄。」
沈白薇似笑非笑地瞧著他,一副『別裝了,我已經看透你了』的神情。
「到底是什麼事?」
只要我入得藥王閣,就可以宣示『主權』!
真是急死個人!
肖逸笑聞之大喜:「容前輩有心了!」
猛虎寨的人,九成九以上在睡夢中丟掉了性命。
同樣由惡徒匯聚而成,整體實力跟m.hetubook.com.com猛虎寨不分伯仲。
「猛虎寨距此稍近,肖公子又提前半個時辰動身,怎麼仍未見迴轉?」
也就獨居一院,並放在最後斬殺的大寨主,拚死抵抗了三五招。
三百銀子被盜,那村民頓時急眼了。
……
「加上之前的馬夫雲,容前輩挑選的目標都是邪惡勢力,這與沈家亦正亦邪的行事風格貌似有些不符?」
……
略略,本小姐不但手握他的把柄,還是他名義上與之私奔、私訂終身的伴侶。
……
不知吳迤看到奴家之時,會是什麼表情?
無奈之下,只得先應付眼前這一關。
「但講無妨!」
「那他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那他為何會比嬤嬤多消耗四個時辰?」
吳家父女全都被他灌醉,也是基於這件要事。
……
沈白薇也是不住央求。
吃完早點過後,咱們也該去藥王閣的新家了。
二寨主同樣獨居一院,而且與大寨主比鄰而居。
整個人云淡風輕,好像從未離開去似的。
是猛虎寨除了大寨主外,唯二的四品強者。
當然擁有獨立的居住院子。
肖逸笑腳下又是一個踉蹌,內心悲鳴——
官兵幾經圍剿而不得,就此不了了之。」
「為把戲演得更加逼真,還請肖公子事先題字一幅,屆時老身直接將這幅字按入石壁,再抹上血跡即可。」
猛虎寨,距此九百余里。
惡龍崗,距此近一千里。
兩家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不過,一切都得抓緊。
沈白薇正在百無聊賴的獨自等待之時,一條人影裹著一股冷風穿窗而入。
沈白薇的等待並未持續多久。
「那敢情好!肖大公子請稍候,小女子略微收拾一下就出發。」
「典故?快說來聽聽。」
肖逸笑直接無語,向容嬤嬤一抱拳,就欲轉身離去。
見到推門而入的肖逸笑,沈白薇雖有些許驚喜,但更多的是責備,宛如妻子責備不上進的丈夫。
她一跳而起,不驚反喜:「嬤嬤回來啦!事情辦得可還順利?」
和圖書「你不想入住藥王閣了?」
果然來了!
見兩人對典故如此感興趣,肖逸笑恨不得抽自已幾個大嘴巴:讓你顯擺!瞧她們那模樣,以後恐怕得不斷地給她們講典故啊!咱幹嘛要沒事找事?
沈白薇兩眼一翻,搶先道:「這不是為你樹立替天行道的俠客形象嗎?笑啊,學著點吧,做事就得這麼細心。」
存入錢莊或者揮霍吧,又怕人對銀子的來路生疑。
「他多消耗的四個時辰,主要是用在了路途之上。來回近兩千里,四品又不能長時間飛行。至於動手,以肖公子的身手,當是無十合之將!」
猛虎寨與惡龍崗相距三百里,兩家關係緊密,互為犄角,一家有難,對方必定馳援。
那村民連忙跑到菜地一看,銀子果然不見了。
「至少還得一個半時辰吧。」
算了,你自已頭痛去吧,你頭痛總比我頭痛的好。」
……
哪有風塵僕僕的樣子?
沈白薇反應極為迅速:「你是怕凌九霄那個身份消失得太久,從而惹人生疑?」
沈白薇雖然心痛其滿臉疲憊,但嘴上卻毫不留情:「笑啊,得刻苦修鍊了啊!殺一窩不成氣候的惡徒而已,比容嬤嬤多花了四個時辰不說,還把自已弄得這般狼狽。」
直到三人在藥王閣徹底安頓下來,也未遇到吳迤。
肖逸笑一拍額頭:「著啊!這麼做確實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不過,管不了那麼多了。」
「有空再說吧,先辦正事要緊!」
肖逸笑風塵僕僕地返回沈白薇居住的客棧時,天邊剛剛露出魚白肚。
她的動作像極了一個溫柔賢淑的妻子,但說出來的話卻蹌得肖逸笑差點吐血:「笑啊,你雖然辦事效率很一般,但還是蠻辛苦的,趕緊洗洗睡……
遲遲拿不下肖逸笑,怕是會橫生變故。
唉,想起來就替你頭痛!
跟隨吳樹學煉丹?
隨即眉頭微皺:「兩家實力不弱,又相隔三百里,且距此都在遠在九百里之外,想要一夜之間蕩平兩家……時間上怕是來不及吶。」
和-圖-書這讓肖逸笑不由大鬆一口氣。
……
……
可是,肖逸笑一日不成為丹藥師,咱就一日入了藥王閣啊?這個可惡的傢伙,以前咋就不會煉丹呢?
他是被二寨主的慘叫給驚醒的。
肖逸笑雙手將石板呈給容嬤嬤:「有勞前輩!晚生有一疑惑之處,不知當講不當講?」
小魔女果然不好忽悠!
那小妮子也是文武兼修的主,豈非更合肖逸笑口味?
可是,凌九霄再次在肖逸笑弄出大動靜之際大開殺戒,難道就不怕別人產生『欲蓋彌彰』之嫌?
肖逸笑之所以如此急迫地前來藥王鎮,除了按照約定迎接沈白薇、容嬤嬤入住之外,還另有要事。
一旦他晉階一品,就再也無懼岳友群的威脅。如此一來,咱手中的把柄就會自動失效。
「想啊?可是你還只是葯童……咦,莫非你有獨立的院子了?是因為閣主親傳弟子的身份?」
二寨主臨死前,至少還能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死得無聲無息。
字曰:殺人者,凌九霄也!
吳迤拿什麼跟我抗爭?
這小魔女簡直是皮癢得緊。
又來?
……
共五名寨主,大寨主武功最高,四品巔峰境,其餘四人或四品或五品。全寨上下五千餘人,擅長欺凌弱小,經常打劫過往客商,鄉里鄉鄰無不惡之。
「異常順利!毒|龍崗最強戰力不過區區四品巔峰境而已,又大都處於酣睡之中,如果不是刻意模仿凌公子的殺人手法,還能提早兩個時辰返回。」
呃,不對!
肖逸笑腳步一個踉蹌——
肖逸笑正窘迫間,好人容嬤嬤給他解了圍,她取出兩張圖紙:「經過馬夫雲血案之後,老身知道肖公子可能還有類似之舉,這三日特地根據適合的目標趕製了兩份草圖。
「此地無銀三百兩?什麼意思?」
沈白薇顯然不知曉這個典故。
四品強者能跟三品大能比戰力和遠程腳力?
損完肖逸笑之後,沈白薇強忍笑意,迅速端上準備好的的熱水,並在茶几上擺上熱茶,以及各種糕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