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78章 神乎其技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78章 神乎其技

這樣做,主要是消耗、稀釋一些陽氣,讓體內的陰陽之氣基本平衡。
他是那種喜歡顯擺之人么?
在飛輦上煉丹,非但無聚靈陣可借用,環境還極為惡劣。肖逸笑不但成丹率高,丹藥成色好,還用時極短……
他對肖逸笑這個駙馬也極為滿意。
百會穴為陽,接天氣。
……
臉色非但不再蒼白,反而湧上一抹淡淡的紅潮。
「會泄元氣、折壽元,筋脈變細變弱,無法習武。」
「那就沒問題了!你們現在是病人與醫師的關係,並非普通的青年男女。肖神醫只管放手施為,不要有任何顧忌。即便失敗了,本宮也不會怪罪於你。」
直到此時,李朝歌、谷青苹才以神醫相待肖逸笑,之前只是把他當作能給女兒帶來快樂的准駙馬而已。
滿臉皆是喜色。
第一步,罡氣疏通。
肖逸笑本就是她心儀之人,能與他長相廝守,豈會抗拒?只是還無名無分,就這樣任他輕薄,未免有些難為情。這,也是她三番五次俏臉飛紅霞的原因所在。
全身肌膚,也呈現火紅之色,宛如快要煮熟的龍蝦。
聽這口氣,怎麼有托咐之意?
會陰穴為陰,接地氣。
雖說醫者,大可不必有那麼多顧慮。奈何李梵音身份太過特殊,神醫不敢造次,李朝歌不能觸及。
果個瞭然!
最初的調養階段,就效果明顯。
第四步,藥液內服。
李梵音的食物,從之前的大補藥材,變成小米粥之後,雖說肚子時常提出抗議,但氣色卻日漸好轉。
……
肖逸笑直言不諱:「虛不受補!
肖逸笑隱隱感到不妙,但還是據實而言:「可以。」
其間,幾多尷尬、幾多心跳。
要求:一是認穴要准、下針要快、落點要實;二是落針時要平緩貫入一絲純陰之力。
……
任督二脈是奇經八脈的關鍵構成部分,為陰陽諸經之綱要,溢蓄緩衝十二經血起著,五臟之氣的興衰、五臟六腑的虛實,都與之關係緊密。
那些所謂和-圖-書的神醫對九公主造成如此大的傷害,竟然就這麼輕易放過了?
當即搶先回應道:「回稟父皇!肖兄只開爐三次,每次都成丹十八粒,粒粒皆是極品丹。而且,煉製三爐丹,總用時不過大半日。」
此人年紀輕輕,怎會懂得如此之多?
……
原來要罡氣、指力、銀針、配藥、擒拿……多法並舉,難怪那些神醫無力醫治。
紅潮|紅膚,正是陽氣過足的表現。
最後,在實施第三步治療時,輔之以增元丹增強精神力。精神頭足了,病也就好了大半,也利於湯藥吸收。
……
肖逸笑學識之淵博,讓李梵音聽得津津有味,竟然暫時忘卻了疼痛。
聽到這裏,李朝歌一聲長嘆:「庸醫害人不淺吶!他們都建議以珍稀藥材調補,沒想到差點害了音兒性命。還好肖小友來得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啊!」
俏臉上竟湧現幾分春色。
李朝歌擺擺手:「非成心為之,力不足而已。他們也不容易,責罰就算了吧,疑難雜症再不找他們便是。」
四步走完,三個月即可解除封元陰陽指。」
任督二脈共有五十二個穴位。
「幾成把握?」
李朝歌態度堅決。
……
只不過與醫治李梵音關係不大,是以並未提及。
「可勉力一試。」
肖逸笑尚未回答,心情大好的李朝歌笑道:「封元陰陽指,是一門陰毒指法,早在三百年前就已失傳,庭兒不知也實屬正常。」
第二步,銀針刺穴。
雖然他並不太想要這個機會。
說來也怪。
李朝歌的關注點卻並不在此:「肖小友煉製三種丹藥,共開爐幾次?」
要求:每三日更換一副湯藥。
見小妹康復在望,李梵庭心情那是前所未有的好。
這才給了肖逸笑『可乘之機』。
疏通任督二脈,不僅僅是武功可大進,還可暢百脈、利氣輪、祛淤滯、除頑疾。
……
……
八成把握,這個概率已經非常大了!
要求:一是揉按時滲入和圖書些許純陽、純陰之力;二是展開治療后,每日吞服一粒培元丹;十八日後,改服生靈丹,仍是十八日,仍是每日一粒;接下來的十八日,則每日吞服一粒增強精神力的增元丹。
但由於會陰穴位置太過敏感,都略過了此穴。
苦也。
谷青苹也恨恨地道:「這幫庸醫簡直就是不懂裝懂,該打他們五十大板。」
如此人物,得想方設法收歸麾下。
「嘶!」
愛慕之情,溢於言表。
……
這套治療方案,簡直神乎其技啊!
如此出眾的妹夫,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以藥液輔助調理,共持續三個月。
……
此言一出,李梵音的臉色紅暈更多。
二者互相依存,相互呼應。統攝罡氣在任督二脈的正常運行,維持體內陰陽氣血平衡。
谷皇后雖然恨得直咬牙,也只是想打他們五十大板而已,根本沒有斬而殺之,甚至誅連九族之意。
父皇母后想要招肖逸笑為駙馬爺之事,李梵庭兄妹雖然蒙在鼓裡,但卻並未反對他們的安排,甚至還暗自竊喜。
整個治療過程,外人看到的是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對於肖逸笑和李梵音這兩個當事人來說,卻是既甜蜜無限,又蕩氣迴腸。
佩服之餘,再次追問:「那小妹的傷要如何醫治?」
強忍興奮,李梵庭問出了心中疑惑:「請問肖兄,何為封元陰陽指?我大淵皇室藏經院收羅武學無數,怎從未聽說過此功?」
……
再說一下任督二脈的重要性。
李梵庭愈加疑惑:「還要調養三日?調養期間只能攝入少量小米粥?這又是為何?」
「三皇子見問,敢不盡言!
谷青苹竭力相幫。
爾後,在實施第二步治療時,輔這之以生靈丹逐步增強元力,促使丹田恢復正常。
其實,李朝歌也好,其他神醫也罷,早就檢查過李梵音的絕大多數穴位。
陛下更是連責罰都不免了。
任督二脈堵塞,則會出現九公主的癥狀。」
李朝歌一口回https://m.hetubook•com•com絕:「還是肖小友能者多勞吧!同時擁有純陽、純陰的高手到哪裡去尋?別說女子了,就是男子也極難找尋,至少我大淵王朝沒有。」
在實施第一步治療時,輔之以培元丹固本培元。
不愧為大衍藥王閣煉丹第一人啊!
以內力從百會穴打入,貫穿至湧泉穴,力透周身諸要穴后隨筋脈分散,連續施功三日,每日一次。
李朝歌大搖其頭:「那怎麼成?兩人施為,即便心有靈犀,也不可能配合無間,操作起來哪有一人來得精密?」
九公主中了封元陰陽指后,筋脈本就不暢,消食本就不力。然而,卻吸食了太多大補之物,從而導致體內陽氣過剩、陰陽失調,使得病情每況愈下。
對任督二脈五十二穴施針,連續七日,每日三次。
要求:一是力道先輕后重,先緩后急;二是中途不得停息,必須一次性打通。
李梵庭仍有疑惑:「這封元陰陽指竟如此難纏?四個步驟,貌似每一步都不輕鬆。」
肖逸笑微微一笑:「三皇子抬舉了!當時還不敢確定,只是有所猜測而已。」
主要目的,是更好地吸收力和消化力。
正式展開治療后,方可攝入少量補品;七日後,則再無飲食限制,想吃什麼盡可自便。
不行,我要抗爭,我要自由!
……
肖逸笑組織一下語言后,這才緩緩開口——
她知道,醫師說話往往留有餘地,既然肖逸笑自已說有六成把握,實際上至少有八成把握。
肖逸笑直言道:「共分四步。
被她美目一瞟,尤其眼神還頗為怪異,一向穩如老狗的肖逸笑竟不由心如鹿撞。
水,純陰。
李梵庭則顯得很是急迫。
相親相愛數十年,李朝歌早就與谷青苹心意相通。
先說一下會陰穴、百會穴的重要性。
第三步,推血過宮。
否則,非但難以治愈,恐怕還會加重病情。」
同時,又隱隱有一絲失望。
李梵音滿眼皆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肖逸笑心頭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預感成了現實。
李朝歌此話並非客套。
李朝歌訝然:「你身擁有純陽、純陰之力?」
暗呼受不了:「大師兄快來,此有妖怪一枚!」
嗯,希望音兒能拴住他的心。
肖逸笑說完,眾人皆佩服不已——
其實,肖逸笑還擁有木屬性體系。
火,純陽。
跟李梵音就像是一對姐妹花。
三日之後,方可展開醫治。
李梵庭想的是,肖逸笑跟小妹有了親密接觸之後,說不定兩人能產生感情,從而喜接連理。
「僥倖擁有火、水兩種屬性體系。」
強如李朝歌,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否則,豈容他觸碰愛女的私密部位?
仁君慈后啊!
……
肖逸笑搖搖頭:「如是剛剛中指,則只需前兩步即可。現在嘛……不但要四管齊下,在正式治療之前,還得調養三日。調養期間,停止一切補藥,每日只能攝入少量小米粥。
李朝歌開口打斷了肖逸笑飄飛的思緒:「這四步醫治措施,肖小友都能獨力完成么?」
……
谷青苹聞之大喜:四個步驟,第一和第三步都與音兒有肢體接觸。尤其是第三步,還會觸及敏感部位……如此一來,你還能逃得過本宮手掌心?這個駙馬,咱認定了!
肖逸笑聞之一怔——
「肖神醫能解封元陰陽指否?」
其中,任脈二十四個,督脈二十八個。
不過,他還想掙扎一下:「無須一人擁有兩種屬性體系,一純陽、一純陰也是可以的。」
似笑非笑的瞟了谷青苹一眼后,李朝歌這才緩緩開口:「那小女就交給肖小友了!一應藥材器具,皆由庭兒準備。所需何物,儘管開口!」
肖逸笑的抗爭以失敗告終。
讓九公主的體質恢復到武者狀態,以更好地承受接下來的治療。
在他想來,音兒得婿如此,也不枉受苦一場。
付罷,肖逸笑臉色一正:「唯九公主聲譽故,推血過宮這一步,能否找女性高手代勞?」
先以小米粥調養,理氣和脾。
這一波操作下來,和*圖*書即便無法完全治愈,相信九公主的病情也不會繼續惡化。」
因此,谷青苹即便六十高齡,卻仍是三十歲模樣,看起來仍是風韻迷人,猶如熟透了的水蜜桃。
李梵庭則是驚叫出聲:「難怪肖兄在飛行途中,即分別煉製培元丹、生靈丹、增元丹各十八粒,敢情那時肖兄就已經知曉了小妹病因?」
……
「陛下謬讚了!小子哪有那麼大本事?『問』,早就通過與三皇子閑聊而有所得;『聞』,剛才也已實施……只有『切』字未做,草民可不敢貿然冒犯九公主。不過,如今病因已然確診,無須再行切脈。」
五行屬性體系,別人擁有一種都已是運氣爆棚,他竟然獨擁有兩種!這是何等的妖孽?
就煉丹而言,我大淵王朝恐怕也是無人能及吧。
揉按任督二脈的五十二穴,熱敷會陰穴、百會穴。持續七七四十九日,每日三次,每次至少一個時辰。
能生出李梵音如此絕色的女兒,谷青苹自然也是大美女一枚。而且,身為皇后,自然是儀態萬千;身為二品大能,自然是駐顏有術……
會陰穴歸屬任脈,是人體生命活動的要害部位。與頭頂的百會穴為一條直線,是人體精氣神的通道。經常按摩會陰穴,能疏通體內脈結,促進陰陽氣的交接與循環。
回過神的李梵庭不由欣喜若狂:之前倒是錯怪他了!哈哈,小妹有救了!
「那就沒錯了!敢問肖兄當如何解除此指?當然,如有不便,當我沒問即可。」
谷青苹終於放下心來,忍不住插口道。
……
「嘶!」
「肖小友醫術果然了得!『望聞問切』只用了一個『望』字,就診斷出了病因。」
李朝歌夫婦的對話,讓肖逸笑暗自點頭——
想到女兒的私密處會被眼前這個陌生男子推拿揉按,谷青苹看向肖逸笑的目光頗有幾分怪異。
咱好心好意地出手醫病,怎麼還訛上我了?
李梵音就更沒想什麼好說的了。
又是一片吸氣聲。
「六成吧。」
「那中指者有何危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